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74岁淘宝创业者的手工皂,和褚橙一样励志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15日 转载)
    
    来源:天下网商 作者:徐露
    

    病中,他多次提出要给皂坊的几位工人上保险,我看着他,心想:他是一个多么理想化的人,他是多么想把皂坊做成一项事业。
    
    ——郭佳(郭福順之女)

    
    这是一次我赶到现场,但是没能完成的采访。
    
    一开始是《天下网商》编辑部知道了这个消息,有一个年过七十才创业的老人,竟然在三年内把淘宝店做到了双皇冠,我们对这位“淘宝最大龄手工皂师傅”非常好奇,嗅到和传奇创业者褚时健75岁再创业的气息。老人身体不好,诊断出胰腺癌,却每天坚持为顾客做皂。我们知道他一定需要鼓励,决定去北京探望这位生命力惊人的74岁老皂师,润和皂坊的郭福顺老人。
    
    约访很顺利,12月10日一早,我坐上开往北京的高铁,火车开到一半才听说,老人在前一天晚上被送进ICU病房抢救,处于昏迷状态。这个消息使我一路忐忑。
    
    郭福顺的女儿郭佳在医院等待我们,为我们递来鞋套和探望服。摄影记者先进入ICU病房,进去没多久,他突然喊起来:“老爷子在抢救,快进来。”医生下了病危通知,我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
    
    为了不给郭家添加压力,我们先前往北京田村的皂坊,在皂坊接待我们的是润和皂坊淘宝店主蒋天孝。这个1993年的大男孩被郭福顺的故事打动,只身来到北京,帮老人打理店铺。在皂坊的参观很短暂,无论是蒋天孝,还是三个不善言辞的女工,都向我们表露了对郭福顺担忧。他们说,“如果你早几天来,老爷子一定能和你们说很多故事。”
    
    12月11日凌晨5点左右,我接到蒋天孝的电话,郭福顺老人经抢救无效去世了。大家的担忧最终变为现实。
    
    采访郭福顺老人的经历,是我从事记者工作不到2年的时间内,一次特殊的经历;整个采访过程,未能与他有过交谈。我们先被他的创业故事打动,深究之后,发现郭福顺一生经历坎坷,大学毕业,从普通工人做到工业局局长,因个性使然,期间被打成右派,又卷入几场政治危机,被迫提前退休。
    
    年过70岁再创业,郭福顺用人生最后几年只做了制皂这一件事情,他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肯定自我的方式,并将这些寄托,都转化成一块块手工皂,感动了许多人。老人去世后,郭佳与蒋天孝都表示,润和皂坊是老人的心血和牵挂,他们会继续好好经营店铺,替老人完成还未来得及做的事业。
    
    昨天我们把润和皂坊的故事放进《天下网商》微信公号,收到无数读者留言(原文链接:《72岁才创业的手工皂师傅,留下的不只是一家双皇冠店铺》);今天郭佳把为老人丧礼写的文章寄给我们,我们特别为读者刊出这封信,纪念这个不轻易放弃人生,最后一刻仍在战斗的淘宝店主郭福顺老人。
    
    告别
    
    文丨郭佳(郭福順之女)
    
    今天,聚集在这里的人,是来为我的父亲送行的。
    
    我有幸能够在他生命最后的十年时间里,和他共同生活。所以,在这样一个时刻,我不想浪费这最后的机会,能够跟聚集在这里的亲朋好友,回忆讲述我父亲的故事。
    
    我的父亲名叫郭福顺,1941年12月6日出生,2015年12月11日,在74岁生日刚刚过去四天,他离开人世。
    
    一个星期前的12月6日,我们聚集在一起为他过生日。第二天,12月7日,星期一,早晨,我如约给他打电话,问他是否要去工作,他坚持要去。12月8日,星期二,我的大哥陪他去皂坊。当天下午,我在陪他去针灸的过程中,发现他几乎不能站立。12月9日,星期三,我们送他去急诊,他已经无法站立。当天被送入重症监护室。12月10日,在病情略有好转的时候,他突然发生心肌梗死,随后多个器官衰竭,所有的抢救措施都无力回天。12月11日早晨5点零四分,他离开人世。
    
    哀痛、憾恨如滔天巨浪,无情地裹挟着我们。痛哭之余,我问天,也问父亲,为什么走得如此突然,如此决绝。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上午还在工作,下午就站立困难?他怎么能够前一天他还在工作,第二天就危重到要进重症监护室?为什么他可以坚强到在生命最后一刻去皂坊,而不是闯过这次难关,转危为安?
    
