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邓玉娇失踪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录音及图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0日 来稿)
   邓玉娇抗暴是无懈可击的正当防卫。
    要求严惩罪犯黄德智!
    邓玉娇全家被严格控制,按照政府剧本演戏,包括违心辞退、指责原先律师,向邓贵大家属和罪犯黄德智道歉。邓玉娇失踪,现在以“治病”为名,被政府关押在她母亲张树梅不知道的地点。
    
    判决当天,巴东当局就强迫邓玉娇对媒体说“不上诉”,并签字服判,然后秘密隔离关押,防止邓玉娇上诉。邓玉娇现在的律师汪少鹏和刘钢按照政府的命令对邓玉娇威逼劝诱,要她不上诉,帮助政府做成邓玉娇有罪的铁案。
    法律规定,只要在上诉期内,犯罪嫌疑人随时可以变更决定要求上诉。
    
    邓玉娇上诉权仅仅剩下6天,呼吁各界营救。如果邓玉娇有罪判决生效,患有“精神病”杀人伤人的邓玉娇将遭到政府公检法与黄德智等黑恶势力的残酷迫害。邓玉娇的家人也将受到迫害。
    网友屠夫(真名吴淦)与邓玉娇母亲张树梅电话录音:
博讯整理为视频的录音版本:
   
    一, 被网友指责的邓玉娇的爷爷邓正兰,通过“表扬”政府的方式揭露政府24小时监控邓玉娇及家人。他说“变更为监视居住以后,县妇联主席刘湘鄂也是带了几名工作人员,一天24小时陪护她。”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透露,案发后被政府严密监控,无法与外界自由联系。强迫邓玉娇家人指责网友别有用心,指责原律师别有用心,离间邓玉娇全家与网友的合作。
    
    二, 邓玉娇有罪免罚判决,导致邓玉娇必须赔偿邓贵大家属和罪犯黄德智的伤亡损失,高达百万。目前政府承诺不秋后算账,但是一旦邓玉娇再说出不利于政府和黄德智的真相,黄德智等在公检法支持下,将向邓玉娇索赔。
    
    三, 黄德智背后的黑恶势力未受任何处罚,蠢蠢欲动,准备报复邓玉娇全家以及支持者,赴巴东的网友遭殴打关押。
    
    四, 通过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放出“当地民众反对记者来巴东扰乱治安”。
    
    五, 巴东政府在网上造势,说绝大多数网友支持判决结果,宣扬邓玉娇案结束。
    
     五 , 侠 肝义胆的超级低俗屠夫网友(简称屠夫,真名吴淦)是思宁的老乡、博客好友。
    吴淦主动披露的个人身份证,昭告天下!请关注吴淦的人身安全!
    邓玉娇失踪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录音及图片)
    资料图片,2009年5月19日吴淦探望邓玉娇合影,随后吴淦被巴东政府赶出巴东,与邓玉娇失去联系。
    邓玉娇失踪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录音及图片)
    
    他在《屠夫下午和张树梅通了电话!》中介绍了与邓玉娇的妈妈张树梅通电话 的情形,其电话录音已经上网。据屠夫在凯迪网络论坛对电话的分析,张树梅曾经被控制了,电话都没法接,还说了许多被套好的话,包括逼走屠夫和北京的律师。 虽然邓玉娇已经被判免于刑事处罚,但电话中,连张树梅都声称不知道邓玉娇现在在哪里。
      思宁怀疑,邓玉娇目前并没有真正获得自由,所谓邓玉娇已经完全获得自由的说法是骗人的。
    
      思宁花了些时间,把电话录音记录整理如下:
    
