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省对“血浆经济”受害者大搞刑事化 8名被判刑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09日 来稿)
8名被判刑吁请党中央救救他们

就河南血祸八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发生于1990年代的河南污血案已经20年,尽管铁案如山,但因
    高层法外干预,一直未能查处。几十万受害者因上访讨说法受尽打压,更残酷的则莫过于对本无过错的受害者大搞污名化和刑事化身陷囹圄。仅公开判刑就达8人,其中十八大前两起3例,十八大后在中央巡视组眼皮底下一次就达5例。审判“有罪推定”之随心所欲,践踏“疑罪从无”法则之疯狂,坐牢者被“倒打一耙”遭遇之惨烈,亘
    古未有,耸人听闻。窥视三起中的两起就可洞悉刑事化暴虐之一斑。
丧心病狂竟拿两名因分娩输血感染艾滋上访产妇开刀

    1998年11月,也就是李克强任河南省长期间,年仅23岁的村妇赵凤霞生第一胎时,宁陵县妇幼保健院给她输了完全不必不输的两袋800毫升血感染艾滋病毒。不仅母婴传播给孩子,夫妻间又传染给能挣大钱的泥瓦匠丈夫孙振东,其夫2006年7月病情恶化不治身亡。
    
    陈秉中倾听赵凤霞的诉说
    河南省对“血浆经济”受害者大搞刑事化 8名被判刑


    丈夫去世后,活不下的赵凤霞上访讨说法惹怒县委领导,2009年月8月被县公安局刑事拘留,10月8日宁陵县人民检察院以(2009)商刑字第198号文下达《河南省商丘市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以 “敲诈勒索”罪判处赵凤霞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司法部门判刑证据有三条。第一个证据就是她染病后县里为堵住她的嘴,以困难补助分多次主动给她总计9000元(县卫生局对其她200多名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产妇也这样补助)为依据,说她是“非法占有、强行索取,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作出判决。
    第二个证据是,赵凤霞那次住院分娩出院时院方没有主动给她出院证明,她也不知道索取,法院指控赵凤霞认定宁陵县妇幼保健院输血感染艾滋病毒但拿不出住院证据为由,作为她实施敲诈勒索罪的第二个证据。尽管赵凤霞反复说明家人和亲友都知道她入住县妇幼保健院并到那里看望进行申辩,但法院不去追查被隐匿的病历这个重要证据,而是以“乡亲们当然为你赵凤霞说好话”为由,不予采纳。
    给赵凤霞判刑第三条罪状是,自丈夫冤死后沉冤未雪,曾产生到天安门前自杀的念头,司法部门仅凭一时想法而无行为被定罪。
    赵凤霞被判刑后总以为北京有青天大老爷,在保外就医期间2012年初又去北京上访。赵凤霞被国保人员押回县后,撤销原三年缓刑决定,将她重新收监关押。司法部门不追究受害者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元凶,却以编织的欲加之罪强加于年轻寡妇赵凤霞,最高法和最高检知道吗?
    
    时任宁陵县委书记贾宏宇
    河南省对“血浆经济”受害者大搞刑事化 8名被判刑


    河南还有一位年轻苦女子,1995年也是因入住宁陵县妇幼保健院生孩子输血感染艾滋病毒,一家三口都是艾滋病毒阳性,当感冒发烧治疗,钱花光了还欠一身债。因上访就打压,被逼绝望的曹兰英曾剖腹自杀大出血。后来也像赵凤霞一样年年上访,与赵凤霞同年同一判决书同一罪名被商丘市和宁陵县司法部门判刑二年缓刑三年。
    
    陈秉中看望曹兰英及感染
    艾滋的孩子
    河南省对“血浆经济”受害者大搞刑事化 8名被判刑


    赵凤霞(右)与曹兰英在狱中
    河南省对“血浆经济”受害者大搞刑事化 8名被判刑


    
    河南省前两起3例被判刑事件均发生在卢展工任河南省委书记期间,2012年他又大搞人鬼不宁的“平坟运动”,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河南省对“血浆经济”受害者大搞刑事化 8名被判刑


    