    父亲不能回答我一而再,再而三、呕心泣血的提问。我只能在痛哭之后,想象他保持站立的姿势,直至生命力的轰然崩塌。他是一个站着死去的人。
    
    郭福顺老人研发的备长炭清肌手工皂
    
    
    在他74岁的生命中,我只经历了其中的45年。他是我的父亲,也是我生命中认识的一个独一无二,有着耀眼光芒的人。他用他对生活的热情和才华照亮了平庸的家庭生活,在琐碎的日常中,给我留下宛如碎金一样的闪亮记忆。
    
    他在家中养鸡,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我们得以吃到新鲜的鸡蛋。他做事务求专业和完美,因此他养鸡,就要拿着放大镜,带着我,在院子里观察热乎乎的鸡粪,看里面有没有寄生虫。
    
    他心灵手巧,每个新年,我和妈妈的全套新衣服都是他去买衣料、找样式、亲手裁剪缝制的。他的兄弟姐妹,包括家中的远房亲戚也都穿过他手工缝制的衣服。
    
    他多才多艺,会拉小提琴、二胡、会吹笛子。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电台里播放那个时候的流行歌曲《吐鲁番的葡萄熟了》,他自己记下谱子,我的大哥照着那个谱子,用二胡拉出那首歌。
    
    他擅长购物,总能买到实惠、好用又好看的东西,我记得我的奶奶经常提起:就是我大儿子给我买的东西最可心。
    
    作为父亲、作为丈夫、作为家人,他是那个可以提升生活品质的关键人物,留给我们无数温暖的记忆。
    
    但是,他不止是一个居家能手,以他的聪明、才智和性格特点,他绝不会是一个在工作上甘于平庸的人。
    
    作为1962年毕业的新中国自己培养的工科大学生,为国家建设贡献力量,是融入血液当中的理想。就我并不完全的了解,他主持研制了微波烘干陶瓷的技术项目,获得了某个级别的奖项。他做过技术员、技术科科长,技术厂长,直至唐山市路南区工业局副局长和经委副主任。
    
    从企业到机关,他本来走得平顺。他不屑于在权力面前掩盖棱角的性格,以至于遭遇了权力和法律联手制作的不公平待遇。但我未曾看到他的妥协,尽管他要在现实面前忍辱负重。
    
    薰衣草老祖母橄榄手工皂
    
    
    父亲晚年,迁居北京。因我怀孕后对化学洗护品过敏,自告奋勇,为我制作手工皂。我没有想到,这次偶然的尝试,一发不可收,成为他不懈钻研、力求精进的爱好。当我把父亲的手工皂放到网上后,他成为淘宝上最老的手工皂师,三年时间里,将近两万个买家成为他的忠实用户。
    
    他善于学习,对互联网的掌握运用是我所不能及。他始终保持对新鲜事物的敏感,他的审美从来没有落后于时尚,他把工科的严谨和专业的计算能力用于研制手工皂,为手工皂制定了自己的标准。在淘宝,他是最早制作液体皂的人。他的皂外形俭朴,却能吸引年轻人的目光。他勤奋到日思夜想,早晨四点就坐在电脑前研究配方。他的产品覆盖了洁面、沐浴、洗衣、刷碗,进而开始制作护肤品,每一个配方都是反复试验最终确定的。一位日化厂的工程师看到他的护肤品配方后,不相信他不是学化学专业的。
    
    需求的增多,促使父亲不断地提高产品的供应量。而我是在他生病之后,为了陪护他,跟他到皂坊。才体会到,从使用厨房里的不锈钢锅做皂,到今天的生产规模,从配方到模具,从原料到成品,他需要克服多少困难,投入多少心力。
    
    皂坊点燃了他的激情,可是对于一个年过70的老人,激情的燃烧或许是一种生命的透支。但他好像从来没有顾惜过自己的身体。
    
    今年7月底,他被查出胰腺癌,因为肿瘤包绕浸润了门静脉、肝总动脉,无法手术,又因肿瘤处于胰腺颈部,施行穿刺不仅困难重重,而且风险巨大,这也意味着无法取得病理,无法施行化疗。协和肿瘤内科的主任判断他只有6个月的生命。万般无奈之际,我劝他不要继续做皂,他说:不行,我爬着也得去。
    
    润和皂坊最受欢迎的商品之一婴儿洗衣皂
    
    
    作为女儿,我无法在他生机渺茫的时候,再剥夺他全身心投入的兴趣和事业。
    
    两个月后,眼见他身体日渐虚弱,我再次劝他少去皂坊,他表面答应,但仍然每天都去。因为怕我不让他去,他会在我面前掩饰疼痛和身体的其他不适。
    
    我问他:皂坊对您意味着什么?他沉吟,然后说:“我不希望我死了,这件事就没了。”
    
