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丁子霖女士候选诺贝尔和平奖的荐举信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5年6月07日)
    对丁子霖女士候选诺贝尔和平奖的荐举信

    卫子游

     尊敬的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 (博讯 boxun.com)

    传说中国人的始祖炎帝的女儿到东海嬉游,不幸淹死,死后化为鸟。这鸟从西山上衔来树枝和石头扔进海里,想把海填平,免得其他孩子重复自己的悲剧。千百年过去了,这鸟还在不停地填呀填呀,据说直到今天仍然没有停止。

    这就是精卫填海的故事。这个故事在中国妇孺皆知。由这个故事派生的成语“精卫填海”,千百年中一直是中国常用成语之一。人们用这个成语指代矢志不渝的美德。

    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数百万以学生为主体,包括作家、律师、医师、工程师、工人、农民在内的中华儿女走上北京、上海、武汉等城市街头,大声喊出“反腐败,要民主”的口号,中国政府却在六月四日这天以坦克和机枪作为回答。坚持理性和平示威的手无寸铁的人们不仅惨遭屠杀,还被当局污蔑为暴徒。十六年来,由于中国政府封锁相关档案,在这场血腥屠杀中究竟有多少人罹难一直是谜。十六年中,因“6.4”被捕在狱中饱受煎熬者难以数计,而那些死难者的英魂更是无法安息,他们的亲人一直生活在绝望和恐怖的阴影中,既要承受丧亲巨痛,又要经受秘密警察的传唤、监视、跟踪、软禁等等威逼和迫害,中国政府不准他们为亲人哭泣,不准他们为死者伸冤,并且一再扣押和没收来自国际上的“6.4”人道捐款。同时,由于官方掌控的舆论宣传机器长期如一的诋毁,相当一部分不明真相者对“6.4”事件中的遇难者存在误解,把他们当成暴徒,当成坏人,或者认为这些受到政府镇压的人们真的做过什么对不起国家人民的事情,从而导致这些失去亲人的人们还要忍受周围不明真相者的种种歧视与冷漠。这是何等的悲哀!

    在这种近乎绝望的极端痛苦中,丁子霖教授,一位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那天失去了自己唯一爱子的母亲,一位有心脏病的老年妇女,顶着官方的迫害与干扰,承受生活在自由社会的人们难以想像的艰难和屈辱,坚持做一件常人难以想像的工作,她坚持要为死难者找回正义,通过为死者主张正义,填平淹死她爱子的专制独裁的血腥之海。从1989年到现在,丁子霖历经磨难,矢志不渝,丁子霖成了中国当代活着的精卫鸟。

    寻访“6.4”事件中的遇难者亲属这件工作并非想像中那么简单。首先,六月四日到底有多少人死难是个谜,官方不可能把任何有价值的档案提供给她,民间又没有任何人或机构拥有能够了解事件全貌的资料。其次,当时走上北京街头的人们来自全国各地,罹难者并非集中于某一个单位或地区,罹难的尸体相当一部分没有得到其亲属指认,人们不知道他们的姓名或住址,遭到杀害的人散布于中国各地,调查工作却只能逐个逐个辗转询问,再通过实地核实去伪存真,这使得丁教授在13亿人中寻找几百名(也许是几千、几万名)死难者的工作像大海里捞针一样极其艰巨。第三,中国政府给丁教授的工作设置了各种障碍,经常剥夺她的行动自由和在国内发布调查结果的权利,有时还对她的访问对象采取威吓利诱等卑鄙手段。第四,有的死难者家属因为听信了官方的歪曲宣传,也有的出于畏惧,对丁子霖女士的工作不理解不配合。然而,这些困难都没有能够阻止住她。从1989年到2005年,丁子霖女士执笔的《“六•四”死难者名单》一次次增加。1994年,在由《九十年代》杂志社编辑出版的《丁子霖——“六四”受难者名册》一书中,公布了96位死难者和49位伤残者的名单;1999年,在由纽约的“中国人权”组织编辑出版的

    由丁子霖执笔的《见证屠杀,寻求正义》一书中,公布了155位死难者的名单;香港开放杂志社2005年6月出版的《寻访六四受难者》中,丁子霖及她所领导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对前两次名单中的一些错误和疏漏之处作了尽可能的核实、补充,又增加了31位死难者的名单。

