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最详尽的:湖北巴东邓玉娇案全记录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1日 转载)
    
    (01) 5月10日当天,因参与调解当地农民与福成矿业之间的土地纠纷问题,矿长周程请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协调办主任邓贵大等官员吃晚饭,并花钱请邓贵大黄德智等三位现管官员雄风宾馆水疗区“放松”。随后,黄德智邓贵大等一行八人带着醉意一起去的雄风宾馆一楼水疗区,进行异性裸体共浴色情特殊服务(邓玉娇说:“水疗区就是女性给男人卖淫的地方”)到一楼水疗区后,水疗区主管和妈咪已经给他们每个人都安排到位了一个小姐,于是每人带一个小姐分别进了各自的房间
     (博讯 boxun.com)

    黄德智和一个卖淫小姐被水疗区主管安排进了就在邓玉娇洗衣的5号水疗房隔壁这间水疗房。但黄德智对自已房间里的这一个卖淫小姐不太满意,恰巧看见正在隔壁洗衣服的邓玉娇。 他没有跟自已这间水疗房的卖淫小姐开始交易,却进出邓玉娇正在洗衣的这间水疗房三次,见自已进出三次邓玉娇也没有停止洗衣离开房间,黄于是抛开自已房间的卖淫小姐进入邓玉娇房间并直接按下了房门门锁
    
    黄德智(“高个子戴眼镜的男的”)进入房间后将门锁上后,坐在房间床上,称其要洗澡。邓玉娇答马上出去,并向外走。走到门口时,黄德智说:“你往哪去,你要陪我洗澡”。要求邓玉娇给自己提供色情服务。
    
    邓玉娇回答:“我是三楼KTV的DJ,不是这里的服务员,不提供特殊服务”。邓玉娇向黄德智表明自己仅仅是在这里洗衣服,不在这里上班。欲开门离开之际,黄德智一把将邓玉娇拉倒在门口床上,脱邓玉娇的衣服。由于邓玉娇上身挂有斜挎式胸包,黄德智未能脱下其T恤衫,转而拉扯其裤子。此裤子为邓玉娇在浙江时所购,由于邓玉娇从浙江回巴东后身材变瘦,又未系腰带,裤子被黄德智一拉即下,内裤全露。黄德智又脱其内裤,并以手摸其下体。邓玉娇用脚踢黄德智,黄德智试图脱邓玉娇的鞋子,未能脱掉,被邓玉娇踢下床去。邓玉娇将锁解开后跑出,与服务员唐芹一同进入服务员休息室
    
    黄德智与邓贵大(“矮个子客人”)即先后尾随入内,黄德智骂道:“他妈个屄今天被个屄女娃子戏弄了。”邓贵大遂问,“哪个戏弄你的,给我看下,下不了场了,还不得了了。”黄德智便指着邓玉娇说,“就是她”。邓贵大指着邓玉娇骂:“你他妈的还挑人啊,你什么意思,嫌我们老了?我们就是来消费的,你他妈的就必须要服务!”邓玉娇恳求道:“我有没有戏弄你你去问外面的领班,如果我真是在这里上班,我就是戏弄了你,那就是我的错。”
    
    雄风宾馆领班阮玉凡听唐芹说休息室有人在吵架,急忙赶到休息室。向邓贵大解释说:“她(邓玉娇)是上面(三楼) KTV服务员。”
    
    邓贵大继续骂道:“什么上面下面的,不都是一样的吗,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又说,“你不就是要钱吗?你就是没见到过钱!你要好多钱,你开口,信不信我今天用钱砸死你!”遂拿出一叠人民币,向邓玉娇脸部搧击。每搧一下,邓玉娇便退一步,搧一下,退一步,一直退至身后沙发处,就说“对,我就是没见着过钱,有种你今天就砸死我”。邓贵大说,“我就是要用钱砸死你,就是要拉一车钱来砸死你。”
    
