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汝州5名无辜感染艾滋病患者上访被判刑/陈秉中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10日 来稿)
就河南血祸五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河南省汝州市人民法院2014年5月9日作出判决,给5名响应政府号召卖血无辜感染艾滋病的上访者,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和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不等的刑期。这是继十八前给3名无辜感染艾滋病患者因为上访被判刑后,又一次而且是人数更多、判处更重、也是河南对上访的艾滋病患者栽赃陷害、嫁祸于人新一轮的打压升级。

上访者的不幸身世
    农妇刘翠红响应政府脱贫致富号召,18岁时就去平顶山市解放军152医院办的血站卖血,感染艾滋病毒后又传染给了丈夫和孩子,一家三口都是艾滋病毒感染者,无人对此负。丈夫因经受不了这种打击离家出走,刘翠红的父母也因卖血双双病亡,自己带着一个10岁女儿苦苦煎熬。
    农妇马霞是做人工流产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也无人对此负责,丈夫已与她离婚,只同一个四岁的女儿相依为命。
    农妇尤会收和陈淑霞都没有卖血,是丈夫卖血感染艾滋病毒后传染给她们的,丈夫因确诊和治疗太晚都已病亡,丧夫之痛的年轻媳妇在“血浆经济”中没有“以血致富”却双双成了寡妇。
    马健民夫妇二人都是1990年代初卖血感染艾滋病毒的,现已是艾滋病晚期,上访就打压。

上访的艾滋病患者不是罪人是受害者替罪羊
    刘翠红和马霞等5位上访者感染艾滋病,是李长春1992至1998年执政河南期间因推行“血浆经济”造成艾滋病毒大面积漫延,和李克强于1998至2004年执政河南期间因继续前届政府隐瞒疫情并疯狂打压举报者和上访者的政策导致疫情恶化引发艾滋病大流行的恶果。近20年来,由于前两位党总书记百般阻挠对河南血祸的查处,二位负罪高官不仅没有被问责,反而受到百般呵护加官进爵,李克强还当上了总理,对上访者则反咬一口,倒打一耙。这与法国、美国和加拿大等国发生的不论是献血还是输血感染艾滋病毒,无一不追究刑责和给予受害者赔偿的国际通常做法大相径庭。更不为国人所知的是,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的第一责任人李长春和第二责任人李克强,仰仗着中央高层一不立案、二不问责、三不给予受害者国家赔偿的“三不政策”,公然与包括富强、民主、公正、法治和诚信为主要内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唱反调,至今仍坚持一不认错、二不担责、三不赔礼道歉的“三不主义”,对上访告状的受害者不是拘留就是判刑。汝州事件就是这种倒行逆施把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的罪责全都扣在受害者头上诿过于人的写照。

为了活下去只有上访一条路
    汝州市上访的艾滋病患者都是失去劳动能力的残疾人,不能打工挣钱了,每月仅靠民政部门的99元低保和卫生部门给予艾滋病患者200元补助金过活,杯水车薪。为此他们曾多次到汝州市卫生局、民政局和信访局上访,希望在给予国家赔偿前能提高临时性的补助标准,但无结果。在走投无路情况下,他们不得不冒着打压的风险,上访找政府了。
    这些上访者此次要求解决的问题难度并不大。一是关于重症晚期患者转院到郑州市第六医院即河南省艾滋病患者定点医院治疗时,希望能将先由患者垫付的5000至上万元的入院预缴金,像在本市医院治疗一样,由政府垫付。因为这些重患没有能力一次性拿出那么多钱。二是希望适当提高政府给予艾滋病患者的补助金标准,解决糊口这一燃眉之急。“我们不找政府还能找谁呢!”
    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的事实表明,他们感染艾滋病本不是他们自身的过错而是政府行为造成的灾难,作为负责任的政府本应主动帮助这些无辜受害者排忧解难。他们提出的两点要求并不过份,应当善待,何必施以重拳。

