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敬琏:中国改革将陷入权贵资本主义泥坑
(博讯2004年11月05日)
    

    改革的进程总会有各种利益的冲突,那么经济学家们的言论是怎样的呢?如果人民不可接受经济学家的言论,那是因为无法理解他们的理论,还是无法接受他们的立场?也就是说,如果经济学家为人所诟病,那是学养问题呢还是立场问题所导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经济学家”这四个字忽然成了骂人的话――如果有人恭维你“简直像个经济学家”,那等于在说你是一个善于用一些高深莫测的“理论”为权贵或者富豪们的行为作合理化解释的人。当然也不是所有的经济学家都是这样,比如吴敬琏。10月30日,他在为纪念中国改革开放25周年而举行的论坛上,就大声疾呼“要在转型过程中努力保持机会的平等和起点的公正,防止陷入权贵资本主义的泥坑”。在我的印象中,自1990年代后期以来,吴老几乎每年都发出类似的呼吁,无奈言者谆谆,听者藐藐,并没有见到大的改善。   似乎是要为吴老的呼吁提供一个完整的佐证:前不久,经过长达数周的民间抗议和流血冲突后,玻利维亚总统桑切斯携家人及三名政府高官逃亡美国迈阿密,然后宣布辞职。“最是仓皇辞庙日”,据称年过七旬的桑切斯在登机前曾经老泪纵横,然而此刻大势已去,他已经无力回天了。   玻利维亚的危机,表面上看是因为桑切斯执意要修建一条途经智利的天然气管道触发了民族情感,但导致人们走向街头示威的真正原因,却是大部分的国民发现自己不会从天然气出口中得到任何好处,利益都落入了权贵们手中。   在很大程度上,玻利维亚危机可以说是整个拉美危机的缩影。这位曾被誉为“极具领袖才能”的总统黯然下野,只是近年来拉美类似政治变动的最新一幕。往前追溯,有2000年厄瓜多尔总统马瓦德的垮台,同年11月秘鲁总统藤森的流亡,以及2001年阿根廷总统德拉鲁阿的辞职等。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总结说:这四位总统倒霉的情况各有千秋,但其命运的共同之处却都是推行经济自由化失败,导致严重的国内危机。   拉美经济自由化失败的主要原因不外两个方面:政治腐败和贫富悬殊。在拉美十多年来的经济私有化和自由化过程中,有的国家甚至出现过GDP连续翻番的局面,但是政治腐败使得经济增长的受益者仅限于少数既得利益集团,主要是上层官员及豪门巨富等,广大中下层民众却承担了“转型的成本”而大批失业,生活水平每况愈下。两极分化的临界点是国家危机的总爆发,多年的经济成就毁于一旦――阿根廷的经济就连续5年滑坡,人均国民收入从8000美元狂跌至2000美元,缩水了四分之三。   中国会不会真的“陷入权贵资本主义的泥坑”?吴老认为,出现这种结果的概率很高。其原因就在于在转型时期利益结构大调整的过程中,某些拥有支配资源权力的人往往能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谋取私利。实际上,腐败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生活中的毒瘤,给中国带来的损失在一万亿人民币以上,而在收入分配方面,中国的基尼系数早已超过了国际警戒线。当中国的新富一族开始用一个“封闭式的联盟会员制俱乐部”将自己与社会大众隔离开来时,全国还有数以千万计的贫困人口靠每月不足百元的低保金生活,还有许多人连这笔钱也拿不到。   《法国革命史》一书的作者马迪厄说得好:“革命往往不是发生在一个贫穷的国度,而是发生在一个富裕的国度。不是发生在大饥荒中,而是在整个国家欣欣向荣的时期”。因为单靠繁荣并不足以保障社会稳定,财富鸿沟却可以让整个社会断裂。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如果要修成正果,就必须重视吴敬链的警告:贫富差距不能再有恃无恐地扩大;“机会的平等和起点的公正”对弱势群体不能总是水中月,镜中花;社会公正不能继续得不到实质性的改善。否则,将要“仓皇辞庙”的又岂止一个桑切斯?!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