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三百艾滋病患者王府井游行被警察抓走数十人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28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图片: 各地艾滋病患者聚集在民政部外抗议。 (网络图片/记者乔龙)
    三百艾滋病患者王府井游行被警察抓走数十人


    图片: 河南新蔡县一位艾滋病患者杨正兰生命危在旦夕。 (新浪微博/记者乔龙)
    三百艾滋病患者王府井游行被警察抓走数十人


    随着世界艾滋病日临近,各地艾滋病患者本周聚集北京上访维权进入高峰。星期三上午,三百多名艾滋病感染者先是聚集在民政部外拉横幅抗议,后到王府井大街游行示威,遭到穿防护服的近百名警方人员围捕。现场传出河南新蔡县一位艾滋病患者杨正兰前一天病重身亡,令示威者情绪激动。
    
    距离世界艾滋病日只有三天,河南、河北、山东等地的艾滋病感染者本周起在北京多个部门持续请愿,表达多年的诉求,本周三请愿行动进入高潮。当天上午,数百名请愿者到民政部外拉横幅抗议,要求领导出面对话,却无人理睬,请愿者高喊抗议口号和唱歌,警方于是抓人。躲过抓捕的艾滋病志愿者小黄当天中午一点多告诉本台,警方还在抓人:“今天上午我们在民政部门口的一个聚会,到了很多警察,抓走了很多人”。
    
    记者:抓走多少人?
    回答:几十个人。在那里喊口号,我们是河南艾滋病感染者,我们需要政府的赔偿,我们是受害者,类似这样的口号,接着有一个年长的警察跑过来,说找人帮我们解决问题,就在那里拖时间,过了一会儿,聚集了公交车和警车,来了很多穿深蓝色的防护服的,把人围在中间,弄上车。
    
    据现场人士上传到个人微博的照片显示,众多佩戴艾滋病感染者红色丝带标记的人士,聚集在民政部大门前请愿,有的坐在地上,也有的在哭泣。网民“凌浩波 ”发出的推文说:一年前的今天,河南污血受害者代表们在王府井游行,呼吁追责、补偿;今年今天,再次到王府井游行。可是这一年间发生了什么?——平顶山艾滋病人梁国强被公安抓捕后下落不明,失踪已近五个月;驻马店艾滋病人杨正兰已于昨天病重身亡;陈秉中在郑州、商丘走访艾滋病家庭时被监控、驱逐。
    
    另一位商丘的匿名患者对记者说,患者杨正兰生命垂危:“今天是到这里请愿来了,但是没有具体她(杨正兰)的消息,她是奄奄一息,可是最近还没有什么,我们今天去请愿,他们政府强制抓人,我们现在走出来了。今天我们去民政部,但没有给我们一个确切的回复,我们集体去王府井大街游行,待了20分钟左右,又来了警察,强行抓人,抓进去有几十个,其余的人都走散了”。
    
    记者:今天你们有多少人在王府井大街游行?
    回答:有三百多人。
    
    志愿者小黄说,一批未被警方包围的患者,正东躲西藏,担心被抓:“我们有一批人提前逃走了,也有一些逃走的在路上被警察带走了,这件事发生到现在半个多小时不到(12点45),我们刚刚还躲避了一批警察搜查,现在逃到一个我们认为相对安全的地方,但不确定一会儿出去后,会不会被带走”。
    
    这位协助“艾滋反歧视合唱团”的人士说,他们原定于周四起,在各大学校园、公园演唱,但是遭遇这次打压之后,不知能否成行,但许多人坚持演唱:“其实我们今天的合唱团成员在民政部门口,带着当时在民政部门口请愿的那些人,已经演唱过了,我们合唱团的朋友们计划必须坚持”。
    
    而几天前传出病危的驻马店市新蔡县的艾滋病患者杨正兰,因无药可救,按当地习俗,周二晚间被家人从县医院接回家。在杨正兰去世消息传出来之前,当天到医院探访的患者刘喜梅对记者证实,杨一息尚存,但感到危在旦夕:“现在还没有断气,我昨天下午到医院看她的时候,她的脚已经肿了,她说家里有个风俗,人没死之前有一口气,必须拉到家里。昨天晚上就回家了,医院的医生多次劝她回家,说人已经不行了,她已经昏迷五天,医生让她家人签字,家属拉回家。现在这里等着好死”。
    
    据云南省防治艾滋病局本周二通报,云南1至10月新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9091例,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585例,其中感染者6540例,艾滋病病人2551例;报告死亡2194例,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201例。不过,中国官方及其他省份尚未通报受艾滋病病毒感染的最新情况。 (博讯 boxun.com)
51919802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府井游行被带回民政部,艾滋病合唱团痛哭唱/视频 (图)
·北京:百余名艾滋病感染者集聚卫生部等部门抗议  (图)
·艾滋病患者合唱团演唱、在卫生部抗议/视频 (图)
·近百名艾滋病感染者走访国家信访局 (图)
·“艾滋病村”村头惊心动魄10小时/陈秉中 (图)
·国际艾滋病日拷问李长春和李克强及其后台 (图)
·上海名医艾滋病儿童权益人士进言 全国妇联民政部拒绝接待
·前卫生部高官陈秉中探访艾滋村,遭当地警方阻拦 (图)
·陈秉中一行访问艾滋病重灾区商丘柘城县上庙村受阻 (图)
·关于保障感染艾滋病儿童权益的联合呼吁
·民政部应公布受助艾滋病感染儿童预算及其分布信息/爱知行
·父母被疑染艾滋病 女儿遭幼儿园劝退
·报告称广东9月份83人因艾滋病死亡
·官员:若艾滋病人澡堂内不传染将删规定
·爱知行:禁止性病艾滋病患者入浴缺乏科学和法律依据
·中国拟禁艾滋病人进公共浴池引争议 (图)
·撕下李长春和李克强隐瞒疫情面纱的两位艾滋病专家
·报告称广东8月份54人因艾滋病死亡
·福建4女散谣“割肉案”“艾滋血抹凶器”被抓
·田喜在巴黎接受抗病毒治疗吁中共医援及赔偿艾滋病患/巴黎动态 (图)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解读河南省首次为艾滋病儿童发放基本生活费/万延海 (图)
·防治艾滋病是每个人的必修课/高耀洁
·需要有人对河南省已故艾滋病患者负责/万延海
·中国需建立污血案艾滋病独立调查委员会/万延海
·导致大陆人心惶惶的“阴滋病(疑似艾滋)”
·对艾滋病的偏见源于无知
·中国艾滋病快速蔓延势头基本得到遏制
·呼吁全球基金项目关注爱知行研究所,创建艾滋病工作支持性环境
·艾滋病防控应打破故有的运作模式
·湖北艾滋镇显示河南血祸二度传播后果
·专家称中国管制互联网对艾滋病防治教育不利
·连鹏:全球艾滋病危机已经结束了吗?
·专家希望中国加强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
·后SARS时代中国大陆艾滋病议题/张明新
·从“艾滋女事件”看警察权的行止
·副处以上咋成艾滋病高危人群/程江河
·赵高峰:艾滋病孤儿心里没有阳光家园
·艾滋病特效药会在中国率先问世/严少雄
·把农村和街镇纳入防治艾滋病的一个重要新领域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