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银波: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5年9月18日)
    杨银波更多文章请看杨银波专栏
    
     ——《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博讯 boxun.com)

    
    
    《民工的钱与命》第十二集(周六早八点、晚八点)——台北中央广播电台《展望中国》。
    
    主讲、策划:杨银波。
    
    主持、制作:黄绢。我们的节目口号是:从中国走向世界,从世界展望中国,我们给您在大陆听不到的声音,我们给您跟官方不一样的观点。
    
    背景声音:“我们一定要把工钱要回来!这钱什么时候给?啥时候给我们?你这钱什么时候给我们?我哪儿有工钱呢?找他们去!走!走!”
    
    黄:这里是中央广播电台——“台湾之音”,听众朋友,欢迎收听《展望中国》,我是黄绢。在今天的节目里,杨银波要继续和我们谈的是“民工与黑社会”。杨银波是大陆知名的维权活动者,他也出生于一个民工的家庭,对民工这个阶层有非常深入的了解。以下就是我们今天这一集的《民工的钱与命》。
    
    杨:前段时间,我和几个公安朋友一起聊天的时候,提到一个案件,就是在广州市珠海区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为别人做网路家庭教师。下班后,她遇到一个截匪,是个民工,时间是晚上。这个劫匪连问都没问一声,话也没喊一句,就拿着砖头猛砸这个女子的头部,然后打开包,结果只发现20元人民币。其行为已疯狂到完全不计后果的地步,受害者成了植物人。当时,我的公安朋友愤慨地说:“银波,我告诉你,像这种人,真是杀他一千次都不冤!”这属于完全不顾后果的恶意杀人,跟现在广州市“两抢案件”非常相似。不管你是谁,尤其针对拿着包的独行女性,一辆车,先跟踪,然后一个把包抢了,另一人拿一把尖刀把人的大动脉给挑了,这个时候你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更没有力气报案了,当场晕倒。
    
    黄:你描述得非常可怕。
    
    杨:是挺可怕的。中国的许多事情,总是一讲出来,就让人觉得不敢相信,但它确确实实是在大量地发生着。其实这些犯案的人当中,有很多都是民工。这些民工是怎样变成团伙犯罪直至黑社会性质犯罪的,而且是越做越大?以色情业来说,有很多少女,其实是被自己农村的亲友给卖了。以深圳、珠海的一些案件为例,两个人谈恋爱,你想,男女朋友之间因为爱情而发生性关系是一种多么浪漫的情感呀,可是这些男的最终的目地其实是把这些女的引上钩之后,用一种比较下流的讲法,就是“玩完了”以后,就把这个“女朋友”送到了色情场所。
    
    他们还有打手,不能让你随便走动。比如接一次客是150块,那么,这个小姐只能得到40块,而且每天接客的时间都超过10小时。我今天看到的两个案件,也是如此。少女找工作被骗了,被陷害进了“淫窝”——就是色情圈——里面,每天接客17小时,最后都已经不能说话了。还有就是在河北,昨天的《重庆报刊》报导的,就是在网吧,看见那些女孩子在上网的,当场抓走,逼她们去卖淫,而这一切都是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
    
    黄:他们怎么会嚣张到这样的程度?
    
    杨:是会“让人觉得非常嚣张”。这些黑社会非常令人恐惧,让人觉得没有安全感,对公共安全构成了相当大的威胁,尤其是对人的生命安全和财产安全的威胁,让人觉得非常可恨。
    
    黄:刚刚银波谈的这些案件实在是让人觉得触目惊心。当然在台湾也会发生一些刑事安,不过基本上比较多的是个人和个人之间的私人纠纷,比较重大的恶性犯罪其实是非常非常少的。而这样的重大刑事犯罪,也会成为媒体争相报导的焦点,因为它是非常少发生的,所以它会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但是一般来讲,刚刚银波谈到的这些事情在台湾其实是不多见的,而且不是普遍的现象。
    
