[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云飞扬:文革纪念馆纪念什么?
(博讯2005年12月01日)
    云飞扬更多文章请看云飞扬专栏
    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结束三十年了,一直主张建立文革纪念馆的百岁老也巴金也去世了。
     (博讯 boxun.com)

    巴金的早期作品我只看过《家》,大概是年代久远了,没有什么感觉。使得巴金老人成为当今中国大陆知识分子中一面进步的旗帜的是他四十万字的回忆录。什么旗帜呢?就是良心和讲真话的旗帜。我看过他的回忆录中至少三十万字,字里行间确实充满了真诚的悔恨和讲真话的愿望。回忆录推出伊始,很多人指责巴金老人做戏,哗众取宠,说他的号召讲真话的回忆录只有小学生的水平。且不管这些人指责老人的意图是什么,就他们的指责的本身来讲,我有些同感。想一想,一个十三亿人口大国的第一块文化牌子(死的时候据说还是作协主席和政协领导人,离党和国家领导人只有半步之遥),写了四十万字的回忆录,字里行间也就反复叨念那么几个字:讲真话呀,同胞们!
    
    我们不要求政治家讲真话,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都一样,但对于一个知识分子,特别是一个作家,讲真话应该是最最基本的要求。然而,这个基本的要求,竟然要通过一个德高望重的百岁老人用四十万字来表达、来推广。可想而知,在我们的国家讲真话是多么鲜见和少有。
    
    巴金老人为什么这么痛心疾首地告诫大家讲真话呢?从回忆录中不难看出,巴金老人不但对文革中大家讲假话反感,更对自己讲了违心的话感到难受和悔恨。从巴金老人的言谈中可以看出,他把文革发生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归结到大家都不讲真话了。至少读了回忆录和巴金反复要求建立文革纪念馆的要求后,我有这种感觉。巴金老人认为如果大家当时都讲真话,文革甚至可以避免,或者不会造成那么大的伤害。于是他呼吁建立文革纪念馆,在这个纪念馆里,他要摆进去自己文革期间写的那些违心的自我批评以及揭露他人的文稿。
    
    老人的勇气可嘉,虽然讲真话确实只是家长对小学生的道德水平要求。在小学时,不管家境如何贫困艰难,百分之九十九的父母都会告诫他们的子女:要讲真话,不要诬陷人,不要拿人家的东西,要诚实……现在这些话是通过一个百岁老人的回忆录说出来,确实让人不胜感叹。
    
    我想从巴金老人的回忆录中看出更多的东西,但很失望,没有找到。我要找什么呢?就是要找,巴金老人到底为什么要建立文革纪念馆,或者说,他建立文革纪念馆到底是为了纪念什么?难道只是要我们讲真话吗?
    从老人的回忆录和一些公开报道中,老人要建立文革纪念馆,是为了这种“不但是中国人,也是人类世界”的悲剧不再发生。纪念馆要提醒世人不要搞个人崇拜,不要搞动乱,世人特别是知识分子要有独立思考能力,不要说违心的话,更不要说假话。
    
    这就是巴金老人想要文革纪念馆纪念的东西!或者说巴金老人欲言又止,说到这里就结束了,不再说了(如果是这样,那很可悲,他正好又一次违背了自己讲真话的承诺),总之,我就找到了这些。现在让我分析一下,然后,我告诉你,如果文革纪念馆只是为了纪念这些的话,那么根本没有必要建立!
    
    首先,十年浩劫中,讲真话的人非常多,体制外的有张志新,林绍,体制内的有彭德怀文革前)和刘少奇,不过他们都惨死了。当然还有很多人讲了真话,或者更多的人不能讲真话,他们选择了沉默,至少不讲假话。这些人很多,但不管多到什么份上,都不可能阻止文革发生。如果设立文革纪念馆,是为了呼吁人讲真话,那没有必要。小学课堂和幼稚园老师能够完成这个简单的人物。
    其次,文革不是一场动乱。这一点我要特别强调。记得北京“六四”天安门事件时,一位安全部的老领导忧心忡忡地对我说:“你看,这些年轻人,这和文革有什么区别,又要乱了。” 他说者无意,可对我影响就大了。我一家人都深受文革之害,既然老同志都看出“六四”和文革有相同的地方,这自然在当时影响了我的立场。
    
    其实,“六四”是一场学生和市民自下而上的表达意见、要求自由民主、反对贪污腐败的群众运动。在既贪污腐败又抗拒民主自由的北京政府看来,这肯定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动乱”。但是十年文化大革命则绝对不是一场“动乱”,也许对一些知识分子如巴金来说,文革够“动乱”的,弄得他们家破人亡,精神崩溃。但对于共产党政权,对独裁毛泽东来说,文革是一场精心策划的中共政权保卫战,是毛泽东蓄谋已久的破坏中国所有传统文化最终建立唯我独尊的独裁统治的摧枯拉朽的超限战,是一场有计划、有部署的对中国残存的具有独立思想和自由精神的知识分子进行彻底阉割的外科手术般的战斗。
    
