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凌沧洲:邓玉娇——迷离的真相,可疑的自由!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6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凌沧洲
     (博讯 boxun.com)

    今天中国大陆网络上已经有人在祝贺,有人在同庆,俨然玉娇案尘埃彻底落定,玉娇已经自由,真相已经显现,正义已经获胜一般。
    
    偌大的中国,网络媒体上发出的都是“新华社”对此案一审报道的声音,网络媒体成为新华社的转载机器与下水道,这让晚清、民国的媒体人醒来一定会笑出眼泪,也痛出眼泪——100年自由先驱的热血和头颅啊,斗转星移下的言论空间和新闻空间却会如此!
    
    是的,新华社的记者确实有这个“能耐”,网络上转的都是新华社记者拍的图片,其中还有一张——玉娇姑娘坐在一张大写字台后接受采访。
    
    今天的裁决结果是谁的胜利?究竟该如何评价此案官民双方牌局中的博弈和攻防?
    
    从当事人本身来讲,从现实的社会环境来讲,似乎这个结局已经很乐观了,已经很“官恩浩荡”了,已经放出邓玉娇了,你们还吃饱了撑的,有什么好说的?
    
    我个人对此一判决结果持审慎的批判态度。固然,我理解当事人的煎熬和痛苦,在全国网民的力挺下,在舆论的狂潮下,在志愿者和律师,也包括学者们的支持下,扭住了屁民一败涂地、死得极其难看的局面,促使有关当局在民意下退了一小步,因此,就邓玉娇本人及其家人来讲,我认为可以接受这个判决,毕竟赢得了有限的自由,可疑的自由。
    
    我也认为,有关当局在此民意逼迫下表现的弹性与妥协应该予以表扬和鼓励。如果在开放言禁、报禁、网禁等方面也表现出如此的弹性与妥协,倒不失为开启了和平走向自由民主之路。
    
    但是,我们且不可过于乐观地估计了专横权力的狠辣。我们可以看到从黄德智的被治安拘留,到玉娇的被心境障碍,处处显示当地衙门及其决策者中有的是“高人”,你若不是法律专家,你若不是精神病学专家,这些专业词汇就足以把你震晕。
    
    这些“超级法律玩家”简直是通过邓玉娇案向民众普法,向民众普及精神病学知识。
    
    他们设想的结果是:
    
    1, 邓玉娇虽然在鬼门关前扳回了性命,却永远失去了一个正常的自由人的荣誉。
    
    2, 网民们在此博弈中被当成了潜在的傻逼,因为砖家们用宣告玉娇为心境障碍的声音,正在阴暗处嘲笑网民是偏执的二傻子;假如你们力挺的所谓抗日女英雄是一个躁狂与忧郁轮番发作的精神病,你们不是孙东东说的99%是什么?
    
    3, 当法医鉴定玉娇为心境障碍时,已经完成了一个“疯子”对官员刺杀的故事建构。这样赦免玉娇的恩典,最多比弘历时代凌迟疯子仁慈些,进化到了允禛时代不与疯子计较的境界。而你们网民及挺邓玉娇的公民,只不过是可被强权玩弄的阿斗而已。
    
    4, 当“疯子”有罪但不加罪的处理结果拿捏到位后,不仅要彻底摧垮所谓抗日女英雄的神话,不仅基本上稳住了腚,基本上“看”住了志愿者和声援者,而且黄德智的罪孽烟消云散,更重要的,保护了巴东当地一大批涉案官吏与利益关联人——尤其是在案发初期的相关人士。
    
    巴东的有关同志们,你们辛苦了!你们的脑细胞一定为此死了不少吧?究竟是你们还是更高的高人们给你们支的高招呢!
    
    慈禧太后那拉氏兰儿女士一定会从阴间给你们发祝贺电报:“ 你们出色地汲取了我朝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处理大批官员的反面教训,成功地把邓玉娇案的各方摆平,而又保护了天朝的好干部,向你们致敬!向你们学习!向你们慰问!”
    
    邓玉娇获得了可疑的自由,但真相自由了吗?正义自由了吗?言论自由了吗?新闻自由了吗?网络留言板和评论栏目自由了吗?
    
    千千万万个儿童和少女们,你们自由了吗?!
    
    我们还会追问下去。
    
    邓玉娇案子在现实中告一段落,在历史的长河中此一裁决又如何经得住考验?此一判决必将不断接受学者的拷问而成为时代状况的证据。而如果换作一个英国人、法国人、美国人,换作梭罗、甘地,也许宁可坐牢杀头,也不允许污名加身。但玉娇已经做到了许多人不能做不敢做的境界,已经为中华民族的抗暴史竖起丰碑,无论将来她演变成何种人,抗日的邓玉娇永远不被民众想象成傻子和疯子,真正具有心境障碍的是贪官污吏,是淫官色吏,是阻挡在自由民主之路上的僵尸与石头。我们不能要求玉娇做得更多,我们认为她可以接受判决,祝她人生平安。
    
    而我们对真相、正义和自由的呼吁不会停息。
    
    凌沧洲写于2009,6,16夜晚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邓玉娇被心智障碍,高莺莺被精神异常
  • 凌沧洲:闻说中土有"驴巴",令人长忆康雍乾
  • 凌沧洲:二十年来,谁又不是六四的受害者?(图)
  • 凌沧洲:我被十位警察昼夜监控的三天有感
  • 凌沧洲:玉娇案改为防卫过当,真相与正义依然遥远
  • 凌沧洲:他日自由中华路,怒涛岂必属鸱夷?!
  • 凌沧洲:有多少网民的贞操和尊严早已失守?!
  • 凌沧洲:邓玉娇案转折性的时刻来临了吗?
  • 凌沧洲:对玉娇监视居住?无罪释放是唯一出路!
  • 凌沧洲等中国学者律师为邓玉娇人权自由集体呐喊
  • 凌沧洲:北京学者律师关注邓玉娇,公民后援团问世(图)
  • 凌沧洲:邓玉娇案能否成走向公民社会转折点?!
  • 凌沧洲:“抗日女英雄”邓玉娇案将官人们架到火上了
  • 凌沧洲:公开信—冲破专制云层的光芒
  • 凌沧洲:终于“挤”出来了—官方的地震遇难学生人数
  • 凌沧洲呼吁中国网络媒体应有自由采访报道权
  • 凌沧洲:习水风涛未平,洋县波澜又起
  • 凌沧洲:习水幼女案再次烤炙中国人的心房
  • 凌沧洲:清明向辛亥自由先贤献花成功(图)
  • 凌沧洲:20年,24小时,一生
  • 凌沧洲:当钞票击打在邓玉娇头顶
  • 凌沧洲:这赴俄女子到底死在什么病?
  • 凌沧洲:北京动物园上空的自由魂魄
  • 凌沧洲:隆重纪念水泊梁山愚人节60周年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讨论是自由的开始——从窃窃私语到公开对话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凌沧洲谈中国官方作家的集体堕落/昝爱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