毁灭人格的的欺凌和羞辱
    2013年11月14日上午8时,4女1男艾滋病患者带着上面谈的两个问题来到汝州市信访局递交投诉书,要求与局领导见面。他们在寒风中等了三个多小时不见官员出来,失望中转往马路对面的市委大门前,要求向市委领导反映他们的诉求。上访者在市委大门的电动门前等待时,因为站立一上午深感疲惫,马霞不知不觉中把腿伸进展开的电动门的缝隙中,陈淑霞的胳膊也伸进去了,或蹬或扶,以此缓解几个小时的疲劳。然而就在这时,把守大门的安保人员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突然用遥控器把打开的电动门紧缩起来,刹那间把陈淑霞的胳膊和马霞的的腿被紧紧夹在电动门的缝隙中拔不出来,陈淑霞的胳膊还被紧缩过程中的电动门拖了四五米远,惊恐之状,惨不忍睹。
    
    陈秉中在汝州市委展开状态的电动门前
    汝州5名无辜感染艾滋病患者上访被判刑/陈秉中


    夹住受害者紧缩状态的电动门
    汝州5名无辜感染艾滋病患者上访被判刑/陈秉中


    险情发生后,周边的人们顿时向门卫高喊“夹到人啦,快停下来!”然而在一旁的市委保安人员不但没有用遥控器把紧缩的电动门重新打开,还说“夹死你们哩”。急情之下一位艾滋病患者找来一根桌子腿,插入门缝以减轻紧缩门对伤者的压力,因为顶不住挤压的力量,桌子被腿断掉了,未能把被紧紧夹住的艾滋病患者肢体解救出来。此时在一旁的围观者再次要求门卫打开大门,可是几位门卫竟不顾伤者的痛苦,淫笑中继续恶作剧。紧急无助时,一位胆大者破窗而入,试图去拿遥控器。可恶的门卫此时竟然全部跑掉,不顾在后面追赶的人怎么喊“你们不能跑,快拿钥匙救人!”他们不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钻进一辆汽车在市委大楼前的院子中,开着车转圈。因为拿不到遥控器,为了救人,依靠众人力量把电动门推倒,方救出被夹的伤者。
    陈淑霞等5位上访者一上午不但没有见到信访局和市委领导,反而遭到市委门卫的当众羞辱。可以想见,这样的羞辱绝非那几个野小子门卫独出心裁的胆大妄为,而是在黑手操纵下将上访者当做汝州市的主要敌人进行打击的恶作剧。

祸从天降
    惊心动魄的事件发生后,汝州市只字不提羞辱上访者的恶行,而是把推倒市委电动门救人的正义之举定性为艾滋病患者聚众闹事。2013年12月12日,将刘翠红等4女1男5名艾滋病患者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12月25日又宣布由刑事拘留升级为正式逮捕。汝州市就是运用这样的残虐手段诬陷受害者杀一儆百,妄图把艾滋病患者上访潮压下来。
    汝州市把保安在夹人后逃之夭夭,众人为解救受伤害的上访者推倒夹人的电动门的正义行动,说成是聚众闹事,那是骑在受害者脖颈上作威作福,又不准许你反抗的官衙和专制独裁者才这样颠倒黑白。我在旧社会生活十多年,国民党的腐败和对百姓的欺压,我耳濡目染,但同汝州对良民的欺压相比,那是小巫见大巫。这种以掩盖真相的一面之词欺骗舆论,是继河南蓄意隐瞒艾滋病大流行真相长达20年的世界丑闻之后又一震惊全球的丑闻。
     被逮捕的上访者家属最放心不下的是担心在拘留所那样恶劣环境中导致家人病情恶化,被病魔和人魔双重摧残下吞噬他们脆弱的身躯。
     马建民被抓捕后,他的也是艾滋病缠身的妻子最忧虑丈夫病情恶化被恐吓生病住院打吊瓶。艾滋病人病毒载量本应在10万以下,可是她的丈夫已高达36万,危在旦夕。
     被逮捕的刘翠红家中只留下无亲人照看的10岁女儿,马霞4岁的女儿只能由亲友代管。
    这次被逮捕的农妇陈淑霞2011年12月1日即国际艾滋病日以艾滋病患者代表身份受到时任总理温家宝和卫生部长陈竺的接见。温总理说,“艾滋病患者是我们大家庭的一员”。要知道,前总理温家宝是推荐李克强任新总理最积极也是最卖力的一位,然而新总理上任后竟没有给最赏识他的前总理一点面子。警察在逮捕陈淑霞戴手拷时对她说,你把温总理接见你的那当子事扔一边吧,我们对你该抓还要抓。
    2011年12月1日时任总理温家宝接见陈淑霞
    汝州5名无辜感染艾滋病患者上访被判刑/陈秉中