    在“梦幻城”服务员罗文建、领班阮玉凡等人的先后劝解下,邓玉娇两次欲离开休息室,均被邓贵大拦住并被推倒在身后的沙发上。邓贵大说,“想跑,跑到哪里去?”邓玉娇再次试图离开,又被拉回。邓玉娇就从包中拿出水果刀,双手背在身后。邓贵大推邓玉娇胸前,将其推倒在沙发上。邓玉娇起不来了,倒在沙发上的邓玉娇朝邓贵大乱蹬。黄邓二人扑上来,邓玉娇就拿刀向前乱刺,邓贵大伸出双手要来抓邓玉娇,因邓贵大在前面,多数刺到了他。后邓贵大捂着肚子走到门口倒下。
    
    邓玉娇看到邓贵大脖子上有一道伤口,遂打110报警。
    
    (02) 5月10日20时15分,巴东县公安局接邓玉娇电话报警,“雄风快死人了,赶紧过来。”。野三关派出所所长谭静带员及时赶赴现场并将警情上报县公安局指挥中心。当晚,巴东县公安局政委张友刚、副局长宋俊率侦技人员赶至现场,组织案件侦查。县委书记李洪敏、县长刘冰接到案情报告后分别作出指示,要求查清案情真相,妥善处理好善后事宜,确保稳定大局。
    
    (03) 《恩施晚报》后来报道5月10日晚发生的情形:案发10多分钟后,邓玉娇给母亲打电话,要她到雄风宾馆去一下。“我当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听到她打电话时带着哭声。我赶麻木车到雄风宾馆时,警察已经来了。我问玉娇出了什么事,她说‘那些人是畜牲’。当我再问她时,就被警察带走了……”
    
    5月10日晚朋友给她送来衣服,邓玉娇将案发时所穿T恤和裤子换下,但高跟鞋、胸罩、内裤未换。邓玉娇一直在野三关派出所办公室,哭了一夜,【案发当天,邓玉娇一直被羁押在野三关镇派出所,并没有被送到巴东县派出所。】邓后来向夏霖律师陈述:她当晚没有看到巴东县公安局的警察。
    (04) 5月11日晚上巴东县公安局给邓玉娇做笔录。随后邓玉娇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巴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官方通告称:侦查中侦技人员发现邓玉娇随身携带的包内有治疗抑郁症的药物,结合调查情况,决定将邓送往相关医疗机构检查鉴定。
    
    (05) 5月12日,警方把邓玉娇直接从野三关镇送到恩施优抚医院。邓玉娇更衣后,其胸罩与内裤被邓母带回家中,其间刑警队未对其胸罩及内裤进行询问检查。期间,不允许亲属去会见。
    
    (06) 5月12日上午巴东公安发布第一次案情通告。警方只是说因言语不和发生争端,要求“提供特殊服务”在争执过程中被刺。
    
    (07) 5月13日发布二次案情通告。增加两次“按倒”在沙发上的情节.
    
    (08) 5月14日,巴东公安局接受了恩施电视台“今晚九点半“的电话访问,在这个节目中,播放了邓玉娇被绑在病床上哭喊“爸爸,他们打我”的画面,短短19秒的镜头,在国内国外引起强烈震撼,评论、呼声淹没了网络
    
    (09) 5月15日:“邓玉娇案”发生后,在野三关镇木龙桠村的高山上生活的外婆一直盼着她的消息。邓玉娇一岁多的时候父母离异,小时侯一直和外婆秦尚菊生活,祖孙感情非常深。秦尚菊房里几乎所有的用品都是邓玉娇买回来的。在秦尚菊眼里,邓玉娇并不喜欢跟人计较。网友给秦尚菊钱她连忙推脱,嘶哑地喊道:“我不要钱,我要我的孙女,你们能不能把我的孙女找回来?”
    