    杨:我们过去讲黑社会大多数案件的发生,都是为谋财或害命,更主要的还是谋财。其实中国有很多很多音像制品,比如电视剧,甚至包括一些权威媒体,比如央视、央广都曾报导过有关黑社会的一些案件。包括近期在全国热播的《红蜘蛛》这样的“准记录式”的电视剧,其中包括的都是真实案件,是关于女性犯罪的。这些罪犯有的也是下岗工人,或者是普通的外出打工的民工,案件中有的是人命案,有的是连环杀人案。在中国,在这一点上,社会环境的恶劣,总是给人一种不安全的感觉。
    
    黄:其实这种社会治安的恶化也有它非常复杂的社会因素,以及经济因素。刚刚杨银波和我们谈到了大陆现在治安的败坏,已经到了让人无法忽视的程度,那么导致治安败坏以及黑社会猖獗的因素又是什么呢?
    
    杨:我记得在我们少年的时候,有一套电影,我不知道黄娟有没有看过?叫《蛊惑仔》。
    
    黄:香港称呼黑社会为“蛊惑仔”,是吗?
    
    杨:对,是郑伊健、陈小春他们演的。这套一集接着一集的电影,当时在中国大陆掀起了一场风暴。那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家录影馆,多少台可以放碟的VCD或 DVD,都在放《蛊惑仔》。可以这么说,对这一套电影,无数青年、少年痴心如狂,无数青年、少年看过以后充满了对所谓“英雄”的崇拜。就是在我们的宿舍,都挂着他们拿着砍刀“威风凛凛”的剧照。对那个时候的少年来说,无论小学、中学、高中,《蛊惑仔》对学生的影响都非常大,大学可能还少一点,尤其是高中和初中。
    
    那时,我们经常会听到“这一群和那一群搞起来了”这样的事,就是打群架。他们总是觉得打群架——按照北京的话说——就是“挺牛逼的”,是非常有“男人气概”和“江湖味道”的事。青年、少年们充满叛逆。如同黑社会头子刘华强所说的非常著名的一句话——“年轻人不气盛,还叫年轻人吗?”正是由于对这些影视上的一时气盛的一味模仿,以及来自家庭、教育、经济、社会等领域的侵袭、逼迫和自身的本领恐慌、意志堕落,使得如今青少年犯案率非常之高!比如说,“我和哪个哪个黑社会吃过饭”、“我认识谁谁谁”,这样的话一讲出来就好象有靠山了,没人敢惹他了。
    
    刚刚跟几个律师朋友交流问题,其中一个律师告诉我他最近在办一个案子,也是这样。他是为一个民工去讨工资,这个民工家里确实是没多少钱,律师出于同情,没要他任何代理费。在整个工程中,律师从开始到最后,一直都尽的是最大的努力,作用很大。到事情结束前,民工却找到了被告,表示愿意私了,他拿到的钱当然跟起诉书上的数目差得很远,正是因为这样,民工就认为钱是“自己要来的”,所以他不愿意提供律师在代理过程中的一些必要支出。这个律师在这当中花掉了4000块钱。律师非常礼貌地多次向民工提出补偿,民工就是不给。律师觉得这个民工不讲规矩,充满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想法,于是他想到民工不怕律师,但一定怕黑社会,于是就找了几个人假冒黑社会。结果很快,民工就如数地拿出了钱,而且说再给1000块都可以。
    
    社会是有分层的,而且存在纵向的分层和横向的分层,就是说在同样一个地方,有两个或者多个社会。通俗地讲,白天是政府的天下,晚上是黑社会的天下。或者说,一个地方有一个人民政府市长,同时也可能会有一个黑社会市长——黑社会老大就是这个地方的市长。甚至,很多地方官员倘若要想在这里把官做得安稳,一个企业老板要想让自己的企业开得好,就都得给黑社会老大送礼,这就是我们通常所称的“保护费”。收取“保护费”是他们的一个主要工作,在这一点上,中国在不断地模仿香港,香港已经这样做了很多很多年。
    
