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草根:政府有什么资格听我们的真话?
(博讯2005年3月14日)
    草根更多文章请看草根专栏

    

     吴仪副总理在人大江西代表团参加讨论时,讲到她去湖南了解血吸虫情况,“刚下到基层就被一帮干部模样的人围住,把受苦的农民们挡在了外围”。她说,“我现在最大的苦恼就是听不到基层的声音”。吴仪曾经亲自单独与高耀洁谈话,以了解艾滋病的真实情况,对于她渴望听到真话的诚意,我从不怀疑。但是,我们为什么要对你讲真话?有那么多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在那里,有那么多的报告和新华社的内参,有那么多的报纸和记者,为什么你听不到真话?他们不讲真话,为什么要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政府高官?他们上骗领导人,下欺老百姓,可曾因为说假话而受到惩罚?对于这样的政府,我们老百姓有讲真话的义务吗? (博讯 boxun.com)

    在那些不说真话的社会精英受到惩罚以前,我不会尊重这个政府体制,更不会对政府说什么真话,因为我信不过。如果我对政府说:我认为你腐败,我认为你们应该集体辞职(包括吴仪在内),我认为执政党应该做好下台的准备,建议开放党禁,准备全民大选……这些全是我的真心话,然后呢,你高兴了吗?这些全是我发自肺腑的真心话呀。

    吴仪女士想听到的真心话,是出于这样目的:底层的真相直接到达她的耳朵,而不是被各级官员歪曲隐瞒,只有这样,政府才能做出正确的决策,这个政府才能长治久安。换句话说,听真话的目的是为了维护这个政权的更好统治。但是她希望自己听到真话,是否希望老百姓都能听到真话?是否希望真相能不被修改隐瞒地传达到每个老百姓?是否只要是真相,就可以在所有的电台报道?只要不是造谣的新闻,就可以在互联网上不受干扰地张贴传播?我们说话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吗?

    反右派是不算太远的历史。那时候政府鼓励大家讲真话,结果一个个把自己装到了袋子里。那种历史,刻骨铭心。现在只是不许我们随便说话而已,平心而论,比反右派时代进步很多。但是总有一些人,不甘心自己的声音被窒息,他们的信念是:我们不愿自己卡住自己的喉咙,宁可说出想说的话后再被黑手卡住喉咙。这种人,他们在哪里?他们在监狱里还是中央电视台的直播厅?

    政府高官最希望听到的话,是那些对政府的工作表示肯定的谀辞,或者明摆着是高明的马屁的一些小小意见。象吴仪那样的人,可以称得上清官,她需要的话,是最能够改善政府工作的最有效的意见,但是只限于“进言”,“上书”,也就是说,你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现政府好,而不是为了让现政府垮台。政府官员希望听到真相,而不希望把真相让老百姓知道,也是为了现政府统治的稳定。官员对上级的欺瞒,则是为了自己的政绩——他的官位来自上级,而不是下级。对于下层老百姓来说,即使是出于为了政府利益而说的真话,也难免受到地方各级官员的迫害,这种情况下,象吴仪这样的清官可曾采用任何有力的措施保护他们不受迫害?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老百姓凭什么相信这个政权?这个政权什么时候对老百姓说过真话?即使是宪法里白纸黑字写着的条文,难道就可以当真?老百姓什么时候有过言论、结社、出版的自由?什么时候拥有过教育的平等?什么时候真正当家作主过?我们不久前还要团结在赵紫阳同志为书记的党中央周围,转眼就要批判赵紫阳,连总书记都可以如此朝三暮四,况且其他的。

    名嘴李敖以骂出名,在台湾、香港,都可以破口大骂当地元首。但是到了大陆,没见过他骂过大陆的执政党和官员。他并没有在大陆做过睾丸切除手术。难道他真以为大陆的官员不如台湾腐败,大陆比台湾更民主自由,大陆的历史课本比台湾的更真实?如果某个电视台模仿“李敖有话说”的风格,办一个“老枭有话说”,请东海一枭捋着小胡子,边喝酒边骂共产党,这个电视台的收视率肯定远远超过中央台,因为老百姓想听这样痛快地骂声,这是他们想说却憋在喉咙里半辈子的声音。据说活人不会被尿憋死,活人也不能屏住呼吸把自己憋死,那么憋住话语大概是没有生命危险的,有生命危险的是那些憋不住的人。

    现在不是老百姓要向政府说真话的时候,而是政府要向老百姓说真话的时候。政府能不能给老百姓一个承诺:什么时候我们才有真正的言论自由?我们不会傻到相信宪法上的条文,我们需要看到的是事实。如果政府永远不能用行动给老百姓言论自由的权利,那么我们能做的就是:我们没有任何责任对政府说真话,我们会有无数的人站出来对老百姓说真话:没有长久的抗争,就没有真正的人权。人权这个东西,不是政府给的,而是我们自己争来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