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云南:个旧民间组织拯救艾滋病人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18日 转载)
    来源:南方周末
    

民间组织拯救个旧病人 建洗车场让吸毒者告别性工作
    
    云南:个旧民间组织拯救艾滋病人

李曼,个旧的一个组织“苦草”的负责人,由于缺乏经费,一些救助当地艾滋病性工作者的活动已经停止。 (南方周末记者翁洹/图)
    
    原题:拯救个旧病人
    
    个旧是全国艾滋感染者占当地人口数比例最高的十个城市之一。
    

除了政府在行动,个旧艾滋病人群体也起来自救。除了治病和生存,他们更渴望的是尊严的回归。
    
    1980年代,靠近云南南部边境的个旧市便开始受到毒品的侵扰,艾滋病也在1990年代中期紧跟而至。至2010年,个旧已成为全国HIV感染者人数占当地人口数比例最高的十个城市之一。
    
    而个旧的资源枯竭也发生在这一时期,由此产生的大量失去生计的产业工人成为毒品和疾病的主要受虐者。一项媒体报道的数字是,在人口40万的个旧,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已达5400多人,其中至少70%以上感染艾滋病毒。
    
    2004年,当地政府进行大规模筛查,干预控制艾滋病。同年,云南省第一个国家海洛因成瘾者美沙酮维持治疗试点在这里启动。“出乎预料的高效。”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专家如此评价。
    
    民间也没有坐等。2005年起,个旧陆续成立了十余家艾滋病预防、关怀民间组织,其中有些是艾滋病感染者自发组织的。
    

美沙酮与清洁针具
    
    在当地卫生系统,曾有这样一句话——“如果有100个被感染的,其中80%是吸毒人员。”救助吸毒人员,成为控制艾滋病蔓延的关键。
    
    2004年4月,美沙酮维持治疗试点启动。仅第一个月,治疗点便接纳超过80名病人且无一人脱离治疗。美沙酮是一种毒品替代物,也是国家严格控制的鸦片类麻醉药品,流到黑市上便成了毒品。
    
    治疗中心主任闵向东2005年对来访的中央电视台记者说:“我们一直都在呼吁要为吸毒者公开提供一种替代药物,以阻断他们共用注射器吸毒的行为。”
    
    到2010年,个旧市已有2家美沙酮门诊以及4个拓展治疗点,服用美沙酮人员累计已达1000余人,管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359人,其中接受抗病毒治疗144人。
    
    大多数吸毒者感染艾滋病都是由于共用针具,交换针具,就成了个旧卫生部门的另一项举措。从2004年开始,云南个旧的吸毒人员便可以在当地的艾滋病咨询中心免费领取到清洁的针具,用于静脉注射吸毒。
    
    开展交换针具的初期,也曾发生过卫生部门与公安部门工作方针的矛盾。有的吸毒者刚交换完针具出去就被公安人员抓走,针具交换处一度门可罗雀。
    
    在多方协调下,公安部门改变了方法,尝试去配合卫生部门的新举措。“我们要看看这种做法的效果到底如何。”一位警察学院负责人说。
    
    直到现在,无论是美沙酮治疗还是针具交换都仍旧存在着法律和道德上的争议。前者被认为是主动提供毒品,后者则被称作是在默许吸毒。而在全球范围内,这个方法遭到很多国家的禁止。
    
    但对于个旧来讲,也许别无选择。闵向东介绍,开展这两项工作的首要目的,不是为了戒毒,而是为了预防和减少艾滋病的传播。
    
    个旧这个出于现实考虑、在争议中前行的做法最终获得回报。世界银行的一份调查显示在29个实施注射针具交换的城市中,艾滋病病毒感染的发生率下降了5.8%,而在没有实施注射针具交换的52个城市中,艾滋病病毒感染的发生率却上升了5.9%。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中国顾问夏国美女士对此评价称,“中国在预防和控制艾滋病的工作上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自救的“苦草”
    
    在个旧官方采取种种举措对抗艾滋病的蔓延时,民间也组织起来开始自救,其中还包括不少艾滋病感染者。
    
    2005年,艾滋病感染者李曼成立了“苦草”工作室,服务人群与工作人员均为感染艾滋病的性工作者。与“苦草”同一时间成立的还有十余家防艾民间组织,如关注吸毒者的“胡杨树”,重视社区预防与关怀的“葵花园”等。他们更多地关注政府照顾不到的领域,如对性工作者的预防培训以及生产自救。
    
    成立之初,“苦草”最重要的工作便是向性工作者们普及防护知识避免交叉感染,“要让大家活下来”。此前由于缺乏艾滋病相关知识,许多性工作者在感染后便放弃了预防措施。李曼便曾见到一位苦草成员因为一直进行无保护性交易,导致了严重的交叉感染,并最终死亡。
    
    几乎每个月“苦草”都会举办阳性预防的相关培训活动。因为频繁地有陌生人员出入,还曾有邻居打110举报“苦草”工作室说看到有一群“小姐”在聚众吸毒。
    
    2009年,“苦草”工作室进行了一次针对性工作者常客的调查。结果发现,80名常客中,只有6名是艾滋病感染者。“这说明我们的工作起作用了。”
    

