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警方肆意封杀抗艾女活动家出国妄图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0日 来稿)
将艾滋病铁幕打造为金城汤池

    国际艾滋病日前夕,为核实将在艾滋病日发表的两篇文稿涉及的人和事专程前去河南,其中包括与两位因出国参加国际会议横遭河南警方封杀的抗艾女活动家的会面。未料,这一会面也照例遭到无理封杀。河之行的一波三折,有话需说从头。
河南禁止抗艾女活动家王秋云和袁文莉出国参加会议居心险恶

    2014年10月23日,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委员会将在瑞士日内瓦联合国会议上审议中国政府递交的《消歧公约》执行报告。经“女性抗艾网络-中国”推荐,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联合国妇女署提供资助,确定选派河南省鹤壁市抗艾女活家王秋云作为女性感染者和受艾滋病影响女性代表出席,并安排王她就中国女性感染者和受艾滋病影响问题进行口头阐述。王秋云是深受河南“血浆经济”之害的艾滋病患者,对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真相了如指掌,特别是在消除对女性岐视和维护受害者权益方面做出了不懈的令人敬佩的努力,推荐她出席会议无疑是合适人选。但因她出国参会必然涉及被河南当局隐蔽多年令全球瞩目的河南艾滋病真相,以至遭到河南警方的无理封杀。无独有偶,郑州市抗艾女活动家袁文莉2013年11月赴泰国参加亚太地区艾滋病大会时也遭到警方封杀而抱屈衔冤。
警方无端没收王秋云护照和政府的两面三刀

     王秋云于会议前半个月即得知她赴日内瓦签证的护照已从瑞士驻华大使馆寄出,眼看就要动身还不见护照的踪影心急如焚。经王秋云询问快递公司才得知,她的护照已经被当地公安局国保大队给拿走了。当她到国保大队询问则被告知,护照是政府拿走了。至于是哪一级政府的哪位官员拿走的,对方拒不作答。疑窦丛生的王秋云随后又几次给国保大队和市卫生局以及和她所在的街道办事处打电话询问,都不予答复而一筹莫展。
    就在这焦急万分时刻令她匪夷所思的事发生了,市公安局和市卫生局等部门那几天竟鬼使神差地几次到王秋云家中探访,查看她是否私自出走,亲眼证实她规规矩矩在家才算罢休。
    更令王秋云哭笑不得的是,在因护照问题意外生变闷闷不乐时,政府官员又登门造访。来的官员有话不直说,而是阴阳怪气又拐弯抹角地以“关怀”口吻说出他们也难以启齿的话,王秋云听话听音,其意是让她编造“身体不好”的谎言,以便用这样的编造回复国内支持她的单位和联合国有关机构。还令王秋云啼笑皆非的是,为了以假乱真,官员还动员“身体不好”的王秋云到当地定点医院“住院”休养,以此欺骗舆论,蒙蔽世人。面对当局又打又拉的威逼利诱,被明察秋毫的王秋云严辞拒绝。
    中国作为《消歧公约》的签约国,本应采取一切措施,保证妇女得到充分的发展和进步,确保他们与男子平等的基础上行驶和享有人权与基本自由,这对急需改变岐视艾滋病女性的河南是雪中送炭,但出于掩盖被隐瞒20年之久的河南艾滋病真相这一不可告人的目的,竟采取卑鄙手段无端没收王秋云的护照阻截她出国。上演了一出生龙活现的对艾滋病女性的岐视。王秋云因无法到日内瓦参加消歧委员会对中国报告的审议,中国女性感染者和受艾滋病影响的声音就这样被河南当局人为地给屏蔽了,令历尽艰辛为深受“血浆经济”之害的艾滋病患者维权的王秋云耿耿于怀,抱憾终生。
无辜感染艾滋病毒的王秋云悲惨身世

