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无知者面对抗战历史纪念日
(博讯2005年8月16日)
     今年八月十五日,是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纪念日,面对这一历史性的纪念日,中国民众除出对那段惨痛的历史的记忆以外,更是对中国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所带来的骄傲。日前一位同胞激动地说,当年中国落后被日本侵略,还好有共产党领导抗日打败了日本,现在中国强大了,日本再也不敢侵略我们我们了。面对这样一位已进入不惑之年事业有成的同胞,对历史的无知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甚至不敢将真实的历史的情况告知他,因为他对他所说的是那样天真烂漫地深信不疑,我真怕伤了他的心。对此,我感到的只是悲哀。中国民众在中共谎言中生活教育长大,对抗日战争的历史,所知的这是中共自编自导的一段神话,对真实的历史却是一片的空白。
     六十年前的那场抗日战争,中共自己比谁都清楚,是谁在正面战场上抵抗着日本军队,是谁躲在敌后,里通外国,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那些对中共保存实力,不与日军正面接触,“一分抗战、二分对抗国民党、七分发展自己”政策不满,冲到前方去的中共将领都受到了党内的整肃。中共唯一的二场大战,“平型关大战”被批为帮了国民党的忙。“百团大战”被批暴露了自己的实力。中共在保存、发展的政策下,抗战胜利后的实力和在抗战中作出牺牲的国军的力量对比发生极大的变化,(抗战中国军牺牲了二百多名将领,中共只有二名)从而赢得了内战的胜利。这一点毛泽东在中日建交时,和当时的日相田中角荣说得再清楚也不过了。他感谢日本对中国的侵略,说没有日本的侵略,那有中共今日的政权。抗战八年,国民党军队在与日军作战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是最后的胜利,如果没有美国的参战,没有国际民主阵营整体上的对法西斯联盟反击的胜利,凭当时中国的力量是很难获得对日抗战的胜利的。然而,对于这样的历史和事实,对于大多数中国民众来说是一片空白。因为在共产党的半个多世纪的宣传下,抗战就是共产党的抗战,国民党这不过是躲在峨眉山上,等抗战胜利后下山采桃子的人。而国际民主阵营对中国的援助,只剩下在八路军中工作的白求恩大夫一人了。虽然近年来中国的史学界开始在一定程度上,拨雾见日地承认国民党在抗战中的成绩,和国际民主阵营对日抗战的作用,开始正视那段血写的历史。但是胡锦涛上台后,又对此全面封杀,连电影“台儿庄大战”也被禁。今年抗日战争六十周年纪念,又重回到过去的谎言中。人民日报社论仍是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
     中国现在强大了,日本再也不敢侵略中国了,当年日本侵略中国是因为中国太落后。这样是而非的理论到并非我们的这位同胞发明,而是来自一位大名鼎鼎,红遍大陆的台湾学者李敖对中国老百姓的教诲。想来这位大学者是拍中共马屁拍昏了头。连当年日本在侵略中国的同时,也和英美列强同时开战的历史都不顾了。当然这段历史这位大学者是不会不清楚的,而是他明白,中国民众在共产党的教育下,都是一批对历史无知的白痴,所以他也来借拍中共马屁的同时,愚弄中国老百姓一翻。让中国老百姓为之感到,在共产党领导下不做亡国奴的幸福。 (博讯 boxun.com)

     日本投降六十年过去了,面对中国的“强大”,日本从来没有放在眼里过。他们从来没有认为,他们是被中国打败的,既不是国民党,更不是共产党。他们能向所有的国家道歉,但绝不向中国道歉。中国老百姓为此愤怒了几十年,但日本照样我行我素。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日本不是被中国打败的。篡改历史的自我吹嘘,可以蒙骗民众,可以煽起民族主义的虚火,但是,对敌人一点都没用。敌人不会买账,只会受到他们的鄙视。一个民族如果连历史的事实都不敢正视,是不可能强大的。一个民族要进步,首先从正视历史开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绝望的等死者
  • 陈维健 :逼人杀人的“和谐社会”
  • 陈维健:民主自由社会的死角
  • 陈维健:和平崛起还是武力崛起
  • 陈维健:心智昏乱的一代“看客”
  • 慈悲为怀——写于达赖喇嘛七十大寿/陈维健
  • 陈维健:怀念战友——纪念王炳章入狱三周年
  • 民间反日不得要领,首鼠两端的中共当局/陈维健
  • 作惡已盡,終極而衰----中共政權崩潰前夜的第一張多米若骨牌/陈维健
  • 陈维健: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水木清華鳥呼哀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