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克强突调辽宁的玄机
(博讯2005年3月27日)
    
    ──流年不利逃避责任迂回升迁
     (博讯 boxun.com)

    
    去年十二月十三日,河南省委书记李克强突然从河南省调到辽宁省任省委书记。
    
    河南是内陆农业大省,辽宁是工业大省。改革开放之后,辽宁虽然因为国企的包袱太重,许多国企破产、工人下岗,但胡温上台之后,中共提出“振兴东北”,因而辽宁的发展前景比河南好。另外,辽宁一向是东北的龙头,也是东北三省和内蒙古东部的出海口,因而,李克强调到辽宁,可视为陆迁。胡锦涛有意让李克强在“振兴东北”中作出成绩,然后进军中央。
    
    曾和许多著名异见分子同学
    
    李克强出生于一九五五年七月,原籍安徽定远县,父亲是中共干部。中学毕业后,李克强曾到农村插队,当过大队党支部书记。一九七八年三月进入北京大学法律系。一九七八年的北大,三月和十月先后有两批恢复高考制度后入学的学生,这些学生来自社会各个方面,很多经历上山下乡的磨炼,思想相当活跃。胡平、李少民、王军涛、张炜、李克强,都是一九七八年入学的北大新一代学生。
    
    胡平、李少民、王军涛、张炜先后走上异见分子道路.,而李克强却进入建制,并当上封疆大吏。
    
    据王军涛回忆:“初进校门,我们都意识到,北大的优势是多学科,未来的人才应当具有跨学科的知识和思路。张炜推动学生会举办大量的讲座和活动,创造出独特的北大校园文化。他还发起一个跨学科沙龙,有李克强、李少氏、汪康懋、周青和我参加。一九七九年,张炜接替袁纯清担任学生会主席后,立即开始校园民主试验。他与生物系李林和我一道商议建立了北大的学生议会常代会,监督和制约学生会。常代会由每个系的每一年级推选一名代表参加,讨论和决定与学生有关的大事。一九八O年底竞选展间,北大被中共党内保守派盯住,我们也因此有风险。”
    
    袁纯清是末届工农兵学员,现贵为陕西省委书记,也属于团派人马。
    
    王军涛又回忆说:“我与李克强相识在常代会上。他是法律系七七级(七八年三月入学)的代表。在文科学生中,李克强发言较多,而且见解尖锐深刻。因此,在第一任常代会主席李林任满离职时,我推荐李克强担任主席并且很容易获得通过。”
    ……
    “我想起李克强当年在北大对我说过的一番话,大意是,他很看重北大人的精神境界和风骨;如果他有朝一日当官,有什么违背天理良心的过失,他欢迎包括我在内的北大校友对他批评甚至讨伐,就像当年在北大常代会审议学生会工作那样。”
    
    可惜制度误人,现在的李克强是否真的欢迎北大校友对他的批评讨伐?当然不会,李克强早把他当年的话“相忘于庙堂”了。
    
    治豫期间灾难不断
    
    李克强一九八二年北大毕业后,留校任北京大学团委书记。一九八二年底,被胡启立调到团中央工作,任团中央学校部副部长,后任部长。一九八三年十二月在共青团十一届二中全会上被增选为团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一九八八年五月在团中央十二大上当选为团中央书记。一九九三年,团中央第一书记宋德福调任国务院人事部部长,李克强当上团中央第一书记,荣升正部级,其时才三十八岁,是当时最年轻的正部级官员。仕途一路绿灯,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九九八年六月,李克强调任河南省长,当时四十三一岁,是中共最年轻的封疆大吏。二OO二年十二月任河南省委书记。到河南后,灾难如影随形地缠上他。
    
    二OOO年三月二十九日,河南焦作市一家录像厅发生火灾,烧死七十四人。这有政府监管不力的责任。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洛阳东都大厦歌舞厅发生特失火灾,烧死三百零九人。是中共建政后的第二起特大火灾。灾难发生后,河南省委书记陈奎元和省长李克强向中央写了书面检查,请求处分,但被包庇下来。另外,李克强在河南期间,河南矿难不断。在他离开河南前夕的二OO四年年底,还发生了两起触目惊心的矿难。二OO四年十月二十日,郑州煤炭工业集团大平煤矿发生岩巷特大瓦斯事故,一百四十八人遇难,三十二人受伤。二OO四年十一月十一日,河南平顶山市晋山县新生煤矿南店报废。井区发生瓦斯爆炸事故,三十三人遇难。矿难发生的原因主要是矿主行贿有关方面的官员,在安全得不到保证的情况下强行生产。作为一方诸侯,李克强对河南的矿难难辞其咎。
    
    另外,李克强治下,河南省成了假冒伪劣产品的故乡。据说河南人在全国成了不受欢迎的人。
    
    河南缺“当家”城市众叛亲离
    
    李克强经营河南六年多,河南经济乏善可陈。到他离开河南时,还找不到一座当家城市,令河南缺乏凝聚力。按照规划'“中原城市群”主要包括郑州、洛阳、开封等九个地理位置相对集中的城市,而不在此圈内的城市则多有抱怨、担忧。这些城市认为,他们寻求资金和项目支持本就困难,现在提出城市群发展战略,河南省会把大部分的资金和项目都投到“中原城市群”,谁还会想到他们呢?
    