              屠夫和张树梅电话录音全文
     (思宁记录整理,未经屠夫和张树梅审阅)
      屠夫:喂——
      张树梅:你是?我是……
      屠夫:我是吴淦,那个,就是屠夫,就是屠夫。
      张树梅:哦,知道啦。
      屠夫:那个大姐啊,反正我做事情你也知道,我对得起天地良心。你也看到了吧,是不是?从头到尾,你也看到啦。是不是?
      张树梅:谢谢你!感谢你啊!
      屠夫:第二个,两个律师也在帮助你们,你们不要说他们啦。说我的不要紧。我反正……
      张树梅:我也是非常感谢他们的,但里面……可是……你是明白的,我没办法。
      屠夫:你听我讲噢,你听我讲。那个,反正我做事我不是帮助你,我是帮助邓玉娇,我也没有什么利益。
      张树梅:对对对。
      屠夫:你看我从头到尾,这样,我付出多少你也看到了,是不是?第二个,这功劳我也不是我的,这都是大家,关心她的人。然后……
      张树梅:谢谢一些好心的人!
      屠夫:不不不——
      张树梅:我在这里说对你们说一声谢谢!
      屠夫:然后,没事啦。我主要目的是要让她自由,让她自由能出来,我就开心。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第二个,被你误解,那个都没事,那是小事情。我做事情我是有些胸怀的。还有两个事,还有一个捐款,我要给她。这个我做事情是有头有尾的,给她。你看怎么转交给她。你总要让我过去见个面一下,我把钱转交给她。是不是?因为网友说……
      张树梅:这个就不一定了……这个我不骗你……你相信我的话,我一直讲话都是蛮老实的。现在她……以后……这会儿……她现在……我还不知道她在哪里。
      屠夫:邓玉娇在哪里你都不清楚?
      张树梅:我现在还不清楚,我已经到我老家来了,回我的老家来了。
      屠夫:噢。那这样好不好,我就长话短说啦。你如果介意我见她,我就不见她啦。那你叫邓玉娇给我打个电话,然后把她的卡号和名字告诉我,我过几天我给她转过去。这是第一个。
      张树梅:现在就是这种情况的。你知道的,她是有病的。现在,就是政府方面都要求先给她治病。现在在哪里……她要去治病。我真的不和她在一块儿。
      屠夫:那我相信你。然后,还有一个,我还可以帮助。就是说,如果需要工作,需要,我们不想让人家去吵她。你如果说整天都是报纸啊,整天都是乱七八糟。
      张树梅: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这些好心人!
       屠夫:你听我讲,我还没有讲完。很多好心的人,他说,你如果需要帮助,北京那边都有,工作,然后治病,让人家不要去吵,不要去影响邓玉娇的生活,就是让 她安安静静地生活,大家不要去吵。因为,很多人都想利用她。是不是?安安静静地去生活,正常去生活,去谈恋爱,去交朋友,然后工作。
      张树梅:好好!
      屠夫:如果需要,你就打我电话。
      张树梅:好的好的,你的电话我一直存着,没有删。
      屠夫:没有删,那你做人也要基本的一点良心。你起码给我打个电话嘛,是不是?你说我屠夫哪里有对不起你,你说我哪里有伤害你。你说……
      张树梅:你误解啦,你不知道,你的电话打了没有人接,你懂什么意思吗?
      屠夫:你打我的电话没有人接,不可能的。
      张树梅:不是啦,你打我的电话没有人接,你应该知道什么意思。
      屠夫:哦——哦——那我知道意思啦。
      张树梅:……没良心的。你误解我啦。
      屠夫:那我知道啦,你有你的苦衷,我也不讲那么多,我理解你。你心里明白就可以啦。我也不说那么多,你心里知道就可以啦。
      张树梅:你知道我心里是非常感谢你们这些人的,我心里有数的。
      屠夫:那你有数就可以。
      张树梅:你放心,我不是没良心的人。
      屠夫:然后,第二个,如果你对我有什么误解,有什么不了解,你可以上网。
      张树梅:没有没有。
      屠夫:你听我讲。你叫邓玉娇的朋友,或者叫你的亲戚上网,去看一下屠夫所有做的事情,博客上、论坛上,或者在网上,所有,有没有乱说话,都是为了她出发。是不是?
      张树梅:哦哦,我知道。我回了野山关后,很多人都跟我讲了的。我知道。
       屠夫:然后第二个,我有没有……你可能怕说我,可能怕这个说……邓玉娇的隐私啦,什么东西呀,我会乱讲。我一句话都不会乱讲,对案子没有用的东西,我一 句话都不会乱讲。你懂不懂?我最高目的就是这个意思。我也不打搅你啦。我有情况要告诉你啦:一,说捐款。你如果方便,就叫邓玉娇给我打个电话,把她卡号、 名字发给我,我就转给她。
      张树梅: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得谢谢你们,谢谢捐款的。你们就再资助一下有些需要帮助的人吧。谢谢你们啊!资助过我们的,我们都非常感谢!
      屠夫:这个东西我要征求你的意见,我也不可能说……是不是?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大家有这个心意,那,我需要向你表达一下。你如果那个,我也理解。
      张树梅:你的心意我领了。
      屠夫:那可以。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我跟你讲,你要注意几个。我还是像以前那样那么真心跟你们讲话噢。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就是说,让她安静地生活,不要让大家去吵她啦。就是,自己安排清楚。然后,有困难,你随时打我电话,我24小时都会帮助你。好不好!
      张树梅:好好好,谢谢你!
      屠夫:好,再见!
      张树梅:再见!
      屠夫:那我也理解你的苦衷,好不好?
      张树梅:你应该理解我才对。
      屠夫:我最理解你。你这样伤我,你看一句话,我在网上一句话都没有说你坏话,是不是?
      张树梅:我心里不想伤害你,我的确是没办法。
      屠夫:我知道,我知道。那你也知道,我也没有讲你一句坏话,即使你那样说我,误解我,你看我也没有说一句坏话,从来不会。因为我是为了邓玉娇,你是邓玉娇的妈妈。你心里清楚就可以啦,好不好?我对得起良心。
      张树梅:好啦。
      屠夫:好,好,再见!
      张树梅:再见!
      屠夫:再见!
    