    逮捕马霞时将她两只胳膊拧在背后施以背拷。马霞说,“我是在医院做人工流产手术感染艾滋病毒的,犯罪的是医院,可是警方不抓他们却把我拷起来,把我吓坏了”。马健民是响应政府号召卖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他说,“有罪的不是我,怎么不抓医院办血站的人呢,被他们感染艾滋病毒的成千上万,却拿我开刀。”

拘留所里的绝食和自杀
    他们含冤被关进带铁栏杆的囚室里,左思右想就是想不通被关在这里到底犯了什么罪。身陷囹圄同囚一室的4女子都觉得会冤死在这里无法见天日,不如绝食以死抗争。绝食第三天,陈淑霞已经站不起来了,其她三人也都头晕目眩。
    马健民这个男子另囚一室,根本无从知晓4女子的绝食斗争。心有灵犀一点通。他家有80岁老母需要他照顾但无法尽孝,妻子又是艾滋病晚期也需要他安抚解忧,他却被囚禁在铁窗内难以忍受,不如一死了之。他将随身带的48粒毒性非常大的抗病毒药一口吞下深度昏迷,经医院洗胃抢救,才脱离危险。
    他们壮烈的抗争行动惊天动地,然而警方的迫害并未因此有所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了。4女子继春节前的绝食行动春节后又再次绝食,马健民自杀抢救后又绝食48小时再次抗争。无辜感染艾滋病的受害者就这样在拘留所不忍屈辱拼死挣扎。

以没收和掌控抗病毒药要挟艾滋病患者
    警方为了防止用抗病毒药自杀的惨剧再次重演,当天就把被关押者手中的抗病药全部收缴,由他们发放每天必服两次的救命药。警方知道艾滋病患者不吃抗病毒药就活不成,用抗病毒来要挟,任凭你钢铁般的意志也不得不在警方面前抵头。抗病毒药每天必须按时服用才能保证疗效,擅自停药或人为中断,等于前段治疗的前功尽弃。有一次都过了晚7时30分必须服药近一个小时还不送药,心急如焚的4位被关押的农妇大喊大叫,还用鞋子敲铁门,才姗姗送药来。这种情况不是一次两次,你不抗议就不按时送。国际公约有一条规定,就是对待患病的战俘也要实行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汝州市司法部门竟用掌控抗病毒药掐艾滋病患者的脖子。我80开外了,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这样残害无辜的艾滋病患者可与毫无人性的法西斯比高低。

不解聘律师就长期关押
    5位上访者被刑拘后都聘请了律师,他们也介入了工作。5位律师向市公安局、法院和检察院三部门询问相关事项和提取案卷的过程中,总以种种借口百般刁难。为了公平和公正,律师建议该案应异地审判,但被拒绝。据几位律师办案中与公检法人员接触过程中察觉到,在法办5名上访者前,汝州市委领导事先在召集三部门负责人的会议上传达了市委书记早就定的调子,不能手软,要狠狠打击,给5名上访者判缓刑。公检法只能按这一指示行事,根本谈不上司法的独立性。律师的介入无疑是公检法受命于市委书记办案的最大障碍,必须搬掉这个拌脚石。辩护律师始终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依法行使辩护职能。一位司法人员流露,政府是老大,我们听政府的。
    拘留所的所长在律师没有介入几天的情况下,先是集体向被羁押的5名艾滋病患者宣布必须解聘律师的要求,如果不解聘就长期关押。上访者因不接受如此践踏法制的无理要求,拘留所正副所长就一个个单独找谈话,以长期关押为由再次进行恐吓。马霞等5位深知律师被解聘就没有人为自己辩护了,合法权益被剥夺。没有见过大事面的农家人,被政府强制他们解聘律师一事愁坏了。他们也明白,身在拘留所怎么能与政府对抗。作为缓兵之计,只能违心地屈服于政府解聘律师的要求,让怎么签就怎么签吧。

