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四千万人规模的DNA数据库引发人权争议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5月19日 转载)
    (法广RFI 上海视窗-上海特约记者 沈愚)近日(5月16日),总部在纽约的知名人权NGO人权观察对中国警方目前正在推进的全国性的DNA数据库可能带来的人权问题提出质疑和预警,认为其“缺乏监督、透明和隐私保障”。*
    
     根据该机构的调研,2000年代初期,中国公安部就开始建立名为“法庭科学DNA数据库系统”(又名“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应用系统”)的全国性可查询DNA数据库,它是整个公安信息化项目“金盾工程”的一部分。

    
    到2015下半年,中国公安部已录得4千4百万件“未分类数据记录”,号称世界最大同类数据库。这些数据是从超过4千万人身上提取,另有150万笔取自刑案物证。公安部还建有另一个“打拐DNA数据库”,已录入513,000份DNA记录。当局表示该DNA数据库的用途是侦办犯罪,例如恐怖主义活动和人口贩运,以及辨认尸体和流浪人员的身份。
    
    按照中国法律,公安机关收集DNA样本只限于侦办具体刑事案件所需。
    
    中国《刑事诉讼法》第130条规定,在刑事侦查过程中,为了“确定被害人、犯罪嫌疑人的某些特征、伤害情况或者生理狀态,可以对人身进行检查,可以提取指纹资讯,采集血液、尿液等生物样本。犯罪嫌疑人如果拒绝检查,侦人员认为必要的时候,可以强制检查。”
    
    中国法律并未规定DNA样本可以保存、分享或使用多长时间,也没有说明如何对采样手续提出申诉。人权观察质疑,“中国公安机关利用手中大权广泛收集DNA,却缺乏有效的隐私保障和独立的司法系统,中国正在将它的奥威尔式体制推上遗传学的层次。”
    
    首先,由已知个案看来,中国收集DNA未必与具体刑案侦办有关。公安机关通过运动形式大量收集一般公民的生物数据,只是因为收集“基础信息”已被该部门列为工作目标。
    
    调研显示,许多曾遭公安采集DNA的民众将他们的经验详细发表在社交媒体平台,包括微博、知乎、百度知道、贴吧和天涯。
    
    有些网民在贴文中描述,官员来到他们的住家、学校或工作场所对他们进行采样;但没有一个人说到官员曾出示搜索票或事先通知来访。其他人则是在向公安机关申办证件时被要求提供DNA样本,例如居住证和身份证。还有些人是被公安人员带回派出所问话时遭采集DNA样本,尽管他们大多数并未遭到正式的刑事拘留或逮捕。有些人在网络上表示,他们“不想被采集DNA”或对个人信息被提取感到“很生气”。
    
    此外,DNA的采集,往往以远超过“嫌疑人与罪犯”的广泛类别为对象。这些类别因时因地而异,但通常包含:“重点人员”,即当局眼中具有潜在威胁的人员,如异见人士、维权人士、上访者和其他曾有犯罪纪录人员;“工作目标”,也是公安机关用来描述其关注对象的含糊词汇,例如涉嫌行政违法或刑事犯罪者;以及流动人口,即非属本地户口的人员,包括农民工。有些运动以特定场所为目标──旅店、娱乐场所、网吧和出租房──凡是公安认为“可疑”的人员都可采集其DNA。
    
    这种做法是公安预防性执法的一种形式。有些地方公安机关以民工为目标实施采集DNA的运动,类似的做法可以看到许多通知和报道。
    
    人权观察质疑,中国许多地区的警方正在强迫一般人──既非罪犯也非嫌疑人──抽血提取DNA。其他样本则来自早已受到政府锁定监控的各种弱势人群,包括移民工、异见人士和维吾尔族穆斯林。由于公安部门大权在握,且隐私权在中国尚无可诉性,人们几乎没有能力抵制这种个人信息的收集。
    
    这家人权机构认为,DNA数据库并非当然不合法,在某些情况确实是可以接受的办案工具。但若要达到中国已签署但尚未批准的《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所规定的隐私权国际标准,DNA的采集和储存机制必须受到周延管制,范围尽量狭窄,并与所欲达成的正当安全目的成比例。
    
    联合国隐私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曾指出,DNA数据库可能导致人权问题,包括“可能被滥用于政府监控,包括确认亲属和父子关系,以及造成寃错假案”。此外,未经充分知情同意收集DNA数据,只在极有限的情况下是合理的,例如侦办重大犯罪的需要,而且必须基于符合人权的理由事先立法许可。*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认为, “DNA采集在侦办具体刑事案件时是正当的警察执法行为,但前提是人们的隐私获得有效保障。”
      (博讯 boxun.com)
32519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美经贸边走边吵好,边打边好妙!
  • 用太极拳能够化解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冲突吗
  • 移植的器官党支部
  • 高伐林:功臣的命运
  •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的克星”
  • 習近平:不解決台灣問題,國內的政治安全就沒有保障,國際
  • 瀟灑風流燕小乙-談水滸人物之三
  •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 听任松林兄节目有感
  • 陆文:肾盂肾炎34
  • GT:这里是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 从蓝蚂蚁到山寨窝
  •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 中国承诺减少对美顺差?民众忧美货售价不降反升
  • 无神论加剧环境破坏
  • 不许妄议就是独裁,独裁就是违宪!
  • 博客最新文章:
  • 中国战略分析前苏联人80后迪马谈俄罗斯
  • 谢选骏川普刚懂小国时代的厉害
  • 金剑平辛灏年:一位年轻思想家的理性批判
  • 谢选骏中国社会政治脆弱经不起开放
  • 叶国强指控政府拆光民房掠尽民财敬党查办
  • 东海一枭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 藏人主张當年馬英九政府的全面投降──愚蠢,還是叛賣?
  • 胥志义胥志义:乌坎的民主为什么会失败?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母親節
  • 生命禅院经常反思自己是不是活错了
  • 中華聯邦自治國關於風溼性關節炎動態療程的研究報告(三)
  • 王先强著作《歷歷在目》30.挨鬥
  • 谢选骏纳粹党比共产党民主得多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36
  • 徐永海科学可以告诉我们耶稣就是上帝——2018-5-18圣爱团契圣经
  • 谢选骏贫民窟是自由迁徙的结果
  • 高洪明对藏族公民扎西文色“煽动分裂罪”一案之我见
    论坛最新文章:
  • 巴黎“科技万岁”沙龙前夕 马克龙恭迎HT高人
  • 罢工造成不便 巴黎大区国铁乘客将获赔50%
  • 回声报:中美尚未就拯救中兴达成共识
  • 朝鲜在边境深山藏核武?
  • 包豪斯:设计先锋亦或“千屋一面”原罪?
  • 美国敦促释放推动藏语教学获刑5年的扎西文色
  • 美国著名作家罗斯逝世享年85岁
  • 特朗普表示“特金会”可能延后或就取消
  • 朝鲜对美国翻脸日本怎么看?
  • 看朝鲜拆卸核试验场的虚实及其意义
  • 朝鲜拆毁核试爆场 韩记者最后被放行
  • 国际记者等待进入丰溪里 手机测量仪被收走
  • 美议员指责特朗普放过中兴是向北京投降之举
  • 台高中生赴陆求学剧增 调查局关切被批法西斯化
  • 欧盟及市场担忧意总统迟迟不批准总理人选
  • TVB宫廷剧遭陆禁播被指“上有精神下有精神病”
  • 张学友“逃犯克星”通缉犯歌迷又因面部识别被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