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宁:梵蒂冈和北京建交的可能性有多大?
(博讯2005年4月26日)
    梵蒂冈是否会和台北断绝外交关系,转而和北京建立外交关系,始终是国际社会所关注的一个焦点问题。

    教庭和台北断绝外交关系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教庭和北京建立外交关系的可能性却很小。

     梵蒂冈和北京双方在主观上希望拥有外交关系,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客观上,北京方面以梵蒂冈和台北断交以及教庭承诺不干涉中国内政即教庭不能领导、任免中国教区主教,甚至不能参与涉足中国国内天主教活动作为建交的前提,却是教庭难以接受的。尤其是不能领导、任免主教或参与涉足中国大陆天主教事务,更是梵蒂冈所不可能答应的。 (博讯 boxun.com)

    从北京方面而言,与梵蒂冈的建交必须要服从并服务于北京的政治与外交战略和意图。

    从梵蒂冈方面而言,与北京的建交则必须要符合于教庭的教义信仰和道义宗旨。

    从北京的角度来说,梵蒂冈与台北断交既是北京方面打压缩小台北的国际生存空间、更是北京在外交领域的重大胜利。

    从梵蒂冈的角度来说,不能领导、任免教区主教或者参与涉足中国国内的天主教事务,也就等于失去了和北京建交的现实意义。

    面对89“6.4”,北京方面吓破了胆。它重判杨子立、靳海科、张洪海、徐伟,就是因为担心害怕他们成为第2个刘刚、王丹,出现第2个塞万提斯像下的民主沙龙,掀起第2个89“6.4”。同理,面对苏联、东欧的巨变,宗教活动及教庭在其中的作用与扮演的角色,同样让它胆战心惊、恐惧莫名。

    大家都知道,现代科学技术和现代经济、政治和社会文明是建立在西方基督教文明基础之上的人类共同文明与人类共同文化。西方文明、西方文化、尤其是天主教和基督教正以令人目瞪口呆的迅猛之势为中国人民所认同、所接受,并最终走向融合。

    正因为上述的考虑,北京、梵蒂冈、乃至整个国际社会,都充分意识到这一历史进程在未来中国政治、社会变局中的重大意义及可能产生的重大影响,进而纷纷进入各自的角色,并力图使得角逐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演变发展。

    在北京和梵蒂冈新一轮的外交拉锯战中,两者似乎始终都扮演着主角。而台北则处于从属、配角、甚至随时可能会被遗弃、牺牲的地位。其实,在这其中,台北方面所扮演的,恰恰是道义、良知、正义、公理、法统、善恶和是非的捍卫者与殉道者的重大角色。

    宗教本身崇尚信仰自由的价值取向,决定了它反专制独裁的本质。

    很明显,梵蒂冈以首先断绝和台北的外交关系来换取与北京的建交,明显了违背教庭的道德原则。

    而梵蒂冈以放弃对中国大陆天主教事务的领导权(即放弃对中国大陆教区主教的任免权)为代价来换取教庭与北京的外交关系,则又是毫无意义、并违反教庭的普世价值观。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梵蒂冈和北京相互之间谁会以放弃自己的原则去迎合对方的好恶?双方以某种妥协去寻求外交上突破的空间与可能性到底有多大?人们拟目以待。(2005.4.22)

    -转载自《民主论坛》- www.asiademo.org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宁退队 贵州声援百万人退党
  • 吴郁、曾宁:《联合国改革及日本加入常任理事国的是非
  • 政治笑话、政治顺口溜、政治性语言各一则/曾宁
  • 曾宁:“中国人权风波”涉及重大民运是非和民运战略策略问题
  • 吴郁、曾宁:中共制定反分裂国家法的重大影响
  • 吴郁、曾宁:哭紫阳(词五首)
  • 赵紫阳是中华民族良知、正义、道德和骨气的化身/曾宁
  • 曾宁:赵紫阳代表一种良知
  • 谁为中国社会的转轨变型承担责任/曾宁
  • 曾宁:朱镕基不懂政治、胡锦涛可是老手——再谈对目前形势的看法
  • 对目前形势的分析和判断/曾宁
  • 曾宁:中共反腐不三不四、不真不假、不死不活
  • 曾宁:从多维角色之争再谈民运
  • 曾宁:中、美、台三方互动是深化世界战略格局继续发生重大变化的关键
  • 曾宁:驳康晓光“民主化祸国殃民”说
  • 曾宁:驳“民主化祸国殃民”说
  • 曾宁:一个反革命分子的刑事裁定书
  • 曾宁:从18年前和胡锦涛的通信说开来
  • 曾宁: 一些极其危险的信号——兼谈对时局的看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