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谁有活剥张爱玲的胆子?贝拉!(关于贝拉抄袭张爱玲的文章)
(博讯2003年10月30日)
  周菡沁

      新出一个女作家,叫做贝拉。每年都会新出作家,不足为奇。 (博讯boxun.com)

    此人一口气出三本长篇,而且多少专家,有北大的陈晓明,张颐武,北师大的王一川,清华的王宁,社科院文学所的孟繁华,白烨,叶舒宪,外文所的王逢振诸位教授为首,合起来捧她。这倒也不足为奇。这些教授总得找个人捧捧。闲着也是闲着。还有许多新闻,说她如何被大人物们青睐。也是,大人物的眼睛谁能管得。

    贝拉有个网页,打开就有缤纷的色彩,流淌的音乐,几乎要喷出粉香。这也好理解:她的全部作品就是这么个调儿。

    网页上有各种世界名报记者的采访,这倒是让人犯难:老外问话的中文怎么如此优美动人?如果贝拉提供这些访问记原文刊载与何日的什么外国报纸,也让我们看看洋文怎么能与中文比美。可惜贝拉不想提供。

    网页上还有贝拉的一段文字,看来是她自认为写得最漂亮的,她的风格最佳代表。读了一遍,果然不错。再读一遍,就让人犯了疑心:有点不对头。再读第三遍,就明白了:某些段落非常美,洗尽铅华;某些段落却比中国的小女人文字还要俗。

    “深沉的眸子是如此的风情万种又不失华贵的持重”,“我听见自己颤颤的心跳,感觉自己颤颤的身子,看见自己颤颤的手指” ,“其凄美与幽怨升华了爱情的境界”。当红作家就写这种女中学生日记式的文字? 

    此篇明显的文体断裂,让我冥思苦索了几天,突然大悟。一翻书,果然:写得如天人一般的几段,是全抄张爱玲的文字。附文是张爱玲《流言》中“爱”一篇的全文,以及贝拉的“凄美的苦恋”全文(见于www.beila.net),看官们自己核对一下吧。【】是原封不动的全抄,〖〗的是稍稍做点变化的抄袭,例如把桃树换成樱花之类。张爱玲全文不长,竟然全部抄上了。贝拉自己写的一头一尾,就露了马脚。

    请问:古代中国文人中,谁有如此大的胆子整篇抄袭李白杜甫?以前诗人,有一句类似,就会抬不起头来。请问:当代中国“文化人”,有谁敢整篇抄袭鲁迅?但是这个贝拉,就敢整篇抄张爱玲!莫非她的文学史知识告诉她,张爱玲是个小作家,整篇抄,也不会有人发现?

    说实话,我最生气的是这一点:你贝拉也未免把读者看得太扁了。我是个在国外读书的女中学生,但是我不仅看出你的厚颜抄袭,而且看出,用你这样的识见,你这样的文字,抄袭张爱玲,不仅是侮辱大师,也是欺我读者无眼!

    上面说到的那些大教授,名学者,读过贝拉,竟然能写出大篇捧场文字,也是今日中国一奇。假定他们根本没有看书(据说当今中国的大学者就是这么写批评的),至少看了标题吧?看到这样的章节标题,大教授们竟然还能贱卖最高级赞美词?“爱欲欢呼死魂”,“风情月浓”,而“少女怀春”尽然紧接着“一块没有染红的布”!后面还来个“鸳鸯浴,悄悄地沐”!

    把肚子笑疼之后,我还不得不提个问题:如果登在个人网页上的最得意文字,是抄袭+败笔,那么贝拉的五本书中,有多少是抄袭?又有多少恶俗?

    (附一)张爱玲“爱”全文:

    这是真的。 

    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口,手扶着桃树。她记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对门住的年轻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他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的说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她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再说什么,站了一会,各自走开了。 

    就这样就完了。 

    后来这女子被亲眷拐子卖到他乡外县去作妾,又几次三番地被转卖,经过无数的惊险的风波,老了的时候她还记得从前那一回事,常常说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后门口的桃树下,那年轻人。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附二)贝拉“凄美的苦恋”全文: 

    十五年前,在日本京都,我邂逅一位已届不惑之年的名艺伎。她很美很美,总是一双白白的小脚踏在家用的木屐上,露出一排玉一般嫩的靓脚趾,一身素雅的和服包裹不住那丝一样滑的香颈、玉背;那湿润的丰唇,深沉的眸子是如此的风情万种又不失华贵的持重,从她那么从容温柔的神情里,你不难确定她是被爱着的。