    1990年代初河南艾滋病毒大面积传播期间,她不是卖血而是因病输血无辜感染艾滋病毒的,从此陷入不能自拔的深渊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那几年不幸的王秋云因多病缠身,先后在鹤壁市人民医院做3次手术,每次医生都要求给她输血,这就为她感染艾滋病毒提供了适宜土壤。1994年8月第一次做子宫肌瘤摘除术,输血400毫升,出院后就出现发烧、咳嗽、全身无力等症状当感冒治疗,而且越治越重;1995年9月因胃瘤进行胃大部切除做第二次手术,四次输血共2400毫升;1997年6月生孩子,本不用输血,但也输了400毫升;1999年11月子宫肌瘤切除做第三次手术,又四次输血4000毫升。这种强制性的输血给她埋下隐患,在艾滋病大流行的河南怎么不得艾滋病呢!
      2005年1月,王秋云因咳嗽和不明原因的39.5℃高烧再次入住鹤壁市人民医院,一桩非常怪异的事令她生疑。那时她虽然吃了不少退烧药,可是半个月也不退烧,突然间医院对她所住病房反复消毒。此时她觉察得医院可能已经知道她是什么病了,但医院因怕为此担责仍捂着盖着不说实情,本应抗病毒治疗却继续当感冒发烧治。王秋云的怀疑4个月后竟不幸中的。
    贫病交加维权中的王秋云
    河南警方肆意封杀抗艾女活动家出国妄图


     到了2005年5月 因为身体消瘦且严重变形实在挺不住了,在家人陪伴下入住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经检测确诊为艾滋病毒阳性。王秋云10年来的咳嗽、发烧并非“感冒”而是误诊误治的“世界瘟疫”艾滋病,凿凿有据的事实印证了鹤壁市人民医院给她所住病房反复消毒已知她是艾滋病的真实性和对患者的欺骗性。
    确诊后她体内免疫系统中一种重要的免疫细胞即CD4细胞数量已降到朝不保夕的临界线以下。正常成人CD4细胞每立方毫米500~1600个,可是王秋云的CD4细胞只有2个了,病情相当严重。当感冒发烧治疗除花费家里的全部积蓄外,还欠下8万元外债倾家荡产,因经济拮据实在治不起了曾一度想放弃治疗回家等死。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时,多亏了一个好心的艾滋病女人把她介绍到湖北襄樊无国界医院比利时的医生给免费抗病毒治疗,才活下来获得第二次生命。

在丈夫支持下全身心投入抗艾斗争的王秋云

    穷困潦倒的王秋云2005年5月确诊艾滋病出院后,她将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鹤壁市人民医院起诉到鹤壁市山城区法院,虽几次开庭,拖了近三年,因该案事涉当地政府和市人民医院的责任,法院最后说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被中止,上万元的诉讼费付之东流。在备受病魔摧残和精神折磨走投无路情况下,王秋云真想一头撞死在因受政府控制说出“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的那家法院。
    在看到丈夫因她得了艾滋病为筹集治疗费和上访告状跑前跑后的辛劳,王秋云不忍心拖垮丈夫劝他与病妻离婚。“死和活都要在一起,大灾大难共同承担”,被与遭遇艾滋病重创的爱妻不离不弃的丈夫王秋生断然拒绝。这让生命垂危的王秋云鼓起了活下去的勇气。更难能可贵的是,王秋生不仅要求妻子阳光地活下去,还同她一起共同投入到为“血浆经济”受害者维权的斗争中,开始了新生活。
    并肩为无辜感染艾滋病患者维权的患难夫妻
    河南警方肆意封杀抗艾女活动家出国妄图


    为了将所从事的维权活动有声有色地开展起来,他们夫妇与几位病友一道创立了民间公益组织[鹤壁阳光家园],走上了为受害者共同维权的道路。他们通过在公园和家庭集会以及各别走访等多种形式,向受害者宣传艾滋病可防可控知识,对新增病人做心理疏导和药物依存性教育,特别强调只要坚持抗病毒治疗,按时服药就能同普通人一样长寿。他们二人每月还定期到医院看望住院的伙伴,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和慰藉,坚定治疗信心。在争取低保的生活救助方面经与有关部门沟通,一些困难户及时得到救助。经与卫生局也这样沟通,为艾滋病与丙肝双重感染者争取到丙肝免费治疗。[鹤壁阳光家园]的建立搭起了民间组织与政府沟通的桥梁,受到国际有关组织的充分背定和赞许。联合国妇女署还为此专项赞助拍摄了抗艾女性领导者—《王秋云的故事》,网络媒体播出后感动很多人。

