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盗版的自由/安田
(博讯2004年6月16日)
    安田更多文章请看安田专栏

     盗版对于作家来讲无疑是一件痛苦的事。没有哪个作家希望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码出的文字,被不法的商贩印刷成非法的图书贩卖。但今天朋友转来一则有关盗版的消息,却让我对盗版行为有了另外的理解:盗版对于信息的传播,竟然有正版不可比拟的速度。 (博讯 boxun.com)

    该则消息如下:

    近日,分局对辖区的车站、繁华地区以及新华书店等19家图书经营主体进行了检查,此次检查主要针对有关《新闻风暴:中国现场直播纪实》的影像资料;安田所著小说《天安门情人》;王丹、王军涛所著《六四参加者回忆录》、《天安门黑手备忘录》等有关非法书籍 ,检查中未发现上述非法书籍。(平谷分局)(http://www.hd315.gov.cn/ask.asp?aa=13983)

    显而易见,这是中国大陆一个管理部门(平谷分局)的普普通通的内部通告。由此,我们知道,今年有关“六四”的几本书,不仅上了大陆的禁书黑名单,而且已经有了盗版。之所以这样说,是出于对我自己的小说《天安门情人》的了解:根本没有“非法”发行到大陆某个城市19家图书经营主体里去的能力。所以,这个内部通告里所说的《天安门情人》,是盗版无疑。

    这个消息真是让我哭笑不得。一方面,作为作家,应该反对盗版。另一方面,作为作家又希望自己的作品得到最大范围的传播。在鱼与熊掌之间进行取舍,不会是一件快意的决定。好在我无需为此抉择,因为市场经济已经凭借我所无法体味到的嗅觉敏锐,作出了合乎潮流的选择。

    省却了选择的痛苦,我才可以完全以一个旁观者的心态面对这则新闻。我想,这起盗版事件的受害者们,也不得不为这样的盗版鼓与呼!何也?在今天信息封锁的中国大陆,非法的盗版成了打破信息屏蔽墙的工具,成了唯一可以让受害者们的文字得到流传的方法。对于受害者们来说,与其被隔离于大陆之外,何如就让市场经济的车轮偷偷地把自己的思想带进入铁屋中?

    也许这就是市场经济的魅力。面对它,无论是被禁的作家还是拥有了一切行政司法权利的中共,都失去了控制它的力量。从这一点上说,这也体现了自由的力量。因为相对于鸟笼里的计划经济,市场经济无疑象征着自由的一极。中共已经为经济的自由放行,而整个的中国,也从这样的自由经济中体会到了发展的甜头。那么,我相信总有一天,铁幕下的人在吃饱喝足以后,会打个饱嗝说:我们可否再享受一下蓝天的颜色?看吧,一旦一丝的光线照亮了人们的眼睛,自由的声音必将打碎铁的枷锁。就像今天,中共面对盗版者的无奈一样,他们也必将感叹:自由是无法禁止的!因为对自由的渴望,是天赋人性之一!

    感谢盗版者,在“非法”的情况下工作,把信息传播给“合法”的公民。但我突然想到:那些购买盗版图书的人,是否真的是“合法”的公民呢?当他们掏钱购买的时候,我相信,他们对于“合法”的理解一定有和中共不同的概念。作为远在大洋彼岸的作者,我不清楚中共对于这本盗版书的“非法”定义是否因为它没有得到作者授权的缘故。如果如此,我得深切感谢党和政府的关怀,但我宁愿他们能够网开一面,不要追究盗版者的责任。而如果是因为这本书不幸被党和政府认为威胁了他们的领导,那么我就不得不怀疑他们那几百万的军队、无所不在的警察、六千万的忠诚信徒,为什么没有让党产生足够面对三百页纸张的自信?难道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对于自由也有着和我一样的理解?所以,他们大张旗鼓地禁止这本书,实在是出于对自由的第一丝光线的恐惧?

    盗版,就是掘开铁屋门缝的针,自由的光线由此进入。盗版,正是经济自由成熟以后,探索政治自由的必然工具。让我们每一个在海外被禁的作家都对这样的盗版欢呼,只要你的作品有光的魅力,一定不愁没有让它穿透铁屋的针孔。

    2004-06-1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安田:喻东岳,我必须向你道歉
  • 安田:让我们以谦卑的心聆听“六四”的钟声
  • 仁不寐:十五年来家国,三千里地河山 ——从安田小说《天安门情人》谈起
  • 安田:戴晴,请不要在六四的旗帜上涂抹……
  • 安田:被砍断的“胡温新政”图腾柱——简评程益中案
  • 安田:悲情两岸,孰重孰轻?
  • 安田:再驳“六四”镇压有理论
  • 安田:台湾大选对于中国民主化的贡献
  • 安田:台湾大选,不要选掉了中选会的独立性
  • 安田:马加爵,我为你辩护
  • 安田:台湾大选,输不起的是谁?
  • 安田:台湾大选的最后一枪
  • 安田:连战应该上诉吗?
  • 安田:连战应该上诉吗?
  • 安田:台湾-由民主走向独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