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水扁如果败选可能挺而走险搞台独
(博讯2005年11月03日)
    张系国/从前我一直不相信上帝要毁灭一个人就使他先疯狂这句话,但是就拿某立委自己改姓「裱」的怪事来说吧!这位老兄自己在墙上贴了纸条,把蔡字画去改为裱字,为了政治有必要自辱如此吗?这不是疯狂是什么?
    
     我认为台湾最大的危机不在眼前,而是一年以后某人可能抓狂胡搞:陈某人在两任内一无建树,为了个人历史地位可能会铤而走险。在野党无论如何都要沉住气,即使冒不能重新执政的险也不可乱了套。要知道不能重新执政事小,毁了台湾事大。除非人民也疯狂,那就是天意,非人力所能挽回了! (博讯 boxun.com)

    
    虽然陈水扁宣示「任内不关任何一家电视台」,但TVBS后续效应不断,阁揆谢长廷干脆改口强调,「2100政论节目不是新闻,所以整顿TVBS不是打压新闻自由」?我们真的宁可相信谢院长是常识不足,不是硬拗。如果按这种逻辑推演,只有「报导新闻」才受新闻自由保障,举凡报纸专栏、新闻评论以及坊间诸多杂志都不是新闻自由的一部分,就可以打压吗?
    
    陈总统宣示「任内不关电视台」的话说得漂亮,但我们还是怀疑从政府到民间,是否彻底了解问题的本质。台湾新闻自由的发展,国人都会联想到当年郑南榕为了100%言论自由而自焚,如果新闻自由的定义,退缩到只剩新闻报导,那是否回到当年查禁党外杂志时代?
    
    TVBS事件,表面看来一家有线电视台和政府的争议,甚至还有人刻意推演成为泛蓝的电视台对上泛绿的政府和电视台,如果真是这样的发展,那真的是台湾民主政治发展的悲哀。
    
    我们担心的是如果有权力的人只是表面认输,而非认错,如果连林浊水等民进党的防腐剂,都只认为TVBS事件是「战术」错误,而不是从民主价值的根本出发,那台湾和第三世界有什么不同?
    
    从事政治传播、新闻教育事业的人,在这个历史关键时刻,难道我们真的还只当它是一则八卦、政治斗争新闻吗?如果今天我们不以行动声援,而只当一个旁观者,他日我们也将成为统治者屠杀新闻自由的牺牲者。
    
    美国民众近日同在哀悼萝莎.帕克丝女士,她是第一位在美国国会中心圆顶大厅被公祭的女性,和其他少数先贤,如林肯总统、甘乃迪总统一样,接受人民最高的敬意和怀念。
    
    萝莎是一位裁缝师,1955年的12月一日,她登上了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的公车。当时还在实施种族隔离主义,黑人不能进入白人的餐厅、商店、电影院,或任何公共场所,就连饮水机都标示了「白人」与「黑人」的分别。而搭乘公车时,黑人只能坐在后面,如果白人的座位不够,黑人还得起身让座。
    
    萝莎那天拒绝起身让座给一位白人男子,宁可遭警察逮捕,被定罪罚款。萝莎的只身表态,引起黑人牧师金恩博士的注意,号召全市的黑人以非暴力的方式声援、集体拒搭公车来表达和平抗议,掀开了改变美国历史的「民权运动」。
    
    长达381天的联合抵制行动,虽然历经种种艰辛与困难,但黑人空前大团结,以及公车单位的重大亏损,引起了社会大众的注意,终于在1956年的12月21日,美国最高法院宣布种族隔离的法律违宪,从那天起黑人乘坐公车可以自由选座,不用再让座给白人了!
    
    随著这次抗争的成功,美国黑人得到莫大的鼓励,再经过多年持续不断的努力,才得以在各方面享有与白人一样的权利,也因此尊称萝莎为「民权运动之母」。
    
    我们向萝莎学到的第一件事,是「追求作一个被解放者,而不是解放者」。世界上许多号召人权运动、反抗统治者的政治人物(包括台湾)一旦取得统治权力之后,践踏人权的程度不输于前者。
    
    萝莎曾经有充分的条件、机会成为政治人物。她长得十分漂亮、有吸引力,长期在报纸头版曝光,是媒体宠儿。事实上,她和夫婿在事件后被恶意解雇,也有国会议员聘请她担任国会助理,登上最佳跳板。但她从未踏上政治舞台的前端,只是担任民权组织的义工,后来更将社会投注给她的奖金与资源,成立了以教育为目标、非营利的「自我成长中心」以协助黑人青少年。
    
    支持她不起立的勇气,是维护人人都应该有的尊严,终其一生她也只在作平等的人、正确的事。她希望人人和自己都是被解放的人,她并没有想去煽动一种气势,作为自己的政治资本,为自己头戴一顶荣冠。
    
    萝莎的自传标题是「沉默的力量」,虽然处于被压迫阶级,即使遭受长期恶意的打击,她始终鼓吹和平的抗争,这也是美国民权运动以最小社会成本获得最大成功的原因。美国的民权运动如果走的是流血路线,极可能变成巴勒斯坦、北爱尔兰、南斯拉夫,伤口难以愈合。
    
    人权运动的阶段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萝莎曾在1994年在住处,遭一名年轻黑人抢劫殴打,她事后反而发表声明,请大家为这位年轻人祷告,且呼吁社会大众要更重视对年轻人的教导与引领。人权不仅是公车上有形的座位,更是心灵上是否有平等被启发、被教育、有成长机会的座位。
    
    历史的发生是偶然的,历史趋势的方向却是必然的。有人曾评述萝莎,误解「她坐著改变了世界」。她的坐著,偶然掀开了民权运动的首页;但是:黑人百余年哀愁能量的累积、司法制度的独立与公义、孕育金恩与萝莎的和平文化,必然书写出运动的成功史。(作者张系国为美国乔治亚理工学院、系统工程学院傅尔布莱特学者)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