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个地震遇难学生母亲的悲情日记(2009年)(图)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易传英
    
    2009年1月26日
    
    
    春节越来越近,我越来越孤独。以往的春节只是寂寞,今年的春节不但寂寞,还有悲痛。女儿遇难后,精神的疲惫,身体的压力,内心的痛苦,生活完全乱了。
    在一本《家庭医生》的小测试上,朋友说我已经患忧郁症。我知道这样下去不可以,我也好想不再去回想那些惨痛的画面。
    我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年后的手术让我徘徊。
    我想象自己孤独躺在病床上的情景。手术的头两天,谁会来安慰我?一大堆朋友,到头来真正能陪我去医院的,恐怕只有妈妈和表姐。而我,不愿意妈妈看到我推出手术室的那个场景。表姐要上班,假期并不多。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每天,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穿梭,观察每个进入视线的人。发现原来是那么的孤独、无助。家庭的破裂,女儿的去世,身体的反常。
     我常常在想,自己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曾经不相信命运,现在,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2009年01月26日
    今天是大年初一。感冒了。头好痛,晕晕的,鼻子也不通。起床后,坐在哥哥家的沙发上,睡着了。嫂子叫醒我,问去不去庙里烧香。去。
    庙里人山人海。都在烧香、磕头、许愿。
    我没烧香,也没许愿。不知道,该祈求他们什么。我在想,如果,这一堆堆泥菩萨真能保佑人间无灾无难,那么,地震的时候,他们干吗去了?如果,他们真有人们想像的那样,无所不能,为什么眼看着生命消失,却袖手旁观?
    我没有拜祭他们。在门口,看到一个木箱里,有很多零零碎碎的钱。我把随身的零钱也丢了进去。
    回去的路上,看着一个女孩的背影,好像我的女儿。盯着她的背影,直到看不到,才把眼睛移开。我知道,自己要想走出痛苦很难,也许一年,两年,三年,甚至更多时间。
     现在的我,真的是一无所有。家没了,唯一的女儿没了,爱我的人变了,我爱的人不爱我了。此刻,电视里正在唱“这些年,一个人,风也过,雨也走,有过泪,有过痛……眼泪什么时候掉下来的,我都不知道。
     其实,2009年我也有自己的打算。调整精神,把悲伤埋进心底。手术后养好身体。然后,一心扑在工作上。我相信,我的女儿和侄女在天堂,希望我好起来。
    在这里,我感谢每一个鼓励过我的朋友。我会好起来的,为我加油吧!
    
    2009年02月08日
    眼前,好几张手术签字单需要签字。一一签写。
    亲属联系人一栏,我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
    监护人一栏,想写母亲的名字,医生不让写。他奇怪地看着我,说:“监护人你不能自己签。明天就要进手术室,怎么没人陪护你?手术出来没人陪是不行的。”
    不得不打电话给母亲。母亲说,一早就会来医院,放心,听医生的安排。我鼻子酸酸的,眼睛也红了。
    在病房里,看病友老公无微不至的关爱,听着外面的鞭炮声。远处的霓虹灯不停地闪烁,感到自己是那么的孤单.
    假如没有地震。假如女儿活着。假如,假如。 但是,没有假如。
    夜,好孤单,好漫长……
    
    2009年02月18日
    
    一个地震遇难学生母亲的悲情日记(2009年)
    冯佩佩的视频截图
    
    今晨,赖在被窝里,不愿醒来。还想回到梦里,闭上眼睛,回味梦里的一切。很清晰,很幸福。
    又一次,梦见了可爱的女儿。从医院回来,已经第三次梦见女儿。之前,这样频繁地渴望在梦里见到女儿,是种奢望。
    很奇怪,是在暗示什么吗? 难道真有天堂,天堂里真有灵魂?
    出院的那天下午,很疲惫,很虚弱。躺在床上,一会儿就进入梦乡。梦境中,女儿和她奶奶住在一起。我打电话给她,让她过来和我住。拿出电话,老是拨错号码。好不容易拨对了,又打不通。打通了,电话却是坏的。边哭边捣弄电话。电话最后竟被我弄成一块一块,支离破碎。我哭起来,越来越厉害。
    母亲拍醒我。问:“又在做梦吧?哭啥?大白天也做梦?”我笑了笑。“没哭啊”。可是,泪水真的浸湿了耳边的头发。
     另一次,只记得梦里有女儿,却记不清楚情景。梦醒后,往梨林去。站在山下,望着那片坟茔,默默流泪。表婶碰巧经过,说:“你刚出院,就东跑西走,不要命啦?如果哭,能把佩佩哭回来,我们都来帮到你哭。回去吧!”
     昨夜,再次梦见女儿。还是那身橘红色衣服。不同的是,当初被官兵抬走,没来得及帮她整理的头发,已梳得整整齐齐,梳子成为饰品氕在头发上。她冲我笑。告诉我,要和同学去一个什么地方。她站在矮处,我站在高处,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好高兴,好幸福,久久也不愿放手。醒来时,我笑了,怀里抱的是被子。脸贴在被子上,好像抱着女儿一样。回味梦境。我对女儿说的话,“佩,要经常回来看妈妈哈?妈妈想你哦……”
    无奈。叹息。希望时光倒流,世间真有轮回。
    