    大陆之于香港,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是因为他们在组织上、行动上非常的配合、非常的统一,让人觉得力量确实够大。在这里,我还要补充一点,就是我们一般所理解的黑社会的“法外生存”。单从黑社会这三个字出发:“黑”,表示非法,它是秘密的、朦胧的、看不见的、模糊的、一般人不知情的,这就是 “黑”;“社会”,就是说它已经具备了一个社会运转的的机制,它有它自己内部的管理制度、规章、纪律,有的还包括自己定的行规、帮规、戒律。比如,谁谁谁犯了什么规,就砍一只手,或者剁一只耳朵、断一根手指,这有点像另一部《刑法》,好象是他们自己的政府、他们自己的社会乃至于他们自己的王国。
    
    在上海的很多宾馆,曾经有很多黑社会人物来来往往,这包括很多外商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莫名其妙的人。有很多案件在这里发生,甚至连公安都很难介入其中,这就像是“一国两制”了。有一段时间,那里真是嚣张得无以复加。里面经常发生纠纷,抢地盘、抢利益、要女人、抢小姐,经常发生打斗,后来被警方铲除。我担心的,就是这种混乱秩序下的社会治理问题。从公民心愿来说,我希望社会有序。当社会在处于无序状态的时候,容易产生混乱、事端、冲突,并且很难寻求到解决这些矛盾的合法高效的渠道。
    
    我们谈这些,是要说明黑社会的产生是有它的社会基础的,不然它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黑社会产生的真正原因,是由于国家的吏治腐败,它导致了大量的贫穷。贫穷和野蛮是一对孪生兄弟,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关系。为什么现在大多数的罪犯都是农村青年、下岗的工人、辍学在家的孩子呢?贫穷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是他们接受教育的层次比较低。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个社会的重压,以及这种压力在他们心中造成的种种映射、反弹。再有,社会文化也在这当中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各种影视、音乐、潮流,新的意识形态,以及对意识形态的控制与反控制,都在诱导人,尤其在他们缺乏判断能力和参照标准的时候,往往作出一种错误的选择,乃至冒险,视生命、人性为儿戏。整个国家,自上而下,都缺乏对“人”的权利的尊重和推崇。许多人是在出了事情之后,才感到后悔莫及;也有很多人是明知其危害,却还是要这么做的。比如说,黑社会人员的大多数,除了比较无知的,确实走投无路、迫于生计的,还有就是两劳人员——受过劳教的,或者二进宫、三进宫的。这些人频频进入监狱,且以之为傲,经常说,我们是“进过号子”的,我们是 “进过局子”的,杀起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似乎“无上光荣”。
    
    我们在节目的最开始就向大家推荐了一部电视剧,叫《生存之民工》。今天我谈到的黑社会问题,在《生存之民工》上也是有反映的。在这里,我摘录一位朋友对这部电视剧的看法。他说——
    
    “一部《生存之民工》的电视剧,深刻地反映了底层民众生存之艰辛。民工们住的是四处漏风、拥挤不堪的简易工棚,吃的是最简陋的饭食,工作环境毫无尊严可言。而血汗工资还常被老板苛扣,在追讨工资时,更是被老板圈养的黑社会打手殴打。民工们辛苦终年,最后是夫妻不能相守,父子、兄弟无力相保。尽管导演出于政治考虑,为了通过宣传部审查,最后让这些民工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讨回了自己的微薄工资。但整部影片让人看了,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这是在号称GDP总量世界第二,军备力量直追美国,正在和平崛起的中国之民众生活。可悲的是,这部影片恰好反映的是中国数十亿底层民众的生活实况。”
    
    他十分简练地道出这部影片的全部。我确实要感谢导演管虎,因为中国有这样一批知识分子、一批艺术家、一批着力于为“展示真实的中国社会”而使民众有一定反思效应的电视剧、电影,才使得我们对自己的处境,有一个真实的了解和掌握。如若不然,我们会以为自己生活在虚幻之中,非常不踏实。刚才又看到一个网友的感受,他是一个电影迷,和我有些相似。他说的一段话也很具分量。他说——
    
