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健康生活]
   

夏多布里昂之三:阿达拉——浪漫情感的颂歌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4月16日 转载)
    夏多布里昂之三:阿达拉——浪漫情感的颂歌


    夏多布里昂的浪漫主义杰作『阿达拉』Atala Wikipédia
    
    (法国思想长廊/)[提要]在费城告别华盛顿,夏多布里昂在北美广袤的大地上旅行。一望无际的草原,不见天日的森林,湍急的河流,怪异的印第安部落,刺激他的心灵自由飞翔,想象自由扩展。他酝酿构思了小说《阿达拉》,可以说这为法国浪漫主义文学正式签发了出生证。
    
    问:据说《阿达拉》出版后,对法国的社会风尚、文学风格影响极大。
    
    答:是的。勃兰兑斯这位文艺批评大家甚至认为,自圣比埃尔的《保尔与维吉妮》之后,没有任何一本书像《阿达拉》那样在法国公众中引起如此轰动。书中人物被印成画片儿,成了法国旅馆房间的标准装饰品。在一些港口,甚至有书中主人公的小蜡像出售。今天我来给听友们介绍一下这本书。这部书主要人物只有三个,印第安酋长之子夏克塔斯,美丽的少女阿达拉,她的母亲与一位欧洲殖民者洛佩斯相恋生下了她。但是她母亲又被迫嫁给了印第安部落的首脑,所以阿达拉是部落首脑的养女。最重要的是,她母亲随那位欧洲青年信奉了基督教,并把这宗教传给了阿达拉。还有一位基督教隐修士欧博里。除了这三个人物,还有一个听故事的人叫勒内,他其实就是夏多布里昂本人。故事的情节很简单,夏克塔斯被他敌对部落的人俘获,被判了火刑。而这个部落首脑的女儿,美丽的阿达拉见到夏克塔斯就爱上了他,要放他逃生。夏克塔斯也爱上了阿达拉,他不忍心自己逃生而连累阿达拉,除非两个人一起逃跑。阿达拉是个基督徒,因为她母亲在生她时得了重病,眼见母女生命不保,就发了大誓,如果她们能活下来,生下的这个女儿从此就把童贞献给上帝,永不与凡人相恋结婚。特别是在她母亲临死前,又要阿达拉在修士面前重发重誓,决不许她有人世之爱。所以?实际上阿达拉是个不能爱的姑娘,但她偏偏碰上了夏克塔斯,并且疯狂地爱上了他。
    
    问:夏多布里昂铺下线索,预示了一个悲剧的结局。
    
    答:从情节上似乎没有什么意外,阿达拉与夏克塔斯的恋爱一定以悲剧告终。但这部书独特的地方在于,这是一对儿信仰不同的恋人,一个是终身奉献给耶稣基督的基督徒,一个是荒蛮部落信奉异教的异教徒。这桩恋情超越宗教,完全以人的内在激情为依据。当阿达拉明白她不可能控制住自己对夏克塔斯的爱时,为了不违背誓言,她只能选择去死。当她服下毒药之后,她向自己的爱人坦白说:“宗教啊,既给我痛苦又给我幸福,既毁了我又安慰我。还有你,既可爱又可悲的人,由你引起的深情将我消耗,直到送入死亡的怀抱”。而夏克塔斯则愤怒地对传教士欧博里说:“瞧,这就是你所极力吹捧的宗教,让把阿达拉从我手中夺走的誓言见鬼去吧。让违背自然的上帝见鬼去吧”。我们说过,阿达拉是夏多布里昂的大作《基督教真谛》的插篇,是他思考宗教问题的材料。一个宗教誓言可以让一对儿热恋的爱人以死亡的悲剧收场,那么这个宗教的不合自然与人性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夏多布里昂又想为这个宗教辩护,他给自己提出一个极端的问题,在这个问题面前反思宗教,才有可能思得透彻。于是,夏多布里昂通过传教士欧博里之口,讲了一大段话,来为基督教辩护。欧博里对阿达拉说:“你放纵这种过分炽热的情感,是不合乎情理的。不过在上帝看来,这不是什么大罪过,因为你是出自自己的思想,而不是出自心中的邪恶。宗教绝不要求不近人情的牺牲,宗教的真正感情是一种讲分寸的品德。它远胜过所谓英雄主义的狂热,也胜过那种强制的品德。在世人看来,我们的罪过必须用大量的鲜血来洗刷,而对上帝来说,有一滴眼泪就足够了”。夏多布里昂的这个解释,实际上是要让宗教人性化。他要强调的是基督教原初的那种以爱为核心的教义,这些我们在后面讲他的宗教思想时还会谈到。
    
    问:除了宗教方面的特点,这部书还有什么重要的突破呢?
    