    (10) 5月16日,据邓的主治医生李昱称,由于警方目前并未办完委托医院进行精神病司法鉴定的相关手续,同时为了使最终的鉴定结果更客观公正和有说服力,医院目前并没有正式对邓的病症展开鉴定。邓玉娇被送到该院后,被院方采取了“约束性保护”措施——她的手腕和踝、膝等部位被用布条约束后固定在病床上,活动能力和活动范围均受到限制。从进院之后,邓某就没吃过东西,营养全靠强行输液补充。
    
    (11) 5月16日晚9:30,邓玉娇朋友到恩施州优抚医院见到邓玉娇,发现邓玉娇四肢用绷带绑在床上,面无表情。问她现在怎么样,她回答:他们打我,要我说自己得了抑郁症,这样可以免于死刑,也给政府出路。问及其它话题,她只说: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
    
    (12) 5月17日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两位律师免费担当了邓玉娇案侦查阶段的代理律师。两位代理律师到达巴东。
    
    (13) 5月17日下午:张树梅前后4次要求见女儿都被院方拒绝了。终于有网友陪同邓玉娇父母到达了恩施州州府和陈万会合,然后带上网友们的支持和鲜花到了优抚医院,去探望邓玉娇。由于是周末,主治医生没上班,后经向副院长的同意,邓玉娇母亲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多日不见的女儿。
    
    她在优抚医院院方代表的陪同下第一次见到了女儿。医院里邓玉娇的居住的环境改善了很多,解除束缚。并答应说今后只要允许,可以让邓玉娇的母亲来探访。张树梅透露说,“女儿换了新病房,但母女见面的时间非常短,只有四五分钟。院方特别嘱咐谈话不要涉及案情方面的内容。当时女儿的精神状态好了一点,我嘱咐她要吃饭,要听话一些。安慰她说这里的环境还不错,还有水果吃,她只淡淡地对我说了三个字‘刚搬的’。之后院方就催促着我出来了。”张树梅还说:“我女儿怎么会有罪,她是被逼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14) 5月18日,北京律师夏霖、夏楠接受邓玉娇母亲的委托,成为邓在侦查阶段的代理律师。
    
    (15) 5月18日,巴东县公安局在互联网上发布第三次通报,重要改动如下:一. 把“特殊服务”改为“异性洗浴服务”二. 把“按倒”改为“推坐”三. 把“休息室”改为“水疗区一包房”和“隔壁服务员休息室”。巴东县野三关镇女服务员邓玉娇因涉嫌故意杀人,已被立案侦查。舆论汹涌而起。
    
    (16) 5月19日,在邓玉娇被当地公安部门关押的消息传出之后不久,来自北京的消息称,邓玉娇刺杀邓贵大后,当地公安无法做出决定,公安部领导要求“不能轻易放掉”邓玉娇,巴东公安才正式刑拘邓玉娇
    
    (17) 5月19日下午1时左右邓玉娇办理了出院手续,被警方带走。张树梅告诉记者,“我也是从一位去医院探望玉娇的朋友那里得知的。”“我希望这件事情快点结束,我女儿是正当防卫。”
    
    (18) 5月19日至20日,恩施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云开,州委政法委副书记李明轩,州公安局副局长武刚一行赴巴东,调研巴东政法工作
    
    (19) 5月20日晚上8点,记者专访了巴东县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局长杨立勇。杨说:我们从包里发现有治疗精神类疾病的药物;其次,从与她接触比较密切的人那里了解到,她平常有些不太正常的反应,她母亲告诉了公安机关,她有抑郁症,办案民警也观察到她情绪不正常。恩施州优抚医院是湖北省指定的司法精神病鉴定的机构。我想,那不叫捆绑,那是必要的保护性约束。她为什么喊“爸爸”,只有她自己知道,但我向你们保证,公安机关没有打她。在精神病鉴定期间,是不算在羁押内。她仍是我们立案侦查的犯罪嫌疑人,还得羁押。交易未发生,只能定为异性洗浴。
    
    (20) 5月21日律师终于接到巴东公安局同意会见邓玉娇的通知,上午9时30分,首次在巴东看守所见到邓玉娇。持续了3个小时之久。两名律师出来后,神采奕奕,面对媒体,律师夏霖打出了“胜利”的手势。夏霖律师说:当日上午会谈,邓玉娇向他们讲述了黄德智在水疗室里对其进行性侵犯。在形成整个证据链后,律师根据会谈时的情景,推翻了此前邓玉娇患有“精神病”的说法。
    