利令智昏在中央巡视期间汝州市把5名上访者打入监牢

    (1)5名被判刑的身世
    农妇刘翠红18岁就去平顶山市解放军152医院办的血站卖血,感染艾滋病毒后又传染给孩子和丈夫,丈夫离家出走至今未归,自己带着10岁女儿苦苦煎熬。
    农妇马霞是做人流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上访被抓,依丈夫要求已离婚,只同四岁女儿相依为命。
    农妇陈书霞和尤会收从未卖过血,是丈夫卖血感染艾滋病毒后传染给她们的,丈夫都已病亡双双成了寡妇,为丈夫讨说法被拘留。连同刘翠红和马霞在内的4女子,都在河南血祸中失去丈夫。
    马健民是1990年代初响应政府号召卖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又传染给了妻子,上访就打压。
    (2)唯一的活路只有上访
    5位上访者要求解决的都是难度不大的现实问题。一是关于重症晚期患者转院到郑州市第六医院(河南省艾滋病患者定点医院)治疗时,希望能将先由患者垫付的5000元入院预缴金,像在本市医院治疗一样由政府垫付,因为这些重患没有能力一次性拿出那么多钱;二是这些重患都已失去劳动能力,每月仅靠民政部门的99元低保和卫生部门给予艾滋病患者200元补助金过活,杯水车薪,希望适当提高补助标准。“感染艾滋病本不是我们自身的过错,不找政府找谁呢!”
    (3)上访中遭遇人性毁灭的羞辱与欺凌
    2013年11月14日上午8时,4女1男艾滋病患者带着上面谈的问题来到汝州市信访局,寒风中等了三个小时不见官员出来,失望中转往马路对面的市委大门前,向市委领导反映他们的诉求。上访者在市委大门的电动门前等待时,因站立一上午深感疲惫,马霞不知不觉把腿伸进展开的电动门的缝隙中,陈书霞的胳膊也伸进去了,以缓解几个小时的疲劳。然而就在这时,看守大门的保安在没有任何提示下,突然用遥控器把打开的电动门紧缩起来,刹那间把陈书霞的胳膊和马霞的的腿紧紧夹在电动门的缝隙中拔不出来,痛彻骨髓。
    
    陈秉中在汝州市委展开状态的电动门前
    河南省对“血浆经济”受害者大搞刑事化 8名被判刑


    
    夹住受害者紧缩状态的电动门
    河南省对“血浆经济”受害者大搞刑事化 8名被判刑


    险情发生后,围观人群要求保安用遥控器把紧缩的电动门重新打开,不但不理睬,还说“夹死你们哩”!当再次要求几位门卫打开电动门时,竟全部跑掉,钻进一辆汽车在市委大楼前的院子里开车兜圈子玩。在得不到遥控器的情况下,为了救人,依靠众人力量把电动门推倒,方救出被夹的伤者。
    利用电动门迫害和羞辱血祸受害者,绝非门卫那几个野小子的馊主意,显然是幕后黑手所为。
    (4)遭遇羞辱和欺凌后大难临头
    用电动门夹上访者的惨剧发生后,汝州市只字不提丧尽天良羞辱上访者的恶行,而是颠倒黑白,把推倒市委电动门救人的正义行动定性为 “寻衅滋事”。2013年12月12日,遭受羞辱的5名艾滋病患者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12月25日被正式逮捕。
    被逮捕的农妇陈书霞,2011年国际艾滋病日以艾滋病患者代表身份曾受到时任总理温家宝的接见。温总理说,“艾滋病患者是我们大家庭的一员”。警察在给陈书霞戴手拷时说,你把温总理接见你的那当子事扔一边吧,我们对你该抓还得抓。
    
