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博讯2005年11月30日)
    袁红冰为了能出版他的四本小说,放弃了国内已有的身份和地位来到海外,当他用滴血的心灵写出的四本小说得以出版后,作为个人的目标虽已实现,但中国的现状,中国民众的苦难、知识份子的堕落、贪官恶吏的暴虐、民族文化被异化的灾难、国家的噩运使他自由的翅膀不能得以安息,他的心中有一团难以压抑的圣火在燃烧,他预言中国的这种深重灾难,正在孕育着一场伟大的文化复兴运动,一场自辛亥革命始的民主革命,正在冲破中共马列对中华民族的反动,中国已到了一场大革命的前夜。
    
     袁红冰这次到纽西兰的巡回演讲的中心内容,就是中国的文化复兴和呼唤革命,批判改良。在放眼绿色,牛羊满坡的纽西兰,这位来自内蒙古大草原的铁血汉子,他的心沉醉了,他的双眼闪出带泪的光泽,因为他想到了自己那曾经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家乡,如今已是沙漠黄尘,而这一切的灾变,都来自一个欧洲的共产主义幽灵,一个来自摧毁中华文明,以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共产党政权。中国共产党在苏共的卵翼下于一九二一年七月一成立,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在江西井岗山成立苏维埃政权起,中华民族就开始了万复不劫的灾难之中,它一方面分裂了那个还处在刚刚成立不久的亚洲第一个的共和政府,中华民国政权,另一方面开始将那个与中华民族完全格格不入的马列主义文化和经济方式引入中国,使中国原有的民族的儒家文化乡村经济遭到灭顶之灾,而且是以最为残暴的方式进行的,乡村文化的载体乡绅、地主富农被杀,财产被夺、妻女被霸,在血腥之中建立了他们的红色政权,以此残暴将他们的政权推向全国,在整个中华大地上实行他们的红色恐怖,任何人如果对他们的马列主义,红色恐怖表示一下丝毫的怀疑,不管是谁,那怕是为他们的政权出生入死的人,都毫无例外地格杀勿论。至使当今的中国人在恐惧中萎缩为没有思想人格的人,习惯了中共的马列思想,忘记了中华民族原有的文化、思想、道德,认马列之贼为中国之父。袁红冰说,中国实际上已经亡国,因为中国在中共马列的摧残下,已没有了属于中华民族自己的东西。但是我们中国人亡了国还不自知。在天涯海角的群峰之巅,袁红冰面对茫茫的大海,逼视苍天,去追问那涌向苦难祖国的万里波涛,中国何时才能摆脱中共这个残害中华民族的政权,何时才能挣脱苦难。 (博讯 boxun.com)

    
    袁红冰是性情中的人,他在纽西兰的讲坛上以他那颗滚热的爱国之心,滚热了台下那一颗颗良知未泯听众的心。他说中共罪恶滔天,腐败透顶,为什么还依然不败?不是中国民众遭受的苦难还不够,不是中共还有自新能力,而是改良主义思潮在作祟。那些自称为中国的自由主义知识份子,他们编造百般谎言恐吓欺骗民众,革命将为中国带来灾难,中国如果共产党垮台了,没有一种力量能担负起十几亿人的吃饭,中国将陷于分裂,发生大乱,将成为西方世界的殖民地,他们又以万种的妖娆向中共献媚,我们不要革命,我们只要你们作些改革,中国不能没有你们的领导。他们从中换得中共的青睐,分一杯羹。袁红冰说中国不是没有改良的可能,但那是在“六四”以前,“六四”的屠杀使中国永远地失去了改良的可能。邓小平在“六四”屠杀以后深知自己的罪恶,于是“六四”之后,“在邓小平和中国共产党官僚集团的怂恿之下,整个国家、整个民族都陷入了对物欲的疯狂追求之中,疯狂到忘记了道德,忘记了良知,忘记了一切理性的程度。与此同时,共产党也彻底堕落了”。
    
    中国民众苦难的终止,中国文化的复兴都在呼唤中国的革命!袁红冰用他那内蒙古草原青铜色的长风铸成的铁骨柔肠,呼唤着我们,去承担属于中国人的中国之命运。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 陈维健: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 陈维健: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 陈维健: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 陈维健:病急乱投医的胡锦涛
  • 陈维健:祭孔的闹剧
  • 陈维健:十月里的一首歌
  • 陈维健/天下无耻者莫如台湾李敖
  • 陈维健:旷世之丑的中国高校
  • 陈维健:无知者面对抗战历史纪念日
  • 陈维健:绝望的等死者
  • 陈维健 :逼人杀人的“和谐社会”
  • 陈维健:民主自由社会的死角
  • 陈维健:和平崛起还是武力崛起
  • 陈维健:心智昏乱的一代“看客”
  • 慈悲为怀——写于达赖喇嘛七十大寿/陈维健
  • 陈维健:怀念战友——纪念王炳章入狱三周年
  • 民间反日不得要领,首鼠两端的中共当局/陈维健
  • 作惡已盡,終極而衰----中共政權崩潰前夜的第一張多米若骨牌/陈维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