    (21) 5月21日下午1时40分左右,邓玉娇母亲张树梅接到野三关派出所所长谭静的电话,急匆匆赶回去。
    
    (22) 5月21日下午5时30分左右,两名律师从看守所会见完毕,得知张树梅夫妇仍在野三关镇时,夏霖觉得事情不妙,“我在想,他们一定被黑恶势力控制了,证据肯定被毁坏。”情急之下,两名律师向媒体公布“关键证据”即胸罩和内裤,并呼吁网友尽快赶过去,防止证据被毁。两名律师出来后,大叫“丧尽天良”,然后掩面哭泣。这一幕出乎所有人意料。
    
    (23) 5月21日,巴东县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欧阳开平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我们认为,在案件侦查阶段,律师在会见邓玉娇后擅自对外披露案情,严重违反了有关规定。至于邓玉娇是否被强奸了,在律师会见之前,邓玉娇从未向公安机关讲过,侦查人员在现场勘查时,也未发现可疑痕迹物证。”
    
    (24) 5月21日晚上11时30分时,因为担心安全问题,两名律师搬到了另外的宾馆。
    
    (25) 5月2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办网络局给中国各大新闻网站发紧急通知,对该案报导网络转载进行限制,通知要求对邓玉娇案的报导,“网站要尽快降温”。通知要求,“相关专题和稿件,不放首页和新闻中心要闻区”,“作为一般新闻淡化处理”,同时,要“严格规范新闻来源,不转发规定范围外的稿件”。并对“新闻跟帖要实行总量控制,严格实行先审后发”
    
    (26) 5月22日上午湖北省公安厅负责人正在巴东县看守所提审邓玉娇,知情人透露:情况很糟糕,大约5分钟后,邓玉娇开始发作,歇斯底里,情绪难以自控。邓玉娇脱水。
    
    (27) 22日上午,在给记者通电话后张树梅前往巴东县武装部大楼,与恩施州公安局负责人会谈了整整一个上午。
    
    (28) 5月23日0时30分,巴东县政府新闻发言人将通报“邓玉娇案”最新情况。内容有3点:“公安机关证实不存在邓玉娇被强奸的事实”、“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声明与律师解除委托关系”、“公安机关认定,涉案‘第三人’邓中佳没有违法行为”。
    博讯公民记者到达巴东
    
    (29) 5月23日早上8时,网上已经挂出“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声明与律师解除委托关系”的消息,本报记者拨通张树梅电话时,她也感到吃惊,“不可能,这绝对是假消息,我还在考虑当中。”
    
    (30)5月23日上午10时40分左右,张树梅来电向夏律师表示,政府新闻通稿中关于她的声明不实,她并没有决定与两夏解除委托关系,并要求见面。夏律师等至下午4时许,张树梅忽然致电要求解除委托关系,再不肯面谈。
    
    (31)5月23日下午5时30分,有媒体记者致电张树梅时,她表示“解除委托确有此事,原因有3个:一、律师擅自发布邓玉娇的隐私;二、不是以案办案;三、不是站在委托人方办案。”随后,电话一直关机。
    
    (32)5月24日,汪少鹏、刘钢律师接受邓母张树梅委托,担任邓玉娇在侦查阶段的代理律师为其提供法律帮助.
    
    (33)5月25日 山雨欲来,巴东气压升高,开始严控志愿者、记者。博讯公民记者在野三关一下车就被监视
    
    北新办下令不得报道邓玉娇案
    
    (34)5月25日上午,汪少鹏、刘钢律师在巴东县看守所见了邓玉娇,据湖北本地媒体报道:其代理律师身份获得了邓玉娇的签字同意
    
    (35)5月25日16:00 两名公盟律师透过博客表示,已经递交了再次会见当事人的申请。同日晚20:00,公盟律师代表邓玉娇向巴东公安局提交了控告书,控告黄德智涉嫌强奸。
    
    (36)《中国日报》5月26日版在其第四页还刊登了邓玉娇控告另一个淫官黄德智强奸罪,并要求警方逮捕他。此消息于25日被披露,被广州日报等地方媒体刊登,但是网上电子报被陆续删除
    
    (37)5月26日下午,在湖北巴东进行采访报道的国内媒体记者陆续接到没有商量的余地的通知,要求停止有关邓玉娇案的报道,现场记者立即撤回!由于当地便衣的跟踪;身份不明社会人员骚扰和威胁兼报警无人理会,采访已无法正常进行下去!
    
