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博讯2005年11月02日)
     十月二十五日,美国一位黑人妇女罗莎.帕克斯去世了,享年九十二岁,美国国务卿赖斯女士在出席罗莎家乡为她举行的悼念会上说:“如果没有帕克斯的榜样,我不会有今天的成就。”悼念会以后,帕克斯的遗体被安放在国会大厅供人瞻仰,成为首个进入国会大厅的女性。美国总统布什夫妇送上了花圈并下令全国下半旗致哀。这位黑人妇女为什么享受如此殊荣呢?她的事迹要追溯到半个世纪前的一九五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这一天,劳累了一天的罗莎.帕克斯坐上了回家的巴士,她坐在黑人的区域里,但是一位白人因白人的区域坐满了人,来到她的身边要她让座。(当时的法律规定黑人必须让座于白人),但是这一天她因太疲倦了,她没有起来让座,司机走到她身边告诉她如不让座的话,就要叫警察送她上法庭,但是她仍然坚持不让座,结果她被送上了法庭。当时的黑人牧师马丁.路德金号召全市黑人罢乘巴士行动,以支持罗莎.帕克斯,反对歧视黑人的政策。在经过长达一年的罢乘行动后,美国法院宣布罗莎.帕克斯无罪,这场运动最终导致美国的种族歧视政策全面瓦解。一九六四年美国通过了“民权法案”,该法案规定所有种族歧视均为非法。半个世纪后的今天,美国的黑人不但能和白人一样享受完全同等的待遇,他们中的佼佼者如赖斯这样的妇女还能当上美国的国务卿。
     当年罗莎.帕克斯所引发的美国黑人反种族歧视运动,得到了刚执政不久的中共的支持,在全国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美浪潮,声讨美国种族歧视政策。虽然这个运动过去了半个世纪,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直到现在还有深刻的印象。但是时过境迁,在美国黑人早已享有和白人同等待遇的今天,中国却出现了“种族歧视”,这个种族歧视不是针对他族人,而是针对同文同族的同胞:中国的农民工。中国经济改革以后,有多达一亿以上的农村人口进入了城市,这些人进入城市后,被标以农民工的标签,简称“民工”。这些民工在城里干的是最脏、最累、最苦、最危险的工作,拿的是最低的工资,而他们对中国城市的发展却起到不可缺少的作用。他们不但受到城市人的歧视和欺侮,还在法律上被规定不能享受城里人一样的待遇。他们不但没有城里人的户口,连他们的孩子也不能在城里上学。面对这样实足的歧视,整个社会却心安理得的视作平常。最近在社会上还屡屡出现以文字标牌形式表达对农民工歧视的现象,如浙江“九龙风景区”挂出禁止外务人员入内的标牌,东莞市公园挂出“禁止民工入内违者,罚款一百元”的标牌,沈阳某大学门口挂出“禁止民工入内,违者罚款十元”的标牌,更为荒唐的是郑州某免费公共厕所也贴出“民工禁止入厕”,连民工入厕所的权利都被堂而皇之地给剥夺了。在温州有一位民工在上公交车时被拒,理由是太脏太臭。今年“两会”前夕,在青岛竟然有人向“两会”提出,如美国当年设立巴士黑人区域一样,“设立公交车民工区域,以减少市民对民工的厌恶感”。这些从中国媒体透露的新闻报导,相信足以反映出当今中国社会对民工的歧视已到了何种样的程度,中国民工和当年美国黑人所遭受的歧视已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中国的民工大概很少知道罗莎.帕克斯的名字和她的事迹,但是他们正在遭受着的歧视却和当年罗莎.帕克斯一样,而且比她更为无奈和痛苦。罗莎.帕克斯当年在遭受歧视的抗争中,有律师为她辩护,有牧师带领她的同胞上街声援,但是中国的民工却没有。虽然,也有少数几位良知未灭的律师出来为民工所遭受的歧视请命,但他们不是被吊销律师的资格,就是被投进监狱。中国民工中也不缺像罗莎.帕克斯这样面对歧视进行抗争的斗士,如民工孙志刚被抓入“民工收容所”遭受歧视时,他也和罗莎.帕克斯一样奋力抗争,他对“民工暂住 证”制度表示不满,但他得到的结果却是活活地被打死。他的死虽然导致了“民工收容所”取消,但整个歧视民工的制度和状况却依然如旧。孙志刚也没有成为被歧视而打死的最后一个民工。 (博讯 boxun.com)

     罗莎.帕克斯在享有了半个世纪的平等和自由中,平安地度过了她的后半生。她临终前曾说过:“我想要被当作一个想要自由,并要其他人自由的人来回忆。”但是她并不知道在大洋的彼岸,那个当年曾经声援她的国度中的一部分人,正在遭受比她前半生所遭受的更大的歧视。当我们把半个世纪前的美国黑人妇女罗莎.帕克斯和当代中国的民工孙志刚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我感到难以言说的悲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 陈维健: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 陈维健: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 陈维健:病急乱投医的胡锦涛
  • 陈维健:祭孔的闹剧
  • 陈维健:十月里的一首歌
  • 陈维健/天下无耻者莫如台湾李敖
  • 陈维健:旷世之丑的中国高校
  • 陈维健:无知者面对抗战历史纪念日
  • 陈维健:绝望的等死者
  • 陈维健 :逼人杀人的“和谐社会”
  • 陈维健:民主自由社会的死角
  • 陈维健:和平崛起还是武力崛起
  • 陈维健:心智昏乱的一代“看客”
  • 慈悲为怀——写于达赖喇嘛七十大寿/陈维健
  • 陈维健:怀念战友——纪念王炳章入狱三周年
  • 民间反日不得要领,首鼠两端的中共当局/陈维健
  • 作惡已盡,終極而衰----中共政權崩潰前夜的第一張多米若骨牌/陈维健
  • 陈维健: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水木清華鳥呼哀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