    “详细地数了一下,我最近看的电影有54部,看了以后长叹了一口气。我想这些电影可能只有象我这样愿意细心窥探社会的人才会如此关注,因为这些电影都是一些边缘性的题材,都是描写社会的各个最底层的人和事。有关于吸毒者的,有从事色情服务的,有拍摄AV的,还有关于罪犯、流浪者、黑社会和劳苦民工的。除了这些,还有关于家庭、伦理、道德方面的。有发生在中国、美国、韩国、日本的,还有发生在法国、西班牙的,等等。如果要特意去关注这些题材的电影的话,我不知道人们看完所有这些电影之后,内心会有怎样的想法。反正我差点就要对这个社会失去信心了。我说的是中国社会。我没法对别国的社会有什么抱怨,因为我们的社会体制不同,所以我也只能感叹了。不管我是愤世疾俗,还是杞人忧天,反正我内心挺沉重的。还有就是感谢这些电影导演,感谢他们向我展示了这个社会最真实的一面。”
    
    黄:是的,我们感谢真实。让我们共同追寻真实,见证真实,体会真实。好,我们谢谢银波今天为我们主讲的这一集《民工的钱与命》。今天的节目进行到这里,已经是尾声了。祝福大家周末愉快,我是黄绢,我们下周末同一时间空中再会,拜拜。
    
    
    注:本文系《大纪元》首寄[首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耀杰:李而亮:黑社会加地下党
  • 方家华:中国的“书记化”黑社会
  • 小国寡民:谁是互联网的“黑社会”?
  • 强列谴责广东省公安厅非法绑架律师的黑社会行为/杨在新
  • 温克坚:声援朱九虎律师, 警告陕北"黑社会"
  • 杨银波:权力型黑社会
  • 陈永苗:南海区政府你黑社会化了吗?
  • 陈永苗:地方政府你现在就是黑社会
  • 沈阳黑社会和刘涌为何倒台的内幕
  • 周育田:张林为什么总被“黑社会”绑架
  • 赵达功: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 张林:我被黑社会劫持的经过(1)
  • 赵达功: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 天津,暗无天日的黑社会天堂
  • 天津,暗无天日的黑社会天堂/靳义胜
  • 横眉:谁要做死在爱国黑社会枪下的闻一多﹖
  • 张伟国: 郑恩宠案与上海市政府的“黑社会化”
  • 告诉你什么叫黑社会?----我为刘涌说两句
  • 声援朱久虎律师, 警告陕北"黑社会"
  • 揭露山东临沂乡镇两级政府可比黑社会的暴力犯罪
  • 长春一局长组织黑社会 走私枪支贪污受贿(图)
  •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 南海区政府你黑社会化了吗?
  • 河北晋州市黑社会势力鼎盛 公安局门口杀人无人敢管
  • 广东佛山农民抗议政府违法征地:警察力挺黑社会威胁农民
  • 河北定州多名维权村民被政府雇佣的黑社会打死打伤
  • 中国黑社会揭密:中国黑社会究竟有多黑
  • 红黑社会相互勾结武装保护走私
  • 中国农民税赋沉重 黑社会工资在里面?(图)
  • 警察如同黑社会 收钱消灾瞒报血案
  • 遭遇“黑社会”/康成
  • 合肥开审最大黑社会团伙 33名被告被控12项罪名
  • 广州黑社会第一案昨一审 黑老大周广龙被判死刑
  • 张林等申请游行示威,抗议黑社会暴行
  • 为什么“黑社会”在东北会如此猖獗?
  • 广西商人举报官员勾结黑社会遭追杀
  • 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红山农场场党委在政治上拉帮结派显示出黑社会性质
  • 浙江省台州市黑社会猖獗/路不平
  • 律师杨在新控告广西合浦县公安局的黑社会打击报复行为
  • 沈阳东宇公司雇黑社会强迁致村民脑浆迸裂死亡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投诉:强占耕地 黑社会棒杀村长
  • 中国政府黑社会公开化: 西安碑林祭台村被官匪蹂躏数日后上层袖手旁观,打砸继续恶化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天理何在!? --警察和黑社会一起对大学教师施暴令人发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