    2011年12月1日时任总理温家宝接见陈书霞
    河南省对“血浆经济”受害者大搞刑事化 8名被判刑


    逮捕马霞时给戴黑头套,还将她两只胳膊拧在背后施以背拷。马霞说,“我是在医院做人流手术感染艾滋病毒的受害者,警方不抓他们却把我拷起来。”
    (5)司法部门践踏法制摧残受害者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一是不解聘律师就长期关押。根据市委书记给定的“不能手软,要狠狠打击,给5名上访者判缓刑”的调子,办案人员遵命顺杆爬,首先把律师介入这个防碍“狠狠打击”的拌脚石搬开。律师介入没有几天,拘留所长便向被羁押的5名艾滋病患者宣布必须解聘律师,并一个个三番五次个别谈话,如不在解聘书上签字就长期关押。在司法人员的恫吓和强迫下,他们违心地签字了。
    二是不在判决书上签字仍要长期关押。解聘律师签字笔迹未干,在对5名艾滋病患者判决之前,拘留所长又对他们宣布,不管怎样判决,不在判决书上签字休想走出拘留所。为了与家人团聚,在司法部门压力下,他们又违心地签字了。说陈书霞和刘翠红是领头闹事的,被判三缓五,其他三人判二缓三。陈书霞特别申明,每个上访者都有一本血泪帐,我们一起上访是不约而同,何来领头一说。宣判后司法人员还说,这次对你们是重罪轻判,是政府把你们从悬崖边拉回来的挽救。怪异的是,把无辜感染艾滋病的上访者抓进监牢的倒打一耙,还称之为挽救,那是自圆其说的强盗逻辑。判决书都是按“有罪推定”给受害者罗织的罪状,没有一句真话。
    
    汝州市委书记高建军
    河南省对“血浆经济”受害者大搞刑事化 8名被判刑


    三是因无法忍受司法部门的摧残被逼绝食和自杀。被关进囚室的4女子因忍受不了司法部门的暴虐,无奈于2014年马年春节前开始绝食。绝食第三天,陈书霞已经站不起来了,其她三人也都头晕目眩。
    另囚一室的男子马健民,根本不知晓4女子的绝食斗争。他家有80岁的老母和艾滋病晚期的妻子需要他照顾,自己却被囚禁在铁窗内活遭罪,不如一死了之。于是将随身带的超大剂量毒性非常大的抗病毒药一口吞下深度昏迷,经医院洗胃抢救,才脱离危险。
    春节后4女子又第二次绝食,马健民服药自杀被抢救后也绝食。
    连同赵凤霞和曹兰英自杀和欲自杀在内,8名被判刑6名自杀和1名欲自杀达7人的高比例,惊骇世间。如果不是被逼到穷途末路,是不会用生命维权的。这是他们被欺压到身心俱裂唯有一死的写照。
    四是以没收和掌控抗病毒药要挟艾滋病患者。警方为了防止服抗病毒药自杀重演,当天就把被关押者手中的抗病药全部收缴,由他们发放每天必服两次的救命药。警方知道艾滋病患者不吃抗病毒药就活不成,用掌控抗病毒药掐住艾滋病患者的脖子,任你再顽强也得在警方面前抵头。因警方多次不送药,被关押的4女子大喊大叫,用鞋子敲铁门抗争。
    五是大年初一不给开早饭和午饭。迎来马年春节的第一天,都10点了还不送早饭,到了下午快天黑了,不送早饭也该送午饭了,可是已经到了该送晚饭的时候还毫无声息。同居一室的4女囚又大喊大叫,再用鞋子敲铁门,“饿死人了”!“我们过大年,把你们给忘了”。
    六是春节会见女儿只限5分钟。 刘翠红被囚禁后,10岁的女儿被丢弃在家中只能由亲朋和病友带管。马霞的女儿太小,天天哭泣找妈妈,愁得代管的小姨只能佯装妈妈的声音在电话中说:“妈妈在外打工挣钱呢,挣了大钱就回家给你买花衣。”亲朋和病友把孩子抱到会见室,没来得及说上几句问寒问暖的话,一旁的警员冷酷地一声:“时间到!”两位母亲望着远去女儿的背影,撕心裂肺,泣不成声 。
    
     陈秉中2104年6月去汝州调查与马霞(左二)和刘翠红母女在一起
    河南省对“血浆经济”受害者大搞刑事化 8名被判刑


    
    陈秉中2015年4月第二次去汝州调查看望马健民
    河南省对“血浆经济”受害者大搞刑事化 8名被判刑


    七是电视台滚动播放被拘押者的“罪行”以假乱真。汝州市电视台断章取义,电动门夹人惨无人道的场面全然不见了,只有被推倒的电动门画面,表明上访者“寻衅滋事”的野蛮;再有就是逮捕陈书霞坐在老虎凳上手和脚被紧紧拷住签字的镜头,说他们低头认罪了。骑在受害者脖子上的官衙就这样欺骗舆论、混淆视听。

