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拟禁艾滋病人进公共浴池引争议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14日 转载)
    
    来源:BBC中文网
    
    日常活动不会传染艾滋病,在中国艾滋病主要靠性活动传播
    中国拟禁艾滋病人进公共浴池引争议


    ●中国正在征求公众意见的最新沐浴业管理办法提出禁止艾滋病人进公共浴池,这在社会上引起争论。
    
    由《商务部》起草的《沐浴业管理办法》提出,沐浴场所应在显著位置设立禁止性病、艾滋病和传染性皮肤病患者入浴标志。
    
    北京一名治疗艾滋病和性病的专家指出,虽然在游泳池和公共浴池历来都有禁止性病和传染性皮肤病患者入内的标志,但多年来没有研究显示有人因使用公共浴池而感染艾滋病。
    
    这名医生介绍,寄生于人体中的艾滋病毒离开人体很难存活,而且艾滋病毒很难通过呼吸道和消化道传染。
    
    他指出,艾滋病毒需直接接触到伤口或直接进入血液才能传染,完整无破损的皮肤是针对艾滋病的天然防御屏障。
    
    在互联网上,很多人批评这一规定涉嫌歧视。
    
    争议
    
    有网友指出:“禁不禁,应该取决于会不会传染。既然不会传染,就不应该禁止。虽然现实中很多浴池早已这样操作,但这种歧视行为应被禁止,而不应该制度化。艾滋病人本来就是弱者,应该受到保护和尊重,不能因偏见和误解进一步伤害他们!”
    
    也有人指出,没有人能从外表判断谁是艾滋病人,有关规定不具备可操作性,除让艾滋病人感到受歧视外并不能起到任何实际的效果。
    
    不过有网友认为,感冒了戴口罩,咳嗽打喷嚏用纸巾捂住嘴都是公德,是对他人的尊重,即使艾滋病不会通过日常活动传播,但与其让大众使用公共浴池前自检身上有无伤口,应建议艾滋病人自觉不使用公共浴池。
    
    一名自称同性恋的网友称:“虽是同志,也支持禁令。不是说默认什么,这也是取得尊重的一个可行途径。很赞成一句:丑不是你的问题,但献丑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要别人理解你的存在,也应该理解别人对你的担心。理解是相互的。”
    
    中国2012年发布的官方数据称,80年来以来中国共累计报告43万名艾滋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
    
    不过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估算,截止2011年底中国共有62万至94万名艾滋病毒感染者,其中估计有14.6万至16.2万名艾滋病人。
    
    本文来源:BBC中文网 (博讯 boxun.com)
341919020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撕下李长春和李克强隐瞒疫情面纱的两位艾滋病专家
·报告称广东8月份54人因艾滋病死亡
·中国艾滋病相关人权声明/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中国艾滋病相关人权声明》/北京爱知行
·昆明3000余名KTV小姐患艾滋病系讹传
·采访河南宁陵县艾滋病人赵凤霞实录
·“河南艾滋病和儿童权利声明”新闻发布会通知
·陈秉中:李克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拒不认错应该下台
·河南省民政厅应该公开受艾滋病影响儿童福利保障政策和预算信息/爱知行 (图)
·联合国经社文权利委员关注中国艾滋病歧视和输血感染艾滋病问题
·广西将艾滋病治疗纳入医保
·广西将正式施行艾滋病实名制检测
·沈阳王瑾称遭逼供致残 曾被关传染病、艾滋病隔离仓 (图)
·艾滋病感染者9月1日起可在广东当老师
·广东取消艾滋病患者申请教师资格证体检限制
·危险信号:重庆3月份37人因患艾滋病身亡
·上海监狱医院:医生曾被艾滋病犯人针头恐吓
·河南警方驱散数上访百艾滋病人 多位上访者被打被抓 (图)
·云南:个旧民间组织拯救艾滋病人 (图)
·田喜在巴黎接受抗病毒治疗吁中共医援及赔偿艾滋病患/巴黎动态 (图)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解读河南省首次为艾滋病儿童发放基本生活费/万延海 (图)
·防治艾滋病是每个人的必修课/高耀洁
·需要有人对河南省已故艾滋病患者负责/万延海
·中国需建立污血案艾滋病独立调查委员会/万延海
·对艾滋病的偏见源于无知
·中国艾滋病快速蔓延势头基本得到遏制
·呼吁全球基金项目关注爱知行研究所,创建艾滋病工作支持性环境
·艾滋病防控应打破故有的运作模式
·专家称中国管制互联网对艾滋病防治教育不利
·连鹏:全球艾滋病危机已经结束了吗?
·专家希望中国加强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
·后SARS时代中国大陆艾滋病议题/张明新
·副处以上咋成艾滋病高危人群/程江河
·赵高峰:艾滋病孤儿心里没有阳光家园
·艾滋病特效药会在中国率先问世/严少雄
·把农村和街镇纳入防治艾滋病的一个重要新领域
·应加大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经费投入/武圣奇
·艾滋病女人卖淫到底该怨谁?/刘君
·刘逸明: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