    河南政策泽有偏枯,“边缘九市”免不了要借助外省力量求发展。因此,网上相继出现了信阳、南阳“脱豫入鄂”,固始“脱豫入皖”,安阳“脱豫入冀”、朴阳“脱豫入鲁”的言论;在地方政府的正式规划中,信阳、南阳、浓阳、安阳等纷纷表示要把自己建成省际交界处的“区域中心城市”。
    
    关键问题之一是郑州作为龙头城市,分量远远不够。比如武汉经济占了湖北省总量的一一一分之一,郑州则只占河南省的七分之一,自身积弱。
    
    封锁爱磁病消息残酷镇压病人
    
    最令人不能容忍的是,河南各级卫生部门放任卖血,使民间非法买卖血液大行其道,导致爱滋病泛滥,河南成了爱滋病之乡。
    
    爱滋病泛滥时,李克强刚调到河南。本来造成爱滋病泛滥与他无关,但是,他以卑鄙手段封锁爱滋病在河南泛滥的消息,使爱滋病泛滥失控,许多无辜百姓因此失去防治的机会。李克强对此难辞其咎!
    
    据《中国青年报》最近报道:一九九九年,一位来自河南在武汉进修的医生告诉桂希恩医生,老家上蔡县文楼村有许多人染了怪病相继死亡,多年养成的职业敏感驱使桂希恩要去实地考察一番。他抽了十一个当地人的血化验,“有十个人的HIV是阳性的”。觉察到问题的严重性,桂希恩马上向当地政府反映,并在两个月以后再次来到这个村,又抽取了一百四十多个血样,超过一半的标本呈阳性。盖子很快被揭开了。不过,桂希恩被当地政府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并且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理由是他给当地抹了黑,影响经济发展。医生的职责使桂希恩怎么也不能放弃,调查转入秘密状态。更加令人愤怒的是,李克强竟然毫无人性,对爱滋病患者大打出手。二OO三年六月十九日至二十二日,河南上蔡县的爱滋病患者认为当地政府贪污了爱滋病治疗费用,到省政府上访,被公安拘捕回来。为了防爱滋病患者再上访,当局以打击“扰乱社会治安”入村捉人。
    
    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万延海说:“二OO三年六月二十二日深夜,也就是二十三日凌晨,上蔡县公安局、防暴队和政府各个部门的人员共同行动,出击本县孟楼行政村熊桥自然村,逮捕十三人(随后放出一人)。加上先前被拘留的五名去郑州上访的感染者(放出一名病危者),熊桥村目前有十六人被拘留。综合法新社报导和各种民间消息,政府出动六百到七百人袭击了熊桥村,见人就打,并砸毁了村民的门窗和电视,随后逮走十三人(其中八人曾经卖血、出现爱滋病症状和不同程度地服用药物)。被打的人包括小孩,被打伤的五至六人,目前还在住院,其中有路时断裂和头破血流的。
    
    李克强还打压无私为爱滋病人送医送药的高耀洁医生。李克强在中共这部绞肉机里,已经由一个充满理想的青年堕落成冷酷的民贼。看来,李克强已无法在河南待下去了,他主政河南这么多年,非但没出政绩,问题却一大堆,民怨极大,如何陆官呢?只好异地陆迁了!
    
    辽宁矿难副省长替罪下台
    
    有人说,李克强运气不好。他到辽宁上任不久,今年一月十四日,车新矿业集团所属的孙家湾煤矿发生特大矿难,一一百一十四人死亡。
    
    辽宁主管工业和安全生产工作的副省长刘国强被停职检查。该煤矿十名负责人亦被停职审查。河南问题一大堆,李克强没被处分,刚到辽宁,中央又给他找了替罪羊。这全赖李克强上面有人──老上司胡锦涛的关照。
    
    (转自2005年4月前哨杂志,作者:冷观)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军涛:北大风云旧友点评 :胡平、张炜、李克强
  • 矿难重创李克强——胡锦涛接班人仕途攸关?(图)
  • 李克强辞河南人大主任 补徐光春为人大代表
  • 省委书记李克强辽宁上任
  • 中共多名高官调职 李克强调往辽宁
  • 请河南省长李克强珍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