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隐姓埋名 邓玉娇已在电视台工作(图)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7日 转载)
    
    
    
隐姓埋名 邓玉娇已在电视台工作

    (时代周报) 邓玉娇,一名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雄风宾馆梦幻城女服务员。因为去年5月“刺死官员案”,轰动全国而被网民们称为“2009年中国第一烈女”。
     一年过去了,目前的邓玉娇可安好?此事在当地到底产生了哪些影响?连日来,时代周报记者前往恩施,对这一曾经轰动全国的事件进行了一次回访。
    本报记者 姚海鹰 实习记者 何光伟 发自恩施
      2009年5月10日,邓玉娇案发。在网络民意的推动之下,邓玉娇最终被认定防卫过当有罪,但免予刑事处罚,邓玉娇慢慢淡出公众视线。
        但10个月后,邓玉娇因两会期间的“录音笔事件”,再次引起公众关注。
      从案发至今已有一年。在这一个轮回的春夏秋冬中,邓玉娇的个人生活到底怎样?该事件对恩施当地的社会生态有哪些影响和改变?
      邓玉娇认为她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她需要这种安静的生活。
      困扰邓玉娇多年的失眠现在好多了,为此,恩施电视台专门购买了跑步机,这对她治疗失眠的帮助很大,她正准备去学驾驶。
        现在,邓玉娇最需要面对的就是孤独。没人敢跟她讲话,她一个人独来独往。
        事实上,邓玉娇案至今了犹未了。在恩施州,该案至今阴云未散,是当地官员不敢触碰的禁区,谈之色变。

    神秘的张姓女孩
        5月的初夏,正是湖北恩施的多雨时节,被雨后高山云雾笼罩着的山城恩施,一切都显得那么模糊和吊诡。
       邓玉娇来到这里已经一年,她现在对外已不使用“邓玉娇”这个名字了,大家都称她“小张”。
        电视台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称,从来就没有邓玉娇这么一个人。
      邓俨然成了一个神秘人物,她的一名同事称:“听说小张经常到健身房馆去,每次都是一个人。”
      为能见到邓玉娇,时代周报记者多处打听,但始终未能如愿。
      几经辗转,时代周报记者18日到野三关后才联系上邓玉娇,她和记者交流时声音低缓,言语间不时流露出戒备之意。简短几句,就能明显感到她是个忧郁而腼腆的人。
      但邓玉娇也并非拒人于千里之外,她直接说“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但回答时,她却要思考几分钟后才能作答,而且非常简短。显然,她的自我保护意识非常强。
      邓玉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只是想安静地生活,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你们的关心,让我无法摆脱那些让我难受的事情。”
      过去的事情对这位1987年出生的女孩来说,无疑是一个残酷的噩梦。邓玉娇希望能忘掉过去的一切,她目前最需要的就是安静的生活。
      邓玉娇说:“可能大家都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我挺好的,精神状况和工作都很好,我会努力工作,不让关心我的人们失望。”
      就在16日下午,邓玉娇穿一套kappa牌黑色运动服和白色运动鞋走在恩施州委幼儿园对面的街上,她的头发挽到脑后,显得特别清爽,在街上边走边看。
      走到一家商店门口,她随便瞄几眼就离开了。她仿佛没有任何购物的目标,也不是要买东西,就是随便逛逛,一个女孩子常见的那种逛街爱好。
      时间已经过去一年了,“邓玉娇”三字,似乎已成为一个逐渐被人淡忘的符号。
      “邓玉娇被安置以后,外界就很难得跟她接触了。”恩施州广播电视局一官员直言不讳:“严格地说,已经没邓玉娇这个人了。”
      就连同事也认为邓玉娇并没有跟他们亲口承认过她就是邓玉娇,他们也只能说每天身边生活着一个和邓玉娇长得很像的人。