    答:我想,是他把人的激情和大自然的神奇揉到一起来描写,把人的内心激情和外在的自然的美妙神秘揉在一起,创造出一个生动的有机体。比如,当深夜时分,阿达拉悄悄找到夏克塔斯,要他快逃跑,夏多布里昂笔锋一转,不再讲他们如何逃跑,而是开始大段描写森林中的夜色:“夜色极美,天神抖动着浸透松树清香的蓝色长发,我们还嗅到淡淡的龙涎香,那是浮在河边柽柳丛中的鳄鱼身上散发出来的。皓月当空,没有一丝云彩,清晖洒在密林朦胧的树冠上,唯闻远处响彻幽林的难以名状的和鸣,好似孤魂在空旷的荒原上哀叹。在这种美丽神秘的景色中,夏克塔斯的逃跑变成了漫游,阿达拉要他快跑。他却拉住她的手“迫使这只惊慌的小鹿和我一起在林中游荡”。还有一段,常常被那些讲述浪漫主义文学的著作引用。当阿达拉为了救她的心上人决定和夏克塔斯一起逃跑,而且她知道她的生父恰恰是夏克塔斯的养父,她感觉上天注定要她做夏克塔斯的妻子。夏多布里昂描述道:“在雷鸣电闪中,我仰望天空,当着上帝的面紧紧搂住我的妻子。这样的婚礼盛典,配得上我们的不幸和我们伟大的爱情。壮丽的森林摇动着藤蔓和树冠,作为我们床笫的帷幔和天盖。一棵棵燃烧的松木,便是我们婚礼的火炬。泛滥的河水,怒吼的高山,这既可怕又壮伟的大自然,布置成我们婚礼的场面”。而正在他们要举行这自然的婚礼时“突然一道闪电,划破重重黑暗,照亮了弥漫着硫磺气味的森林,紧接着一声霹雳,在我们面前击倒了一棵大树”。阿达拉认为,这道闪电,和被击倒的大树,是神意出来阻止他们成为夫妻,警告他们,不可忘记对上帝的誓言。突然,狂风暴雨,雷鸣闪电消失了,一下子转为一片寂静,隐隐听到远方有轻轻的铃声,飘飘的白衫由远而近。一位老隐修士出现了。
    
    问:这些简直像文字组成的音乐,一动一静,一张一弛。
    
    答:对,夏多布里昂的天才就表现在这种驾驭文字的功夫上。不论是浓描重写,还是轻描淡写,都能收放自如。他的文字中的激情能感染人,夸张但不出格,全是我手写我心。他是当之无愧的浪漫主义文学大师。 (博讯 boxun.com)
31220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夏多布里昂之二:动荡中的美洲之行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天堂夢醒》七、不如賭博
  • “白衣天使”如何变成了“白衣魔鬼”?
  • 是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北大荒悲曲
  • 是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北大荒悲曲
  • 金融海啸十年再思考————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苹果日报严家祺谈中国深化金融改革
  • 严家祺: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严家祺: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严家祺:金融风暴十年
  • 如何還原歷史真相?如何賦予還原歷史真相後更積極的意義?
  •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 袁紅冰教授的豐富想像力,對中文純熟的運用,如詩似畫的描
  •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三)
  • 《彩色毛泽东》视屏中的两点错误
  •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杰博闻一餐吃掉的四十万元很无耻吗?为什么迪拜王子比习近平高尚
  • 藏人主张美中贸易战:中国“有心无力”的反击与顾虑
  • 中国战略分析丛日云:精英民主、大众民主到民粹化民主——论西方民主的
  • 槟郎宗教市场的吆喝
  • 谢选骏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 徐永海表象能力十分优秀的孩子不应当被埋没
  • 谢选骏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 苏明张健评论习政权的所为,反而坚定了中国人铲除共匪的信心
  • 谢选骏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 陈泱潮紫薇聖人乃是全球性而非獨承中國文化之新文明思想家
  • 谢选骏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 吴倩救恩之母:这些圣牌*将会归化所有对我圣子耶稣基督之慈悲
  • 谢选骏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 滕彪司法部整顿律师业:统统姓党
  • 李芳敏1440003惡人誇耀心中的慾望,他稱讚貪財的人,卻藐視耶和華(「
  • 东海一枭存在主义微论
  • 谢选骏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论坛最新文章:
  • 百名西方学者联署呼吁为维族人发声
  • 习近平刻意缺席俄罗斯“东方-2018”军演
  • 平壤峰会:文在寅与金正恩给特朗普定下节奏
  • 纳吉布涉转移公共资金 被控32项罪名
  • 金正恩:无核化是朝美间的事 望早日特金二会
  • 金正恩文在寅首次共攀朝鲜族圣地白头山
  • 马云:鉴于贸易战 阿里巴巴将不再兑现承诺
  • 欧盟:解决英脱欧最好再次公投 投不脱欧
  • 韩朝第三次峰会结束 美国对结果表示欢迎
  • 穆斯林国家为何对维族人受迫害集体沉默?
  • 安倍晋三连续三次当选自民党总裁
  • 美财长:中国报复美国子弹已经用完
  • 港陪审团一致裁定中大学者谋杀妻女罪成
  • 驻港部队自身难保 山竹袭击后求港府协助
  • 报告:中国黑帮以冰毒诱南非帮派非法捕鲍
  • 邓聿文:中共速朽论和习无能论为何是错?
  • 英外相访若开邦会昂山素姬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