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一位给血站当托的农民悲惨遭遇记/陈秉中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22日 来稿)
    2014年6月,我去河南省汝州市看望因上访讨说法被蒙冤判刑的5名受害者那天,该市马庄村农民老胡夫妇,也来向我陈述他们因给血站当托令人心碎的遭遇。下面就是他们的诉说。

轻信“以血致富”谎言坠入无底深渊
    1990年代初是河南“血浆经济”大发展时期,为了摆脱贫困,信笃血站“以血致富”的宣传,许多农民纷纷加入卖血大军,特别是豫东南一带出现了一窝蜂般拥至血站争先恐后卖血的热潮,老胡夫妇也卷入其中。当时平顶山市解放军152医院血站站长张副院长动员他加入该院办的血站,说能够挣大钱,该院一个新的采血点就这样在马庄村老胡家建立了起来。由老胡出面动员,把本村和邻近村庄想卖血的人引领到他家的采血点,每领来一位能挣5毛钱,然后包车去152医院做血型化验,车费从卖血者所得报酬中扣回。老胡每天至少能领100人,多时可达200来号。化验完血型就回到老胡家抽血,每抽取400毫升卖血者可得50元,这在当时是一笔可观的收入。老胡虽然领一个人所得不多,但领的人多了也就水涨船高。1993至1994年间,老胡粗略估算,来到他家抽血的少说也有6000人,天天 “顾客”盈门。
    每个血站一般都有几个采血点,一个采血点一年就能有6000人卖血,河南全省经批准的“合法”血站就有200多个,至于在乡和村自行建立的非法血站就更多了。河南省了解内情的人士说那几年至少有一二百万农民卖血,显然他们所言非虚。这就为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提供了适宜土壤。
    老胡算不上“血头”,“血头”要从出售血浆中提成,老胡的收入只不过是“血头”的一个零头,血站当然挣得更多了。这就是许多市县的人民医院,中医院、卫生防疫站、妇幼保健院以及部队医院为了创收大办血站的原因,深受其害的则是卖血农民。
    同年,河南省驻马店军分区医院也办了创收的血站。
    
    驻马店军分区医院发给卖血农民的献血证
    河南一位给血站当托的农民悲惨遭遇记/陈秉中


    另据2000年7月对汝州市一个地下采血窝点化验结果显示,采集的400多袋血液,100%含有艾滋病毒,41%含乙肝病毒,含丙肝病毒亦是100%,极具杀伤力。一些知情者举报河南省推行“血浆经济”那几年至少有三五十万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而且大多数又同时感染丙肝及乙肝病毒,绝非空穴来风。

老胡挣大钱了招灾惹祸挨了一刀
    老胡那一二年到他家采血点的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惦记他的人算计着这家伙没少来钱。一天,戴着黑头套的歹徒趁夜色潜入老胡家,让他拿出钱来。老胡伸手给了歹徒200多块。“你这是打发要饭花子的”,喀嚓一刀剌入老胡的左大腿,血流如注。与我会面那天老胡特意让我看他腿上留下的伤疤。这一刀把老胡吓懵了,他深知钱来得太容易,必定招灾。
    
    陈秉中在汝州市会见老胡夫妇
    河南一位给血站当托的农民悲惨遭遇记/陈秉中


    那天我问老胡,你发大财了吗?他掐着指头算,一次一人挣5毛钱,其收入满打满算也就是三四千元。挨了一刀老胡觉得太不上算了,好玄丢了命。在我看来,老胡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挣那点辛苦钱实属不易。

老胡被剌赔了夫人又折兵
    老胡家采血点每天上百人采完血后要清洗针头、针管和输血用的塑料管,清洗后再用蒸锅消毒,这些活全由老胡夫人一手包了。在清洗针头过程中常被针头剌破手指,但因过不了一二天就完好如初,所以老胡夫妇总不以为然,无孔不入的艾滋病毒就这样乘虚而入。经过一段潜伏期,老胡夫人病倒了,发烧、咳嗽、出皮疹和不明原因的消瘦这些艾滋病症状都一一显现,一经检测是艾滋病毒感染者,成了感染艾滋病毒的另一类型患者。夫妻俩遭遇到如同天塌地陷一样的打击,晕头转向。他们从没有想到挣点血汗钱会有这么大的风险。在他们夫妇办采血点期间,152医院张副院长带两名军医每周两次到采血点巡视和指导,老胡夫人得了艾滋病,他们则成了甩手掌柜的,什么都不管了。后来张副院长离开医院走人了,再找152医院根本无人理。找当地政府更是一推六二五,人家说,这与我们无关。老胡夫妇要求赔偿的愿望就这样落空。
    老胡夫妇说到这里,哽咽不止,“甭提多后悔了,这后悔药可怎么吃呀”!

