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党文化的一部分:流氓和掠夺/古德平
(博讯2005年3月20日)
    作者:古德平

    共产党并不隐瞒自己为流氓,因为它就是靠流氓起家的。从巴黎公社的一群流氓武装起义开始的共产主义萌芽到如今中国共产党流氓统治已处于穷途末路的今天,这一百多年的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就是一部充满了卑鄙,阴谋,暴力与破坏的流氓史。

     掠夺是流氓的一大特征。在所谓的“解放”前后,彻底打破了传统道德和社会关系,中共在农村带领穷人瓜分富人的财产,谋财害命。在城市掠夺资本家的财产,强迫归公。近年来共产党特权阶层又疯狂的掠夺国家财产据为己有,这又成为党文化与时俱进的一大新的景观。 (博讯 boxun.com)

    一.依靠流氓起家到采用流氓手段夺取政权

    受巴黎公社流氓起义的启发和苏共的栽培,中国共产党依靠其祖师爷马克思都鄙弃的流氓无产者起家。而且使流氓无产者的作用发挥利用到极致。

    毛泽东在中国湖南省委刊物《战士》上面写有这样一段话:“我这次考察湖南农民运动所得到最重要的成果,即流氓地痞之向来为社会所唾弃之辈,实为农村革命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

    共产党领导的农村革命基本依靠对象之赤贫阶级指的是:“全然无业,既无土地,又无资金,完全失去生活依据,不得不出外当兵,或出去做工,或打流当乞丐的,或为非作歹做盗贼的,都是赤贫。” 。“事实上,贫农领袖中,从前有些确是赌钱打牌四业不居的”。〔见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央局版)〕。

    共产党就是利用这些“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踏上去滚。”的流氓发了家。

    实际上当初共产党就是一群匪帮,这在毛泽东《关于哲学问题的讲话》里得到了印证:“什么北大、人大!还是那个大学好,我就是绿林大学的,在那里学了点东西。”

    作为一群匪帮,为了逃脱被剿灭的下场,在抗日战争期间,共产党怀着卑鄙的心态打着抗日的幌子,口口声声建立抗日统一战线。这样为其自身的生存就找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理由。一方面对政府对其剿灭喊停,另一方面施展阴谋手段离间分化国民党,制造事端。趁政府前方抗日之机,迫不及待成立陕甘宁边区政府,成为国中之国,扯抗日的后腿。

    作为国民政府,领导抗日战争担负正面战场作战确是责无旁贷,国民党战死疆场的将军达二百多人,为抗战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反观共产党为掩饰门面进行的游击战以及蜻蜓点水式的几个战斗却被它自己吹嘘的上了天,说国民党不抗日,把抗日战争胜利的全部果实据为己有。完全是一副地道的流氓嘴脸。

    抗日战争结束时,共产党武装由初期的总数不足七万人扩充到了拥有九十余万正规军和两百万民兵的强大力量。足见其借抗日之名行扩充实力之实准备夺权之阴谋。

    抗日战争结束后,国民党政府面对现实,已经承认了共产党的地位。国共两党共同治国是国家利益的需要,但是破坏永远是流氓的本性,共产党依靠暴力,再不讲什么国共合作,不惜几千万生灵涂炭,最终夺得了政权。

    二.流氓统治

    共产党以流氓的方式夺取政权就必然以流氓的方式维持政权。中共建政后的历次运动无一不是流氓大打出手的闹剧。在所谓的和平时期也是流氓行径大行其道。下面仅举几例身边的小事。

    为了实行计划生育,在我老家河北农村,组织民兵强行抓捕育龄妇女做绝于手术。对于超生户,由罚款、抄家到扒房子,跟当年的日本鬼子进村扫荡没什么两样。我的妹夫在乡里给做饭,工作人员对他说:库里的东西都是抄家抄来的,谁要有用就可以拿走。都是一些锅、盆子和钟表之类的家用品,都是别人挑剩下的。比较贵重的东西都让一些比他优先的人物拿走了。罚款没有准数,富人家多罚,穷人家拿不起就少罚。这些罚款都不给收据,随意由这伙人挥霍,吃喝用了。

