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悲伤背后的伤感(二)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1日 来稿)
    
    在汶川地震一周年之际,专访唯一在地震发生期间前往大陆重灾区实地考查的海外华人--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立大学当代政治学愽士生、中国问题学者陈弘莘女士,(她的调查连载<<请别用鲜血当胭脂>>发人深醒、耐人寻味,曾被海内外多个媒体刊登),让你知道真实的地震。
     问:汶川地震,海内外很多评论有人为的因素,如环境的破坏、三峡问题、豆腐渣工程等,你如何评解?豆腐渣问题与学生的大量遇难问题。 (博讯 boxun.com)

    陈答: 根据中国官方公布的最新消息,地震中死亡87000人,其中学生5335人,还有伤残至少546 人。这个数字与民间调査的有很大的差距。所以民众强烈要求公布死亡学生名单。
    应该说民众和学生的大量遇害与政府对资源掠夺性利用造成坏境的破坏、三峡工程、豆腐渣工程等有着不可否认的千絲万缕的联系。
     我们都知道,汶川灾难中,最惨痛的是学校倒塌导致的孩子们的死亡。正如《纽约时报》最震撼人心的标题文章所说:“地震中被埋的孩子‘没有希望’”。也正因为如此,绵竹市委书记为阻止遇难学生家长去德阳请愿,曾连续给家长们下跪;德阳市常务副市长还向家长们承诺:“调查组随即将对学校教学楼是否存在质量问题展开调查,将在一个月内查明。如果查出质量问题属实,假如查明在塌楼事件中有地方官员、个人存在违法问题,我们将把他送上法庭!”如今,一个月的允诺早已过去,一年都到了,没有一个贪官受到问责,也没有一个奸商绳之以法,等来的却是四川省建设厅厅长所公布的:“经过调查、核实,目前没有发现因建筑质量问题造成房屋在地震中垮塌的案例”之说。而且,中国专家和领导们都认为是地震的强度高于房屋建设的承受力而造成的。
     那么,不少疑问自然就出现了。
    在都江堰的聚源中学,我们亲眼目睹了活埋了200多孩子的那栋教学楼,真的象被一枚导弹击中一般,瘫崩于地,倒在另两座完好无损的教学楼边。类似情况发生在汶川,中学一位初中二年级的女生告诉我们,他们学校的死亡人数可能只有100多,但是仅仅一河之隔的汶川小学,600多孩子却死了400多。都是几十米之隔,难道力度就差了这么远?
     这个孩子和我们说话的时候不停的抓着浑身大块大块突起的红包,每一个都比一个20仙的澳币更大,她说“住在临时帐篷里的人不少都象她一样红包满身,奇痒无比”,她说:“也不知道是什么怪蚊子咬的”。是蚊子?过敏?污染?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或许也只能留待至少几年后才能知晓了。
    我录下了她单纯直率却充满不安的语言和表情,她说:“爸爸被砸断了腰,奶奶砸死了,以后不知道怎么办,但是希望家里大人们还是让她继续读书,而不是休学出去挣钱”。“地震来时,弟弟的老师说:大家不许乱跑,排队出教室,结果弟弟不听,自己跑了出去,老师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都被埋在了教学楼废墟下面……”
     还意外录下了一段与12位德国水利专家邂逅,以及他们的担忧。“四川地区这次大量的人畜死亡和各种化学剂的混合疯狂运用,对本地水源的影响是永久性和不可修复性的”他们说。这些说法和中共官方所说“水资源安全”显然完全对立。
    例如三峡工程的上马,曾遭科学家和社会多方质疑。三峡工程由前总理李鹏在1992年中国七届五次人大会议上提案,由于各方专家学者从生态影响、古迹保存、拆迁移民、军事安全等方面提出质疑,提案引发了社会强烈的讨论,反对声浪不息,在表决时只有67.1%同意票,是人大历来通过率最低的议案。
    三峡水库将淹没陆地面积632平方公里,涉及城市2座、县城11座、集镇116个。从1993年起随着三峡施工开始,库区地质灾害问题频繁出现。泥石流,滑坡是三峡地区常见的自然灾害,往往与山洪,崩塌相伴或交替发生。具突发性,损失严重和难以预防的特点。如巴东县新城,近3年在新城的34处发生了27次大的滑坡,总方量150万立方米尚难妥善处理。
    为了掩饰政府决策失误, 中国方面在1993年对三峡水库可能引发强烈地震展开象证性的论证工作,但在论证中,反对建设三峡工程的地质专家被排斥在外,有些专家想联同外国几名地质专家对三峡水库可能引发强烈地震进行论证,但中国以地质资料属国家机密为由,禁止专家查阅。 当然由于中国人大常委会已通过建设三峡水库工程的决定,所以这种论证已成为“马后炮”,也无下文。
     中央社在2006年07月就发布消息,香港的中国人权运信息中心综合各方面科学数据判断,未来三年三峡水库极有可能发生强烈地震,地震强度可以达到六点五级。
     我不是环境学和建筑专家,因此,很难力证这次地震究竟“天灾”和“人祸”哪个是直接因素?哪个所占比例更大? 究竟是谁导致了谁?但是在四川的那些天,我以一切工具记录下了自己看见和听见的,但愿有一天,这些原始资料可以成为专家们可用的一条注脚。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历来是长官意志、领导决定,轻视科学论证,拍脑袋说话。决策者中,很多人听不得不同意见,热衷于首长工程、面子工程,上级的决定始终是正确的。民间认为 三峡工程是中国政府最大的作秀项目和形象工程。
    中国汶川大地震就是上天对中国政府的惩罸,并由社会买单,让千百万民众饱尝难以抚平的沉重伤痛。
    (待续)
    2009年5月11日
     _(博讯记者:张重阳)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悲伤背后的伤感
  • 地震灾区的除夕夜:悲伤过去了,要微笑面对生活
  • 天灾变人祸,悲伤转愤怒
  • 南京梦魇的遭遇,中国人的冷漠让历史感到悲伤(图)
  • 江泽民在慰问黄菊遗孀时悲伤得眼眶湿红(图)
  • 我怎能止住悲伤如同止住眼泪,我的小翠?—《卖淫艾滋孤儿杀人事件》编后
  • 杨恒均: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 刘逸明:悲伤的2008年
  • 悲伤的大地与我的同胞 / 冉云飞
  • 把悲伤留给自己的许霆/西风独自凉
  • 李喜阁:痛苦 悲伤-胡佳没有错 他为含冤的人群说话
  • 这事实让人悲伤:中国人为什么关心美国枪击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