不在判决书上签字仍然要长期关押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为解聘律师签字没有几天,在对5名艾滋病患者判决之前,拘留所的所长又对他们宣布,不在判决书上签字休想走出拘留所。你们不要管法院怎么判,但要先表示愿意在判决书上无条件签字才能有望回家。这一回比上一次签字还犯寻思,愁煞得吃不下睡不着,难死人了。作为权宜之计,他们又违心地屈服于政府,上演了由公检法导演的又一出践踏法制的丑剧。
    宣判时只在拘留所的一个房间放张棹子,由审判长主持,主审法官宣读,没有任何人参加,家人和被辞退的律师被紧闭的大门挡在拘留所外不准进入。宣判后蒙冤者拿到手的判决书,那是法院依据市委书记旨意照猫画虎栽赃陷害的自白书。
    
    被强制签字的判决书首页和末页
    汝州5名无辜感染艾滋病患者上访被判刑/陈秉中


    汝州5名无辜感染艾滋病患者上访被判刑/陈秉中



大年初一不给开早饭和午饭
    爆竹声中辞旧岁,几家欢乐几家愁。迎来马年春节的第一天,市委领导和公检法的官员们无不沉浸在推杯换盏的欢乐中,可是又有谁知5位受害的艾滋病患者也过大年吗!初一囚徒们心想,今日早饭总比平时要热乎一些吧。都10点了不见有饭送来。好饭不怕晚。到了下午快天黑了,不送早饭也该送午饭了。可是已经到了该送晚饭的时候还无声息,同居一室的4位女囚又大喊大叫,用鞋子敲铁门,“饿死人了”!这时送饭的才来。“怎么说呢,我们忙着过大年,把你们给忘了”。

春节会见女儿只限5分钟
    刘翠红被囚禁后,10岁的女儿被丢弃在家中只能由亲朋和病友带管。马霞4岁的女儿每时每刻离不开妈妈也被撇在家中。马霞的女儿太小,天天哭泣找妈妈,愁得代管的小姨没有办法,只能佯装她妈妈的声音在电话中说:“妈妈在外边打工挣钱呢,挣了大钱就回家给你买花衣,买很多好吃的。”几个月来就这样一次次哄骗。
    
    陈秉中与马霞和刘翠红母女在一起
    汝州5名无辜感染艾滋病患者上访被判刑/陈秉中


    被囚禁的几位都这样想,人心都是肉长的,出于人性和良知,春节怎么也应该让我们见见几个月没着面的孩子了。拘留所开恩了,但仅限5分钟,而且不许讲与案件有关的话。亲朋和病友把孩子抱到会见室,刘翠红和马霞见到几个月未见的女儿强装笑逐颜、迫不及待地和亲骨肉左亲右亲,而内心却充满无法对人言说的苦楚。没来得及说上几句问寒问暖的话,在一旁的警员冷酷地一声,时间到!送孩子的亲友即刻把母亲怀中的孩子抢过来,逗着不懂事的幼女,冷不防地转身走出会见室。两位母亲当着孩子的面怎敢落泪,孩子从会见室抱走时,望着远去的背影,撕心裂肺,抱头痛哭,“我们响应政府号召得了艾滋病就没人管了,如今竟落到这步天地,到哪说理去呢!”当然他们一时弄不清汝州市委和司法部门死保河南血祸罪魁祸首的醉翁之意,只怨老天不睁眼。仅仅5分钟的会见,两位母亲每想起这万箭穿心时刻,不由得泪流满襟,“我对不起我最心爱的与我相依为命的宝贝呀!