    文化大革命对于那些被迫害的知识分子来说,也许如洪水猛兽,堪称动乱之最,但对于共产党政权,对于独裁毛泽东,何来动乱之有!毛泽东有先见之明,他知道如果要在国际上维持独裁的一党专政,永保他自己和共产党“万岁、万岁,万万岁”的话,只有把大陆知识分子的大脑阉割掉、对全中国人民实行隔离的洗脑式的教育才是唯一的出路,所以他说:“文革要七八年来一次。”
    
    君不见,就因为文化大革命的成功,直到今天,作为一个整体的中国知识分子,还像被阉割了的猪一样,服服帖帖,任人宰割!?
    
    巴金先生对文革的看法和共产党政权里的大多数并不一致。他虽然是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始终被放在文坛上作为摆设,但他没有从一个共产党人的立场出发去考虑文化大革命。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合时宜地提出了要建立文革纪念馆,却得到不到据说早就否定了文革的北京共产党人的首肯。
    
    这里有必要对文化大革命作一个粗浅的分析。我认为,不能把文化大革命简单地看成一个整体,说起来一笔带过。当时的文革其实是在各个领域展开来,例如在社会方面,策划年轻人实行动乱暴动等;在经济领域,号召停产闹革命;在共产党内部,毛泽东利用文革清除异己(他清除的人也不一定都是是好东西,有些确实挺腐败,例如某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老婆当时就指定使用我们河南生产的纯棉毛巾擦屁股);在国际关系领域实行极左的外交政策……但最大的战场自然是文化领域,包括对知识分子有计划有部署的清洗和清除(能清洗脑袋的就从精神上消灭,不能洗脑的就实行肉体清除),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对世界上先进文化的抵制等等。
    
    现在再回过头来分析,让我们看看共产党为什么否认了文革,却始终不愿意让民众深究文革的邪恶这件事。从我的观点看,这件事和我上面把文革划分在各个领域有关。中共否定文革,首先为一批共产党官员平反了,邓小平复出了,文革余孽下台了。其中胡耀邦在平反干部中很得力。如此同时,共产党也取得共识,不发展经济,国家就落后,政权就岌岌可危。对于逐渐沦落到利益集团的共产党来说,停产闹革命也没有什么好处,至少不能贪污腐败,无法把自己的子女和贪污的财产转移到海外等等,所以,经济也要发展。加上中国共产党失去了一个独裁人物毛泽东,无论是后来的邓小平还是江泽民,都不会再有那种收放自如的控制民众的能力,加上西方思想侵入,共产党于是更希望稳定——他们的稳定其实就是自己政权的稳定——最后搞出了“稳定压倒一起”。在其他一些领域,文革的错误也获多或少的得到了拨乱反正。于是,我们几乎都认为,文革结束了,已经被否定了,对不对?
    
    最后让我们看看文革毒害最深的领域,就是文化领域。平反一批知识分子也是必要的,但请大家注意,北京从来没有平反这些知识分子在文革中的言论,这一点是和给右派摘帽,但不给他们的右派思想任何余地相同的。这批知识分子被共产党反复折磨,基本上被阉割得差不多了,没有被阉割干净的如巴金这样的硬骨头毕竟有限,平反何妨?他们能成什么大气候?他们到哪里去发表他们的右派言论?
    
    再下来,就是我要说的最最重要的,文革破坏中化文明而实行共产独裁,打压迫害阉割独立知识分子,抵制人类先进文化思潮——请大家注意——在这个领域,中国共产党是否否定了文化大革命?
    
    没有!完全没有!!从这个领域讲,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从来没有结束过,现在仍然在继续!!!
    
    离开文化大革命宣布结束已经三十年了,请读者在考虑到时间的推移和世界的进步的同时,扪心自问一下,当今在共产党一党专政统治下的中国大陆,缺乏信仰,道德沦丧,中华文明消失殆尽,这不是“大革文化命”的继续吗?在一个共产党家天下的国家,为了生存的知识分子有独立的思考的权力吗?被共产党垄断了一切媒体和宣传的情况下,谁人敢讲真话,又到哪里去讲真话呢?人民有自由表达的权力吗?具有独立精神的知识分子不是每时每刻受到报复、威胁和迫害吗?
    