后悔莫及又遭儿子嫌弃只能自打嘴巴
    当儿子得知妈妈为挣钱得了艾滋病,气不打一处来。在村里只要外人知道你家大人得了艾滋病,儿子要想找对象,别想人家姑娘进你家门。好不容易找到对象了,因不敢暴露真实身份,没有结婚登记就“结婚”了。由于违反婚姻法,孙子8岁了还上不了户口,如果花大钱托关系去办,又拿不出那么多钱,几年没办成。年近30的儿子天天没有好脸色,总想把二老驱逐出家门。当妈妈的恨谁呢,只能恨自己。精神上遭遇的自己往自己脖子上套绳索的摧残,已近崩溃,近一两月个月来不止一次地抽打自己嘴巴。我与老胡夫人会面那天,脸颊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依然可见。
    
    老胡夫人自责伤及的脸颊
    河南一位给血站当托的农民悲惨遭遇记/陈秉中


    老胡夫妇与我交谈结束时深沉地对我说,希望陈老先生有机会向上边给我们说说话。他们那种无助而又期待的神情,令我心痛。无疑老胡夫妇是河南推行“血浆经济”的受害者,河南那么多的血站和不计其数的采血点,身受其害的何止老胡夫妇一家。应当说的是,河南推行“血浆经济”导致成千上万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和人为因素造成的像老胡夫人那样染上艾滋病的,都应追究领导责任并给予国家赔偿。跑了和尚跑不了庙。152医院是无法推卸责任的,同样负有给予老胡夫人赔偿的道义责任。我为他们说话讨公道,责无旁贷。我只能用笔为所有在“以血致富”诱骗下遭受不白之冤的受害者,竭尽全力为之呐喊。
    临别,我同老胡夫妇一起吃了河南名小吃,羊肉烩面。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
    2014年9月20日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6710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甘肃胁迫未成年人卖血案续:血站员工每年有指标
·云南余震不断天气恶劣灾区成孤岛 灾民苦等救援及物资血站告急 (图)
·新乡怡园广场移动义务献血站抽死了献血者 (图)
·江苏常州市中心血站原站长曹伟春因受贿获刑六年
·卫生部要求血站血袋贴唯一条码 可追溯至献血者
·卫生部要求血站采血袋贴唯一条码可追溯献血者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热爱毛泽东?先审查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四)
  • 專制政權恐懼與憤怒的,往往只是良心的概念
  • 台湾舆论谴责当代东厂----促转会
  •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
  • 强烈抗议万维网对歌颂魔鬼的文章大开绿灯!
  • 以習近平為首的太子黨及幕僚群,整個思想的形成期是中國歷
  • TheUnitedNations,China,andHumanRights
  • 厉害了,我的国—有感于我的日本行
  •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 毛泽东是最大的“中国人民公敌”!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天堂夢醒》七、不如賭博
  • “白衣天使”如何变成了“白衣魔鬼”?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 独往独来文庙的博客:中美经贸脱钩,军事对抗和冲突将成为选项
  • 邱国权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9)
  • 念此的博客李克强撂重话:要中国低头是百年前的事
  • 藏人主张新冷戰局勢下的中俄關係
  • 谢选骏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 谢燕益论公民不合作运动
  • 谢选骏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 王先强著作《天堂夢醒》八、雄心壯志
  • 谢选骏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 谢选骏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 滕彪美中媒体战?中国在美两大官媒被要求登记为外国代理
  • 李芳敏1440004惡人面帶驕傲,說:「耶和華必不追究!」在他的一切思想
  • 谢选骏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 苏明张健评论习政权是中国人和世界消灭的对象
    论坛最新文章:
  • 伊朗阅兵恐袭增至29死 IS组织声称负责
  • 一波又起! 中国驻瑞典大使抗议瑞典媒体 “辱华“”
  • 军售案:奥朗德为女友辩解澄清 却引发印度政治漩涡
  • 谷歌否认调整落实搜寻功能抵制特朗普旅游禁令
  • 台湾:中梵主教任命协议不影响台梵邦交
  • 签主教任命临时协议 教廷背叛天主教还是仅向北京妥协
  • 美媒:2千亿关税加制裁军委导致中国取消贸易谈判
  • 传中国取消刘鹤访美 化解争端美官员依然乐观
  • 美国宣布制裁后 中国国防部提出“严正交涉和抗议
  • 中梵宣布:就主教任命签署临时性协议
  • 香港拾荒老人悲歌,贫富悬殊冠亚洲
  • 中国驻多米尼加使馆揭牌 王毅指外交自主似剑指美国
  • 中国经济50人论坛 “妄议中央“还是“呼吁常识”?
  • 中美贸易战“野火”燃及世贸组织
  • 世卫警告:喝酒每年夺走全球300万人生命
  • 巴黎人行道或许会禁止电动滑板车
  • 中国外长访多米尼加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