电视台反复播放被拘押者的“罪行”
    陈淑霞和马霞被市委电动大门夹住那惨烈的一刻,刘翠红用手机抓拍了全过程,她遭刑拘后这一重要罪证被警方全部删除。然而汝州市电视台则瞒天过海,断章取义,电动门夹人的惨无人道的场面当然不会有了,只有被推倒的电动门的画面,用以表明上访者的野蛮。再有就是逮捕陈淑霞坐在老虎凳上手和脚被紧紧拷住签字的的镜头,说他们在事实面前低头认罪了。整个录像没有一句真话全是把无辜者搞倒搞臭的谎言。我6月16日到汝州会见受害者那天,正赶上电视台再次播放那巧言令色的录像节目。自从这样的节目滚动播出后,汝州市城乡不仅在艾滋病这一领域实现了“零上访”,其它各类冤案的上访也归于零,起到了对所有“聚众闹事”者的震慑作用而呈现一派太平景象。蒙冤的几位对我说,汝州电视台播出歪曲事实,恶意丑化受害者的节目对他们身心的摧残和名誉的毁损,一辈子也无法治愈和洗白,比中央电视台播放公审薄熙来罪行的节目频率还要高,费时还长,铺天盖地了。这种对上访的艾滋病患者全方位的迫害,让有史以来的迫害狂也望尘莫及。这表明人魔比病魔更凶残。
    
