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马克思偷大丫头有旁证,鲁迅偷窥弟妇洗澡无旁证
(博讯2005年6月09日)
    马悲鸣

    郑若思先生写了篇《马克思的私生子和鲁迅偷窥弟媳洗澡》,立论是不错的。但似乎不够严谨。

     马克思与林衡私通,这有私生子为证。尽管那时候还没有DNA亲子鉴定的技术。马克思娶贵族女儿燕妮时,林衡是陪嫁的丫头。我记得有本欧洲小说叫《陪衬人》,讲的是某丑女找不到工作,就专门给其他女人当陪衬。因其特丑,陪衬出那些雇她当陪衬的人反而显得漂亮了。 (博讯 boxun.com)

    央视节目主持挨个都是大美人。其中有个赵洪涛女士,当然也是个美女。有一天她采访台湾美人贺顺顺,一下子就把她这个主持人给比下去了。可见陪衬人确实有作用。

    燕妮这个陪嫁的老丫头就有陪衬人的作用。《红楼梦》第二十六回「潇湘馆春困发幽情」里中有这么一段:

    【(宝黛)二人正说话,只见紫鹃进来,宝玉笑道:「紫鹃,把你们的好茶沏碗我喝。」…

    黛玉道:「别理他。你先给我舀水去罢。」

    紫鹃道:「他是客,自然先沏了茶来再舀水去。」说着,倒茶去了。

    宝玉笑道:「好丫头!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叫你叠被铺床?」

    黛玉登时急了…便哭道:「如今新兴的,外头听了村话来,也说给我听;看了混帐书,也拿我取笑儿。我成了替爷们解闷儿的了。」一面哭,一面下床来,往外就走。逼得宝玉慌忙赌咒发誓:「好妹妹,我一时该死,你好歹别告诉去!我再敢说这些话,嘴上就长个疔,烂了舌头。」】

    这里宝玉掉的书袋子是《西厢记》里张生对红娘的唱段。可见在传统中国社会,新郎共小姐同鸳帐,舍不得叫丫头叠被铺床的事常有。既然是陪嫁,自然也等于一同嫁了过去。一边侍候小姐的同时,也免不了侍候新郎官。

    一般陪嫁丫环有后来又被主人嫁出去的。也有的从此收房,就是所谓“通房大丫头”。只要三厢情愿,也未尝不是好事。燕妮的陪嫁丫头大概没有红娘、紫鹃那般年轻、漂亮和善解人意,但毕竟也还是陪嫁丫头。人家侍候燕妮一生,自己的性要求怎么解决?

    嫁出去是一个办法。但那谁来侍候燕妮呢?自然,收房也是一个解决办法。

    马克思能接受陪嫁大丫头收房这种典型中国式的人伦方式,大概也是他的学说最后居然在中国大行其道的内在原因吧。

    林衡怀孕以后,燕妮当然不干,便和夫君大闹。西方小姐没见过通房大丫头的故事。马克思没办法,只好请恩格斯来替自己顶缸,认了这个私生子。可惜当时没有亲子鉴定技术。

    这个私生子后来只能从马克思家厨房的后门去看望自己的生母。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没给他以良好的教育。后来他成为一名自食其力的工人,只加入过改良工会,对无产阶级暴力革命毫无兴趣。

    马克思死后,他的女儿对恩格斯不依不饶∶你什么无产阶级革命家?居然偷我们家保姆!

    恩格斯临终把马克思的女儿叫到床前,告诉她们,这口黑锅他背到此时为止。死后不能再背了。林衡的私生子不是自己的,是马克思的。他把自己受马克思嘱托代背黑锅的故事原原本本地讲了出来。恩格斯死后不久,马克思的女儿便与夫君一起自杀了。

    马克思偷林衡,这有产下的私生子为证。鲁迅偷窥弟媳洗澡则完全是羽太信子一方的说法。她本是把空房租给中国留学生住的日本小户人家女儿,没多少见识和教养的。从羽太信子的一生看,她是个臆症患者。从鲁迅出走和他日后笔名「宴」(“家中日女”)看,他对羽太的愤恨无以言表。估计这事多半出于羽太的臆想,而周作人颇信之。家中出了这种误会,无法辩解。鲁迅只好一走了之。

    无意间撞见弟妇洗澡与偷窥,或根本没那回事,都是无法证实的。这些说法只好存疑,不能引为立论的证据。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