被郑州警方吊销护照的抗艾女活家袁文莉

    2013年11月18日,亚太地区艾滋病大会在泰国曼谷召开,袁文莉作为“女性抗艾网络-中国”秘书长办了护照签证将参加大会,期望通过大会学习新的艾滋病防治知识和社区工作经验,并展示中国艾滋病领域女性的工作成就,通过交流藉以增进与其他国家相关组织和国际机构密切关系,以更有效推动中国消除抗艾中岐视女性的问题。然而由于河南政府干预,郑州市警方11月14日找到她,要求她能自行取消本次参会活动,并威胁说,如果不自行取消,公安机关有权利吊销护照,不但本次无法出国参会,还将影响以后的出国活动。这突如其来的一棒,令激情满怀的袁文莉万分沮丧,天地也为之久低昂。
     袁文莉面对蛮横无理的警察据理力争,说明参加本次会议对她本人以及机构工作的重要性,而且特别说明参会的目的是学习、交流和展示,绝对不会做任何危害国家利益的事情。手持尚方宝剑的警员根本听不进她的诉说不予置理,出国参会无望的袁文莉在压力面前也不示弱,对“自行取消”的要挟没有后退一步。
     在凶多吉少情况下,袁文莉11月15日仍按预定时间到达广州机场办理登机手续。通关时果然被广州边检工作人员拦下,说要核实资料,滞留了两个小时边检工作人员正式通知她:“你的护照被签发地的公安机关给吊销了,不能前往泰国,有疑问请和发证机关联系。” 身为“女性抗艾网络-中国”秘书长袁文莉,怀着在亚太地区艾滋病大会上展示中国艾滋病领域女性工作的成就、分享信息和会见各国朋友增进友谊的泰国行,就样这被河南警方无理封杀,失魂落魄地饮恨吞声了。
    “女性抗艾网络-中国”秘书长袁文莉
    河南警方肆意封杀抗艾女活动家出国妄图


     袁文莉生活和工作的河南省是中国艾滋病流行最严重地区,对该省上世纪九十年代因推行“血浆经济”导致成千上万农民因卖血和给病人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世纪灾难的严重性知根知底。她耳濡目染当地政府不是着力解决因卖血和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受害者最关心的赔偿问题,当然更谈不上追究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罪魁祸首的责任,而是对上访者一味打压。面对如此残酷局面愤愤不平的袁文莉,毅然决然投身于为受害者维权的行列,同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发起成立了民间公益组织“女性抗艾网络-中国”。她们秉承温和、理性的方式开展工作,致力于推动女性感染者权益的落实和女性感染者对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参与。作为“女性抗艾网络-中国”的秘书长,她曾在2011年韩国釜山亚太地区艾滋病大会和2012年华盛顿世界艾滋病大会上介绍中国女性社区工作的成就,得到了国内外同行的充分肯定声名远扬。
     然而,她在消除对女性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歧视方面所做的努力,本应得到当局的关注和支持,但因怕她出国参会涉及到河南艾滋病疫情遭到当局的无理封杀。令她渴求通过会议交流和参加培训能学到更多消除对女性岐视的经验以改变河南对女性岐视的现状大失所望。袁文莉对警方无理吊销她的护照怒不可遏,强烈要求河南省政府及公安部门应责成郑州市公安局撤销吊销她护照的不法行为,并承诺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

5名政府官员在车站堵截王秋云去郑州参加会见

    我于11月17日按约定时间上午11时到达郑州,正在与来接我的袁文莉交谈时,王秋云的丈夫王秋生突然打来电话说,在王秋云正要登车前来郑州时被区政法委、区卫生局和街道办事处3个部门5名政府人员拦下,声色惧厉地宣告,你今天不能上车去郑州!王秋云说,“我是去安阳看朋友”。你去哪儿我们早就掌握了,必须退票跟我们回去。3部门又怕王秋云改乘大巴去郑州,要求她跟工作人员一起去外边玩和吃饭,以便能把她死死看住。王秋云说,我家有孩子要给他做饭,而且我这个艾滋病人也不能与你们同餐,只能回家。3部门见状,只好派一名政府人员坐在她家看守,寸步不离。那位官员说,我已向领导下了保证,一定完成把你看住的任务才撤防。王秋云向他承诺说,你放心我不会去郑州了,你该回去就回去吧。时到午后,看守的官员说,“有你的保证那我就回去了”。
    我在郑州得知王秋云被拦截的遭遇,心绪难平。我是专程为看望两位抗艾女活动家来河南的,对方遭劫我不能无动于衷应有难同当。与袁文莉会面后紧急退掉我事先买好的返回北京的预售票,夕阳西下时分登上去鹤壁的火车。
    陈秉中在河南省鹤壁市会见王秋云夫妇
    河南警方肆意封杀抗艾女活动家出国妄图


