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在艾滋和丙肝双重病毒摧残下无助的村庄/陈秉中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15日 来稿)

在抗病一线向习总书记报告
    全国“两会”期间,我应河北省艾滋与丙肝维权人士麻贵红之邀,前往受河南“血浆经济”漫漫延之害的河北省永清县两个艾滋和丙肝病毒感染都非严重的村庄,看望那里濒危的艾滋病患者和多年得不到任何治疗奄奄一息的丙肝病人,凄惨之状目不忍睹,令人刻骨铭心。

“以血致富”横扫下的龙虎庄乡前店村
    1990年代初,这个村200多户1500多口人,600多人卖血,特别是年富力强的青壮年男女,纷纷加入了卖血大军。他们相信血站的宣传,“健康人体内的血和井水一样,无论打出多少,它总是那样多,你贫血了才不卖血。”为了能早日摆脱贫困,不少卖血者上午卖一次,下午到另一个血站再卖一次,一次抽400毫升可得50元,这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于是一连几年在几个血站间往返奔波。
    因为血站抽血前不做病毒检测,抽出的血液将血浆和血清分离后,血站只收购血浆,其余那一半血清成分则与同时多名卖血者的血清存入一个容器后,再分别回输给卖血者。就是这样混合后的回输,卖血人员中只要有一人携带艾滋病毒或同时还携带丙肝病毒,所有卖血者几乎无一不被感染。前店村卖血者就是通过这一渠道感染艾滋病毒和丙肝病毒的。
    这个村大多数卖血者90年代初被感染,8-10年后才被确诊。由于确诊太晚,丧失了非常宝贵的早期确诊和早期治疗的最佳时机,所有感染者现在都处于艾滋病晚期,有的没能服上后来提供的免费抗病毒药就不治病亡了。
    这个村感染艾滋病毒的卖血者,一个突出的特点,95%以上都是同时感染丙肝病毒的双重感染者,有的还感染了乙肝。虽然他们感染多种病毒是政府推行“血浆经济”,鼓吹“以血致富”的后果,但除了10年后才给艾滋病患者提供抗病毒药物外,对同时感染丙肝和乙肝的治疗费用,从中央到地方,都是“铁公鸡,一毛不拔”,眼睁睁地任凭危重患者病情恶化并相继病亡,夫妻双亡者接二连三。
     陈秉中坐在炕头听取前店村受害患者的诉说(豪杰摄)
    在艾滋和丙肝双重病毒摧残下无助的村庄/陈秉中


    李占兵和代秀兰夫妇都多次卖血,又都是双重感染者,因为自费治疗丙肝一年下来最少需要5-6万元,就是做一次丙肝病毒检测少说也要1500元,他们拿不起,夫妻10多年来都没有进行任何治疗。代秀兰后来肝硬化合并腹水,后又转为肝癌。她5次吐血5次住院,都是自费,钱花光了也没有留住性命。她死后一年丈夫也随她而去。夫妻二人死时不过四十八九岁,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留下一男一女两个孤儿。
    姜占勇和王秀萍夫妇也是多次卖血,女方双重感染,男方只感染丙肝,因为政府不提供丙肝免费治疗,两口子又付不起难以承受的治疗费,10多年来重病在身硬扛着,不到50岁双双病亡。
    这个村12岁的陈涛,家中贫困不已,妈妈为了走出困境,也随着卖血人群多次卖血,双重感染。母婴传播的儿子陈涛生下来就是丙肝病毒携带者。惨剧发生后,夫妻离婚,女方改嫁。孩子肝硬化合并腹水,因腹腔积水严重,村民都叫他大肚子,2004年12岁时不治夭亡。这个孩子是永清县病亡年龄最小的丙肝患者。他是否还同时感染了艾滋病毒,因为没有做过病毒检测,已是不解之谜。

