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艾晓明:365封信之十-如果时光倒流 如果教室不倒……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艾晓明


编者按:去年暑假,我到都江堰四川农业大学看朋友,在朋友的电脑里,看到了这首诗。诗的作者,是都江堰新建小学一位遇难学生的亲人,他的姐姐失去了自己的女儿陈悦月。月月生于1996年11月30日,在五年级一班。
    

据去年5月25日家长统计,地震发生时,新建小学4层教学校刹时整体垮塌,10个班500多名学生,除4.1班上体育课外,其余9个班的450余名左右师生被埋在一片废墟之中。死亡学生300多名,教师3名,受伤学生200余名,还有9名学生失踪。一年后,在AI未博客上公布了164位学生的名单。
    

周年祭过去,我到了月月的安息之地,都江堰宝山塔陵的“5·12遇难学生墓地”。安葬在那里的有新建小学、聚源中学的部分遇难学生。不许拍照,我只能写出看到的情景:台阶式的墓地上装饰如画,父母们来过了,又离去了。五颜六色的风车随风飘转,毛绒玩具、儿童食品都准备好了,仿佛一夜之间孩子醒来,就可以拿到。没有书包,没有文具盒,这是永恒的假日,娃娃们可以像蝴蝶一样,在一束束白菊间自由赛跑。
    

风吹草动,依然是山青水绿。层层排列的墓碑上,镶嵌着上百个孩子的遗照,每个孩子的容貌,都是那样美好而生动。只是,没有声音,这异样静默的儿童乐园。
    

他们太小,不会懂得什么叫遗嘱,凝视他们的你——幸存的成年人,听见了那呼喊和细语吗?
    
    
    

艾晓明 记于2009年6月10日
    
    
    
    
    艾晓明:365封信之十-如果时光倒流 如果教室不倒……
    
    
    
    
    
     陈悦月的艺术照,她没来得及看见这幅照片
    
    

祭5.12大地震都江堰新建小学五年级一班逝去的孩子们
    
    
    作者:李梁
    
    
    地动山摇的那一刻陡然来临
    
    五十六双惊恐而无助的眼睛
    
    留不住老师飞奔下楼的脚步
    
    当她奋不顾身救出自己的孩子时
    
    我可怜的孩子们啊!!!
    
    随着轰然倒塌的教学楼
    
    永远的留在了没有老师的课堂上
    
    
    
    艾晓明:365封信之十-如果时光倒流 如果教室不倒……
    
     一年前的六一,他们背后,就是那栋后来垮塌的教学楼
    
    
    孩子你们柔弱的肩膀
    
    扛不起那纤细的钢筋与沙土的水泥搭起的四层高楼
    
    
    孩子 我可怜的孩子们啊!!!
    
    你带着一只残眸去天堂时
    
    你可知道所有爱你的人撕心裂肺般的痛
    
    我们不忍再为你梳理沾满泥土与血渍的发丝
    
    
    
    艾晓明:365封信之十-如果时光倒流 如果教室不倒……
    
    月月,你在祈祷什么?愿你在天堂实现自己的梦想
    
    
    如果时光倒流
    
    如果教室不倒
    
    如果有我陪着你
    
    如果………
    
    太多的如果也阻挡不了你匆忙离去的脚步
    
    
    
    艾晓明:365封信之十-如果时光倒流 如果教室不倒……
    
    祈祷上苍,让孩子在天堂里
    
    没有泪水,没有痛苦,再也没有了豆腐渣工程.
    
    永远快乐!!!................................
    
    
    
    艾晓明:365封信之十-如果时光倒流 如果教室不倒……
    
    
    孩子们春游合影,这张照片上的孩子全部遇难
    
    
     相关链接:
    

新建小学救援现场记——遇难学生家长给《京华时报》记者骆永红的信
    
    
    
     骆先生感谢你,我是新建小学五一班遇难学生家长,和我兄弟一直在救援现场24个小时,我把我兄弟写的新建小学救援情况发给你: 
    
    
     家长自动站成几列,用书包往外搬沙石,家长们自觉站成6-7列住外递水泥块,没有专用工具,没有手套,电话也不通,家长们和来帮忙的保安们一起疯狂地干、用小榔头砸水泥块、用手铗夹铁丝,不敢松懈,到5点过,成都消防武警官兵到了,家长们看到了一丝希望,也来了两台吊车和一台挖掘机,但是学校没有消防通道,四周都是楼房围住,楼距又近,与后面的城关幼儿园的最近墙距不到2米(这样的学校不知是怎样通过检查验收的?)。
    
