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綦彦臣:面对鲁迅的无奈
(博讯2005年9月14日)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题引: (博讯 boxun.com)

    思想宣布禁欲,
    它怕酒后失态降低了自己的价值,
    不过,它那扑鼻的口臭,
    胜过了难闻的酒气!
    ――选自自作诗集《被熨平的喉咙》
    
    
    书商出版了我的一部书稿,名曰《中国人的历史误读》。虽然书里有不少技术差错,终可卒读。看了的人都说好,甚至一家读书周报的采防部主任也发来邮件,让我选些精彩的章节发过去,以便让该报的读者在该书正式上市前先睹为快…
    
    对于我来说,却因鲁迅而败了兴味。编辑最后没听取我的意见,把鲁迅评史的“吃人”名论赫然添在封面上。(我的意见是引霍布斯在《利维坦》中的一句话:“历史良籍必须以判断见长,因为这种著作的好处就在于方法,在于真实,在于所选事件最宜为人所知。”)
    
    怎么把我和鲁迅放在一起了,就好象大街上,本来我就没穿内裤,后面来了一半疯半顽的狗一下子撕破了我臀部只有的那一层布。
    
    我不是怕羞,我有裸泳的习惯与胆量,只是每每想起“横眉冷对”的他,想起“痛打落水狗”的他,想起“一个不放过”的他,让我一直害怕。我怕这样一个因极不宽容而发了疯的人,半宿起来,会掐死我。(假设我们同住一室的话)。
    
    鲁迅忿忿不平地说,他“从来不惮于以最大的恶意来看待中国人”,也就是说在他眼里几乎没了好人。一个人眼中没了好人,那他自己当然就一贯正确了。
    
    作为文化旗手的他--也许他自己曾没想得到此谥号,实际上不过是中国封建主义文化的一个高峰,他把不宽容的刻毒民族性格推到了文化极端。我没时间去考证他与程朱理学的关系,但我知道毛泽东文化大革命的“狠斗一闪念”,来自于朱熹无疑。朱熹在一份奏折中说:存天理、灭人欲,根本就在消灭心中的一闪念,除恶务尽皆系于此。
    
    多么歹毒!
    
    半年前,翻检一些文化论战的资料,看到了有关鲁迅评价的两方论点。想写些东西,但由于讨厌鲁迅即疯狗样的状态,作罢了。那天晚上还做了个噩梦,说是与鲁迅当面论战,为了壮胆,我喝了半斤白酒;先生一见面就大声斥责,骂我不拘小节;我也急了,请来两个滴酒未沾的小姐,来闻我俩的气味;结论是:没喝酒的那个人(鲁迅)比喝了酒的这个(我),更让人无法忍耐,--因为他口臭得厉害!
    
    醒来以后,我问太太:“你说酒气难闻呢?还是口臭难闻呢?”
    
    她以为我不怀好意:“你什么意思?”
    
    我细细说来,他才明白,说:“当然口臭比酒气更让人讨厌了!”
    
    闻此,心中释然。我并非要象唐甄(1630-1704)那样以《室语》寓言来绕弯子,但的确我不喜欢鲁迅的狂骂。
    
    狂骂没有改变中国专制政治的一点皮毛,多亏他早死,否则也得当了“右派”乃至如我一样蹲回监狱。当然,我不喜欢监狱,但我没选择的自由。还有,对于装模作样的严肃来说,我更喜欢轻松自如,乃至于调侃。房龙不是说过吗:监狱大墙外的一个有心计的改革家远胜过了监狱里一百个表情严肃的革命家。
    
    写到此,脑门上已经有些汗了,心中又有些然。多亏鲁迅先生没进监狱!尽管他处于半疯癫的状态下,国民党终没找借口把他关进精神病院。
    
    我不想评论哪个党派如何,但从鲁迅的境遇看,蒋介石确实比毛泽东人品好、涵养深。蒋介石没抓鲁迅,也没查封他的书房,而毛泽东早给他设计好了两条道:要么别写(说)了,要么去蹲监狱。
    
    所以,不少同道在纪念林昭、重温张志新时,我丝毫提不起兴趣来。并非我缺乏同情心,而是真地不喜欢极端。我想(只是猜想):是鲁迅精神害了林昭与张志新们!而杀害她俩的毛泽东(非直接)正是与朱熹鲁迅同为一丘之貉,才至如此!
    
    细看历史,岂不可悲!
    
    我无意“全方位攻击”鲁迅,只是由于书封面上的一句话而“小题大做”了。
    
    在这外“小题大做”之外,我想说的是:只有走出鲁迅的阴影,中国文化才有好开端;只有走出“鲁迅史观”,才能有好的历史思维。
    
    因为他的横站,挡住了许多人的路;因为他浮肿般的虚大,遮住了许多人的视线。
    
    好在,我在可能产生轰动的著作中,引用了不少西方哲人的史学名论,特别是古希腊历史学家被利比奥斯在《通史》中所论:“历史研究在真正意义上是一种为政治生活进行的教育和训练。最有益的,或说唯一的,学会在命运中保持尊严的方法,就是:回忆起他人的灾难。”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敖,鲁迅的白话文不好吗/伍国(图)
  • 李敖先生,鲁迅的白话文不好吗?
  •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徐沛
  • 鲁迅小议大问题:该不该以成吉思汗为自豪或荣耀?
  • 余杰:“非鲁迅化”与当代文坛
  • 烟波渔者:怀念鲁迅
  • 王观泉:不要冤枉鲁迅
  • 王观泉:不要冤枉鲁迅
  • 杨支柱:读鲁迅的书,走胡适的路
  • 马克思偷大丫头有旁证,鲁迅偷窥弟妇洗澡无旁证
  • 鲁迅和姚文远
  • 槟郎:作为鲁迅左派的胡风——献给尊敬的王晓明先生
  • 徐沛:鲁迅天敌
  • 徐沛:杨絳和鲁迅
  • 梁实秋:关于鲁迅
  • 徐沛:鲁迅解药
  • 张林:我看鲁迅
  • Cherry: 鲁迅VS徐沛
  • 鲁迅:“友邦惊诧”论
  • 余杰:“世人都成了鲁迅可不好”—从王蒙的鲁迅观说起
  • 深圳200万元收买“鲁迅文学奖”
  • 鲁迅故乡爆出打击民营企业主的一串腐败贪官,揭开千万国资黑幕
  • 从刘和珍到刘荻-重提鲁迅之“纪念刘和珍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