遭受双重病毒袭击的养马庄乡龙凤庄村
    该村卖血感染艾滋病毒和同时感染丙肝病毒的,与前店村同样多。有不少感染者一是怕曝露艾滋病身份受歧视,二是一旦外人知道家里大人得了艾滋病,谁家孩子还敢跟你家孩子相亲呢!他们说,我们大人得艾滋病死活就是那么回事了,误了孩子终身大事那还了得。因而有相当数量的艾滋病患者怕曝露身份,不敢去医疗点领取免费的抗病毒药,他们说宁可不吃药就是死,也不能影响子女找对象泄露家长感染艾滋病的秘密。
    
    陈秉中与龙凤庄村双重感染者交谈(豪杰摄)
    在艾滋和丙肝双重病毒摧残下无助的村庄/陈秉中


    我曾与不愿公开身份的感染者私谈,有病不治不仅有害自己,也会影响家人健康。他说你不知道我们村里的事,孩子大了找不着对像会让人家笑话死,我们做家长的还有脸活吗。如果国家给我们这些感染者一个说法和赔偿,我们就能抬起头来做人了。
    这个村的赵会领和梁建梅夫妇俩,多次卖血后又都是双重感染者,还没能有来得及服用后来国家提供的抗艾滋病毒药,更谈不上自费治疗丙肝,40多岁,可谓风华正茂,活生生被两种病毒吞噬掉,双双病亡。男方赵会领最后瘦得皮包骨,拿起锄头手就哆嗦,胳膊细得像根木头棍,后来高烧不退,眼睛被烧瞎,丙肝又导致肝硬化腹水,祸不单行。夫妻病重期间,政府不不闻不问,夫妻二人就这样成了“血浆经济”的牺牲品。
    双重感染的的纪凤琴,肝硬化突然吐血不止,没有入院救治,5天后命丧黄泉。
    艾滋病并发症的脂肪转移,也令艾滋病患者痛苦不堪。一位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毒后发热、腹泻、口腔溃疡和起疱疹等各种症状和体征都有,还出现了脂肪转移,近几年在后颈部长出比馒头还大的酷似脂肪瘤样的一个大包。另有一位艾滋病患者因脂肪转移,原来面部丰满、清秀可人的农妇,后来脸面干瘪,变得面目全非。她们说我们是响应政府号召献血的,现在重病在身,天天吃副作用很大的抗艾滋病毒药。原来是进口的,疗效好,副作用小,后来换成疗效差、副作用大的国产药,怎么要求换药也没人管,还因为脂肪转移让我们变丑,出门都不敢见人了,上访告状就打压,现在吃后悔药也没用,出事没人管了,全赖自己太相信政府的号召。
    
    脂肪转移至后颈部隆起馒头样大包
    在艾滋和丙肝双重病毒摧残下无助的村庄/陈秉中


    在艾滋和丙肝双重病毒摧残下无助的村庄/陈秉中



中央应反思,施恩典,让更多感染者活下去
    前店和龙凤庄这两个村的艾滋病和丙肝病情只是永清县疫情的一个缩影,该县北边的固安和河北省南部的邢台等地区都是重病区,山东、山西、湖北和河北诸省就这样成了河南推行“血浆经济”的陪绑者。
    很明显,两个村双重感染者患病并死亡,并非他们本身的过错,是骇人听闻的“血浆经济”结出的恶果。大批青壮年抵不过“要想奔小康,快去卖血浆”这样的诱惑,将卖血视为极度贫困下的自救行为和生存方式,有的甚至以此为业。结果卖血并没能让他们致富,留给村民的全是灾难。灾难发生后,原来号召卖血的政府此时撒手不管了,让受骗的村民沦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上访就打压的对象,前店和龙凤庄这两个村庄就是这一灾难的写照。
    
     陈秉中到一夫妻双亡合葬墓前默哀(豪杰摄)
    在艾滋和丙肝双重病毒摧残下无助的村庄/陈秉中


    河南血祸发生20年了也没有立案查处,导致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的李长春和李克强至今不认错,不担责,国家也不给予受害者赔偿。造成如此重大灾难,当局不但不对责任人立案问责,两位前总书记还撑起保护伞极力护保,以至该案如今还是一个无人负责的烂尾案。现在已是躬身自省的时候了,就是亡羊补牢,也时犹未晚。
    渴望习总书记过问两个村的灾情和那里挣扎在死线上呼唤人间正义濒临死亡的艾滋病患者和丙肝病人,惩罚造成严重后果的负罪者,毫不迟疑地解决被隐瞒20年的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案。
    