    博讯公民记者和志愿者5人被困旅馆,遭到断水、断电,逼迫离开,他们坚持不走。
    
    (38)5月27日零时44分,长江巴东网对外发布消息称:受邓玉娇亲属委托,邓玉娇代理律师汪少鹏、刘钢于向巴东县公安局提出对邓玉娇变更强制措施的申请。公安机关经审查认为,鉴于邓玉娇具有自动投案情节,对其采取变更强制措施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根据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公安机关决定对邓玉娇变更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地点可能是其外公家,只有警方与湖北律师可以见面。
    凌晨,野三关领导查周莉一行的房间,进行骚扰威胁
    
    (39)5月28日:事发地的官方媒体荆楚网终于发声,在东湖评论栏目重磅组织系列文章数十篇:批判暴力思维;质问公盟律师职业操守;相信法律公正,相信政府;置疑网民狂热,鼓吹理性;批评网络炒作......关闭一切评论留言。其中8篇被法制网转录,意图使舆论向正统希望的方向发展。
    
    (40) 2009年05月28日上午9时许 荆楚网 (楚天都市报)[首席记者钟楠 记者宋枕涛]两律师到监视居住地会见邓玉娇,向其详细了解案发过程。9时许,汪少鹏、刘钢律师前往邓玉娇的监视居住地会见她。考虑到案件特殊性,加之网上对案情说法不一,两律师特邀邓玉娇的爷爷邓正兰和张树梅的表亲秦某一同会见,这是邓玉娇在案发后首次在没有办案人员在场的情况下与代理律师会面。
    
    (41) 5月28日上午11点左右,新京报女记者孔璞和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卫毅正在巴东县野三关镇采访邓玉娇的外婆。突然闯入五、六人。邓玉娇的外婆不认识这些人。他们对两名记者进行了多次殴打!采访器材被破坏。施暴者有恃无恐,他们还威胁记者说:“这女人(意指邓玉娇)不判死刑,老子们也要整死她。你们(记者)再来闹,也整死你们。”
    28日开始,去巴东的水路被封锁
    
    (42) 5月28日下午,邓案湖北律师表示:邓玉娇在案件中的行为不构成故意杀人。
    
    博讯公民记者在旅馆遭到可疑人员的攻击,28日晚,他们被警察强行送出野三关,半夜丢弃他们在深山
    
    (43) 5月29日,荆楚网东湖评论开放讨论区,所有正统遵命文章反评如潮!
    
    (44)5月29日,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夏霖、夏楠离开巴东,发表声明,透露邓玉娇患有失眠症,正在服用药物氯硝西泮。该种药品突然停药导致的后果,殊为可虑。从案发直至5月21日我们会见时,邓玉娇一直未能服药;其后的情况,不得而知。邓玉娇也告诉我们,她在恩施州优抚医院手足被缚五日,被同病室的精神病人殴打侮辱,直至媒体、网友前往探视,才临时换到单独病房
    
    (45) 5月30日 成都电视一台 “今晚8:00” 还原邓玉娇案! 该片显示,巴东警方在夏霖下午继续会见邓玉娇期间,曾携邓母前往邓家为女儿“取衣服”,随后发生众所周知的内衣等关键证据被毁的蹊跷。片子的结尾部分,被采访对象解释他为什么不能接受记者采访,在于接受了采访,自己的头便会被人“砍下来”。
    周莉一行30日下午艰难的重回巴东,和政府人员面谈
    
    (46) 5月31日晚起,湖北省公安厅正式部署开展为期3个月的全省娱乐服务场所治安秩序专项整治行动。
    博讯公民记者重回野三关
    
    6月1日,周莉等和巴东政府官员正式见面,交换意见
    
    (47)6月5日,巴东县检察院已经将邓玉娇起诉至巴东县人民法院。检察机关起诉邓玉娇的罪名是故意伤害罪。
    
    2009年6月10日工信部仓促推出“绿坝―花季护航”过滤软件,并要求2009年7月1日之后销售的所有个人电脑出厂时都要预装,政府称,此举旨在保护未成年者不会接触到色情网站等有害内容.
    
