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艾滋病相关人权声明/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02日 转载)
    
    万延海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所长
     日内瓦、2013年9月2日

    采访联系:[email protected]
    电话:+1 203 600 4437,+852 6437 4353
    skype:wanyanhai2010
    
    2009年2月9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机制对中国人权状况进行了第一轮审议。2013年10月22日,普遍定期审议将对中国人权状况进行第二轮审议。第二轮审议将对第一轮审议中国政府接受的他国政府所提建议的落实情况、以及对过去四年多来中国人权状况的发展进行审议。本声明涉及中国受艾滋病打击的下列人群所受人权侵害:
    中国河南省血液污染受害艾滋病患者继续被剥夺提起诉讼的权利
    强制隔离戒毒制度继续沿用劳动教养制度改造药物成瘾者
    政法委、司法部领导“特殊人群专项组”,对所有艾滋病感染者实施管控
    维吾尔少数民族在入住酒店、办理护照、租房上遭遇歧视,时常被驱逐
    
    中国艾滋病流行情况
    根据中国卫生部2012年3月31日发布的《中国2012年艾滋病防治进展报告》,截止2011年底,估计共有78万(62万至94万)名成人和儿童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其中包括该年内4.8万(4.1万至5.4万)名新发感染者。在估计的78万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63.9%是经性途径传播感染,包括46.5%的异性性传播和17.4%的同性性传播;28.4%是经注射使用毒品感染;6.6%是经受污染的血液感染;以及1.1%经母婴传播感染。在估计的78万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28.6%为女性。
    
    中国河南省血液污染受害艾滋病患者继续被剥夺提起诉讼的权利
    根据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公室为第一轮审议准备的中国利益相关方报告摘要: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报告了血友病患者受到的丑化和社会歧视,指出:法院常常拒绝因1995年以前缺乏血液管理而感染肝炎和艾滋病毒/艾滋病者的赔偿诉讼;坚持维权和争取赔偿的血友病患者常常受到政府的压制;缺乏充分和及时的治疗,有时甚至没有医疗保险。
    第一轮审议后,中国法院开始审理血友病人提起的艾滋病感染赔偿诉讼案件。在血友病人持续抗争之后,中国政府于2010年给全国各地的血友病人感染艾滋病的情况提供经济补偿、医疗和救助。但是,中国政府继续剥夺因输血或有偿献血浆感染艾滋病受害人提起诉讼的权利,特别是在中国河南省,法院不给艾滋病感染者要求赔偿的案件立案。
    2002年12月,时任中国卫生部部长的张文康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表示“1995年前后因不规范和非法采供血活动造成的艾滋病传播,涉及全国2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重点村供血浆人员的感染率一般为10%~20%,最高达60%。” (《健康报》,2002年12月27日)
    在中国河南省,存在大量因既往有偿献血和输血而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受害者。他们因为血站、医院、卫生局等医疗卫生机构与部门的失职与渎职,而无辜感染了艾滋病、乙型肝炎、丙型肝炎等病毒。这些受害者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护,他们通过司法救济的诉权都被强制剥夺。
    例如,2008年11月期间,河南省巩义、南阳、驻马店、安阳、鹤壁、新密、禹州等地区的多名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患者,在律师的代理和陪同下,分别到当地法院立案庭递交民事起诉书,试图对输血造成他们感染艾滋病的医疗机构提起民事赔偿诉讼。但是,各地法院立案则明确表示,这类案件上面有文件,不能立案,且不予书面裁定。
    目前,河南地区法院仍然以该理由拒绝受害者们立案,相关责任官员至今未必追究
    建议:中国法院严格执行中国《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定,保护既往有偿献血或输血而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受害者们的司法救济权,行政机关不得干预法院司法;落实政府官员的问责制度,追究责任官员的责任,落实对受害者的医疗与生活赔偿和救助。
    