河南大搞污名化和刑事化遭到国际社会严厉谴责

    河南省不去追究艾滋病泛滥成灾的两位责任人,而是对上访的受害者大搞污名化和刑事化,先后三次8人被判刑,令国际社会高度关注。2014年7月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召开的国际艾滋病大会,针对河南省给无辜感染艾滋病受害者判刑的灭绝人性的法律,向全球发出强烈反对“污名化和刑事化”的著名宣言—《无人被遗弃》。要点是:
    1、要对抗艾滋病,没有人应当被定罪或被歧视;
    2、我们对歧视性的、污名化的、刑事化的和有害的法律的继续实施表示共同和强烈的关注;
    3、将无辜被感染艾滋病被定罪,这种法律是无法接受的;
    4、那些歧视艾滋病感染者或者其他疾病的高危人群的医护人员,是对社会公正、平等、人权和获得卫生保健服务的重大倒退;
    5、我们呼吁立即采取统一的反歧视和污名的行动,政府必须废除或终止严酷的法律和政策。
    具有划时代意义宣言的发出,无疑是对陷入死亡深渊不能自拔的河南几十万艾滋病受害者的深切同情,也是对实施“污名化和刑事化”法律决策者的当头棒喝。
    
    汝州市5名上访者被判刑发生在郭庚茂担任河南省委书记期间,而且正值中央巡视组在河南巡视中,如此奚巧,意味深长。在他任期内成百上千艾滋病患者因上访被拘留或没收身份证;还在南阳建立非法上访训诫中心,一上访者5次被拘禁训诫,不“认错”就不放人。
    河南省对“血浆经济”受害者大搞刑事化 8名被判刑


领导“权利干预”和“有罪推定”是产生冤案的根本原因必须倒查责任追究

     目前依法依纪追究呼格、聂树斌等冤假错案有关办案人员的责任,正如火如荼进行,这无疑为依法倒查追究河南8名受害者被判刑案件带来转机。呼格、聂树斌和河南血祸8名被判刑的两类案件都是冤假错案,有诸多共同点,但也有值得关注的不同之处。
     其一、呼格等案和8名受害者被判刑都是领导“权利干预”的恶果。不同的是,前者领导权利干预主要来自厅一级,最高也就是省和自治区一级,而后者的权利干预则来自中央高层。
     其二、两类案件都是根据“有罪推定”被定罪的。不同的是前者是个案,涉及面小;后者则是群体性冤案,涉及面大,而且他们都是先无辜染上艾滋病毒已受到致命性第一次伤害,之后又因上访被判刑遭遇第二次伤害,祸不单行。
     其三、两类案件受害者都是践踏“疑罪从无”法则的牺牲品。前者是在刑讯逼供下的“屈打成招”,而后者针对女性多又都是艾滋病重患,逼供手段则是软硬兼施,十八般武艺齐上阵。
     其四、两类案件的发生都已多年,后者比前者发生的年限还长。明显不同的是,前者十分幸运的已被宣布无罪,并对办案人员倒查责任追究;后者现还是戴罪者,其中汝州被判刑的5位正在服刑中,何时宣布他们无罪,就看中央高层能否身体力行,也如追究呼格等案那样“对错案发现一起,纠正一起,有错必纠”了。
     其五、两类案件发生后都有人为其鸣不平。不同的是,为前者鸣
    冤尚未见遭遇打压的报道,而我为8名受害者多次鸣冤则屡遭打压,近期因再次对造成冤假错案进行揭露,鬼使神差地竟遭到来自高层对我“生平”调查。
    其六、呼格冤案发生后他的父母上访中渴求同情者为其喊冤,然而汝州5名受害者被判刑后却是另一种思维。他们既同意我为他们讨说法,但又怕得罪政府再遭打击报复而顾虑重重。“一旦遭到报复,不仅达不到目的,反而会导致民政局把每月发的低保和卫生局发的困难补助全给停发了,那不是自砸饭碗吗,忍气吞声吧。”河南省把血祸受害的5农民欺负到如此程度,令人心碎。
为河南被判刑受害者平反昭雪是实现司法公平正义的晴雨表和“有错必纠”的测试仪