    病中,他多次提出,要给皂坊的几位工人上保险,我看着他,心想:他是一个多么理想化的人,他是多么想把皂坊做成一项事业。
    
    然而,我知道,死亡的脚步在逼近。
    
    直至12月8日,他上午去了皂坊,当晚,站立时不能承受自己身体的重量。12月9日,医生根据病情,将他送入重症监护室。12月10日晚,他突发心肌梗死,多个器官急速衰竭。12月11日早晨五点零四分,溘然长逝。
    
    他没有遗言,没有交代自己的身后之事。我分明感觉到他对生命的无限留恋,但他选择的方式,是全神贯注于当下的每一刻,做他想做的事,走一步,再走一步,直至生命的终点。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他很少谈及自己的内心所想,坚持,是他唯一的解释。
    
    生死之际,我们在他的病床前,无奈至极、悲痛至极、遗憾至极。他无需像他说的那样,爬着也要去皂坊,他一直站立着,直到最后的时刻。
    
    三天来,我虽然问了无数个为什么,但我知道,他早以用他强大的意志力,给了我答案。
    
    三天来,我回想他留给我和家人的无数温暖的记忆,唯有深深的感激,可我再也没有机会伴他左右,向他表达我的感念和爱意。
    
    我只能说,此生此世,有他为父,我幸运至极。
    
    我分明感觉到,我的父亲已经走了,我虽难以割舍,但我愿意把无尽的思念藏在心里,让父亲放下一切,去到了一个安宁欢喜的极乐世界。
    
    亲爱的爸爸,请您放心,我们会照顾好母亲,我们会相互扶持,相亲相爱。有您在天之灵的护佑,我们会过得很好。
(博讯 boxun.com)
300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故里风物之一——若练
  • 神行太保藏玄機-水滸人物談之七
  • 没有读懂小国时代,如何吸取历史教训
  • 台湾亚太出版社如何看待曹,袁两位大师的新论战
  • 《歷歷在目》34.一煲生魚湯
  • 中国需要研究如何结束百年革命
  • 中美贸易战之我见
  • 结束内战国共两党就会失去政权
  • 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 捍衛台灣從國際宣傳做起
  • 捍衛台灣從國際宣傳做起
  • 金正恩的核彈無法再響
  • 撒谎要打草稿
  •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中国直面应对贸易战
  • 大自然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不可抗拒!
  • 心动还是不动--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六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奸商和演员如何拯救美国
  • 中国战略分析张杰:习近平新极权主义时代
  • 李芳敏1440003耶和華啊!求你在清晨聽我的聲音;我要一早向你陳明,並
  • 金光鸿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准则,建议美国政府…
  • 谢选骏奸商如何拯救地球
  • BURMA-缅甸风云从端午粽谈到缅甸风味小吃
  • 滕彪“中国的长臂”:滕彪审视西方机构对华自我审查
  • 贵州公民论坛贵州人权研讨会廖双元夫妇六四前后遭软禁18天因坚持纪念六
  • 谢选骏相信中共开放这才是个笑话
  • 贵州公民论坛贵州人权研讨会廖双元夫妇六四前后遭软禁18天因坚持纪念六
  • 谢选骏中学不知“摧毁书本”的价值
  • 滕彪VOA:川金会上人权问题真的被忽略了吗?
  • 谢选骏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 郭知熠心动还是不动--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七
  • 谢选骏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 槟郎龙舟赛礼赞
  • 逸风關於面子文化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参院推翻中兴解禁令 中兴H股狂泻25%
  • 法德峰会需防移民危机导致欧盟解体
  • 中美贸易战在即 亚欧股市急跌
  • 韩盼朝关闭导弹发射基地回应美韩暂停军演
  • 中韩有意减轻对朝制裁
  • 难民政策:德国基民盟/基社盟争吵白热化
  • 费加罗报:难民问题困扰法德联盟与欧盟峰会
  • 金正恩今启访华两天 两月内第三次
  • 金正日第三次访华 习金规划未来对美战略?
  • 加州华裔富豪黄馨祥入主《洛杉矶时报》
  • 台湾:大多数航空网页仍维持对台湾适当称谓
  • 日本考虑向世界贸易组织控告美国
  • 本杰明·贡斯当之四: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区别
  • 广东台山核电厂组件破裂隐患未除竟悄试机运作
  • 北大教授竟“指示”香港法院拒一地两检司法覆核
  • 解放军报承认航天科技逾半未达国际一流水平
  • 华为参与澳大利亚5G投标面临困难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