    电视台里的孤独背影
      在恩施人眼里,邓玉娇能进入恩施州电视台工作,完全是因祸得福。
      一位当地人说:“这是个好单位,能在这里工作的人,大都有点关系或后台。”
      在恩施州委斜对门的恩施电视台,就是邓玉娇上班的地方。从去年7月至今,她已经在恩施电视台的舞阳微波站工作10个月了。
      邓玉娇每天早晨从恩施州委大院走到马路对面的恩施电视台上班,下班后再走回恩施州委大院的住处。
      眼前的生活和工作她已习以为常,邓玉娇每天都基本过着从宿舍到单位的两点一线式生活。
      邓玉娇从农村来到了城市,她对目前的工作表示满意:“我现在工作很顺心,我会记住和感谢关心我的每一个人。”
      邓玉娇在18日晚上加夜班。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这里人人平等,大家都会加夜班的。我今晚加夜班,明天白天就可以休息。”
      知情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电视台里邓玉娇拿的是省级财政工资,与微波站签了的是无固定期限合同。就是说,邓玉娇后顾无忧,只要愿意可以在此干到退休为止。
      记者了解到,恩施电视台的职工分为在编和聘用两种,只有在编职工才能拿财政工资享受规定的福利,而聘用的职工就不能享有这些待遇。
      时代周报获悉,邓玉娇当前的这份工作,主要来自湖北省的意愿,一位知情者披露说:“恩施州当地政府当时并没有这个想法,是更高层领导的意见。”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比较令人满意的结局,政府对邓玉娇的这种安置,在恩施坊间也获得了普通民众的认同。
      谈及邓玉娇,恩施的一位出租车司机表示:“怎么说她都是受害者。无论如何,我们都希望她过得好。”
      邓玉娇还告诉记者:“电视台的工作很顺心,我现在的生活和工作来之不易,我这一生,终究还得靠我自己努力。毕竟大家帮得了我一时,帮不了我一世。”
      她言辞诚恳,但充满沧桑。
      现在,邓玉娇最需要面对的就是—孤独。
      由于种种原因,很多人不敢跟邓玉娇讲话。加之她以往的朋友都不在身边,邓玉娇很难找人说知心话。在同事眼中,她就是默默地,每天一个人独来独往。
      “如同拉了一张网,她的交际圈子太窄了。”邓玉娇的一位同事说,“她时常沉默,能感觉到她很孤独。”
      邓玉娇的一位朋友告诉记者:“所有人都对她敬而远之,谁也不敢拿自己的生活开玩笑。”
      这位朋友认为: “邓玉娇只有离开这个地方,才能真正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邓玉娇今年已经23岁了。他担心邓玉娇在恩施很难解决婚恋问题:“离开恩施也许能好一些,这很现实。”
      记者了解到,邓玉娇近期正准备学驾驶,电视台决定在今年9月送她到武汉读中专,弥补电视台工作上的专业知识。
        邓玉娇的失眠比以往好多了,为此,电视台专门为她购买了跑步机,这对她治疗失眠的帮助很大。
      “她的失眠症基本好了,人比以前鲜活多了。”她的一位同事说。

    不为人知的幕后
      “邓玉娇能够过上平静的生活,最终还要归功于网络的影响力。”恩施本地媒体的一名记者表示。
      诚然,邓玉娇得以保全清白的同时又免却牢狱之苦,不仅得益于当时她手中那把刀这一“硬件”,更得益于网民的舌头这一“软件”。
      “如果没有网友、媒体的帮助,也不会有邓玉娇的今天。”邓玉娇的爷爷邓正兰当时就认为网络对整个事件所起的作用巨大。
      “媒体对邓玉娇事件及时的报道,网络的强力扩散,是地方政府反应迅速的原因之一。”上述记者称,“至少这件事情,是因为网络的传播才引起高层的关注,不管是从恩施州还是到省里。”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去年5月19日,正在重庆出差的湖北省委一位领导高度关注邓玉娇案,他在登机返鄂前就电令湖北省政法委汇报该案情况,并要求在他下飞机时,就能看到邓玉娇案的全部材料。
      就在湖北省委过问之后,湖北省公安厅主管刑侦的副厅长尚武在去年5月20日亲自率团抵达巴东坐镇调查,而恩施州公安局也直接介入办案,就此该案发生逆转。
      “那几天,路似乎变窄了,常堵车。”野三关镇的一位麻木司机回忆:“镇上来往的车辆明显多了起来,还有到雄风宾馆的人也很多。”
      “各级官员在一天内进出镇政府大门的次数非常频繁。”在野三关镇一个名叫“喝二两”的小酒馆里,一位食客向时代周报记者这样形容地方政府因邓玉娇案反应的迅速。
      邓玉娇、官员、网民,迅速通过网络形成了互动。网民们的舆论形成了强大话语声势,在帮助邓玉娇的同时,却也给相关部门的工作带来了压力。
      但值得肯定的是,湖北网宣部门在网络舆论中顺势而为,根据省领导指示真诚认真面对,直到该事件被以最快速度平息。
      时代周报记者获知,湖北省委宣传部一副部长在某次内部会议的讲话中透露,仅当时参与讨论“邓玉娇案”的QQ群,就有近三万个之多。
      这对湖北的新闻应急管理和网络舆论引导取得新成效,湖北网宣部门在邓玉娇案等突发事件新闻的应急工作中,因表现突出获得嘉许。
        一位官员表示:邓玉娇案件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首先就是如何正确面对突发事件和处理突发事件。
      他评价:“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政府部门只要拿出诚意真诚面对,就能很好解决。”