    行笔到这里,突然为巴金老人感到难过,接着又为自己也许误解了巴金老人而感到难过。一位德高望重的百岁老人,号召成立文革纪念馆,号召大家讲真话。我们并不以为然,认为这是小学老师的水平,却不知道,我们仍然生活在无法讲真话的时代。最近有位高律师讲了真话,结果怎么样?当然迫害的方式和三四十年前的文化大革命时期显然不同了,这也算是一种与时俱进吧?可是本质上一点区别也没有,文化大革命那一套不让人讲真话,迫害阉割知识分子,以共产党一党之利代表全中国几千年文明的做法几乎是原封不动!
    
    巴金老人号召的文革纪念馆是异想天开,至少只要共产党在位一天,就不可能成立。因为,三十年前的文化大革命从文化上,从中国人心灵深处确立了共产党的独裁专制统治。这种对中华民族文化的摧残,对中国人特别是有灵魂的独立知识分子的折磨一天也没有停止过,文革并没有结束,只是换了个形式集中在政治思想领域里继续进行而已。
    
    只要共产党在位一天,巴金老人成立文革纪念馆的愿望就无法实现。有人把成立文革纪念馆和犹太人成立大屠杀纪念馆相提并论。他们忽略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犹太人屠杀的罪魁祸首希特勒早就遗臭万年了,而文革的罪魁祸首——独裁的共产党一党专政仍然在北京统治十三亿人民。
    
    另外,我自己参观过以色列、欧洲和美国的几乎所有的大屠杀纪念馆,无论那些纪念馆的格调是什么(有些是血淋淋的图片,有些是欢笑的孩子的天真的脸,有些是焚烧炉里的白骨),我心里都非常清楚这些纪念馆是为了纪念什么。我们永远不会忘记那场灾难的制造者,邪恶的法西斯专政,邪恶的希特勒独裁统治者。我们更不会让那样的灾难重演,绝对不可能!
    
    那么文革纪念馆又是纪念什么呢?要讲真话?不要讲违心的话和假话?还是……
    如果是这样,还是不要建立文革纪念馆了。文革纪念馆应该纪念的是:邪恶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对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的深层毒害,一党专制的共产主义制度对中国现代化发展和民主政治建立的阻扰和破坏,穷凶极恶的共产党人对中国文化和知识分子的无情迫害……
    
    只要中国人民还没有驱逐邪恶的马克思理论,没有完全彻底地消灭共产主义独裁专制制度,这样的文革纪念馆就不可能建立——然而,只要有良心的中国人的心中矗立着这样的一座文革纪念馆,那么中国人民埋葬共产主义制度——就好像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消灭希特勒独裁制度——的日子,就指日可待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由一份“官方材料”看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
  • 动荡岁月的回忆:文革“三李” /曹维录
  • 从《南京女演员反对陪舞被处决》看诋毁文革者的卑劣/李宪源
  • 茉莉:在德国谈中国文革
  • 傅国涌:首家“文革博物馆”出现之后
  • 高智晟:广州大学城与文革
  • 古远清:余秋雨“文革”年谱
  • 当今世风日下 论文革的后遗症
  • 两代人关于"文革"的对话
  • 第七章 试图扭转文革困局的挫败
  • 第五章 周旋在文革营垒的内斗之中
  • 第二章 文革之初的“保持晚节”心态
  • 雅科夫:谁说文革时期没假货?
  • 文革中自愿的行刑者和自愿的受刑者
  • 晚年周恩来5周旋在文革营垒的内斗之中
  • 第二章 文革之初的“保持晚节”心态
  • 歐洲導報: 仲维光读王友琴《文革受难者》的宏文
  • 回忆赵忠祥在“文革”中
  • 余英时:《文革受难者》-挽救记忆的伟大工程
  • 中共中央一致意见:不予考虑建立“文革”纪念馆
  • 深圳一退休干部筹办文革博物馆
  • 江泽慧文革初期曾被诬为叛徒女儿(图)
  • 文革中的赵忠祥:呼风唤雨不可一世
  • 胡锦涛的籍贯及父亲胡静之文革怨死(图)
  • 文革:革了文化和人民的命(2)
  • 文革:革了文化和人民的命(1)
  • 中共不光采历史 港报吁吸取文革教训
  • 凤凰周刊对文革纪念馆的报道
  • 中国文革纪念馆的有关报道
  • 中国首家民间文革纪念馆图片3(图)
  • 中国第一家文革纪念馆更多图片(图)
  • 文革纪念馆由民间出资在汕头建成(图)
  • 文革时期中小学教科书摘选
  • 文革中十大尚不清楚真实内幕的高层人事谜案
  • 文革初期香港出版 鲜为人知的《刘主席语录》
  • 《晚年周恩来》第五章-周旋在文革营垒的内斗之中
  • 谁说文革时期没假货?谁说的?!
  • 沈福祥著《我的文革岁月》在博讯文坛连载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