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被精神病人沈佳君访谈录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5月16日 转载)
    
    上海被精神病人沈佳君访谈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时间:2018年4月20日
    
    地点:上海市浦东维权人士朱金安家中
    
    采访对象:沈佳君 朱金娣(沈母)
    
    上海访民朱金娣因家中商铺在2008年遭政府强拆而长期上访,上访的过程中朱金娣多次被截访、绑架、殴打、非法拘禁,她的儿子沈佳君也多次遭警察威胁恐吓。2009年2月朱金娣与儿子沈佳君到北京旅游散心,母子俩在北京南站被浦东截访人员强拉回上海,后沈佳君被单独关在派出所里恐吓威胁,派出所不但威胁沈佳君,还威胁朱金娣说:“再去上访,就将你儿子废掉!”,此后沈佳君就变得沉默少语。2009年9月9日上午6点,朱金娣在家中被带到浦东新区看守所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名刑事拘留、抄家,期间沈佳君的电脑也被警察抄走。刑留30天后朱金娣回家发现,儿子沈佳君经一系列的打击,已经变得十分忧郁。2015年春节后朱金娣再次进京上访,2015年4月17日沈佳君被浦东法院判定强制医疗,后被送往上海市强制医疗所(上海市宝山区殷高路2号)以治疗精神病为由关押。2016年6月,沈佳君在被关押了近一年半的时间后才被允许返回家中。
    
    2018年年4月20日,本网志愿者来到上海对朱金娣、沈佳君母子进行了采访,内容如下:
    
     志愿者:朱女士你好!我们看到一些消息说,您因为家中商铺遭强拆开始上访,后来维稳部门为了打击报复你,将你的儿子强行送到精神病院关押,能请您介绍一下具体情况吗?
    
     朱金娣:可以,我家商铺在2008年遭政府强拆,我2009年开始进京上访,上访以后我辖区公安分局的维稳警察就威胁说“再上访的话,就把你儿子废掉!”当时我以为他们只是随口一说,就没有放在心上。然后,我又继续上访,之后我被多次截访、关押、殴打,我的儿子因此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再以后我又坚持上访,而我的儿子因为害怕,就一个人呆在家里。2015年1月8日,我的儿子沈佳君独自一人在家练武术,之后他就到小区门口买香烟,买烟后他发现香烟好像有假,就与店主理论,随即双方发生了争执,而后店主就拨打了110报警,警察到场后就把我儿子抓进了浦东新区看守所关了51天(期间有非法超期羁押的情况)。直到51天后,警方又说我儿子沈佳君的案子不构成犯罪,就把他释放了。释放之后,警方又把他送到了警方开办的“强制医疗所”整治。当时送到了什么地方,连我们家人都不知道,后来通过多方打听查找,我们才在上海市宝山区殷高路2号的“上海市强制医疗所”找到儿子,这家强制医疗所是上海市公安局开办的,经常关押一些上访人士及维稳对象。
    
     志愿者:你的儿子以前有没有在医院查出患有精神病?
    
     朱金娣:我孩子没有精神病,因为我们家人都没有这个病,我孩子之前很正常的嘛!就是因为我上访以后,常被维稳人员抄家抓人,有时候早上6点多钟就被突然抓走,我的儿子受到后惊吓开始逐渐心情郁闷,之后我也曾经带他去看过医生,医生检查没有发现他有精神病,也没有给他开出治疗精神病的药物。如果他真的是精神病人,那是需要长期吃药治疗的,而医生都没有给我儿子开药,这说明他没有精神病。
    
     志愿者:你儿子沈佳君没有吃药,他的日常生活都能正常自理吗?
    
     朱金娣:他一直都是自己自理的嘛!因为我经常进京上访,一去就是半个月左右,期间他都是独自自理生活的,如果他是精神病人的话,是不可能自理生活半个月之久的!
    
     志愿者:你儿子沈佳君被关了多长时间?
    
     朱金娣:从2015年的2月27日一直关到2016年的6月15日,时间长达1年多。
    
     志愿者:沈佳君被关进精神病院以后,都有那些经历?他有没有被虐待的情况?这些您知道吗?
    
     朱金娣:我儿子被关进去以后,其他人都可以每月家人给寄存200元零用钱,用于购买一些零食和营养品,而唯独我的儿子不准寄存,不准购买其他食物。为此,我曾经找院方了解情况,院方却让我去找警方说。后来,我找到了上海警方交涉,警方说我儿子的胆囊不好,那我就问警方“胆囊不好,饼干也不能吃?其他人都可以吃,为什么唯独我的儿子不让吃呢?”,对此警方不予理睬。
    
     志愿者:精神病院为什么要这样单独对待你的儿子?
    
     朱金娣:我想,可能是因为我是访民的缘故吧!维稳当局可能是想通过这些办法来让我妥协、息访。
    
     志愿者:可以把你的儿子沈佳君请来介绍一下情况吗?
    
     朱金娣:可以的。
    
     志愿者:沈佳君先生你好!请你介绍一下,你被抓及被关精神病院,这期间你都经历了些什么?
    
     沈佳君:哦!期间我曾被命令坐了一个多月的老虎凳,还有多次被强行捆绑在床上不许动。
    
     志愿者:他们有没有给你打针吃药的情况?
    
     沈佳君:打针没有,就是命令我吃药,吃了那个药以后牙齿会脱落的,医院里那些吃药时间长的人,满嘴牙齿都脱落了,我吃了那些药物以后牙齿也出现了松动。在精神病院里,伙食非常的差,也很不卫生,那个菜只在水里滚一下就给我们吃,象生的一样,难以下咽。
    
    志愿者:把你送进精神病院的人,他们有没有告知你为什么把你送进精神病医院?
    