    阴霾并未散去
      邓玉娇事件严重冲击了巴东官场,而野三关镇政府首当其冲承担责任:镇派出所所长谭静被免职,调往巴东县公安局任一名普通民警;镇党委书记谭昱调往巴东县政协;镇纪委书记凃启东调往水布垭镇当宣传委员。
      就连巴东县公安局局长杨立勇,也为“擅自”接受媒体采访埋单,他被免职后调离巴东进了恩施州人大。
      尽管巴东相当多的政界人士认为,杨立勇当初通报案情、接受媒体采访并没有错。但这名巴东唯一法律专业毕业的公安局长,以后能否东山再起就是个未知数了。
      地方政府因邓玉娇事件付出巨大行政代价的同时,当地舆论环境也同样遭受批评。
      巴东官方当时关闭言论渠道的阴影,不仅让当地官员对邓玉娇事件噤若寒蝉,这种效应也传染到了恩施州。
      虽然事情已过去一年,但邓玉娇事件仍然是当地政府官员们不敢去触碰的禁区。
      恩施州的一位官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你想采访邓玉娇,除非她自己愿意说。没有州里领导同意,其他人不会跟你多说什么。”
      时代周报记者在恩施接触过几位熟悉邓玉娇的官员、记者,他们都以不方便透露或不知情为由,基本不愿谈论“邓玉娇”三个字。
      记者了解,为应对邓玉娇事件,花去了2009年巴东县政府数额惊人的财政收入。“花这样的钱是小事”,巴东县的官员们更担心引起其他事故。
      直到目前,当地政府对邓玉娇高度紧张的神经仍未放松。
      记者了解到,当时政府除答应为邓玉娇安排工作外,还承诺给她父母解决一个客运线路营运证,以保障邓玉娇全家的生计问题。
      “但是现在他们耍赖。”邓玉娇的上述朋友称,“当初政府的有些承诺现在并没兑现,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诸如解决客运线路营运证这类的空头支票,“让邓玉娇和她的家人觉得无助。”他表示,“这是政府的伤疤,他们当然不愿意揭了。”
      从野三关镇到巴东县乃至恩施州,不仅是下面的官员不敢公开谈论邓玉娇。即便是恩施州的高层,也同样觉得不合时宜。
      5月21日下午,记者两次拨通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长杨天然的手机,第一次通话持续30秒,但始终未听到对方讲话。
      8分钟后再次通话,杨天然闻听是采访关于邓玉娇的事情,他说了一句话:“瞎搞吧,你这个时候,还问我这个做什么?”随即挂断电话。