    陈秉中调查临别时与前店村和龙凤庄村部分受害者合影(豪杰摄)
    在艾滋和丙肝双重病毒摧残下无助的村庄/陈秉中


    当前急需要做的,一是立案问责。对导致艾滋病和丙肝泛滥成灾的责任人要绳之以法,对受害者应给予国家赔偿。二是施恩典。首当其冲的是在提供抗艾滋病毒药的同时,刻不容缓地出台免费治疗丙肝和乙肝以及免费检测病毒的方案。二是救死扶伤,由国家卫生主管部门出面,组织流行病学专家深入重病区进行疾病调查,摸清病情,并派出艾滋病和肝病专家深入重病区会诊,提出完善的治疗方案和对重危患者的抢救措施,充分体现党和政府对受害者的关爱和濒危患者的临终关怀。三是尽快提供全球普遍服用的原进口的疗效好、副作用小的治疗艾滋病骨干药物拉米夫定,避免因副作用大导致治疗中断,让艾滋病患者坚持服药,实现发达国家早已实现的艾滋病 “零死亡”的目标,并大力降低丙肝和乙肝死亡率。
    原中国健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
    2014年4月12日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附件:
    1、李克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拒不认错应该下台 致中共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开信
    2、放火的州官当总理蒙冤上访的百姓坐监牢 国际艾滋病日质问党中央百姓何日能点灯
    3、已经到了对河南血祸责任人立案问责的时候了 致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公开信
    4、有腐必反还是选择性反腐放过李克强 全国人代会继续掩盖河南艾滋病真相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5、悼念冤死的10万亡灵声讨李长春和李克强 就河南血祸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7723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哭诉南阳“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罪行/陈秉中 (图)
·陈秉中:对河南血祸责任人李长春和李克强立案问责 (图)
·因维护同性恋人权和力主对男同性恋者进行健康干预遭受打压何罪之有/陈秉中
·关注艾滋病问题:赴陈秉中教授之约/刘倩
·“艾滋病村”村头惊心动魄10小时/陈秉中
·前卫生部高官陈秉中探访艾滋村,遭当地警方阻拦
·陈秉中一行访问艾滋病重灾区商丘柘城县上庙村受阻
·陈秉中:李克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拒不认错应该下台
·王淑平声明支持陈秉中要求追究污血案艾滋病流行的责任官员
·陈秉中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公开信:“血浆经济”受害者仍绝望中
·陈秉中:有腐必反还是选择性反腐放过李克强
·万延海评论:退休的卫生官员陈秉中先生
论坛最新文章:
  • 特朗普耶城决定迫使盟友以色列陷入内外困境
  • 内塔尼亚胡前往布鲁塞尔 欧盟立场是否一致受考验
  • 世贸部长级大会未开已闻火药味 美中都是头疼话题
  • 「王储」孙政才涉受贿 高检立案侦查
  • 台湾学者料实力主义会取代统战成对台新政策
  • 亚投行贷款建天然气管 冀「北京蓝」再现 低端人口无福消受
  • 沙门氏菌污染:法国宣布扩大召回Lactalis产婴儿奶粉
  • 德国宪法保护局:中国间谍活跃于社交媒体
  • 马克龙呼吁以色列大胆向巴人做出“善意之举”
  • 法国加莱港发生渡轮搁浅事故
  •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坚称耶城决定帮助促进和平
  • 郭文贵接受法新社专访称其终极目标是“更换北京政权”
  • 右派共和党选举新主席希冀翻新页
  • 中国大律师莫少平坦言维权艰难但不后悔
  • 专家警告中国3种目标疑受朝鲜核攻击下毒手
  • 中国频发虐童案联合国儿童权力机构说心碎
  • 200亿全国闹厕所革命 环保透明如厕有噱头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