    另外, 2009年5月26日凌晨网友走近武昌发出的消息现在得到邓玉娇母亲张树梅等的证实。
    
    (巴东当地网吧已经遭到严密监控,本消息用手机转网友,费尽周折发出)
     2009年5月26日凌晨
     巴东前线志愿者最新回复消息。
    政府胁迫邓玉娇九族
     邓玉娇的母亲被巴东警方胁迫辞退原律师,由警方安排湖北律师。
     凡是与邓玉娇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家族有一点关系的人,都被勒令去劝说邓玉娇的家人配合公检法的处理。接受以邓玉娇精神病为由结案。
     如果邓玉娇与家人不配合,所有这些亲属,将被巴东县政府下岗开除公职,做生意的找茬关店罚款。
     邓玉娇的亲属非常愤怒,但是没有办法反抗。邓玉娇亲属的住地周围,都有警察和便衣监视,防止外地的志愿者提供帮助。
      电话录音下载地址为:http://www.youblog.cc/display_audios/5817/1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09/6/20) (Modified on 2009/6/2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玉娇事件中的几点内情:四百名特警维持秩序
  • 邓玉娇案搅动中国 考验政府公信司法独立((图)
  • 邓玉娇案:网上“屁民”的胜利(图)
  • 邓玉娇案体现了交易的结果和舆论的阳光
  • 邓贵大和邓玉娇一样 是悲剧主角
  • 邓玉娇案四大后援团联合声明:惩办罪犯黄德智
  • 邓玉娇案的尾巴
  • 张凯:邀请邓玉娇辩护律师公布辩护词公开信
  • 邓玉娇案法律后援团对判决结果发表声明 倡议“5·10”为“公民正当防卫日”
  • 邓玉娇案巴东实地访谈:路人皆知后台是谁
  • 网友封为「烈女」,邓玉娇童年坎坷(图)
  • 邓玉娇:心存感恩欲回报社会 改名“邓清零”(图)
  • 中共退休高干集体上书: 邓玉娇无罪
  • 北京益仁平中心对邓玉娇一审被判有罪的意见
  • 张清扬:邓玉娇有罪免罚,学者律师激辩案件结果(图)
  • 巴东雄风宾馆保安揭邓玉娇案最新内幕/余大
  • 邓玉娇母亲要向邓贵大家属及黄德智道歉
  • 凌沧洲:邓玉娇——迷离的真相,可疑的自由!
  • 500壮士到场声援邓玉娇,巴东紧急动员围剿
  • 湖北邓玉娇与陕西王阳一对烈女子
  • 格尔木之鹰/野三关 邓玉娇 
  • 新拍案惊奇:三淫棍欢场施暴虐,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 为什么没人对邓玉娇深表歉意?/林云海
  • 美国华裔教授谈:邓玉娇事件对媒体和民众的价值(图)
  • 邓玉娇之二次营救出巴东
  • 牟传珩:刑法工具主义的充分表演——邓玉娇案宣判刺向公论的一刀
  • 林云海:为什么没人对邓玉娇“深表歉意”?
  • 邓玉娇被判有罪说明中共官官相护/费良勇
  • 宝马为何遭抵制?邓玉娇为何成英雄?
  • 刘水: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 邓玉娇案判决无耻加违法
  • “邓玉娇刺死胡锦涛的官员案”感想/范景刚
  • 现在可以很清楚看出,邓玉娇事件是一次高级策划
  • 邓玉娇自由了 真相被驴霸了/严少雄
  • 邓玉娇“心智障碍”不能行使上诉权
  • 邓玉娇案有结局 对中共贪腐的质疑还在发酵/程明盛
  • 一审结束 “邓玉娇称有钱也不陪浴”为“心境障碍”?
  • 揪出威胁邓玉娇母的狗吏
  • 邓玉娇免罚了愚蠢官僚的丑剧完的了吗?
  • 邝子倩:邓玉娇案判决无耻加违法
  • 学者谈“邓玉娇免刑罚回复自由”:程序欠公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