    首先报道该事件的《华尔街日报》认为这将有助中国政府加强对互联网的控制,分析师认为政府将使用这套软件来过滤政治敏感内容。
    
    《纽约时报》的Andrew Jacobs提到,言论自由的倡导者担心该软件“将导致中国的三亿互联网用户更难以获得未经审查的新闻和信息”
    
    (48) 2009年6月14日对邓玉娇的精神病鉴定也有了结果:邓玉娇具有心智障碍,但具有部分刑事责任能力。
    
    (49) 2009年6月16日湖北省巴东县人民法院上午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邓玉娇案”。 法官于上午11时宣布了判决结果:邓玉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且邓玉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又有自首情节,所以作出对邓玉娇免予刑事处罚的判决。新华网、搜狐等网络媒体一反5月26日后的沉默,开始在头版报道邓玉姣案一审判决的消息
    
    2009年06月16日 福建开始进行网站服务器安装探针软件试点(您好!为构建健康和谐、安全文明的网络环境,保障互联网网络安全和信息安全,依照《互联网安全保护技术措施规定》等管理规定,应上级主管单位要求,请您配合对您托管在我司的位于厦门的服务器上安装服务器安全探针软件)
    
    (50) 6月17日官方文章出笼《湖北日报》专家评析邓玉娇案 -- 报刊等媒体开始舆论导向:与此同时天涯、凯迪等大型论坛;QQ群、IS群质疑夏律师,屠夫的马甲大量出现
    
    6月18日北京新闻办公室招募万名“志愿者”监控网络
    
    (51) 6月18日下午网友屠夫和张树梅通电话录音表明:只知道邓玉娇在政府手上“治病” 却不清楚她到底在哪里?一时舆论哗然!
    
    6月18日19:00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称,谷歌中国存在大量淫秽色情信息并建议相关执法部门依法处罚。
    
    (52)6月25日荆楚网消息(通讯员晓正)记者走访了邓玉娇及其家人,谈起邓玉娇今后的打算,邓正兰说,“我们和她母亲商量过了,现在要紧的是把玉娇的病治好。”他们准备近期陪邓玉娇到医院进行检查、治疗.......”
    
    (53)6月26日下午1时1分,邓玉娇在新浪开博。在名为“邓玉娇的新生活”的博客中只有短短的11个字“我现在很好,谢谢大家关心.”鉴于6月12日邓玉娇的QQ空间被当局关闭,也有部份网友对邓的新博客真实性心存疑惑
    
    (54) 6月27日22:11李劲松律师向湖北省公安厅提交了巴东案有关人员黄德智、杨立勇等人枉法犯罪的举报函
    
    6月30日晚,新华社率先用英文报道推迟强制安装“绿坝”软件这一消息,引述工业和信息化部(下称工信部)的消息称:“因时间仓促、准备不足,计算机厂商根据实际情况,可以推迟预装”。在7月1日后,鼓励已装过滤软件的计算机厂商积极开拓市场。其他计算机如何预装,工信部将进一步征求各方意见。
    
    7月1日 eNet(硅谷动力) 记者获悉:上海安达通公司启动“蓝坝”系统的研制计划,并称其中软-硬联动型的性能预期将超过“绿坝”系统20倍。
    
    (55) 2009年7月2日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副主任傅德志发表博文:妖虎妖孽残害邓玉娇:这研究生我还招定了
    
    (56) 7月4日至7月6日《荆楚网》《新民晚报》《中国青年报》等媒体发表中科院博导欲招收邓玉娇为研究生,瞎折腾等数篇重磅文章反驳傅德志,湖北《荆楚网》不惜发表中科院傅博导收女徒切忌当“色狼”的文章来进行人身攻击,同时国内论坛上开始出现大量质疑傅德志的马甲!
    