    
     吊车进不来,又用挖掘机在原地下挖下半米深,吊车才进去。消防武警用液压钳和切割电锯钳断倒塌大梁里的钢筋,吊车也开始工作,然而大型工具也不能发挥太大的作用,液压钳粗一点的钢筋钳不动,切割电锯的叶片一会就坏了,到第二天才更换好,必须用人一点一点把沙石往外运,扒掉一层沙石和楼板,就露出了东一个西一个躺着的学生和老师遗体,一个小男孩的头全压扁了,圆圆的,闭着眼睛,没有血,象一幅熟醒的平面画,还有许多的面目全非,残肢断腿的画面悲不忍睹,从缝隙中还能听到学生哭叫和求救的声音,太无助了,我们只能一点点用书包装着沙石往外倒,一块一块碎楼板往外搬,小心翼翼,一不小心沙石和尘土就往下滑,就会堵住那个小洞和缝隙,每个小洞和缝隙里也许都有生命存在,吊车也在将楼板往外吊,但大梁太重,又连在一起,倒的时候没起支撑作用,救人的时间它又阻挡了救援。
    
    
     7点钟,13军一支在崇州驻训的部队在赶住汶川受阻后返回都江堰新建小学救援,家长们看见解放军来了,很兴奋,很激动,由于家长很多,场面不好指挥,就劝家长离开现场,其中有一个家长已经找到女儿压的水泥板,通过缝隙给女儿递了一瓶水进去,并和女儿的对话得知下面还有6个人活着,上面压的大梁和水泥块太多,不敢太用劲,那位父亲就央求解放军先救他们,看到解放军答应了他才同意出去,所有的家长都离场了,我一直在救援的最底层,钻到废墟下面,和他们一起救援,就没出去。
    
    
     由于战士们接到紧急救援命令匆忙赶来,来不及带任何工具,没有手套、工兵铲、天气渐渐暗下来了,他们也没有手电,谁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没有经验,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干,都站在那儿不敢动,到处都能听到学生的求救声,我赶快从地上拾起学生的书包说,大家快用手往书包装沙土,一个个递出去,不要让水泥块和沙石滑下去,给活着的学生带来二次伤害,但废墟里不敢站太多的人,余震也不断发生,挖掘清理的进度也快不起来。
    
    
     7点左右,成都武警指挥学院的学员也赶到了,他们也没带什么工具,有个队长带了一把充电手电,一会儿就没电了,有人从工地拿来发电机和照明灯,照亮了救援现场,学员们对到处的遗体很震惊,也很快投入了救援活动,吊车不断把大块的水泥吊走,我用耳朵贴近废墟到处叫有人吗?忽然听到从墙角传来微弱的哭啼声叫到:“叔叔,救我,我好痛啊!”1米多厚的水泥板和块压住他,我赶快和几个战士过来把表面的沙石抱掉,移掉了几块水泥板后从缝隙里看到他,他的双腿被压住了,头朝下倒挂着,嘴里、鼻里全是灰,搬水泥块的时间不断掉石块和灰下去,我们用书包罩住他的脸,叫他坚强,坚持住。
    
    
     从9点到11点,我们7-8个人用了2个多小时才把他救出来,双腿已断,出来后,他就昏了,战士们用担架把他送上救护车。我和战士们继续救援,凌晨1点,旁边又扒出一个学生,我站在倒塌的梁上往下看,看到的竟然是我的侄儿,仰面朝天:鼻子、嘴、眼睛全是灰,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昨天还跟我一起到河边抓鱼,活蹦乱跳的样子,现在一动不动,不知道地震的那一瞬间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他牙齿微微咬着舌头,牙齿外面全是沙,身体还暖和,倒下的水泥柱头斜压着他的胯部拔不出来,书包放在肚子上面,扒出的一条腿上,看不出伤,只是挤压出几个2厘米大小的透明气泡,气泡里有一个小血泡,我拼命地把沙石往书包里刨,战士们帮我把沙石往外面倒,很快,就露出了上半身,我从战士手中接了一把坏的线钳,用劲把压在他身上的楼板戳掉,楼板的质量也太差了,一会就把两层压住他的腹部和腿上的坏楼板敲掉,从柱头下面把他抱出来,离地震发生近9个小时,我不知道早一点发现他,能不能救活他,他是第二十个左右被挖出来的,遗体放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我把哥哥从外面叫过来,看着侄儿的遗体他抬头望天,一言不发,天空开始下雨,我知道老天也在为他们掉泪,雨越下越大,阻碍了救援的进程,老天真不让人活了。陆续又挖出了二十具遗体,到了13日凌晨2点,挖出的遗体有45具了。参加救援近10时,没有喝过一口水,我也累的不行了,便叫哥哥先走了,他死活不离开,我不知道父母的情况,又走出新建小学找寻家人,看他们是否安全。
    
