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贻春:冲破谎言的真话英雄
(博讯2004年5月13日)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谎言大国内,说真话确实不容易!面临一般的批评和惩处,得感谢伟光正无比英明、无比伟大的战略部署与红朝决策;即使脑袋搬了家、死无葬身之地,那就更是极权专制主义者的伟大领袖和极权专制主义共产党的丰功伟绩了?!在假话成风的时候,谁说真话谁倒霉,似已成为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一条不成文的铁的定律。在这种情况下,真话,是说不得的,说了就要遭殃,就要遭受灭顶之灾,就要被无产阶级专政给专得个体无完肤、专得个稀里哗啦。故而有”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的社会主义高论。尤其在伟光正把说假话当成保权维党的统治之术情况下,在弥天大谎沧海横流之际,说真话就更能显示出民主自由的英雄本色了!

     被人们普遍赞誉的真话英雄蒋彦永去年在萨斯疾病肆虐之际勇敢地挺身而出,指明事实真相,使具有中共特色的官僚主义谎言被国内外民众所了解,从而使中国人民避免了更大的灾难。蒋彦永因其敢讲真话而被载入中国现代史的光荣史册。最近,蒋彦永医生根据自己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亲身经历,把所在医院在六四当天凌晨收治的被共产达姆弹(即俗称的开花炸子)所射杀的将近一百人死亡的情况原原本本地介绍给广大读者,并上书中共中央,要求为六四惨案正名。这,再一次引起国内外的广泛关注与高度评价。蒋彦永不愧为真话英雄!像这样的真话英雄愈多,愈好!只有真话英雄层出不穷,并已成为中国大陆的生活常见现象,只有真话英雄不再是英雄,而是普普通通的民众时,我们这个被共产谎言所深深地毒化了的社会,才能达到一个比较理想的好境界!目前,无所忌惮地坦露自己真情实感的真话英雄愈来愈多,但与中国大陆十三亿人口的□大数目比较起来,又不能不说是为数甚少。只有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够像蒋彦永那样说出事实真相,中国的很多事情就可能或必然地好办多了。蒋彦永是真话英雄的突出代表;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先生是敢讲真话的,是真话英雄;刘晓波作为中国大陆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敢于揭露事实真相,批判共产极权,大义凛然地表明先锋知识分子的坚定立场,毫无疑问是当之无愧的真话英雄。 (博讯 boxun.com)

    讲真话,而不说假话。通过讲真话的方式,破除共产极权谎言弥漫的意识形态垄断,从而为恢复中国人的人性、良知与道义,打开一扇又一扇明亮的窗户,铺展一条又一条宽广的真路。应该说,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工作,这也是中国大陆全面现代化建设事业所绝对需要的!尽管中共在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严酷统治中企图消灭一切真话,篡改一切真相,千方百计地用伪史取代历史的真相,用莺歌燕舞的自我吹嘘替代累累白骨、凄厉哀鸣的真实,但仍然有那么多先进的知识分子不畏强暴,敢于并善于运用自己的方式向中共强权说“不”。应当承认,这正是中华民族希望未泯、反而大有前途的里程碑似的标志和无比光辉的证明!

    由晓风和梅志编写的《野百合花丛书》之一──《胡风──死人复活的时候》给我们介绍了一个真话英雄的故事。一九五五年五月,中国文联主席团和中国作协主席团召开联席扩大会议,通过了开除胡风中国作协会籍并撤消其一切职务的决议。参加会议的有郭沫若、周扬等七百多人。与会者响应党的号召,义愤填膺,一致声讨胡风。但在这样的声讨会上竟然有人敢于发出不同意见。美学家、翻译家吕荧虽然与胡风关系并不密切,是个文弱书生。但他却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台上,大声说道:“胡风不是政治问题,是认识问题,不能说他是反革命──”话音未落,便被揪下台去,在一片轰骂声中带出了会场。于是,吕荧为了这么一句真话,为了自己纯净的良心,竟付出了终生倒霉的代价!

    在共产王朝对胡风展开全国性大批判之时,在共产御用文人及其组织把胡风置之死地而后快之时,吕荧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逆共产恶流而跃动,为胡风的冤案而抗争。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吕荧是反对迫害胡风的中流砥柱,是捍卫人权的伟大勇士!虽然他的中流砥柱不见得能够抵挡住汹涌而来的迫害浪潮,但吕荧的一句真话,却使所有的党魁意志,使所有围绕著党魁意志而旋转的御用文人的口诛笔伐和兴师动众的假大空,都统统地失重,都暴露出毫无价值的丑陋狰狞!这就是说,吕荧以一个知识分子所应具有的良知和讲真话的人性,充分地显示了他作为真话英雄所具有的历史正义感。吕荧是在毛泽东那个残酷年代所显露出来的平凡而伟大的历史人物,他敢于为被钦定的反革命分子胡风鸣一声冤、叫一声屈,这是他所具有的有如金子一般极其可贵的价值的充分体现。吕荧精神,是不畏强暴说真话的大义凛然的革命精神!

    现在,重温吕荧愤力抗争、保卫人权的英雄事迹,确实应该使某些处事圆滑的知识分子不禁汗然,尤其使善于权谋的官僚主义庸人们和精于算计的某些中国人不禁惊哑,且无地自容!比一比半个世纪前的吕荧,孰高孰低之人格,难道不是判然有别、泾渭分明了吗?可以认为,蒋彦永医生与美学家吕荧在讲真话方面是一脉相承的,正像伟大的八九民主运动是对反抗中共暴政的一九五七年右派运动在血脉上前后相续一样。在假话已经内化为中国人的思想意识以及行为方式时,说真话的确需要某种程度的勇气,说破共产专制的真话也可以称之为石破天惊的英雄壮举!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一日

    【大纪元5月12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郑贻春:江泽民向卡扎菲学习的要意
  • 郑贻春:贴脸丑态为哪般
  • 郑贻春:刘水被中共拘捕的抗议声明
  • 郑贻春:颇有文革遗风的百万签名
  • 郑贻春:只有资本主义 才能救中国(七)
  • 郑贻春:为中共的人权罪行开脱之辞可以休矣
  • 郑贻春:人大释法的专制特性
  • 郑贻春:无人权或反人权的联合国人权大会
  • 郑贻春:马加爵罪案启示录
  • 郑贻春:信息缺失与谎言遍布
  • 郑贻春:流氓政权及其认定的「活该」
  • 郑贻春:修改中共教课书中的一切谎言
  • 郑贻春:欢迎美国在联合国提案谴责中共人权
  • 郑贻春:恢复法轮功的合法地位
  • 郑贻春:封嘴与做官
  • 郑贻春提案:对于建议性批判意见实行国家奖励
  • 郑贻春提案:直选国家主席或国家总统
  • 郑贻春提案:建议制定《政党活动法》
  • 郑贻春提案:反对三个代表入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