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谢贻卉:陌生的孩子—给北川中学两个遇难者(图)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7日 转载)
    
谢贻卉:陌生的孩子—给北川中学两个遇难者

    
    
    来源:参与 作者:谢贻卉
    
    你们,以雕塑般死亡的姿态,出现在每个抵达者的视线。
    
    人惊呼,你们死亡的身姿。无数的镜头奔向你们。快门按动的声音,持续、肯定。那些镜头,长长短短,质地各异,让你们的死亡,在这个时刻,成为一种艺术。带着冰冷的质感,被同类收藏,不动声色。
    
    接近你们的时候,想像中的地狱得以完成。仅仅因为那个时空的味道。肉体、衣服、书包、课本、用具腐烂的味道,血液凝固的腥味、尘埃中混合的石灰味、钢筋和冷轧丝的绣味……顺着风的方向,吹临。那味道,让我惊恐莫名。戴上口罩。大片白色,迅速遮盖鼻孔和嘴。醒目的白色,四处摇晃,成为两个世界的界分。我们正在入侵,你们的世界。也在抗拒,你们的世界。
    
    你们的世界,我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然而,我已经来了,站在两个世界之间,和你们短暂相伴。
    
    你们的世界,寂然无声。已然失去体温的生命,相对而立。女孩的黑色长发,在风中飘摇不定。肢体与肢体重叠。皮肤与皮肤相撞。生命与生命的距离,从未如此挨近过。不再考虑所谓的安全距离,也不在乎男女是否授受不亲。你们的世界,如此决然,超越了俗世所有的规矩和方圆。
    
    然而,我知道,那是你们不能选择的选择。奔跑、站立、蹲下、摔跤、跌撞……这些人类常态的姿势,在慌乱与惊惧中,瞬间击溃。你们承受着不能承受的重量,渐渐与我们的世界隔绝。
    
    山崩地裂。仅仅几秒钟。你们的世界,如此轰动。也让死亡,这个具有私密性质的事件,丧失全部尊严。你们的身体,隐藏于混泥土,裸露于尘埃之上,不计其数。任由陌生人拖拽、搬动,不能复原。
    
    我看见你们,两个陌生的孩子,是在那一声惊叫之后。当那些镜头纷纷离开,我走向你们。全然忘记,对死亡的恐惧和厌弃。
    
    一块几近断裂的预制板下,你侧身向我,以倾斜的姿态坐在地上,左手支撑起身体全部的重量。你的腿部,有大片黒紫的血污。几只苍蝇,停留于此,盘旋于此。你高高挽起的发髻,白底红条纹的T恤以及牛仔背心,凸显成熟气质。第一时间,我判断你的身份,可能是个老师。泥灰将你的头发染成灰白。你的后颈,滑落一只蝴蝶结状的发夹。那粉色发夹,属于哪个爱美的女子?
    
    另一个女孩,越过你的腿,整个身体搭在你腰部。我想,她正在逃生的路上奔跑,却跌落在你身上。她的右手臂和脑袋,无力垂地。雪白的短袖衬衣,积满泥沙。还有耳朵,也是如此。柔软的手臂,尚存活人的颜色。不相信她的生命已经陨殁。飞舞的苍蝇,证明她曾经来过。
    
    你不能坐直。她不能逃脱。你们相互纠结。仅仅因为预制板和地面的距离,如同被压缩的饼干。
    
    看不见你们的脸。其实是不能看。相对彼此,我们都是陌生人。你们不知道我,我也不知道你们。我的脸,可以大白于天下。你们的脸,却不该看,因为那是你们仅剩的尊严。
    
    退回来。蹲在地上,将镜头聚焦你们荒芜的身体,不考虑光线,不考虑角度。之后,想为你们做点什么。左顾右盼。茫然无措。废墟之上,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观察、记录或者和人说话。之后,是抽离。抽离现场,抽离现象。之后,是找寻,找寻真相,找寻真实。
    
    和想像截然不同。每一次抽离,都是更加深入地进入。每一次找寻,都是更加绝望地打算放弃。如此悖离的局面,还是深陷其中。
    
    把那些创伤掩盖吧!阿姨。不要再去揭开。让它们结痂。或者即使此生不能结痂,也不再触碰。一年后,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子,你们的校友,如是说。
    
    不要再去寻找,你们的亲人。不如让他们抱憾终生。也不要让他们,目睹你们死亡的姿态,那是一种残忍。也许,抱憾终生比目睹死亡,痛感轻些。
    
    不要再去惊扰,那些惊骇中逃生的人群。不如让他们,在麻木中找回平静,继续自己的生活。
    
    无法辨认。真的。一年后,你们的老师,如是说。就是我自己的孩子,都无法认。太惨!他摇头。眼睛因为过往不能控制的痛哭而肿胀。
    
    你们仍是两个陌生的女孩子。只是,我们在那个时空,偶然相遇。相遇之后,一定是分离。熟悉也好,陌生也好。那是真实。也是真相。就像《百年孤寂》中所唱:“一百年前,你不是我,我不是你……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
    
    你们的生命,经历了成、住、坏、空的全部过程。只是它坏得不正常。坏得不可思议。坏得让全世界震惊。因此,需要有人放弃对生和自由的贪欲,心怀羞耻和惭愧,站出来,对非常死亡,担负责任。
    
    我看见,你们的世界,所有孩子,嘴唇紧闭,却多么想开口说话。掩埋在瓦砾下的小手,多么想伸向天鹅一般纯白的天空。
    
    那些无耻的苟活者,终将毁灭于你们的世界,赎他们的罪。
    
    2009-6-7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