    领导“权利干预”和“有罪推定”给社会造成的灾难性影响,代价高昂。现在已经到了给8名被判刑的冤假错案下决心“依法纠错”的时候了。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犹如及时雨,无疑是对所有冤假错案倒查责任追究的“尚方宝剑”和有力武器。
    衷心期望敢于担当的习总书记力排众议,力挽狂澜,亲自过问8
    人被判刑事件,与纠正呼格和聂树斌等冤假错案同步进行、追究领导干部和有关办案人员的责任,以正义昭彰的结局呈现在亿万人面前,让蒙冤者早日见青天。兹建议三点如下:
     (1)请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尽快介入河南省8名无辜的艾滋病受害者被判刑事件,指定异地司法机构进行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
     (2)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坚决贯彻“疑罪从无”法则,依法纠错,定罪证据不足,确认被判刑是冤假错案,要坚决依法宣告无罪,特别是要让正在服刑的汝州市5名蒙冤者早日摘掉犯罪帽子,回到大家庭的怀抱;
     (3)处理冤假错案,一是无罪判决;二是给予国家赔偿,包括无辜感染艾滋病毒的赔偿和无辜被判刑的赔偿,参照国际通行做法,亦可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偿;三是将决策者和相关办案责任人绳之以法,承担刑事责任。只有这样才是对公平正义的捍卫与维护,让公平正义的旗帜在祖国上空高高飘扬。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
     2015年4月5日清明节
     邮箱:[email protected]
     附件
    1、河南污血案20年不查处还倒打一耙太过残忍五问党中央
    2、因国际艾滋病日发表“五问党中央”公开信竟遭遇国家卫计委的恶意诋毁和调查
    3、有腐必反还是选择性反腐放过李克强—全国人代会继续掩盖河南艾滋病真相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4、打虎还是放虎归山—中央巡视组掩盖河南血祸黑幕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5、法国美国日本污血案的查处与赔偿和中国河南污血案不查处又倒打一耙—就河南血祸三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6、韩国沉船事故总统道歉总理辞职中国河南污血案20年不查处怎么办—就河南血祸四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7、河南警方肆意封杀抗艾女活动家出国妄图将艾滋病铁幕打造为金城汤池
    8、—个生机盎然的村庄是怎样衍生为冤魂遍野世界第一艾滋村的—就河南血祸七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1812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多名未成年人遭胁迫"卖血" 血浆站已暂停营业 (图)
·血浆经济恶果难消 逾百患者北京请愿
·陈秉中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公开信:“血浆经济”受害者仍绝望中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牛淑英忆毛贼东大跃进:母親家人一個接一個餓死
  •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 郭文貴爆「藍金黃」計畫,澳洲宣布禁止國外獻金
  •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 人道中国十周年纪录短片
  •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
  • “还是有上帝的”
  •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清真”就是“纳粹”
  • 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 「銳實力」為刺破民主制度的「匕首尖」,台灣正處於「刀鋒
  •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修订版
  • 博客最新文章: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56期)
  • 谢选骏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 陆文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 东海一枭历史由德性决定
  • 郑恩宠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 谢选骏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 藏人主张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 谢选骏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 韩亦言【英译】华涌:想你了,妖精
  • 明暗經緯錄蘇小妹請教基辛格博士?你怎麼自圓其說,中華民國憲法存在
  • 滕彪“中华维权律师协会”评出十佳维权律师
  • 谢选骏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 陈泱潮7.2.地点:《启示录》预言【人子】必出生于中华民国,是妇
  • 谢选骏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 韩亦言他們來了:致男人華涌
  • 藏人主张「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 点滴人生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论坛最新文章:
  • 英前首相卡梅伦再出山 参与一带一路合作
  • 古特雷斯吁与朝鲜建立沟通渠道避免误会
  • 中国:朝鲜失控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
  • 夏明:“低端人口”违反社会规律且具悲剧性
  • 《亚洲周刊》选出 2017风云人物:机器人
  • 国际刑事法庭新设“侵略罪”123国投票通过
  • 马英九忍无可忍告台北地检署「三中案」泄密
  • 文在寅访重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
  • 十字架报:中国维吾尔人遭文化宗教的双重压制
  • 美移民局逮捕纽约和加州非法移民1华人在内
  • 拉胡尔·甘地任印度国大党主席迎接挑战
  • 看年终欧盟峰会四大议题
  • 朝鲜不提对话反要外界承认它是拥核国家
  • 《议事规则》修改通过 港议会监察力被削弱
  • 习近平赞林郑月娥在港推广党务有何意味?
  • 深圳现「空櫈」寓意不自由作品旅法画家一度被带走
  • 蒂勒森:朝鲜必须自己赢回谈判桌的机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