    王秋云夫妇因怕警方监控再出意外不敢在出站口迎我,根据约定他们在远离车站几百米的地方用手势联系接到我。为安全起见选择一处安全地带坐在汔车内长谈。我首先向余惊未消的二位表示慰问和敬意。艾滋病晚期消瘦得厉害、体重不足80斤可怜的王秋云仍精神抖擞,令我非常感动也难掩无法言表的心酸。
    王秋云对我说,我们这里警方无孔不入,近几天你要来郑州的邮件和我给你的回复,都无一例外地被监控,一言一行全在警方掌控之中,不允许任何对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说三道四的声音传出河南。
    河南对我来说是不可进入的禁区,不可久留,夜幕下满天星斗我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王秋云和袁文莉为无辜感染艾滋病患者维权的义举,光彩照人,应该得到肯定和表彰,但河南政府不去追究制造艾滋病惨案的罪魁祸首,反而把鞭子抽打在为受害者维权的抗艾女英雄身上,让应受到惩戒的负罪者逃之夭夭,这是河南警方所以敢于一而再再而三肆无忌惮封杀抗艾女活动家姑息养奸的根本原因所在。
    衷心期待以习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痛定思痛,在依法治国中依法查处延迟多年河南污血案,追究和倒查恶意迫害抗艾女活动家无法无天行为,向受害者赔礼道歉,把没收的护照还给持有人,为她们讨回公道和尊严;树起这面大旗,让民间公益组织和政府一道,众志成城,在抗艾斗争中一展神威。
    关我于国际艾滋病日要发出的另一文稿待几日后下回分解。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
    2014年11月18日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31212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我在LAMAR的那些日子(一)初到与大陆同学(下)
  •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
  •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 「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 澳洲政府對中共作出強硬反擊
  •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 新时代全民体育
  • 师者智者和诗者
  •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 沒有經過轉型正義的火浴,國民黨反而發展成民主台灣的政治
  •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 滕彪人道中国十周年纪录短片
  • 谢选骏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1-1:荧惑守心似无主1
  • 胡志伟《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 刘国凯学会忍气吞声--工地札记之二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 BURMA-缅甸风云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 曾节明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
  • 谢选骏“还是有上帝的”
  • 吴倩 圣母玛利亚:未来的时期对
  • 谢选骏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 生命禅院《传道篇》之八:横向时间
  • 滕彪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谢选骏“清真”就是“纳粹”
  • 滕彪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论坛最新文章:
  • 美朝直接对话的可能性是否正在增大?
  • 欧洲议会对Kebab包必用的磷酸盐开绿灯
  • 伊斯兰合作组织宣布东耶路撒冷是巴国首都
  • 谷歌新战略宣布在北京建人工智能研究中心
  • 中国商标局判法Calisson d’Aix糖果品牌有理
  • 记者保护协会:2017年中国41名记者坐牢
  • 新西兰将推动限制外国人购买成屋的法律
  • 日中“海空联络机制”启用 钓鱼岛问题回归原点?
  • 沙特解除电影院禁令开放3千万观众市场
  • 大转弯!华盛顿提议与平壤“无条件”谈判
  • 法德非洲首脑会晤商讨反恐资金军事行动
  • 费加罗报 :中国的绿色攻势
  • 马克龙警告“我们正输掉对抗全球暖化之战”
  • 东京指“国家公祭日”习近平不发言顾及日中关系
  • 伊斯兰峰会上土耳其称以色列“恐怖占领国”
  • 阿拉巴马州选举 共和党首遭败丢参院1席
  • 南京大屠杀80周年 港人到日本领事馆抗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