  倒闭的雄风宾馆
      一年前震惊全国的邓玉娇事件,就发生在巴东县野三关的雄风宾馆。
      因为这起命案,雄风宾馆声名大噪。这起命案改变了农村姑娘邓玉娇的生活轨迹,也结束了雄风宾馆“雄风”的命运。
      5月18日上午,记者来到这个传说中的是非之地。该宾馆地处鄂西山原的野三关,雨水过后,被笼罩在群山环抱的云雾之中。
      除雄风宾馆外,野三关镇依然“开市照常”,镇上往来的人群和车辆交织在雨中。似乎这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切都是那么从容。
      而在该镇家喻户晓的雄风宾馆,早已衰败不堪。红色的墙壁已被“湖北三峡酒业”的巨幅广告牌遮盖,一长排房子只留了两个小门。
      一个蓬头垢面的乞讨者在雨中走过宾馆门口,他张望着路上过往的行人,让人不觉顿生悲凉之感。
      “雄风宾馆是野三关最大的娱乐城,有餐饮、洗浴、住宿、美容等项目,生意特好。”提及雄风宾馆,附近的居民们仍然不忘美言一番,昔日的繁华对照今日的沉寂让人感怀。
      居民们说,雄风宾馆就是在邓玉娇案期间关门的。至于关门的原因,他们的看法产生了分歧。
      “是被迫关门,老板怎么舍得自己关门呢?”
      “死过人,这里就是凶宅,不适合住人,要犯忌的。”
      居民们的议论,听起来似乎都有道理。对于一年前的往事,他们谈起来仍然津津乐道。
      其实,雄风宾馆的老板赵雄在邓玉娇事件期间亦被刑拘,后来患病取保候审。
      住在湖北三峡酒业公司后面的一位居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雄风宾馆的房子是酒厂的。赵雄以前资助过学生读书,听说他人还行。”
      “邓玉娇是野三关的人,即便她现在隐姓埋名了,我们也知道。” 居民们谈到邓玉娇时,显得非常亲切,就像谈自己的一个亲戚或朋友。
      居民们还说:“很多外地人都来看这个宾馆,就连有些领导路过野三关,也会下车瞧瞧雄风宾馆,当时都成野三关的景点了。”
        至于雄风宾馆这座房子,当地人认为被拆掉才是其最终的命运。
      因为,按照当地风俗,凶宅不适合住人,更不适合做生意。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北省长李鸿忠失态邓玉娇案(图)
  • 巴东碎片:烈女邓玉娇回访实录:人消失了?(图)
  • 胡锦涛惦记邓玉娇/蓝莲花
  • 开始新人生的湖北烈女邓玉娇:我已不是邓玉娇(图)
  • 2009法制盘点:贵州嫖幼案、邓玉娇案(图)
  • “屠夫”之谜:网上舆论搞手,邓玉娇案成名
  • 张清扬:湖北高院副院长王晨网上总结邓玉娇案教训(图)
  • 腹部写遗言控诉被奸:杭州版邓玉娇服毒获救
  • 最详尽的:湖北巴东邓玉娇案全记录
  • 爷爷说邓玉娇在精神病院:医院否认,网友担心
  • 林云海:"邓玉娇被秘密关押,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吗?
  • 邓玉娇被曝将去杭州做网络编辑 月薪3000元
  • 湖北政府司机夜总会施暴 险再现邓玉娇案
  • 湖北恩施州再现“邓玉娇事件”
  • 今年网络10热点,“躲猫猫”、邓玉娇入选
  • 中科院博导欲招邓玉娇为研究生 (图)
  • 中科院植物所博导傅德志欲招邓玉娇为徒
  • 邓玉娇“姑姑”邓贵英也是警方冒牌,警号421559
  • 美国之音报道北京律师促严惩邓玉娇案涉案人员
  • 湖北邓玉娇与陕西王阳一对烈女子
  • 格尔木之鹰/野三关 邓玉娇 
  • 新拍案惊奇:三淫棍欢场施暴虐,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 邓玉娇老家巴东县的升官捷径:狠抓访民/俞正声
  • 李鸿忠镇压邓玉娇,涉及利益上百亿/草蝦(图)
  • 李鸿忠是邓玉娇案的黑窯主呵!/草蝦
  • 含泪劝告巴东当局,别再做邓玉娇的新闻了/林云海
  • 恐怖,邓玉娇20天长了8斤肉
  • 到底是谁在榨取邓玉娇的剩余价值
  • 邓玉娇案和纽约地铁案/杨承民
  • 邓玉娇不是邓亚萍/洪巧俊
  • 林云海:拿邓玉娇的自由说事的人,你们都智障了吗?
  • 邓玉娇读研,你着哪门子急?/西风独自凉
  • 傅德志应该破格招邓玉娇为研究生吗?
  • 中科院教授欲收邓玉娇为学生反映社会病态
  • 林云海:讽刺文:邓玉娇正在享受好五倍的人权,刁民勿扰!(修订版)
  • “邓玉娇涉嫌被强奸”,刑法泰斗马克昌火上浇油
  • 林云海:邓玉娇现在很好,刁民勿扰!
  • 马克昌教授称邓玉娇犯“被强奸罪”黄德智见义勇为
  • 从邓玉娇、葛丽英案看以“谁”为本
  • 邓玉娇正在享受好五倍的人权,刁民勿扰!/林云海
  • 邓玉娇周峰森到葛丽英:我们共产党“失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