    (57) 7月4日下午凯迪的网友染香、老怪wgm、〖邓玉娇案公民正义观察团〗负责人王荔蕻等一行7人去巴东邓正兰家了解邓玉姣情况,并转达网友对邓玉姣的关心
    
    (58) 7月6日上午,王荔蕻、网友老怪wgm等人来到武汉市某精神病院九楼,经反复交涉后仍未能见到邓玉娇本人
    
    (59) 7月9日至10日,以恩施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州综治委副主任冯国亮为组长的综治委检查组对巴东县2009年上半年的综治维稳工作进行了检查。检查组认为,巴东县综治维稳基层工作抓的扎实,效果明显,经受住了实战的检验。
    
    (60) 7月11日 邓玉娇在精神病院度过二十二岁生日
    
    (61) 2009年7月16日23:20 “长江巴东网”首页刊登 《 期待着平静的生活——访治病中的邓玉娇》,称邓玉娇本人愿意留在家乡做刺绣老板,过上平静的生活。
    
    (62) 2009年7月17日 曾为邓玉娇联系律师的公盟被北京市民政局取缔 公盟7月14日被北京市国家税务局、地方税务局分别下达了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处以五倍罚款,两局拟罚款总额142万多元之后,2009年7月17日上午10时,北京市民政局工作人员来到其办公地,对公盟进行取缔
    
    
    摘自凯迪 猫眼看人 博讯略有补充
    http://club2.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2911058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爷爷说邓玉娇在精神病院:医院否认,网友担心
  • 林云海:"邓玉娇被秘密关押,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吗?
  • 邓玉娇被曝将去杭州做网络编辑 月薪3000元
  • 湖北政府司机夜总会施暴 险再现邓玉娇案
  • 湖北恩施州再现“邓玉娇事件”
  • 今年网络10热点,“躲猫猫”、邓玉娇入选
  • 中科院博导欲招邓玉娇为研究生 (图)
  • 中科院植物所博导傅德志欲招邓玉娇为徒
  • 邓玉娇“姑姑”邓贵英也是警方冒牌,警号421559
  • 美国之音报道北京律师促严惩邓玉娇案涉案人员
  • 快讯:打虎网友肉出邓玉娇的所谓爷爷是冒牌货!
  • 邓玉娇开博客?外界质疑中共当局造假
  • 邓玉娇开博了!
  • 那些因邓玉娇案被痛骂的法学家(图)
  • “烈女”邓玉娇被判免除处罚续:在家平静生活(图)
  • “邓玉娇保护协会”联络局部分成员名单
  • 25岁女孩KTV内被轮奸致死投诉无门,比邓玉娇悲惨
  • 邓玉娇和强奸在网易成屏蔽词:刑法被屏蔽/思闻
  • 闽清“严晓玲”比东巴“邓玉娇”悲惨一万倍!(图)
  • 湖北邓玉娇与陕西王阳一对烈女子
  • 格尔木之鹰/野三关 邓玉娇 
  • 新拍案惊奇:三淫棍欢场施暴虐,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 含泪劝告巴东当局,别再做邓玉娇的新闻了/林云海
  • 恐怖,邓玉娇20天长了8斤肉
  • 到底是谁在榨取邓玉娇的剩余价值
  • 邓玉娇案和纽约地铁案/杨承民
  • 邓玉娇不是邓亚萍/洪巧俊
  • 林云海:拿邓玉娇的自由说事的人,你们都智障了吗?
  • 邓玉娇读研,你着哪门子急?/西风独自凉
  • 傅德志应该破格招邓玉娇为研究生吗?
  • 中科院教授欲收邓玉娇为学生反映社会病态
  • 林云海:讽刺文:邓玉娇正在享受好五倍的人权,刁民勿扰!(修订版)
  • “邓玉娇涉嫌被强奸”,刑法泰斗马克昌火上浇油
  • 林云海:邓玉娇现在很好,刁民勿扰!
  • 马克昌教授称邓玉娇犯“被强奸罪”黄德智见义勇为
  • 从邓玉娇、葛丽英案看以“谁”为本
  • 邓玉娇正在享受好五倍的人权,刁民勿扰!/林云海
  • 邓玉娇周峰森到葛丽英:我们共产党“失德”
  • 万众瞩目6月27日邓玉娇是否重现人间
  • 法庭不应成为菜市场 ——与邓玉娇案有关
  • 末路专制的力不从心(一)——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曾节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