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云南:个旧民间组织拯救艾滋病人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18日 转载)
    来源:南方周末
    

民间组织拯救个旧病人 建洗车场让吸毒者告别性工作
    
    云南:个旧民间组织拯救艾滋病人

李曼,个旧的一个组织“苦草”的负责人,由于缺乏经费,一些救助当地艾滋病性工作者的活动已经停止。 (南方周末记者翁洹/图)
    
    原题:拯救个旧病人
    
    个旧是全国艾滋感染者占当地人口数比例最高的十个城市之一。
    

除了政府在行动,个旧艾滋病人群体也起来自救。除了治病和生存,他们更渴望的是尊严的回归。
    
    1980年代,靠近云南南部边境的个旧市便开始受到毒品的侵扰,艾滋病也在1990年代中期紧跟而至。至2010年,个旧已成为全国HIV感染者人数占当地人口数比例最高的十个城市之一。
    
    而个旧的资源枯竭也发生在这一时期,由此产生的大量失去生计的产业工人成为毒品和疾病的主要受虐者。一项媒体报道的数字是,在人口40万的个旧,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已达5400多人,其中至少70%以上感染艾滋病毒。
    
    2004年,当地政府进行大规模筛查,干预控制艾滋病。同年,云南省第一个国家海洛因成瘾者美沙酮维持治疗试点在这里启动。“出乎预料的高效。”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专家如此评价。
    
    民间也没有坐等。2005年起,个旧陆续成立了十余家艾滋病预防、关怀民间组织,其中有些是艾滋病感染者自发组织的。
    

美沙酮与清洁针具
    
    在当地卫生系统,曾有这样一句话——“如果有100个被感染的,其中80%是吸毒人员。”救助吸毒人员,成为控制艾滋病蔓延的关键。
    
    2004年4月,美沙酮维持治疗试点启动。仅第一个月,治疗点便接纳超过80名病人且无一人脱离治疗。美沙酮是一种毒品替代物,也是国家严格控制的鸦片类麻醉药品,流到黑市上便成了毒品。
    
    治疗中心主任闵向东2005年对来访的中央电视台记者说:“我们一直都在呼吁要为吸毒者公开提供一种替代药物,以阻断他们共用注射器吸毒的行为。”
    
    到2010年,个旧市已有2家美沙酮门诊以及4个拓展治疗点,服用美沙酮人员累计已达1000余人,管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359人,其中接受抗病毒治疗144人。
    
    大多数吸毒者感染艾滋病都是由于共用针具,交换针具,就成了个旧卫生部门的另一项举措。从2004年开始,云南个旧的吸毒人员便可以在当地的艾滋病咨询中心免费领取到清洁的针具,用于静脉注射吸毒。
    
    开展交换针具的初期,也曾发生过卫生部门与公安部门工作方针的矛盾。有的吸毒者刚交换完针具出去就被公安人员抓走,针具交换处一度门可罗雀。
    
    在多方协调下,公安部门改变了方法,尝试去配合卫生部门的新举措。“我们要看看这种做法的效果到底如何。”一位警察学院负责人说。
    
    直到现在,无论是美沙酮治疗还是针具交换都仍旧存在着法律和道德上的争议。前者被认为是主动提供毒品,后者则被称作是在默许吸毒。而在全球范围内,这个方法遭到很多国家的禁止。
    
    但对于个旧来讲,也许别无选择。闵向东介绍,开展这两项工作的首要目的,不是为了戒毒,而是为了预防和减少艾滋病的传播。
    
    个旧这个出于现实考虑、在争议中前行的做法最终获得回报。世界银行的一份调查显示在29个实施注射针具交换的城市中,艾滋病病毒感染的发生率下降了5.8%,而在没有实施注射针具交换的52个城市中,艾滋病病毒感染的发生率却上升了5.9%。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中国顾问夏国美女士对此评价称,“中国在预防和控制艾滋病的工作上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自救的“苦草”
    
    在个旧官方采取种种举措对抗艾滋病的蔓延时,民间也组织起来开始自救,其中还包括不少艾滋病感染者。
    
    2005年,艾滋病感染者李曼成立了“苦草”工作室,服务人群与工作人员均为感染艾滋病的性工作者。与“苦草”同一时间成立的还有十余家防艾民间组织,如关注吸毒者的“胡杨树”,重视社区预防与关怀的“葵花园”等。他们更多地关注政府照顾不到的领域,如对性工作者的预防培训以及生产自救。
    
    成立之初,“苦草”最重要的工作便是向性工作者们普及防护知识避免交叉感染,“要让大家活下来”。此前由于缺乏艾滋病相关知识,许多性工作者在感染后便放弃了预防措施。李曼便曾见到一位苦草成员因为一直进行无保护性交易,导致了严重的交叉感染,并最终死亡。
    