    2009年03月10日
    睡到中午。起来,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吃。再看看镜中,头发凌乱的
    自己。心情一点也不好,跑了一晚上的卫生间,明明记得自己没吃什么,怎么会拉到脱水的程度呢?快天亮的时候,好不容易睡着,噩梦却连绵不断。
    梦中的情景,像电影一样,再次出现在脑子里。
    曾经的老公带我去山坡扒野果。我扒出的野果是生的。扔掉,继续扒。突然,看见一条蛇、两条、三条、四条,太多的蛇从草丛里爬出来。赶紧躲在一旁。曾经的老公,拿出一个巨盆,把蛇全部逮住放进盆里。那些蛇,绞成一团一团。
    我站在远处,突然发现两条蟒蛇,从草丛中往外爬。我们撒腿就跑。他把装蛇的盆放在一条口袋里,交给我。奔跑一阵,他不见了。那两条蟒蛇,却疯狂地追我。当它们快追上我的时候,我对它们说:“再追的话,我就把这些蛇丢到河里淹死。”它们好象听懂了我的话,没有再追。当我打开袋子,盆没有了,蛇也只剩下四条。我把它们放生。然后,连爬带滚想爬回住板房的父母家。可是板房已经拆除,到处一片狼藉。红、蓝、绿的帐篷重新搭起来。父母不知道去了哪里。边找父母边哭。
    那些消失的小蛇,从身上钻出来,一团一团地往下脱落。心中充满恐惧,恶心。蛇似乎永远都掉不完。看见邻居阿姨,她告诉我父母的方位。刚刚要离开阿姨,又一团蛇掉了下来。阿姨帮我一条一条地清理,蛇终于没有了。我高兴地刚要离开,又感觉有蛇在皮肤上动。我只好自己清理。
    后来,找到了父母。但是,我身上有蛇的事,整个镇的人都知道。已经没有人叫我的名字,而是直接问:“你就是那个从身体里往下掉蛇的女人吧?”不管走到哪里,明明我感觉没蛇了,可蛇还是会掉下来。大的、小的、一条条的,偶尔也一团一团绞在一起的。
     当我醒来,那种恐惧持续地围绕我。我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梦?也不知道梦的含义是什么?这个梦,在提示我什么吗?希望有人帮我解析。
    
    
    2009年04月05日
    清明节的清晨。很早起来,到花店去买菊花与百合。
    坐在回红白小镇的车上,心里一片空白,还是不愿相信,怀中的两个菊花篮子,是给女儿和侄女。车停在葬满孩子的山下,母亲已经等候在上山的路口。
    时间还早,家长们已经陆陆续续地来了。还没到女儿坟前,早已控制不住眼
    泪。仿佛又看见,去年五月的一幕幕……
     女儿坟前,紫红檀香燃烧后的轻烟袅绕着,不知谁已经来过。母亲点燃冥币,哽咽着,对女儿说很多思念的话语。我撕下手中一张张冥币,犹如撕裂自己的心。点燃的蜡烛,在风中一滴一滴流下来,仿佛女儿的眼泪。
     侄女的坟上,长满黄色的油菜花。当初部队还没到来,侄女就被母亲找到,葬在别处。拔掉坟头的油菜花,放上菊花与百合。坟前那双鞋,是侄女离开那天穿在脚上的。
    女儿的离去,对我是致命的。此生,我只拥有唯一的这个女儿。
    