    
     街上乱糟糟的,走了半天才找到一辆出租车,司机是从成都赶来救人的,他说成都来了1000多辆出租车,但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救人,找警察找政府都没有了,机构瘫痪了,他们到了都江堰,堵塞了交通,现在他正往回走,不添乱了,把我送回去,他一分钱都不要,还要我保重,回到家人栖息的小树傍,他们站在1米宽的油布下躲雨,外面在下大雨,里面也在下大雨,所有人都湿透了,但失去亲人的悲伤击垮了他们,母亲在嚎啕大哭,不断呼喊:“老天啊,你把我带走吧,把我的孙子留下”。侄儿一直由她带,哥嫂离婚后,她更疼爱他了,一转眼就成了永别,谁能想得过。老不停呼看见只有我一个人回来,都不放心哥哥一个人守着侄儿的遗体,他们都要我去把哥哥找回来,侄儿已经去了,家里不能再分开了。
    
    
     我又返回新建小学,路上遇到一个开飞度车的青年人把我载上,他也是从成都赶来帮忙的,他把我拉到新建小学,雨象瓢泼一样,救援人官兵也太困了,站着就睡着了,余震不断,家长也都回去寻找另外的亲人了,只有哥一个人守着侄儿的遗体,学生的遗体已经摆落了半个操场,乒乓球桌上也放满了遗体,血水横流,一股股腥味扑鼻而来,伴着余震,我陪着哥,陪着那100多具遗体站到天亮,天亮了,哥哥却仰天大哭起来,我知道哥哥想到了侄儿再也不能这个下雨的黎明而哭的。
       
    
     天亮了,运送遗体的汽车开来了,城管的皮卡车装满了两车遗体开走了,说是运到了殡仪馆,半个小时后, 又来拉两车走,刚拉出门就被家长们拦住,家长们掀开盖在上面的帐布,看见横七竖八满满的两车遗体,愤怒了,开始砸车了,哥哥守着侄儿的遗体更不敢走了,找了一个门板把侄儿的遗体放上面,我们两个准备抬回家,泡过水的门板太重,抬出新建小学的门口,我们抬不动了,又不得不把他抬回原地。打电话想找人帮助,电话怎么也打不通,短信也发不出去。登记遗体的人用“正”字统计,拉了4车遗体走后,他统计的数字才45具,而我清点的是140具左右,我问他们怎么统计的,他说他早上接的班,前面的事情不知道,他把孩子们当成了一个可以造假的数字,痛心啊。
    
    
     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来了,省台的记者也来了,他们开始采访官兵,武警的某位领导开始表功了,说只死了50多个学生,救出了100多个,而13军最先到达救援现场的领导站在一傍不说话,他们最了解情况的,因为从一开始救援的人都知道,到记者采访的时间已经挖出170具遗体了,而到最后也最多救出了30多名学生。
    
    
     总理也到了救援现场,警察和武警把家长们拦住,在现场的警察也要我和哥离开救援地点,我们坚持不离开,他们动用武力我也不走,我也没有防碍救援,还积极参加救援,最后一女警察来做我们的工作,要我们不要乱讲话,躲在挖掘机的后面,还可以留在现场救援,我们也不知道总理要来新建小学,由于操场另一边还放着40多具学生的遗体,操场中间全是积雨和血水,发着腥味,到救援现场的路只能从我们面前经过,总理在众人的护卫下神色肃穆勿勿来了,从我们面前经过,走在最前面的是都江堰市长(这些父母官,在救援现场看不到影,接待上级领导跑在最前),我大声说:这是天灾,更是人祸。旁边的女警察示意我不要讲话,总理在现场对压在下面的学生鼓励后匆匆离去,刚到门口,便听到家长们激昂的声音呼叫总理,我们看不到门口的情况,听武警战士说,有家长跪下了。
    
    
     据后来有个女家长说,她准备向总理反映情况,武警到处拦住,情急之下她拾起一个砖头砸向拦住她的武警战士,家长们还砸了一辆警车。的确有些过激行为不可取,但1米以外的城关幼儿园外面玻璃都没有坏,而新建小学四分之三的楼房整体倒塌,死了几百名学生,谁应该付责任呢,通过什么途径反应情况呢?
    
    
     总理走后,有一位领导带了3个工作人员,含着眼泪对躺在地上的遗体一一拍照,很残忍的场面,他很认真拍完了,他们问我,救出多少人,死了多少,我把我现场了解的情况对他们说明,他说他是药监局的领导,也是唯一一个来看孩子遗体的官员,在我心里想他肯这位做,不管是多大的官一定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他们离开后,救援人员得到通知,四川省省委的领导也要来救援现场,刚找到2名幸存了学生,还压在水泥板下面,对这两名学生的救援也停止了,半个多小时后,省委领导来了,对这两名学生的救援活动又开始了,领导一来,就当着他们的面把学生救出来,这个时候了还有人喜欢作秀,贪功,可悲啊!  
    