“漂漂亮亮地走”
    
    活下去之后面临的便是生存问题。
    
    2008年,“苦草”工作室贷款开办了一家洗车场,起名为“芳草”,意思是苦尽甘来。
    
    洗一次车要1个小时,收入仅有10块钱。但让李曼没有想到的是,所有的成员都抢着想到洗车场工作,“来不了的还一直在抱怨”。最终洗车场让8名“苦草”成员告别了性工作。
    
    “从来没挣过那么干净的钱。”杨慧在回忆洗车场生活时说。
    
    随着工作的开展,“苦草”工作室的名气也越来越大,不断有“姐妹”慕名加入。到2012年,“苦草”工作室已有注册成员276人,全部为感染艾滋病的性工作者。
    
    出于吸毒者对自身身份的顾虑,许多人不敢去卫生部门交换针具,他们更愿意相信“胡杨树”这样的民间组织。“可能是因为同为吸毒者的关系吧。”胡杨树负责人辛德明说。
    
    在民间组织活跃时期,有时候到了周末甚至会出现几家同时举办活动争抢成员的场景。“我们一下成了宝贝。”艾滋病感染者张琴说。
    
    但与政府部门一样,民间组织也面临着种种难题。进入2010年后,由于国际基金组织的撤离,大多数民间组织陷入了资金紧张的困境。“苦草”工作室的阳性预防工作便不得不停止,“胡杨树”的吸毒人员走访也已暂停了很长时间。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资金支持,才能救更多的人。”辛德明说。
    
    经费紧张的同时,大批个旧的艾滋病感染者开始进入发病期,临终关怀成了各家民间组织的主要工作。
    
    从2006年到2013年,“苦草”共送走48名成员。为让成员们能“漂漂亮亮”地走,李曼学会了遗体美容,还坚持每次都让尽可能多的成员参加送别。
    
    这多少让其他人感到了一丝宽慰。“自己死后要是也有这么多人送别,那就不怕了。”张琴在回忆为成员送别的场景时说。
    
    如今死亡不断降临,但对于李曼和更多的个旧病人来说,恢复生而为人的尊严才是他们更大的渴望。
    
    “即使病了,我们也是一样的生与死,一样的人。” (博讯 boxun.com)
62231620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云南个旧:面包车坠入百米山谷,2死2伤
·太悲惨了!实拍云南个旧工人村的性工作者(慎入) (图)
·云南个旧戒毒人员戒毒所内非正常死亡(图)
·云南省个旧市大屯镇楼坊寨村民抗议遭殴打拘捕!
·一个旧市水利局征用百姓土地乱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高華談林彪(之三)
  •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 蔡楚:两张2005年,劉曉波的见证照片
  • 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 为秦永敏争取诺贝尔和平奖!
  • 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 牟传珩:聚焦中国特色的社保制度——被侵权剥利的全国民众
  • 中國大分裂研究:雲南篇
  • 為何胡春華一直官運亨通,2023年將接任總理
  • 高華談林彪事件(之二)
  •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 给青葱的交代
  •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自由社会的自杀
  • 中国战略分析李劼:對當今中國的強國梦之分析
  • 谢选骏玩火不如纵火
  • 李芳敏14400010現在,君王啊!你們要謹慎。地上的審判官啊!你們應當聽
  • 邱国权中共历史上的十一次大“政变”!
  • 谢选骏关说、托人办事都构成了阴谋罪和贿赂罪
  • 徐永海科学可以帮助我们知道行善的属乎神——2018-7-13圣爱团契
  • 独往独来文庙的博客:习近平能仿效华国峰而善终吗?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50-2:英中毁佛继天谴,逆天惨劫醒人间2
  • 谢选骏从秦景公的坟墓看秦国何以兼并天下
  • 藏人主张英国解密“六四”镇压细节称一万人死亡
  • 东海一枭君子知几如有神
  • 谢选骏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 张杰博闻北京枪声?习近平下台、中南海政变的传闻是如何出笼的?
  • 吴倩救赎之母:有人将很快要求你们分派圣体圣事的替代品,这不
  • 谢选骏裙带关系与平反六四
  • 独往独来胡亥的博客:习近平权力真空,江泽民仍掌8341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对台湾陆委会主委陈明通访美做出回应
  • 尼加拉瓜再次验证权力导致腐败
  • 中共高层开始为重回“文革”左倾老路踩煞车
  • 习近平连任后首外访 阿联酋成首站
  • 日欧自贸协议被指“危害气候”的协议
  • 习近平偕夫人访阿联酋和非洲4国
  • 阿尔萨斯葡萄酒之路
  • 李文足疑当局对其夫王全璋酷刑折磨
  • 陈明通向美传达:台不可能把命运交付对岸
  • 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叛武装达成协议
  • 土耳其解除国家紧急状态但推出新反恐法案
  • 上半年中国人访日再抜头筹
  • 网传美国瑞士将公布中国官员海外资产
  • 传3万陆人被港“伦敦金”骗走82亿 多人上访
  • 文件显示警方因“不信”民族党所以预先“灭党”
  • 英关注民族党被禁呼吁港府尊重港人自由
  • 法拟年底前提案 讨论女同志适用人工生育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