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墨”: 孙信一与西莫尼尼的“笔缘”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0月12日 转载)
     “墨”: 孙信一与西莫尼尼的“笔缘”


    “墨”:从东方走来 与西方交融 孙信一与西莫尼尼的“笔缘”RFI Ninan
    
    【中华世界】 : 东方的宣纸让墨腾空起舞,一支笔能连结两位艺术家的故事。动静相连,黑白相称,继今年二月巴黎的“东西合璧-水墨清韵”画展后,旅法中国画家,易学家孙信一与意大利舞美艺术家,画家卢卡-西莫尼尼在意大利城市摩德纳再次聚首,筹备即将于10月14日开幕的画展“墨”。*
    
    
    本次的画展“墨”将以艺术家的现场作画开幕,展现动态的“墨”,放大呈现动作之于画作的决定性作用,讲述墨从动到静,从生发到凝固的故事。
    
    西莫尼尼:我和孙信一有着对宣纸和墨的一样的热爱,我们有着同样的敏感度,同样喜爱着用画作去表达动作。所有这些都让我们走到了一起。巴黎的合作之后,我们自然而然地筹办第二次画展,这也将不是最后一次。本次的画展中我将展出的是对以舞者,铅笔,葡萄藤和自行车为主题进行创作的作品。在这些画作中通常能发现黑白之间的平衡,以及动作的抒发。虽然这不是书法,但也和书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尤其在动态方面。
    
    和孙先生不同的是,我使用多种纸进行创作。在当中,能感受到西方的画纸质地更厚,能够吸纳的水分不多,这就导致在下笔的时候,墨接触到纸的那一刹那,这种纸并不能像宣纸那样呈现出墨水通透性的多样可能,这直接导致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想要掌握宣纸画法,所需要的技术和西方画法的技术非常不同,需要的方法更加复杂。正是宣纸在接纳墨水的时候的效果可塑性,让画家下笔的那一刹那生发出万千种变化,这也正是触发我和孙先生激动心情的元素。在舞台布景工作的情况下,我经常需要进行大篇幅作画,这使得有些技巧和中国画相似。
    
    不同于孙先生,我不是很懂得中国的“道”,但我知道在舞美创作时,尤其在进行大篇幅作画的时候,画家并不是单纯运用一条胳膊还是一只手,而是用整个身体在画画,身体作为一个整体在运动。这种凝聚感和书法很相似,也和孙先生的技法很相似。甚至在动作还没有发出之前,画家内在的能量就已经在运行。这是一种哲学,一种仪式。
    
    孙信一:我初次看到西莫尼尼的画就感到非常震撼,他用的确确实实是水墨技术,表现的是墨韵。然而中国画不会画舞蹈之类强烈的动作,西莫尼尼用水墨技术表现舞蹈,非常有力量感。西莫尼尼在舞台布景创作时,用十几二十几公斤的毛笔,技巧独特,我不懂他为何会这样绘画,为了理解,我愿和他合作,有相见恨晚之感。西莫尼尼对中国画的鉴赏很有感觉,非常有兴趣,这奠定了他与水墨的缘分。一直没有停下。就像我小时候,没有人非要让我画中国画。是解放日报刊登的一幅水墨葡萄,突然启发了我对水墨的感觉,我就一直画了下来,直到今天一共画了60年了。画家之间有相互的理解,相互的沟通,我通过西莫尼尼的技法去理解他的绘画。
    
    用水墨画来称呼中国画是不够的。顾名思义,水墨画仅仅是将彩色变成墨,将其列为西洋画的水彩画当中的一种,我认为这样对中国话来说是不公平的。其次,水墨画一词是日本人在五六十年代发明的,在中国我们一直在强调,我们的是中国画。现在很多人在向海外推荐我们的中国画的时候,不提是中国画,只提是水墨画,导致巴黎出现了很多仅仅是水墨而不表现任何内容的抽象画,我认为这是对中国画的一种变异。将中华民族千年优秀结晶抹杀,我一直对此愤愤不平。
    
    本次来意大利,我带来的画是用比较纯粹的中国画技巧,来表现欧洲的风光,希望西方人了解中国画不是随便涂涂的画。就像中国的语言,有修辞和语法,外国人很难懂。没有几十年的研究,外国人无法理解我们的春秋笔法。绘画方面一样,西方对中国画的理解是片面的,中国人在向海外传播中国画的时候,没有把中国画的技巧向西方人解释得非常清楚,而只是用水墨一词形容,现在已然变成了油墨画。
    
    一个画家的作品,拿出手就要让人看到画便能理解,而不是需要去写题目,或者通过文章说明才能看懂。因为画本身就能说明问题。西莫尼尼想要了解的是,通过我的画,中国画表达的是怎样的道理。涉及到“道”,他很感兴趣。但我不愿多谈。涉及到“道”,中国人的一切,包括书法,茶叶,都是用“道”来解释,我不愿夸夸其谈,只想表达一点:我们的中国画,不是用笔在纸上单纯的涂涂写写,我们用的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神奇用笔,用水墨在宣纸上创作,所谓“国法用笔,气韵生动”,而气韵生动就体现在水墨的用笔,无穷的变化上。
    
    法广RFI 呢喃 (博讯 boxun.com)
31222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
  • “还是有上帝的”
  •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清真”就是“纳粹”
  • 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 「銳實力」為刺破民主制度的「匕首尖」,台灣正處於「刀鋒
  •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修订版
  • 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 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 陈泱潮7.2.地点:《启示录》预言【人子】必出生于中华民国,是妇
  • 谢选骏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 韩亦言他們來了:致男人華涌
  • 藏人主张「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 点滴人生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 东海一枭最大的国耻
  • 曾节明归家历险记
  • 生命禅院HowtoPredictYourOwnAfterlife
  • 东海一枭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1-2:荧惑守心似无主2
  • 郑恩宠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 谢选骏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 吴倩你们的耶稣:请诵念《祈祷运动》祷文之(92)为获得毅力的
  • 谢选骏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 徐永海肢体们看望了遭刑拘的维权人叶氏兄弟的家人
    论坛最新文章:
  • 英前首相卡梅伦再出山 参与一带一路合作
  • 古特雷斯吁与朝鲜建立沟通渠道避免误会
  • 中国:朝鲜失控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
  • 夏明:“低端人口”违反社会规律且具悲剧性
  • 《亚洲周刊》选出 2017风云人物:机器人
  • 国际刑事法庭新设“侵略罪”123国投票通过
  • 马英九忍无可忍告台北地检署「三中案」泄密
  • 文在寅访重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
  • 十字架报:中国维吾尔人遭文化宗教的双重压制
  • 美移民局逮捕纽约和加州非法移民1华人在内
  • 拉胡尔·甘地任印度国大党主席迎接挑战
  • 看年终欧盟峰会四大议题
  • 朝鲜不提对话反要外界承认它是拥核国家
  • 《议事规则》修改通过 港议会监察力被削弱
  • 习近平赞林郑月娥在港推广党务有何意味?
  • 深圳现「空櫈」寓意不自由作品旅法画家一度被带走
  • 蒂勒森:朝鲜必须自己赢回谈判桌的机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