      
    

人间悲剧   
    
     家长们一直在校门外焦急等待,武警们用人墙挡住家长们,人都僵持在建设路上,余震不断,街道两边的楼也在摇晃,武警和家长们都忘了自身的危险,家长们哭着求武警战士,你们不要拦我们了,你们去救孩子吧,不要在这里拦我们了,我们帮你们拦人吧,为什么不要我们看救援现场啊,你们为什么不去救人,有些武警也哭了,僵持了一个上午,家长的情绪不可控制了,有一个家长用坏的街灯灯杆砸向了武警,众多的家长把他拉住了,到了下午才同意进去10个家长代表看情况,而这个时候搜救犬经过几次搜索,废墟里已经没有生命特征了。
    
    
     前面给小孩递过水的家长痛哭说,昨天6点小孩还活着,我还给他们递水进去,你们清场要家长离开的时候还答应我先救这个地方,今天早上6点问你们那个地方挖了没有,你们说没有挖,现在人已经没有了,孩子本来是可以救活的啊?……救援的官兵的确很累很辛苦,但是救援进程的确很慢,他们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没有专用的工具,没有经验,大型工程机械不敢用,对突来的地震灾害,只能用手刨、用肩顶,用书包一点一点装沙石,他们抱出来一具具永远都不再讲话的孩子,他们也都在掉泪。
    
    
     在组织方面也存在问题,废墟里不能站太多的人,武警和陆军的2-3个小时换一批人,换人后情况不熟悉,要从新了解那个地方埋了学生,那个地方要先进行救援,有意无意间放弃了一些救援,也是无可奈何的。   运送遗体的车辆改用救护车,哥哥把侄儿的遗体放在车上,一步三回首地离开了伤心的新建小学,余震不断,都江堰市区已成了一座空城,家里也不能回,连夜我们赶回离都江堰市区20多公里的碎月湖镇,那里是乡下,相对安全一点,全家在那里集合,抱头痛骂。   
    
    
     14日,我们在殡仪馆找到了侄儿的遗体,那里遗体太多,军车把聚源中学死亡的学生拉到其他的殡仪馆,许多家属来这里找自己的孩子,哭声一片,找不到孩子的家长又到郊县的殡仪馆找人,许多家长找到孩子后,就用矿泉水给孩子擦抹血迹和尘土,清理伤口,遗体东一个西一个,哭声一片,那么多可爱活泼的小孩瞬间变成面目全非、断肢残腿的遗体离去了,在场的人就是铁石心肠也会流泪,人间悲剧不过如此,苍天无眼啊。遗体太多,火化都忙不过来,要四个小孩一起火化,殡仪馆馆长说特事特办,可以领回家土葬,带回侄儿的遗体放在家里的灵堂里,他的妈妈来了,嫂子哭着呼叫侄儿,死了的他的眼泪便流出来了,那是冤枉的泪啊!他像在在告诉妈妈,他死的多么的冤枉,他还想多画几幅画,多玩一会游戏,还想爸爸陪他一早上学,下午爷爷奶奶来接他回家……   
    
    
     [回复]
    
     骆永红 | 2008/07/08, 12:24 |
    
     家长您好,向您去世的孩子表达我沉痛的哀悼,您要保重。关于您兄弟文章中写到的救援细节,我能否用在相关的材料或书籍中,需要得到他的授权。如果方便,可以将上述内容打印出来,并保证内容真实性,授权我可以使用这些内容,如果可以请传真给我 010-64682803 ,写上骆永红收即可
    
     骆永红 | 2008/06/26, 22:03

(博讯记者:蔡楚) (Modified on 2009/6/10)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艾晓明:365封信之三-天堂想你泪纵横(多图) (图)
  • 艾晓明:映秀小学生马冯艳的一份公民建议书 (图)
  • 艾晓明:艾微微、志愿者和寻找遇难学生名单(图)
  • 新闻研究学者展江接受艾晓明采访-公民访问录之一
  • 艾晓明:公布调查结果 公祭遇难学生—政府应该发布有关震区每一所校舍垮塌学校
  • 艾晓明:四川好人谭作人 (图)
  • 艾晓明:国家公敌或人民之友?--2008年元旦感言
  • 艾晓明:武汉"河南村"9月16日(周日)遭到暴力拆迁
  • 艾晓明:悲悼中原女孩张静亚 (组图)(图)
  • 艾晓明:"请求国家主席 特赦服刑的艾滋病人"
  • 艾晓明就郭飞雄案致李克强先生的公开信
  • 请传递白丝带活动/胡佳、艾晓明等(图)
  • 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就孙志刚被毒打致死事愤而撰文
  • 艾晓明:公布调查结果 公祭遇难学生
  • 艾晓明:每个人都可以战斗在汶川
  • 艾晓明:以平常心 救普通人—读翟明磊《仁者之怒》
  • 孙文广: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
  • 艾晓明 :为什么不能殴打人权捍卫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