    几乎每个月“苦草”都会举办阳性预防的相关培训活动。因为频繁地有陌生人员出入,还曾有邻居打110举报“苦草”工作室说看到有一群“小姐”在聚众吸毒。
    
    2009年,“苦草”工作室进行了一次针对性工作者常客的调查。结果发现,80名常客中,只有6名是艾滋病感染者。“这说明我们的工作起作用了。”
    

“漂漂亮亮地走”
    
    活下去之后面临的便是生存问题。
    
    2008年,“苦草”工作室贷款开办了一家洗车场,起名为“芳草”,意思是苦尽甘来。
    
    洗一次车要1个小时,收入仅有10块钱。但让李曼没有想到的是,所有的成员都抢着想到洗车场工作,“来不了的还一直在抱怨”。最终洗车场让8名“苦草”成员告别了性工作。
    
    “从来没挣过那么干净的钱。”杨慧在回忆洗车场生活时说。
    
    随着工作的开展,“苦草”工作室的名气也越来越大,不断有“姐妹”慕名加入。到2012年,“苦草”工作室已有注册成员276人,全部为感染艾滋病的性工作者。
    
    出于吸毒者对自身身份的顾虑,许多人不敢去卫生部门交换针具,他们更愿意相信“胡杨树”这样的民间组织。“可能是因为同为吸毒者的关系吧。”胡杨树负责人辛德明说。
    
    在民间组织活跃时期,有时候到了周末甚至会出现几家同时举办活动争抢成员的场景。“我们一下成了宝贝。”艾滋病感染者张琴说。
    
    但与政府部门一样,民间组织也面临着种种难题。进入2010年后,由于国际基金组织的撤离,大多数民间组织陷入了资金紧张的困境。“苦草”工作室的阳性预防工作便不得不停止,“胡杨树”的吸毒人员走访也已暂停了很长时间。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资金支持,才能救更多的人。”辛德明说。
    
    经费紧张的同时,大批个旧的艾滋病感染者开始进入发病期,临终关怀成了各家民间组织的主要工作。
    
    从2006年到2013年,“苦草”共送走48名成员。为让成员们能“漂漂亮亮”地走,李曼学会了遗体美容,还坚持每次都让尽可能多的成员参加送别。
    
    这多少让其他人感到了一丝宽慰。“自己死后要是也有这么多人送别,那就不怕了。”张琴在回忆为成员送别的场景时说。
    
    如今死亡不断降临,但对于李曼和更多的个旧病人来说,恢复生而为人的尊严才是他们更大的渴望。
    
    “即使病了,我们也是一样的生与死,一样的人。” (博讯 boxun.com)
62231620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云南个旧:面包车坠入百米山谷,2死2伤
·太悲惨了!实拍云南个旧工人村的性工作者(慎入) (图)
·云南个旧戒毒人员戒毒所内非正常死亡(图)
·云南省个旧市大屯镇楼坊寨村民抗议遭殴打拘捕!
·一个旧市水利局征用百姓土地乱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牛淑英忆毛贼东大跃进:母親家人一個接一個餓死
  •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 郭文貴爆「藍金黃」計畫,澳洲宣布禁止國外獻金
  •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 人道中国十周年纪录短片
  •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
  • “还是有上帝的”
  •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清真”就是“纳粹”
  • 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 「銳實力」為刺破民主制度的「匕首尖」,台灣正處於「刀鋒
  •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修订版
  • 博客最新文章: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56期)
  • 谢选骏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 陆文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 东海一枭历史由德性决定
  • 郑恩宠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 谢选骏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 藏人主张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 谢选骏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 韩亦言【英译】华涌:想你了,妖精
  • 明暗經緯錄蘇小妹請教基辛格博士?你怎麼自圓其說,中華民國憲法存在
  • 滕彪“中华维权律师协会”评出十佳维权律师
  • 谢选骏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 陈泱潮7.2.地点:《启示录》预言【人子】必出生于中华民国,是妇
  • 谢选骏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 韩亦言他們來了:致男人華涌
  • 藏人主张「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 点滴人生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论坛最新文章:
  • 英前首相卡梅伦再出山 参与一带一路合作
  • 古特雷斯吁与朝鲜建立沟通渠道避免误会
  • 中国:朝鲜失控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
  • 夏明:“低端人口”违反社会规律且具悲剧性
  • 《亚洲周刊》选出 2017风云人物:机器人
  • 国际刑事法庭新设“侵略罪”123国投票通过
  • 马英九忍无可忍告台北地检署「三中案」泄密
  • 文在寅访重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
  • 十字架报:中国维吾尔人遭文化宗教的双重压制
  • 美移民局逮捕纽约和加州非法移民1华人在内
  • 拉胡尔·甘地任印度国大党主席迎接挑战
  • 看年终欧盟峰会四大议题
  • 朝鲜不提对话反要外界承认它是拥核国家
  • 《议事规则》修改通过 港议会监察力被削弱
  • 习近平赞林郑月娥在港推广党务有何意味?
  • 深圳现「空櫈」寓意不自由作品旅法画家一度被带走
  • 蒂勒森:朝鲜必须自己赢回谈判桌的机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