     沈佳君:没有,他们只说我不正常,要送去治病。
    
     志愿者:那医院有没有给你出具精神病鉴定书,以及治疗病历?
    
     沈佳君:鉴定书没看到,病历是他们伪造的。
    
     志愿者:那你知不知道是谁在伪造病历?
    
     沈佳君:浦东新区看守所的两个警察让医院伪造的。
    
     志愿者:你在里面人身安全有保障吗?
    
     沈佳君:这家强制医疗所有警察驻守,警察对待我们的态度很恶劣,象看狗一样的,他们经常找各种理由处罚我们,例如我锻炼身体,或趴着睡觉等都会被他们勒令罚站、不给吃饭。还有,如果谁不听他们的话,他们就会把他拖去电击,被电击者非常痛苦,会剧烈的哀嚎,我就看见几个病人被拖去电击,电击打的这些人哭爹叫娘的。
    
     志愿者:据了解,中国公权部门干预医学机构很深,许多精神病院无法拒绝警方送来的所谓的病人,如果警方说某人是精神病,医院必须收治,医院大都不敢推辞,即便医院认为此人没病,也得违心的按警方要求收治、关押,甚至有的公安系统直接经营着自办的精神病机构牟利,他们“自送自收”,严重缺乏外界的监督或制衡,而这就会导致他们随心所欲地的滥收滥治。朱金娣女士、 沈佳君先生,你们认为你们遭遇到了这种情况吗?
    
     朱金娣:我认为我儿子就是遭遇了这种情况,因为我儿子离开强制医疗所后,我就带他到多家医院去检查,并且我还将他在医疗所里吃的药拿给专科医生看,这些医生都说我儿子只是受到了惊吓,心情状态不是很好,完全不需要服用这些精神类药物,如果强制服用这些药物会给他的身体造成伤害。此后,我就没让儿子吃这些药,现在他回家已近两年了,不吃药也很正常。这说明,我儿子就是“被精神病”了,我感觉这就是维稳部门对我们的迫害,警方想以此来阻止我上访控告。
    
     志愿者:时间有限,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谢谢你们接受我的专访。谢谢!
    来源:民生观察 (博讯 boxun.com)
9221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海维权人士朱金娣沈佳君被“寻衅滋事行为”案开庭
·朱金娣儿子沈佳君被政府强制送“上海市强制医疗所” (图)
·上海沈佳君家属拿到沈佳君释放证明书却19天未见人,问派出所无人理睬 (图)
·上海访民朱金娣被刑事拘留的儿子沈佳君失踪 (图)
·沈金宝请求社会关注被违法刑拘的儿子沈佳君 (图)
·朱金娣患有精神病的儿子沈佳君在看守所情况堪忧 (图)
·朱金娣要求释放患有精神疾病的儿子沈佳君 (图)
·沈佳君母亲朱金娣呼吁停止迫害立即释放沈佳君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 诺贝尔奖的贬值
  • 土改是土匪的快乐——“战场经济国家”的起源
  • “揣着明白装糊涂”究竟为哪般?
  • CT:必须将毛共匪帮从联合国踢出去!(一)
  • 連出奇招川普對中共施壓奏效?
  • 連出奇招川普對中共施壓奏效?
  • 連出奇招川普對中共施壓奏效?
  • 連出奇招川普對中共施壓奏效?
  • 連出奇招川普對中共施壓奏效?
  • 土改就是“土匪的改革”——中国成为“战场经济国家”
  • 誰挑衅中国南海九段线,誰就是中国潜在敌人!
  • 陆文:肾盂肾炎32
  • 慎防裡應外合的「兩岸關係的國內化」、「兩岸關係非國際化
  • 美国国会抵抗特朗普帝国扩张
  • 科学信仰者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用太极拳能够化解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冲突吗
  • 金光鸿金三胖,你必被送上绞架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的声音将落在又聋又顽固的灵魂身上。
  • 谢选骏移植的器官党支部
  • 李芳敏1440009你們要互相接待,不發怨言。10你們要作 神各樣恩賜的好
  • 雷声高伐林:功臣的命运
  • 徐沛中研院花香撲鼻
  • 谢选骏艾滋病是“战场经济的克星”
  • 藏人主张習近平:不解決台灣問題,國內的政治安全就沒有保障,國際
  • 张成觉瀟灑風流燕小乙-談水滸人物之三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 曾节明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 松壑亭听任松林兄节目有感
  • 东海一枭《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34
  • 匣子说话GT:这里是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 谢选骏从蓝蚂蚁到山寨窝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清真寺被要求挂国旗学宪法
  • 文在寅赴美斡旋 缩小美朝分歧
  • 美国财长:中兴不在贸易谈判范围内
  • 当法国5月遇见台湾原住民的影像记录···
  • 马杜罗再任委总统 反对派眼中的独裁者加冕仪式
  • 意大利新总理即将出炉 意媒押宝法律教授
  • 美财长:中美谈判各行业有确切目标
  • 美中贸易谈判——不是双赢、而是单赢
  • 费加罗报:北京许诺进口更多的美国产品
  • 日本4月出口大幅增长 但得小心对美顺差
  • 台官方将调查「智子之心」停播是否受中共影响
  • 日本外相讲演称美国在自由贸易上“开倒车”
  • 委内瑞拉大选马杜罗获胜连任 国民大批出逃
  • 美国加息, 新兴市场动荡
  • 中国出席欧盟伊核问题维也纳会议
  • 浪漫主义骑士之《墓畔回忆录》与雷加米埃夫人
  • 香港记者被欧 港区人大反称记者涉阻碍公安执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