    在医院输液治疗的马健民
    汝州5名无辜感染艾滋病患者上访被判刑/陈秉中


    陈秉中与访谈的汝州市部分位朋友合影
    汝州5名无辜感染艾滋病患者上访被判刑/陈秉中



我的严正声明
    来到汝州令我心酸的是,上访的几位艾滋病受害者被汝州市司法部门欺凌得精神恍惚和心理崩溃而战战兢兢。由于缓刑期间不许乱说乱动套在头上的紧箍咒,他们害怕因一句话失言会被再次抓回来成了惊弓之鸟,陈淑霞释放回家后从没有走出家门一步。鉴于陈淑霞脆弱的心理状态,我此次到汝州没有惊扰她。其他4位出于对我的信任,既希望我倾听他们的诉说,又要求我不要向党中央报告,也不要向媒体曝光,因为一旦被汝州市委发现将大难临头“二进宫”。
    我入党61年,听了几百场次的党课,也缴了不少党费,要求党员要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和做讲真话不讲假话的带头人。诚然,讲真话是对人格素质的基本要求。习总书记强调,“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党外人士而言,要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真实反映群众心声。”当然我也亲身经历和目睹了讲真话不讲假话并不容易,不少时候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甚至生命。汝州5位上访的艾滋病患者讲的都是真话,但先被拘留后被判刑,吃尽苦头。汝州市在“整四风”中不厌其烦地播放拘捕上访的艾滋病患者“聚众闹事”的罪行录,谁还敢上访紧步后尘呢!
    出于良知和卫生工作者的职业道德,也考虑到61年的党龄不能白白就饭吃了,土都埋到脖颈了,再苟且偷安还是中国人吗。中国共党党章明文规定,党员有权利“向党的上级组织直至中央提出请求、申诉和控告,并要求有关组织给以负责的答复。党的任何一级组织直至中央都无权剥夺党员的上述权利。”如果我不把河南省汝州市委制造的冤案隐瞒向党中央报告,那是我违背组织原则为党章所不容。如果我因为履行党员权利和义务令5名艾滋病患者再遭汝州市委和司法部门的迫害,那他们显然是与党章对着干。对于汝州市如此严重的徇情枉法,中央纪委和最高人民法院与最高人民检察院均应介入调查,也可以请记者采访,以证我实名举报的真伪。如果失实,就法办我。反之,亦然。
    有鉴于此,我将把我对汝州市农民刘翠红、马霞、尤会收、陈淑霞和马健民因享有国家法律保护的上访权利而被栽赃陷害、惨遭打压并被判刑的采访调查,如实向习总书记报告并向媒体曝光。如果汝州市委仍冒天下之大不韪再次打压处于缓刑的5名上访者,请你们不要怪罪他们,放其一马,是我捅了马蜂窝,就拿我问罪吧。几位受害者最怕的就国政府打击,毕竟现在要靠政府生活。
    衷心期望习总书记过问汝州事件,为无辜受害者平反昭雪,并对他们身心遭受的摧残赔偿损失。与此同时,追究恶意制造冤假错案的汝州市委的责任,并对负有重要责任的官员绳之于法,绝不能沉冤莫雪,让受害者获得公平和正义的中国梦成为现实。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
    2014年7月8日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附件:
    1、李克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拒不认错应该下台 致中共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开信
    2、放火的州官当总理蒙冤上访的百姓坐监牢 国际艾滋病日质问党中央百姓何日能点灯
    3、已经到了对河南血祸责任人立案问责的时候了 致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公开信
    5、有腐必反还是选择性反腐放过李克强 全国人代会继续掩盖河南艾滋病真相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6、在艾滋和丙肝双重病毒摧残下无助的村庄 在抗病一线向习总书记报告
    7、法国加拿大日本污血案的查处与赔偿和中国河南污血案不查处反而倒打一耙 就河南血祸三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8、韩国沉船事故总统道歉总理辞职中国河南污血案20年不查处怎么办 就河南血祸四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4603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河南把艾滋病毒检测纳入大专院校新生入学体检范围 (图)
·河南回应“艾滋病纳入大中专院校新生入学体检”
·云南人大副主任孔垂柱艾滋病自杀未遂请辞 昏迷仍在抢救 (图)
·感染艾滋病的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孔垂柱辞职 (图)
·云南原副省长自杀未遂 感染艾滋病 (图)
·男子声称有艾滋病挥针筒乱扎 被警察击毙
·要求巡视组调查河南省卫生厅和原厅长引发艾滋病爆发 (图)
·揭开河南省传播艾滋病的“血痂” (图)
·河南省卫生厅:把艾滋病防治纳入大中专学生必修课
·爱知行呼吁汝州市公安局即释放艾滋病患者
·卫计委:医生警察感染艾滋病纳入职业病范围
·艾滋病被列入医疗卫生人员及警察职业病目录
·高校检出超10例艾滋病 疾控中心主任称多是男同
·江苏首例艾滋病就业歧视案择期再审 律师希望透过个案改善立法
·艾滋病感染者反映问题被拘,李喜阁给河南汝州市的公开信
·国家卫计委:医疗机构推诿艾滋病患者将被严处
·关注艾滋病问题:赴陈秉中教授之约/刘倩
·央视专访“神医”胡万林:艾滋病算个屁
·中国禁毒与预防艾滋病工作形势依然严峻
·田喜在巴黎接受抗病毒治疗吁中共医援及赔偿艾滋病患/巴黎动态 (图)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万延海:中国设定艾滋病罪犯监区会有歧视效果 (图)
·新生入学体检艾滋病毫无科学和法律依据/万延海
·300多名艾滋病患者聚集郑州要求追查刘全喜的罪责
·解读河南省首次为艾滋病儿童发放基本生活费/万延海 (图)
·防治艾滋病是每个人的必修课/高耀洁
·需要有人对河南省已故艾滋病患者负责/万延海
·中国需建立污血案艾滋病独立调查委员会/万延海
·对艾滋病的偏见源于无知
·中国艾滋病快速蔓延势头基本得到遏制
·呼吁全球基金项目关注爱知行研究所,创建艾滋病工作支持性环境
·艾滋病防控应打破故有的运作模式
·专家称中国管制互联网对艾滋病防治教育不利
·连鹏:全球艾滋病危机已经结束了吗?
·专家希望中国加强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
·后SARS时代中国大陆艾滋病议题/张明新
·副处以上咋成艾滋病高危人群/程江河
·赵高峰:艾滋病孤儿心里没有阳光家园
·艾滋病特效药会在中国率先问世/严少雄
·把农村和街镇纳入防治艾滋病的一个重要新领域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