    强制隔离戒毒制度继续沿用劳动教养制度改造药物成瘾者
    在第一轮普遍定期审议时,中国政府接受苏丹政府关于改革中国劳动教养制度的建议:“根据其国情,积极稳妥地推行劳教改革,从而确保按制度行事。”
    2013年1月7日,中国中央政法委召开会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提出将进一步推进劳动教养改革,称中共中央已研究,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后,今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
    我们欢迎中国中央政法委关于改革劳动教养制度、以及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后今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的意见。但是,我们认为,中国不仅需要改革和停止使用劳动教养制度,更需要改革建立在劳动教养基础上的戒毒制度。
    我们注意到,在更换名称后,中国现行的强制隔离戒毒制度就是原先的劳动教养戒毒制度。原先的劳动教养所在加挂“强制隔离戒毒所”的门牌后,近期将陆续取下“劳动教养所”的门牌,但将继续保留强制隔离戒毒所的门牌。
    2008年6月1日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规定“吸毒成瘾人员应当进行戒毒治疗。”对吸毒成瘾人员,公安机关可以责令其接受社区戒毒,对拒绝接收社区戒毒的,在社区戒毒期间吸食、注射毒品的,严重违反社区戒毒协议的,经社区戒毒、强制隔离戒毒后再次吸食、注射毒品的,公安机关可以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同时,对于吸毒成瘾严重,通过社区戒毒难以戒除毒瘾的人员,公安机关可以直接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
    随后,各地劳动教养场所外也挂出“强制隔离戒毒所”的牌子。尽管中国政府一度声称中国废除劳动教养戒毒,而实施强制隔离戒毒,但实际上,强制隔离戒毒所依然依照劳动教养场所的管理体制,为一个机构两块牌子。
    根据《南方日报》2013年1月29日消息,“2008年司法部劳教局下发《关于近期做好强制隔离戒毒执行工作的通知》,广州市劳教场所全部加挂强制隔离戒毒所牌子,正式负责接收公安机关送达的强制隔离戒毒人员。”
    根据《南方日报》2013年1月29日消息,广东省司法厅厅长严植婵表示,“目前广东劳教人员大量的是强制戒毒和康复戒毒人员。”南方日报表示,“目前全省共有劳动教养人员超过18000名,其中14000名是强制戒毒人员,强制戒毒人员占近八成。”
    根据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2012年中国禁毒报告》,2011年,全国查获有吸毒行为人员41.3万人次,新发现吸毒人员23.5万名;共依法处置吸毒成瘾人员57.7万名,同比增长8.3%,其中处置强制隔离戒毒17.1万名,责令社区戒毒、社区康复9.7万。
    建议:中国政府彻底取消劳动教养制度,包括取消劳动教养戒毒或强制隔离戒毒制度,代之以联合国机构推荐的“在社区中实行自愿戒毒、以实证和权益为基础(为药物成瘾者)提供健康和社会服务。”
    参见北京爱知行研究所2013年3月1日发布《关于改革劳动教养戒毒和强制隔离戒毒的呼吁》。
    
    四、政法委、司法部领导“特殊人群专项组”,对所有艾滋病感染者实施管控
    2011年7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社会创新管理的意见》。“社会管理创新”成为中国政治事务中重要的名词。这是“维稳”的代名词。
    2011年9月16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前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北京主持召开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会上宣读了中办、国办关于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更名为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的通知。
    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下设特殊人群专项组,包括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和所谓“易感染艾滋病危险人群”的管控。特殊人群专项组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易感染艾滋病病毒行脆弱人群等相关人群被称之为艾滋病危险人群,并且把艾滋病和精神疾病、吸毒、刑事犯罪人员等合并管理。
    目前,全国各地,乃至乡村小镇,普遍建立了“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及其下属“特殊人群专项组”,牵头单位为各级司法部门或综治委办公室。
    中央综治委委员特殊人群专项组组长司法部部长吴爱英提出:特殊人群专项组以及下设的4个专项工作小组和各成员单位要“采取有效措施抓好四方面工作切实加强特殊人群服务和管理”,包括:切实加强社区矫正人员监管教育和帮扶工作、切实加强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工作、切实加强吸毒人员强制隔离戒毒和戒毒康复工作、切实加强有肇事肇祸倾向精神病人和艾滋病危险人群防控工作。
    参见北京爱知行研究所2013年2月16日发布的《中共十八大前,首都艾滋病患者遭遇安保专项行动》。
    建议:取消对艾滋病感染者产生严重污名、暴露隐私、侵害人身自由的“特殊人群专项组”,依照公共卫生科学和人权的准则处理艾滋病防治工作。
    
