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凌沧洲:邓玉娇被心智障碍,高莺莺被精神异常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5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凌沧洲
    
     6月16日,邓玉娇案将在巴东开庭。玉娇被巴东检方控以“故意伤害罪。” (博讯 boxun.com)

    
    就在玉娇案开审的前夕,大陆传媒报道:“此外,据知情人介绍,对邓玉娇的精神病鉴定也有了结果,鉴定结论显示:邓玉娇具有心智障碍,但具有部分刑事责任能力。”同时,一些有影响力的门户网站在此消息下关闭了评论栏,大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各位一定要细细琢磨这种“新闻放风”,我分析实际上就是为给玉娇定罪做舆论铺垫。一家四川的报纸,哪来的知情人消息?知情人又为何放风给此报?无非是借媒体试探网民反应而已。
    
    可笑鉴定用词如精准炸弹,何谓心智障碍?看来既要从司法上毁掉玉娇,也要从名誉上毁掉玉娇。其敲打蔑视网民之意跃然也——看看你们推崇的抗日女英雄,原来是“二傻子”也。
    
    对于这些砖家的伎俩,对于玩弄词汇的把戏,对于把声援邓玉娇的人也“看”起来的手段,我凌沧洲也一一见识了。
    
    想起了高莺莺的前事,被鉴定为精神异常,对于玉娇的鉴定,我并不惊诧。在此录我几年前为高莺莺写的两首诗,以供参考——
    

《哀高莺莺、吴雯雯两位死亡抗争少女》
    
    
    凌沧洲
    
    有没有,从苦难人世
    望向天堂的自由
    有没有,把我们悲哀的笔触
    从死亡和尸衣
    从她们亲人哭泣的泪眼中
    解脱出来的自由
    有没有,为一个陌生花季少女
    祈祷的自由
    有没有,为死去的孩子
    凋零的花朵叹息的自由
    
    我要在遥远的北方
    从悲哀的尘世望向天堂
    向着天堂大声发问
    有没有,把我们的哀悼
    献给两个卑微少女的自由
    有没有,把我们的悲哀
    穿透时间
    穿透南方那绵绵的梅雨
    穿透黑白悲剧故事片
    递给我们的兄弟姊妹的自由
    
    有没有,把我们荒凉的笔触
    探入绝望的雷区
    探入死亡和隔绝
    探入恐惧与同情的自由
    有没有,让我们的叹息
    化作江水和山峦的自由
    有没有,让我们的愤怒
    化作雷声和闪电的自由
    
    有没有,让心连同这块
    古老的大地,荒凉的沙漠
    一起颤栗的自由
    有没有,让我们的呐喊
    透过悲凉的北风
    吹进我们那些父老兄弟耳中的自由
    
    有没有,让我们在静夜
    为两个抗争的孩子
    两个柔弱的少女
    献上一缕哀思
    一丝烛光的自由
    当英格兰的玫瑰在风中凋谢
    这里抛洒了多少同情之泪
    而当同胞少女的苦难发生
    有多少人愤怒伤心
    
    有没有,让我们的灵魂
    在这黑夜的大地、污浊的人世
    感到羞耻的自由
    有没有,让我们思索这一切
    究竟为什么的自由
    2006年7月5日
    
    
    

《高莺莺,今天我们都精神异常》
    
    凌沧洲
    
    
    
     有一天,我们也会从红尘中消失
      有一天,我们也会去往天堂
      回忆起多少年前
      一个陌生的少女,从楼顶坠下
      他们现已查明此少女“精神异常”
      
      那样你连上天堂的资格
      恐怕要被他们取消了
      那样你的清白虽然被他们保住了
      你的精神异常却被他们证实了
      
      今天, 他们选择一个快到周末的日子
      宣布你精神异常自杀
      我们倒还要活下去
      还要苟活多少年
      今天,我凌沧洲愿同你一样
      宣布自己“精神异常”!
      
      当我们这些红尘中的过客
      在天堂的门口会面
      我们会这样微笑招呼:
      “今天,你精神异常了吗?”
      
      让我们这些精神异常者握手吧
      这个世界的故事并不新鲜
      像十几年前在北方的俄国
      多少人被宣布为精神异常
      
      天堂不拒绝被迫害的人们
      天堂里只拒绝说谎者
      今天,我们不让你的灵魂孤独
      今天,我们全都精神异常
      2008、8、18
    
    
    
    对于被鉴定为心智障碍的邓玉娇的命运,我们将拭目以待!
    
    在一个无数儿童被三聚氰胺、被结石、被豆腐渣、被黑窑的丛林,在一个无数公民被躲猫猫、被自杀、被跨省追捕的孤独的行星,在一个无数少女被精神异常、被问路、被嫖幼的大地,在一个无数电脑被驴巴、被长城、被屏蔽、被蒸发的角落,抗日女英雄邓玉娇被心智障碍,只不过为历史又增添了一笔记录。
    
    邓案至今,真相迷离,血衣何在?砸头的钞票何以报作为证据保存还给了邓贵大夫人?
    
    我们关注6,16;因为,今夜,我们全都“心智障碍”了;明天,我们的心全都同邓玉娇一起跳动!
    
    
    
    凌沧洲写于2009年6月15日,幽州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