    丁子霖教授寻访的价值首先通过那些生活在悲痛和屈辱之中的遇难者亲属体现出来。对于每一个遇难者亲属,丁子霖教授的访问都是意义重大的,对于那些失去独生子的母亲,这种访问意义更为巨大。她不仅送来了来自国际国内正义人士的捐款——捐款对生活在穷国又失去孩子依靠的他们是雪中送炭,而且带来了国际国内正义人士的问候,这些人们首次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暖。处于丧亲之痛和社会歧视之中的他们,从来访的丁子霖女士那里了解不同于官方宣传的国际国内对死难者的正面评价,通过借此与文明世界建立接触管道,更新对亲人之死价值的认识,接收人间的关怀和尊重,触摸到久违的人间正义,慢慢地,他们可以告别屈辱,可以从歧视中逐渐挺起胸膛,鼓起勇气去寻找掩蔽在铁幕之后的正义和尊严。在丁子霖教授的带动下,死难者家属成立了“天安门母亲”团体。十分难能可贵的是,这个全部由死难者亲属组成的组织,没有将悲痛转变为仇恨,没有让悲痛衰变为破坏性力量,没有要求用暴力来向加害于她们的共产党实施报复。相反,她们为死去的亲人寻求公道的主张是:把“6.4”问题的解决纳入法制的轨道,通过独立、客观的调查让事实来说话,公布调查结果由全国人民来作出公正的评判,通过合理地解决“6.4”遗留问题来求得全社会的和解。“天安门母亲”在因贫富悬殊社会矛盾日益尖锐激烈的专制中国是一支广受尊敬的和平理性的建设性民主力量。中国当代富有影响的国际知名异议人士刘晓波博士曾给予她们非同一般的评价:“在我看来,在大屠杀之后的中国,这个主要由母亲们组成的难属群体,堪称最具凝聚力和感召力的道义象征:以爱心融化恩怨,以理性约束愤怒,以善意化解恶意,以和解缩小鸿沟,以勇气呼唤良知,以坚韧赢得尊敬。他们从未采取过激进的行动,从未提出过激的要求,也从未使用过咬牙切齿的言词。相反,他们所做的一切和始终坚持的要求,皆合法合理合情。这种高贵之爱、这种清明之理性,这种持之以恒的韧性和勇气,实为践行社会良知的楷模,是中国民间社会中最可宝贵的道义资源,是中国转型得以和平有序进行的健康力量之一。”(刘晓波:《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我们注意到,在刚刚结束的法国全民公决中,专制中国崛起后的威胁成为公决前期辩论的焦点之一。法国与中国相隔万里,但中国的专制政府对自由世界的威胁却并不因距离遥远而受到忽视。人类迄今为止的历史证明了,专制独裁是战争的策源地。中国作为本世纪最后一个最大的专制政权,已是当前全世界公认的对和平的最大潜在威胁。从人类文明的视角看,丁子霖女士对186位死难者的调查,这种调查所指向的在专制政权下持续做出寻求社会和解的努力,其意义早已超越了调查本身,超越了中国这一区域。通过一个个鲜活的个案,丁子霖女士向世界提供“6.4”屠杀和中国有良知的知识者在专制独裁政体下坚韧抗争的详实的历史见证,对于人类避免重演屠杀学生的悲剧,对于人类进一步确认尊重和平表达自由意志的价值,对于人类彻底认清专制独裁政体的危害,对于人类整体走向自由民主的坦荡之途,都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我们认为,丁子霖女士对死难者的调查和基于调查而提出的正义诉求,其社会人文价值完全可与犹太人组织对遭到种族迫害的二战死难者的调查媲比。

    无论是基于对一位伟大女性为和平作出的艰苦卓绝的努力所应表达的尊敬,还是基于促进世界和平的考量,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这位伟大杰出的女性都是合适的。并且,我们倾向于认为,由于丁子霖女士在海内外华人与非华裔人士中所享有的崇高声望,如果尊敬的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将丁子霖女士评为该奖的年度得主,必将成为诺贝尔和平奖历史上值得称道的一页。

    祝各位尊敬的委员安康!

    荐举人:中国大陆异议人士卫子游(地址:略)

    2005年6月4日(“6.4”十六周年纪念日) (博讯记者:张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丁子霖的奇迹
  • 丁子霖: 我的无奈与沮丧
  • 丁子霖:记者的良心
  • 江苏荣:广播干扰、中国共产党的兴衰和丁子霖女士
  • 江苏荣:广播干扰、中国共产党的兴衰和丁子霖女士
  • 丁子霖:关于林昭,我还想说几句话
  • 丁子霖: 在全美学自联六四十五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
  • 枫晴:不一样的天空--惊闻丁子霖妈妈等三位天安门难属被捕
  • 全美学自联就“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张先玲和黄金平女士获释的声明
  • 王怡、余杰抗议拘捕丁子霖等六四难属的声明
  • 刘晓波:强烈抗议逮捕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 刘晓波:丁子霖、蒋培坤夫妇关注杜导斌
  • 刘晓波:丁子霖、蒋培坤夫妇关注杜导斌
  • 丁子霖:纪念三位倒在天安门广场的大学生 -- 【六四13年祭】
  • 丁子霖等125名难属致函胡锦涛
  • 北京两会丁子霖,蒋彦永,刘晓波等受监视
  • 丁子霖等125人致人大政协的公开信
  • 丁子霖等难属致函北京“两会”
  •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 丁子霖:我为什么不能前往赵紫阳家致哀?
  • 丁子霖:曾间接与赵沟通
  • 丁子霖:赵紫阳生前与「天安门母亲」间接沟通
  • 丁子霖谈她批评希拉克的公开信
  • 丁子霖女士致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公开信
  • 丁子霖蒋培坤公开信:我们的欣喜和支持
  •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发表告同胞书(图)
  • 丁子霖、张先玲等多人被警察严控不准外出
  • 北京安全局开始剥夺丁子霖夫妇自由
  • 丁子霖/蒋培坤:幽禁纪略
  • 丁子霖:中共当局图谋铲除天安门母亲群体
  • 丁子霖教授写信致各国学者
  • 丁子霖等透露被捕5天每天都提审
  • 新华社关于丁子霖的英文报道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丁子霖: 为李思怡之死呼吁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