    不错,她被最有身份的男人死心塌地地爱着。在日本,艺伎是循规蹈矩训练出来的大众情人,而名艺伎更是男人的明珠,神圣的美善。读一读谷崎润一郎在《神与人之间》吧,你会明白名艺伎怎么从一群群红粉中跳出来,自视甚高,成为“圣洁的Madonna”。

    然而,我要说的是,就是这位集万千宠爱在一身的名艺伎,她的心灵隐处念念不忘的是一个曾擦肩而过的人。【那年她十六七岁】,在故乡奈良。【是春天的晚上】,〖樱花〗飘满了街头,【她站在自家的后门口】,〖一手握着一炷香〗,香头飘出细细的烟。【她记得她穿的是】〖粉红绸缎的和服〗,如樱花一样的颜色,〖对门走出一个〗【从未见过的青年人,是那家亲戚。他朝她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说了一句:“晚上好,你住在这儿吗?”】〖她只是颔首“嗨”了一声〗,【他也没有再说什么,】〖迟疑了片刻,便走远了……〗

    〖就这样〗,什么也没有开始,〖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久,她离开家乡,经受了好多的炼历,在灯红酒绿的歌舞平升里,终成为一代名伎。轻而易举就能使男人神魂颠倒的她,把宫廷性爱,印度功法的精髓研究得十分深透,对于她,男人的爱,男人的性,真能令她激情难抑的有几多?

    〖她说没有,忘不了的只有故乡多年前那个樱花飘落的夜晚,〗【在后门口,那年轻人。】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百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刻,刚巧赶上了,却没有作更多的停留,惟有轻轻的问一声:“晚上好,你住在这儿吗?”】

    人离去,时光流,今非昔比的女人心,却为此情留。

    对于诗一般的女人,凄美的苦恋总是生活中的旋律。

    苦恋,苦苦思念一个人,展开精神的冥想,整个生命,整个灵魂为一段无法企及,也无需实现的恋情激动和幻觉,其凄美与幽怨升华了爱情的境界。

    不必追问他来自哪儿,也不必追随他离去的脚步,那一瞬间,我站在他面前,那迷人的双眼闪烁着智慧,热切和孩儿般的辉芒。刹那,我的感觉就来了,汨汨地从生命的深处流来,我听见自己颤颤的心跳,感觉自己颤颤的身子,看见自己颤颤的手指。我爱了,无法遏止的爱来了,可是我说不出我爱你,也根本不想说。在我激情难抑的爱之河里,“我爱你”显得如此苍白和平常,从少女初恋起,不就断断续续地对好几个人说过这样的话,可是,曾有过如此心灵的悸动么?

    一个女人经历着女人该经历的一切,无法丢弃活在世俗意义上的状态,但是,女人的心中永远留有一方不被窥探的世界。就象京都的艺伎,魅惑于她裙下的男人无数,情迷于她心中的永远只有那个樱花飘落的春风沉醉的娘家的后门,那年轻人。为了那忘不了的刹那,她珍藏起那件如樱花一样颜色的绸缎和服,世上最永恒的东西不是每天能看到的伴侣,不是每次造爱中的性技巧,不是夜夜笙歌中的酒醉人醉,而是至生的一次凄美的苦恋。不朽的永远是你心中的情人,他是你情梦萦,性幻想的爱侣,他是你不必越过道德如对方已婚围墙的拥有,也许有些不真实,但美的感觉都带点不真实,只要你心灵的震撼是真实的,便是至高无上的情愫。

    心中拥有那瞬间的隽永,令我离不开那难忘的城市,几番搬离又折了回来。多伦多原本只是一座极普通的北美城市,但是在它的土壤上诞生了我的那次邂逅,那次致命的爱的震颤。从此,多伦多冗长的冷夜,冷寂的街头,因为曾留下过他的身影和我的痴迷,而变得温暖起来,成了我刻骨铭心的圣地。

    于千万人之中不期然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百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刻,相逢何必曾相识,爱过何必求相守,尽管是擦肩而过,尽管彼此转身离去,小小的火焰已在女人的心中点燃了……

    就这样百年一遭,千年一回,生生死死挥不去的凄美之恋,女人的爱情苦旅。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