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从瓜分到掠夺—警惕极权掠夺时代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5年6月02日)
    


------林樟旺案引起的思考
     (博讯 boxun.com)

    
     在一个公权不受监督的社会,公权就必然地沦陷为行使权力者用来谋取私利的私器,这就是“绝对权力,必然导致绝对腐败”的真理!在浙江龙泉市岩樟乡金沅村姚坑自然村修机耕路被当地森林公安局定为非法并抓人罚款的事件中,鲜活地勾画出当地公安利用公权掠夺民财、勒索民脂的嘴脸。说实在的,这种利用公权敲诈民脂民膏的事在极权社会今天本属普遍现象,原本不想就此发点评论,因为国内许多法学家与宪政学家对此早已分析透彻。然而龙泉市公安森林分局在事件发生并被暴光后,仍敢在世人众目睽睽下肆无忌惮,继续行恶,我们就不能不更多思考一下公权被私用的层次,警惕这个社会更深一层的沦落。
    
     通常而言极权政体都走过几个阶段:其一、是暴力抢夺时期。这是早期极权政体假道义理想之名武装夺权,抢夺天下时期。这时天下的一切只分两类:顺我者,归我所用者,从财物到人的生命则为革命的,是服务理想而可任意使用的;相反的另一类就是反革命的,是可以任意毁灭的。其二、极权占用时期。这时天下已定,鹿死我手。普天之下皆是公有,率土之滨皆为权用。极权借公有之名,囊括天下财物及人的生命,权力的行使者就是一切公有物的使用者,事实上公有就是极权占有、占用。其三、极权的瓜分期。极权占有与占用,毕竟与所有不同,随着极权的深化与堕落,极权早期的理想主义为物欲主义所代替,权力拥有者不再满足于占有与占用,于是假改革之名行权力资本化之私,化公为私,变占用为所有,实现以权力来瓜分天下、变现私有的目的。其四、极权的掠夺时期。天下财富在一定时期毕竟有限,人之欲壑的无度与财物的有限在出现矛盾后,瓜分就显得不足维持权力谋利的持续需求,于是权力掠夺时期应需而生。权力掠夺时期的特点是:一切在权力操控之外的民财皆是掠夺的潜在对象,一切社会的商机皆是权力垄断的不二领地,并且这种掠夺总是假以法律的名义。基于这个特点在社会生存的民财凡不能跟权力勾结并为权者所用的就必遭掠杀,能于社会存活、主导社会趋势的经济就是权贵经济。社会权力资本化的进一步是资本权力化。
    
     其实这个掠杀权力之外民财的过程,早在几年前就已开始。应该说河北孙大午案是较典型的事件,而今天浙江龙泉发生的林樟旺等人因投资修机耕路而招以“毁林罪”(其实违法主体也是张冠李戴)拘押事件,就更是地方权力掠夺的小案。从修路时不闻不问,到快修成时忽然出击,这是沿袭中国封建专制时代权力掠夺精神的,是说明龙泉森林公安部门是有谋略的,是将战机拿捻得准的。中国古时封建专制的时代,官府谋取民财有个通行的“养大”规则,即是让待宰的对象先将事情做起来,“养大”了再杀才有更多的油水。如果龙泉森林公安在林樟旺等刚开始动工修机耕路时就去阻止,那哪有现在路将修成时,既让已投资的几十万落地难变,又可以假以伐木的罪名行罚款的实惠。根据极权政体下的一尚行事作风,我们可以想见,这次拘押成功后,过个几年,去个把领导到姚坑村访贫问苦一下,然后发个文件,行个号召,再投个万而八千,保证使这条让林樟旺等人获罪的路一变而为扶贫路,致富路,关心民情路,或什么县长、市长路,并大报当地民众如何感恩戴德,当地官员如何体察民情,关心民疾。或者就将此路一变而成当地森林公安修的扶贫路也有可能。当然更有可能的是公安与某投资商合谋一下,转化为一个什么项目共同来经营,岂不是皆大欢喜的事。由此可见,当地公安不仅有谋略而且有远见,不仅谋财有道,且制民以罪有方,真是紧跟了时代大潮,践行着与时俱进!简直让人不得不称赞一声:高!就是高啊!
    
     不过在称赞龙泉森林公安“高”的同时,我也不得不哀叹他们的可怜。可见当地可搜之财不丰,可括之物不厚。将几个村民的血汗钱,掠夺一下实在不足以饱其私囊,富其机关。相对人家陕西省政府一纸文件将几十亿民企财物强行收归国有,实在是有点小巫见大巫,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不过他们虽然在量上不同,但质上是一致的:那就是假借公权,掠夺民财。
    
     由于极权政体的本质决定了掠夺将是普遍而持久的,只要这个极权政体没变,掠夺民财就会不止。那么捍卫民财,维护人权就不是某人、某家、某族、某团体的私事,而是全民的事,是每一个在权力之外的个体都将面临的事。也许今天我们不是林樟旺,不是孙大午,不是陕北油井的民企投资者,但只要我们还行走在这遍土地,我们就会随时遭遇相似的命运,纵是我们无财可被侵,但一个财产不能依法保全的国度,最终他们的生命也一样无法保全,孙志刚就是例证。也许有人觉得这一切没有联系,但我们应该能看到这一切本质上都是一致的――那就是极权对个体的剥夺,从财产至生命!我们必须警惕极权掠夺时代的到来!
    
     最后让我们再次重温,镌刻在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德国纳粹受害者马丁*尼莫拉的名言:“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直奔我而来,却已经没有人能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谨以此文字,以作极权掠夺时代的警诫!
               
    2005-6-1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