    
    2009年05月02日
    太多的过去,集结在五月。
    记忆里,去年的今天,还和女儿在网上聊天。那天好像有事,女儿没和我说太多话,就下线了。
    五•四下午,在视频里看到女儿,头发盘得高高的,化了淡妆。我正在电脑上修改资料,没怎么说话。女儿以为我看到她的装扮不高兴,解释说:“妈,不是我弄成这样的,是青年节在学校跳舞的打扮。你不要不高兴哈。”“妈,那天下午,我没怎么说话,是在看文言文,后来彩排跳舞去了……”。看到女儿打过来的一排排字和亲昵的图片,我知道,女儿长大了。我和女儿的关系,其实,不仅仅是母女,我们更象是两个朋友。所有认识女儿的人都觉得女儿很精灵,爱帮助人,善解人意,包容。
    在外漂泊打工的日子里,女儿是我的精神支柱。每个星期六晚上和女儿通话成了必修课。女儿喜欢把班里有趣的事情讲给我听,包括班里有同学喜欢她,也毫无保留给我讲。我也告诉女儿,在外打工的见闻,甚至承诺以后带女儿去北京登长城,去深圳看世界之窗,看大海。可是,女儿没等到这一天。
    去年五月十一号是母亲节,永远忘不了与女儿最后的对话。女儿在网上对我说:“妈妈,母亲节快乐!”我回复:“佩佩,你也快乐!”女儿发了几张拥抱我的图片给我。可我忙着打资料,好半天才回:“佩,妈妈想你”。女儿:“妈妈,你好久回来,我想你。”回答:“过春节妈妈就回来,你要听外婆话。”女儿:“妈妈,今天是母亲节,过两天又是你生日,你离得远,你回来我给你过生日,再把母亲节礼物给你补上哈。”当时,我真想哭,女儿居然记得我生日。随后发了很多QQ 搞笑和开心图片给她。女儿高兴地笑了。因为我的网名叫“谷中雀”,女儿发了张会动的小鸟图片给我,还说:“妈妈,你看小鸟在偏来偏去的看呢,它在看它的女儿在哪里”。女儿为什么要说小鸟在找女儿,难道冥冥之中……直到现在,我后悔得要死,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告诉女儿:“小鸟是在找女儿,小鸟的女儿好好的,在家里呢。”没想到,这竟然是与女儿最后的对话!
    五月。我在五月给了女儿生命,却没有在五月保护好女儿。黑色的五月,痛苦,悲痛,痛心疾首的五月!
    
    一个地震遇难学生母亲的悲情日记(2009年)


    易传英坐在悲伤的五月
    
    2009年05月06日
    昨天,我的生日。没人记得,也不想有人记得。特别特别思念女儿。
    倦缩在凳子上,只想静静地,静静地。在网络上搜索关于地震的新闻,无意中看见一篇文章《我们都是罪人》,作者文中提到汶川大地震中,他搜索到三个孩子的生日在5•12那天,有女儿的名字。
    我哭了起来。跑到卫生间,关上门,哭了个够。不仅仅是为了女儿痛哭,更是为了文章中那几千个遇难孩子,很多孩子都有详细的年龄、学校、家庭住址,甚至电话号码。
    我不愿想象,有多少家庭支离破碎,也不能想象,有多少和我一样的母亲还在伤痛,但我知道,以后我的生日将不会快乐,也快乐不起来。
    
    2009年5月13日
    一切都变了。人变得沉默,道路改道,街道冷清,车站挪地方,红白中学和小学的遗址没有了,埋葬孩子的山坡变得繁华了。曾经熟悉的地方,变得那么陌生。如果不是还有几张熟悉的面孔和烈士墓半截没被震断的墓碑,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来过。
    回家的晚上,电话响了。电话那边,传来轻轻不断的哭泣,是女儿的曾经的同学。女儿在学校里有七个好姐妹,地震中走了五个。这个女孩和我走得最近,如今在小镇以外的地方读书。哭了好一会儿,她说:“阿姨,我想佩佩了。”
    我哭了。我想安慰她,可我的嗓子哽咽了。她告诉我,她在操场上坐着,想佩佩。我赶紧叫她回宿舍,以后抽时间去看她。挂断电话,给她又发了条信息,安慰她。而我却痛哭不已。
    上山的人很多,交通也受到限制。也许我手里抱有两束黄菊花和黄百合,没人阻拦我。花是为女儿和侄女准备的。不远处,多了座新坟。
    
