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浙江桐庐钟亚芳母女遭受核污染无人担责还将其关入精神病医院
请看博讯热点:被精神病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13日 来稿)
    
    浙江省桐庐县:钟亚芳母女遭受核污染无人担责,还将其关入精神病医院
     (博讯 boxun.com)

    2006年12月21日,浙江省桐庐县桐庐镇钟亚芳因甲状腺结节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核(以下简称“浙一医院”)医学科做甲状腺ECT同位素扫描检查。由于她也是一名医生,见到浙一医院混乱不堪的环境和医生不负责任的态度,心里就有点感觉不舒服。但是,作为患者,她还是按照医生的指示做了检查,并在查后接受了注射。第二天,她的全身出现骨骼疼痛、乏力等严重症状。
    
    身为医生的她就在自己医院做了一项血检,结果显示血象异常。
    
    随后,身体症状越发严重,一段时间后,开始脱发、肌肉萎缩、双下肢肌肉僵硬、满口腔溃疡、白血球减低。2007年6月8日,钟亚芳到苏州大学放射研究所检查,检测结果显示:染色体畸变断裂、24小时尿中去钾总β:20.8Bq。
    
    作为医生,她明白,正常的人体是不会存在β射线的。那么,自己体内的β射线从何而来的呢?自己除了去浙一医院做过一次检查注射,没有别的原因。为了搞清楚这一点,她跑到上海、北京等地治疗咨询。专家们告诉她,锝和锶同为放射性核元素,在医学范畴,锝是诊断用的放射性药物,其在人体内的生物半衰期短,仅为6.02小时,对人体的危害可以忽略不计;而锶是用于治疗的纯β放射剂,主要用于缓解癌骨骼转移病人的疼痛,其在人体内的生物半衰期达50.5天。正常人被注入锶后,可能对骨骼产生一些对造血系统的远期效应,临床表现为血淋巴细胞染色体畸变断裂,尿中去钾总β放射性浓度增高等,治疗非常困难,目前尚无有效的综合剂促排,治疗处理只能是“休息,加强营养”等消极手段。因此,在锶的说明书上明确标示有致癌性。根据钟亚芳的症状,专家们一致认为,她的体内存在核元素锶。
    
    头脑冷静的钟亚芳考虑用法律解开疑团。她聘请了律师,并由律师事务所委托,对其体内基因突变等问题进行鉴定。
    
    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2008]医鉴字第84号《鉴定意见书》显示:“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医院核医学科的科室设置不符合医疗规范,在对鉴定人钟亚芳做同位素扫描检查用药过程中,误注了放射性药物氯化锶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如排除了通过其他途径接触到氯化锶,则医院的医疗行为与被鉴定人钟亚芳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
    
    一切真相大白。钟亚芳多次找责任人李林法、董孟杰及浙一医院交涉。这些人不仅不予悔过,还表现出恶劣的态度,并威胁说:“我们院长夫人是省卫生厅厅长,你告到天边也告不赢,我们奉陪到底!你要小心!我会找你算总账……”
    
    原来如此,有一个厅长太太,浙一医院就可以无所不为,害了人还能“奉陪到底”,并“算总账”!
    
    他们这么说了,接下来就真的做了。
    
    不久,浙一医院某些人雇佣杀手(据钟亚芳资料,她已将人员名单提供给公安机关),对钟亚芳年仅8岁的女儿钟知含下手,并在案件审理时,向法庭出示“钟亚芳女儿钟知含未接受任何核治疗,也受到核污染”的证据。岂不知这样一来,便是地道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女儿体内是否受到核污染,2007年12月7日,苏州大学附属二院辐射损伤医学应急中心、苏州大学放射医学研究所检查结论显示,钟知含体内竟有“大量的β放射性核素,并已导致血染色体异常,基因突变超出正常值11倍的极其严重后果。”2008年10月13日,同样是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2008]医鉴字第175号《鉴定意见书》对钟知含体内是否存在核元素做出了这样的结论:“被鉴定人钟知含体内出现了确定性的辐射生物效应;在出现症状的时间前后,受到过放射性核素污染。”
    
    至此,可以说,如果浙一医院在前边的诊疗中出现误注是错误操作所致,那么,后一种行为则已经存在主观故意,构成犯罪。
    
    2007年12月13日,钟亚芳向桐庐县公安机关报了案。直到2008年1月19日,桐庐县公安局在其报案后的第37天姗姗出警。又过了近三个月,2008年4月11日,县公安局才对钟知含留取的尿样、血样进行检验,未检出异常。2008年4月23日,桐庐县公安局以“没有犯罪事实”为由,给钟亚芳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书》。
    
    钟亚芳多次找局长周建杭,周局长说:“你女儿的案件,我们不可能立案,如果你女儿是核污染,也应该是杭州市公安局立案。”
    
    2008年9月8日上午,钟亚芳到桐庐县信访局上访。桐庐县公安局副局长施伟当众表态:“只要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的鉴定结果出来,你女儿有放射性核元素污染,公安局一定依法立案侦查。”但是,当2008年10月13日看到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2008]医鉴字第175号《鉴定意见书》的鉴定结果后,公安局表现出极其反常的态度,不仅不予立案,反说这个结论有异议,要重新委托鉴定。时至今日,也未见他们委托。
    