    五、维吾尔少数民族在入住酒店、办理护照、租房上遭遇歧视,时常被驱逐
    在第一轮审议中,中国政府表示,注意到澳大利亚政府和奥地利政府提出的关于保护少数民族人权的意见,但表示,中国政府正在采取行动解决这些问题。但是,我们很遗憾地说,在过去四年多时间内,中国境内维吾尔民族人民的人权状况却依然持续恶化。
    中国境内的维吾尔少数民族人民严重受到毒品和艾滋病流行的侵害。自从2006年夏季,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开始在北京、昆明和广州等地的维吾尔少数民族流动人口中开展健康教育工作,但却必须要不断地处理维吾尔人不能入住酒店、无法办理护照、租房后警察给房东打电话下令不能给维吾尔人出租房屋等歧视。
    在一些重大的国事活动前夕,比如2008年奥运会前和2009年10月1日中国国庆前夕,在北京生活的维吾尔人会受到大规模的驱逐。有些时候,武装警察直接行动,围捕维吾尔人,然后押送回新疆。有些时候,警察会在社区里散步谣言,称维吾尔人有艾滋病,要求不要给维吾尔人出租房屋,或者直接下令房东不要出租房屋给维吾尔人。
    2012年8月,爱知行法律人员协助一名在广东读书的维吾尔学生起诉公安部门在申办护照上的歧视。尽管该学生不久即拿到护照,但爱知行在广州的办公室却于2012年10月和2013年4月两次受到严重骚扰,工作人员及其家人受到威胁。员工被迫辞职,而爱知行广州办公室被迫关闭。
    建议:中国政府切实采取积极行动,依照世界人权宣言、联合国人权公约以及中国法律的精神,保障中国境内维吾尔民族人民的平等权利。
    
    六、关于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北京爱知行动项目成立于1994年3月,2002年9月在北京工商部门注册为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后被迫更名,但依然对外称“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从事艾滋病防治和感染者权益保护工作。2012年1月,华人爱知行有限公司在香港注册,为非盈利团体,从事艾滋病教育、关怀和研究活动,为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合作伙伴机构。
    参见爱知行2012年度报告摘要《2012年:爱知行监督政府艾滋病防治和权益》。
    
    给爱知行捐款:
    Paypal帐号:[email protected]
    支付宝帐号:[email protected]
    开户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香港渣打银行)
    单位名称:Chinese Aizhixing Limited(华人爱知行有限公司)
    帐号:57011019627(HKD,港币),57011019635(USD,美元),57011019643(EUR,欧元),57011019651(CHF,瑞士法郎)
    Swift Code:SCBLHKHHXXX _(博讯记者:巴黎动态) (博讯 boxun.com)
221919603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艾滋病相关人权声明》/北京爱知行
·昆明3000余名KTV小姐患艾滋病系讹传
·采访河南宁陵县艾滋病人赵凤霞实录
·“河南艾滋病和儿童权利声明”新闻发布会通知
·陈秉中:李克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拒不认错应该下台
·河南省民政厅应该公开受艾滋病影响儿童福利保障政策和预算信息/爱知行 (图)
·联合国经社文权利委员关注中国艾滋病歧视和输血感染艾滋病问题
·广西将艾滋病治疗纳入医保
·广西将正式施行艾滋病实名制检测
·沈阳王瑾称遭逼供致残 曾被关传染病、艾滋病隔离仓 (图)
·艾滋病感染者9月1日起可在广东当老师
·广东取消艾滋病患者申请教师资格证体检限制
·危险信号:重庆3月份37人因患艾滋病身亡
·上海监狱医院:医生曾被艾滋病犯人针头恐吓
·河南警方驱散数上访百艾滋病人 多位上访者被打被抓 (图)
·云南:个旧民间组织拯救艾滋病人 (图)
·新疆于田成艾滋病高危地区 当地医务人员称医疗设施不足 (图)
·中国去年传染病死亡1.7万人,艾滋病居首
·男子一夜情后惧怕患艾滋病 每10余天检测1次
·田喜在巴黎接受抗病毒治疗吁中共医援及赔偿艾滋病患/巴黎动态 (图)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防治艾滋病是每个人的必修课/高耀洁
·需要有人对河南省已故艾滋病患者负责/万延海
·中国需建立污血案艾滋病独立调查委员会/万延海
·对艾滋病的偏见源于无知
·中国艾滋病快速蔓延势头基本得到遏制
·呼吁全球基金项目关注爱知行研究所,创建艾滋病工作支持性环境
·艾滋病防控应打破故有的运作模式
·专家称中国管制互联网对艾滋病防治教育不利
·连鹏:全球艾滋病危机已经结束了吗?
·专家希望中国加强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
·后SARS时代中国大陆艾滋病议题/张明新
·副处以上咋成艾滋病高危人群/程江河
·赵高峰:艾滋病孤儿心里没有阳光家园
·艾滋病特效药会在中国率先问世/严少雄
·把农村和街镇纳入防治艾滋病的一个重要新领域
·应加大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经费投入/武圣奇
·艾滋病女人卖淫到底该怨谁?/刘君
·刘逸明: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潘一丁:麦道夫现象和艾滋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