    2009年6月5日
    佩佩:
    妈妈的乖女儿。昨天是你的生日。去年五月,你在离你的生日仅仅一个月时,离开了这个世界。你走得那么突然。从你被挖出来的摸样,能看出,你比很多孩子走得痛苦。三天时间,妈妈不知道,你在废墟下,忍受着怎样的痛苦和煎熬。到最后,你还是没有坚持住。
    一年了,整整一年。你已经在梨树林,过了两个生日。没有蜡烛,没有蛋糕,没有朋友的欢声笑语,只有冰冷的墓穴,满天飞扬的冥币灰。
    记得12岁生日,你在家里,小公主一般,邀请一帮小姐妹吃蛋糕、唱生日歌。热闹非凡。
    其实,妈妈怀上并顺利产下你,是多么不容易。你知道吗?你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不小心动了胎气,差点流产。好不容易把你保到七月,你还是早产,生出来才三斤九两。此后很多人叫你小不点。别的婴儿喝白开水,你喝的是医院买回来的瓶装葡萄糖。八个月,你的脖子才有了一点劲。十四个月,你才会走路。因为你幼小,所以要比别的孩子多些耐心。
    当你渐渐长大,让妈妈骄傲的是,你很听话。从不说脏话,嘴巴总是甜甜的,邻里都夸你是个好孩子。就在昨天,妈妈来山上看你的路上,遇见你经常叫的小玉阿姨,她说:“佩佩是我们队最乖的女孩子,老天真的太不长眼。”
    佩佩,妈妈的乖女儿。一年来,你知道妈妈是怎么度过的吗?自从你走了,妈妈每天都想你。有人说时间可以让人淡忘一切,可是再怎么忘,也忘不了自己生命中唯一的你。
    最好的朋友叫妈妈删掉关于你的一切。但是,妈妈做不到,真的做不到。什么都可以忘记,什么都可以删掉,关于你的一切,妈妈不能删,不能忘。很多时候,看见你的同学,妈妈就会想起,你曾经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她们都好好的,为什么?你就不好好地站在妈妈面前呢!
    佩佩,你和妹妹在那边,要相互照顾,要带好妹妹,和原来一样,什么事情都让着妹妹一些,好吗?舅舅他们回来,会来看望你们姐妹的。
    你们,真的走在了不该离别的季节。
    
    2009年06月18日
    死亡,离我们到底有多远?
    以前,总是认为,死亡与我沾不上一点边。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远去,才
    明白,死亡,离我也就一步之遥。
    青春,不过是在人生的彼岸,盛放最后一场烟花,美丽到窒息,灿烂到悲伤。到底,死亡对活着的人,意味什么?折磨、痛苦、恐惧、还是威胁?
     每个人都知道珍惜,但又有多少人真正懂得珍惜?道理,往往是讲给别人听的。自己一样做不到慷慨。
     总是在怀念过去,其实心中始终明白,一切都回不到过去。只有回不去了,才会怀念。
    向前看,路又在哪里?喜欢一个人傻傻地发呆。其实是因为不知,自己到底还能走多远。或许那是逃避,但又有什么办法?有些事并不是我们心甘情愿想做的,但有时,我们却不得不选择。
    只要一天活在这个世界,我们就不得不按牌理出牌。反抗,也只不过是一时的做法而已。公平,只不过是一个偶尔会应用到的词语罢了。如果真的有公平, 世界也不会是现在这个丑态了 。
    
    
    一个地震遇难学生母亲的悲情日记(2009年)


     易传英和女儿佩佩幼时合影
    
    附:易传英和冯佩佩的同学在冯佩佩QQ空间的留言。
    2008年10月4日 17时37分7秒
    佩佩,妈妈不敢看你的照片,妈妈把你照片收起来了,原谅我好吗?想到你和妹妹的名字都会痛哭,打开你QQ一直在哭。
    2009年4月13日 12时58分58秒
    佩:妈妈昨晚梦到带你去看病。梦里,你感冒了。咳嗽,到处都治不好。天下着大雨,妈妈背着你,到卿医生的诊所。你从小一直在他那里看病,只有他了解你的身体。你伏在妈妈背上,还亲了亲我,觉得好幸福。醒来,却是梦,如果不是梦。
    
    尐吖頭脾氣拽 2009年5月25日 8时39分6秒
    佩,你应该为有这样一个好妈妈而感到骄傲!在天堂的你,一定很快乐吧!
    因为那里有咱们最好的老师和同学!
    佩妈,佩去了天堂,我们知道您心里难过!但是请不要难过和伤心,佩是快
    乐的!
    佩妈,佩是走了,但是,我们这一个班的学生都是您的孩子
    2008年6月11日 10时54分37秒
    麻烦所有到此空间的朋友:留下你们的脚步,帮佩佩踩踩空间。谢~~~~~
    2008年6月18日 3时11分55秒
    女儿,妈妈知道你喜欢王子,妈妈会把手机上的王子一直保存着。你在天堂要照顾好自己。妈妈想把你QQ保存下来,可是不知道密码。
    
    整理:谢贻卉
    注:易传英的qq空间为http://569102284.qzone.qq,阅读此文后有能力
    的朋友请尝试联系她,给她更强大的精神关怀和帮助。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生日的约定/谢贻卉(文)易传英(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