    其实问题已经非常明了。浙一医院有一个厅长太太,公安机关谁敢动粗?不仅不敢动,还于其后派人到苏州大学放射医学研究所、苏州大学附属二院、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等单位施压,企图推翻这几个科学、严谨的鉴定结论。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公安部于2001年8月26日发布的《放射事故管理规定》(第16号令)第九条规定:“卫生行政部门、公安机关在接到严重事故或者重大事故报告后,应当在二十四小时内逐级上报至卫生部、公安部。”第十三条规定:“事故发生地卫生行政部门接到事故报告后,应当立即组织有关人员携带仪器设备赶赴事故现场,核实事故情况,估算受照剂量,判定事故类型级别,提出控制措施及救治方案,迅速进行立案调查。”第十四条规定:“事故发生地公安机关接到事故报告后,应当立即派人赶赴事故现场,负责事故现场的勘查、收集证据、现场保护和立案调查,并采取有效措施控制事故的扩大。”第十九条规定:“放射事故调查结束后,由负责立案调查的卫生行政部门、公安机关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处理后结案;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在结案后三十日内,负责查处的卫生行政部门、公安机关应当写出《放射事故结案报告》(见附件二)逐级上报卫生部、公安部。”第二十一条规定:“对因违反国家有关规定而发生放射事故的单位,由立案调查的卫生行政部门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给予行政处罚。”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二十五条、二十七条、二十八条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桐庐县卫生、公安部门不仅没有依照规定办理,在钟亚芳不断诉求,逐级上访,请求维护自己母女人身安全的情况下,委托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于2009年12月2日作出一份长达十三页的[2009]司鉴字第148号《法医精神病鉴定》,在其中罗列诸多现象,做出了钟亚芳患“偏执性精神障碍”“建议给予医疗监护”的结论,并将其关到精神病医院去了。该鉴定第9页,司机濮某某:“……她很会讲,几个人都说不过她,逻辑性很强……”第10页“意识清楚,定向力全,仪表整齐……”“检查中未引出幻觉,存在被害妄想和被毒妄想,情绪波动大,与言语内容一致,述及委屈时流泪,表示不满时激动。反复声称自己没有精神病,希望鉴定不要误断,对现实看管表示不满。”
    
    从以上引述可见,一个“逻辑性很强,意识清楚,定向力全”的人,怎么能说是精神病患者呢?至于“情绪波动大,述及委屈时流泪,表示不满时激动”,这是人之常情,有见过“述及委屈时不流泪,表示不满时不激动”的吗?那恐怕是僧人或道士。
    
    谈到“对看管表示不满”,这恐怕不是钟亚芳一个人如此,所有人对非法看管都会表示不满。
    
    将正常人说成“精神病人”,是社会的病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1983102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访被伪造成肇事精神病人求生不能钟亚芳的悲惨遭 (图)
·春节期间浙江访民钟亚芳仍关精神病医院(图)
·钟亚芳:官逼民死,民不得不死(视频)(图)
·潜伏在北京的浙江访民钟亚芳发出遗书(图)
·钟亚芳逃到北京,遭疯狂报复其核污染女儿被破门劫走
·核污染钟亚芳母女:断绝生活来源与非法拘禁
·中国首例核污染面临死亡被害人钟亚芳被拘留十天释放
·核污染受害者钟亚芳天安门撒传单(视频)(图)
·核投毒杀人案被害人母亲钟亚芳的正义要求——公开听证
·医疗核辐射所害:浙江访民钟亚芳截回当地惨遭报复
·核素管理混乱骇人听闻,浙江省卫生厅遮丑护短/钟亚芳医疗核事故
·钟亚芳、钟知含:核事故、核投毒!!!两桩核事件
·惊世冤案——放射性核元素谋杀8岁幼女/钟亚芳 钟知含(图)
·急需开刀救命求生不能钟亚芳致浙江桐庐县县长求救信
·上访被伪造成肇事精神病人 求生不能/遭核污染的钟亚芳
·人命关天!紧急求救!核污染受害被关精神病院7个月/钟亚芳
·一个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的核受害女子的求救信/钟亚芳
·浙江桐庐公安惧怕拒不组织听证的申请书/钟亚芳
·核事故受害人钟亚芳的行政复议申请书
·浙江访民钟亚芳在北京致桐庐县委书记县长一封公开信
·钟亚芳、钟知含天涯诉说核投毒案遭死亡威胁
·浙江桐庐官员对钟知含核素毒害事件说法于法无据几近愚民/钟亚芳
·遭致死迫害浙江桐庐钟亚芳被逼写下人世间最惨的病退申请书
博客最新文章:
  • 熊飞骏的博客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 大字报从上海嫖娼门看韩正对抗中央
  • 中国控诉《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
  • 曾节明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 家庭教会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
  • 徐永海徐永海就致信各位民运朋友的
  • 中国冤民联合国控告团习总:难道这么合理、公平的
  • 郑恩宠告别改革家陈一谘
  • 周亚辉大曝光:中共元老权贵家族48
  • 独往独来铁流:毛泽东最后向隅而泣的
  • 基督化生活教养孩童能否免暴力?
  • 念此的博客“惨了,军事界的贝利发话了
  • 满洲文化传媒《传统萨满教的复兴》出版
  • 家庭教会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 徐永海北京一基督徒信仰犯致信中国
  • 郑恩宠王宇律师在大连手机被法官枪
  • 口述历史李格枊(湖南)口述“三年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