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敖先生,鲁迅的白话文不好吗?
(博讯2005年8月23日)
    
    
       李敖在8月初的凤凰卫视《有话说》节目中,不仅否定了鲁迅对新文化运动的贡献,还质疑了鲁迅的白话水平。 (博讯 boxun.com)

    
      李敖说,鲁迅的文章“很别扭,文字很可疑”,因为,“第一个,它是从中国的旧文学出来……写白话文的时候不够脱胎换骨;另一个原因呢,是日本人的文法,日本人的文字影响了鲁迅。”在一次采访中,李敖就鲁迅又提到两点,一是杂文的语言不够成熟,二是鲁迅的“杂文里面情绪表达太多,真正的资料部分不多。你看我的文章,你把那情绪字眼删掉,看的还是资料,就是证据。”
    
      李敖是自称一人独揽了中国白话文写作前三名的,他的话自然应当引起相当的重视。
    
      于是怀着对鲁迅连白话文前十名都进不了的担心,翻开鲁迅的小说,摘出这样的句子:
    
      “太阳渐渐显出要落山的颜色;吃过饭的人也不觉都显出要回家的颜色。”
    
      (《明天》,1920年)
    
      “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进故乡时,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蓬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丝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
    
      (《故乡》,1921年)
    
      假如这样写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的白话文都不能算成熟的白话文,到底什么才能算呢?这样还别扭,怎样才不别扭呢?更不用说在散文中还有《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的那些耳熟能详的句子,在杂文中也还有“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样的佳句。这些,哪一点象“日文”了?
    
      人人都知道李敖最崇拜胡适。那么胡适的白话文是不是仅次于李敖,位居中国第四呢?
    
      胡适《尝试集》的第一首是1916年的《蝴蝶》: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
    
      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
    
      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这就是最好的白话文吗?也不见得,但没有人嘲笑这样的尝试,因为他们是筚路蓝缕,创立白话文的第一代人。
    
      再来看李敖自己的“白话文”。
    
      李敖的《播种者胡适》一文(见李敖《胡适研究》,香港,文艺书屋1968年)中写胡适从美国回来之前,北大的陈独秀,沈尹默,沈兼士,钱玄同等人
    
      “想施展,可是找不到真的方向,主要的方向。在摸索中,他们忽然感到清凉了,爽快了,豁然开朗了,他们兴奋地互相告诉,他们每个人都感到有阵风来了。——那是东风!
    
      东风来了,来自美国的哥伦比亚大学。民国六年里,北京大学里来了一位二十六岁的新教授,蔡校长仔细地看了看他,然后露出高兴的表情……”
    
      这就算是中国第一的白话文吗?没有宾语的“他们互相告诉”并不符合现代汉语习惯,更象英语中的“They told each other”的直译,听起来真是非常之“别扭”的。李敖认为,鲁迅写苍蝇的叫声应当用“嗡嗡”而不是“营营”,那么“他们互相告诉”更应该改成“他们互相通告”,才符合“白话文” ;“清凉了,爽快了”也可以说是很啰唆的表达;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的风,又怎么会是“东风”—— 以李敖挑剔鲁迅的方式来挑剔李敖,他也经受不住。胡适的功绩不容否定,但也不必瞎吹,要说没有胡适,连陈独秀都找不着北一定不符合事实,《文学改良刍议》还是应陈独秀的邀请而作的。这段建立在想象基础上的对胡适的过度颂扬,把论文当小说和戏剧来写,不过是一段肉麻的“白话文”或者“大话文”而已。
    
      事实上,在白话文方面,胡适对鲁迅相当推重。《尝试集》序言中提到,他的白话诗集,是鲁迅参与删削编订的。不仅如此,胡适对白话文运动乃至对鲁迅的文字,都有过直接的评述。在《胡适文存》的《整理国故与打鬼》一文中,胡适指出:“鲁迅先生的文章,有时是故意学日本人做汉文的文体,大概是打趣《顺天时报》派的,如他的小说史自序。” 至于自己的白话文,胡适说,“偶一松懈,便成为非驴非马的文字。新文学的创造者应该出现我们的儿女一辈中。”这里讲得很清楚:一,鲁迅的日本腔是在调侃,二,胡适深知第一代白话文作者的艰难和局限。
    
      白纸黑字。第一代有如此的风度和雅量,“儿女一辈”的人何必要出来独揽前三名,否定创建者呢,这就象站在别人肩上说自己比别人长得高一样,用现代白话口语也叫“说你胖你就喘。”胡适评鲁迅的话清楚地印在台湾远东图书公司出版的四卷本《胡适文存》中,难道李敖没有看见?当然不是,因为李敖在《关于<胡适文存>》一文中自称他是“一个爱读胡先生文字的人”,他对《胡适文存》的来龙去脉,从上海台湾的版本,删削情况了如指掌,那么为什么对胡适对鲁迅的评价这么重要的内容,却又视而不见呢。不懂鲁迅的调侃也就算了,但一个重视“资料”的人,讲究“证据”的人,怎么连自己的崇拜偶像胡适的文章都不当成“资料”和“证据”认真对待,就面对公众发言呢?是在欺负公众看不到“资料”吧。
    
      李敖在《胡适研究》里《胡适对苏俄看法的四阶段》一文中,着力强调的是胡适对社会主义失去信心的过程,李敖说胡适对苏俄的批判有“暮鼓晨钟的作用,可惜的是,整个民族觉醒的时候,大陆已经变色了。”看到这里,明白一点,原来三十多年前的李敖是个痛惜“大陆变色”,用当时台湾岛上的语言也叫“神州陆沉”的人,一脑子冷战思维,难怪他始终不欣赏鲁迅。
    
    
    作者:伍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徐沛
  • 鲁迅小议大问题:该不该以成吉思汗为自豪或荣耀?
  • 余杰:“非鲁迅化”与当代文坛
  • 烟波渔者:怀念鲁迅
  • 王观泉:不要冤枉鲁迅
  • 王观泉:不要冤枉鲁迅
  • 杨支柱:读鲁迅的书,走胡适的路
  • 马克思偷大丫头有旁证,鲁迅偷窥弟妇洗澡无旁证
  • 鲁迅和姚文远
  • 槟郎:作为鲁迅左派的胡风——献给尊敬的王晓明先生
  • 徐沛:鲁迅天敌
  • 徐沛:杨絳和鲁迅
  • 梁实秋:关于鲁迅
  • 徐沛:鲁迅解药
  • 张林:我看鲁迅
  • Cherry: 鲁迅VS徐沛
  • 鲁迅:“友邦惊诧”论
  • 章笑拳:21世纪中国民工的自嘲 和30年代鲁迅的自嘲
  • 鲁迅与范文澜的对立与和解/张耀杰
  • 余杰:“世人都成了鲁迅可不好”—从王蒙的鲁迅观说起
  • 深圳200万元收买“鲁迅文学奖”
  • 鲁迅故乡爆出打击民营企业主的一串腐败贪官,揭开千万国资黑幕
  • 从刘和珍到刘荻-重提鲁迅之“纪念刘和珍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