    我生活在大城市里,我的楼下是一个很小的自由市场。因为大量的工人下岗,生活没有着落,很多人做起了小买卖,卖些衣服鞋帽蔬菜之类的糊口谋生。因为空间小,他们就在市场以外的路旁摆摊,按管理规定这是不允许的。这些生活困苦的人们成了那些管理部门的摇钱树。不定什么时候就来扫荡一次,他们开着大卡车冲过来,每当这时便大乱,人们纷纷奔逃。众多管理人员一通狂抓,跑得慢的不管什么三轮车、服装、食品还是其他物品,一律扔上车拉走。过后要用钱才能赎回。市场的混乱不是用管理和疏导的办法,而是放任不管以便更容易捞钱。

    乡下我叔叔的孩子,因为修炼法轮功,并没有做什么,警察就闯进家里,逼迫让写保证书。遭到拒绝后,就被强行带走关押两个月,各种费用都由自己出,又被罚款。警察明说要收据5000元,不要收据2000元。最后不给收据罚2000元了事。以后警察随时来骚扰,从来没有搜查证什么的,直接就闯进家里乱翻一通。

    记得在建国初期,一些专家学者起草了宪法,当时毛泽东就笑眯眯的说:这个宪法还真的是很好看的嘛。他根本没拿宪法当回事。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老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一直到江XX时代,宪法所规定的公民的权利仍然是一纸空文。从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到对普通民众的截访,实行的都是最流氓的手段。写在纸上的权利和信访接待处的牌子,只不过是做个门面罢了。

    更令人恶心的是江XX称女大学生被强奸是罪有应得,这不是一个赤裸裸的流氓又是什么?

    三.分步骤的掠夺

    中共夺取政权后,立刻搞起了土地改革运动。剥夺地主富农的土地、房屋及其财产,分给穷人。穷人似乎有了土地就真的解放了,可是共产党后来又搞了人民公社,土地收归国有,实行集体化,又把土地从农民手中掠夺了回来,农民又回归一无所有,使跟着共产党闹革命时所允诺的给农民土地变成空头支票。

    中共建政后,掠夺一切社会资源归国家所有,工人农民成了真正的无产阶级。农民依旧困苦不堪,更沦为社会的二等公民。城镇居民实行低工资政策,他们的住房、教育和医疗完全依靠国家。在有限的资源被掠夺殆尽以后,共产党又发起了新一轮的掠夺运动。住房推向市场,教育医疗实行产业化。把以前的承诺一笔勾销,本来百姓的低工资里是没有这项钱的,这部分钱始终在国家手里,现在不认账了,变成了赤裸裸的掠夺。

    如今的现实是大多数农民生活穷苦,城镇众多的下岗工人在贫困线上挣扎。他们的子女上不起大学。医疗没有保障,小病扛着,大病等死。

    如果说以前的掠夺是国家行为,入了国库的话,那么如今的共产党官员们则是掠夺国家的财产入了它们自己的腰包,化公为私。前期的价格双轨制,国企改革,股市圈钱等等都让这些有权有势的官员及其子女们通过合法的掠夺一个个都变成了腰缠万贯的富翁,变成了新型资本家。

    结束语

    流氓和掠夺是一对孪生子,它贯穿了中共由发家、发展到目前垂死挣扎的历史。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几十年的流氓统治已经使当今社会道德沦丧,治安恶化。据中国商务部一份调查报告,外逃中共官员数量大约为4000人,掠走资金约500亿美元。这无不是共产党流氓基因的继承和发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党文化的一部分:诬陷和株连/古德平
  • 党文化的一部分:恐怖和奴化/古德平
  • 党文化的一部分:谎言和欺骗/古德平
  • 党文化的一部分:暴力和稳定/古德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