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巴东的六四:“衣服上的血是洗不掉的”/周莉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原标题:巴东的六四,现标题为编者所加
     感谢最近一段时间许多素不相识的朋友对我的关心,今天我想说的是这位“公安太子”。由于涉及他父亲的名字敏感,经他本人同意,我使用“公安太子”这个称谓。
     公安局的前身是抗战前期1938年的政治保卫局和社会部,工作性质是“对内除叛徒,对外除奸”,抗战后期成立了公安局,时间大约是1941年。这位“太子”的父辈1938年参加抗战,是中国公安的创始人,他的父亲及朋友历任公安部高官。 (博讯 boxun.com)

     他到巴东只是为了告诉我一件事“衣服上的血是洗不掉的”。按照官方的说法,邓贵大的致命伤在颈动脉,,血应该是喷射出来的,那么邓贵大和邓玉娇身上都会留有血迹,专业术语叫“喷溅”,(当他说到这时,我想起了海岩的小说《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主角因为一滴血被定罪),通过双方身上和地面血迹的位置,完全能够判断出当事者所处的身体位置和状态,类似于弹道原理。而官方报道称邓玉娇换下的衣服被她的母亲拿回家了,警方并没有封存取证,这是难以想象的。在案件没有结束的情况下,邓贵大的尸体被迅速火化也是不符合程序的。而且到目前为止,所有外界得到的消息没有显示邓玉娇的外衣上沾有血迹。即使有,血迹非经过特殊处理,是难以洗掉的,即使过了很长时间,经过现有科技手段,仍然能够很轻易的取证。除非是在人体表面,血迹才会被彻底清洗。(我不是专业人士,转述这些话不够专业)。也就是说,邓玉娇换下的衣服不管有没有血迹,都是极重要的证据,如果有血迹,她的母亲是洗不掉的,如果没有,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邓玉娇当时就根本没有穿衣服。
     感谢这位自称“毛”的粉丝的公安太子。他亲眼见证了志愿者被打的经过,再后来相处的时间里,他没有再向我灌输他的左派思想和中国共产党党章,也没有再提改良主义,他说他要重新思考。我告诉他,我希望当时被打的人是他,而且一定要打狠点儿。
    
     周莉
    
     2009年6月4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公安太子进巴东,质疑毁罪证,志愿者六四凌晨溅血/邓玉娇案
  • 北京民女杀歹徒无罪 巴东民女抗暴杀官有罪 皆因官民不同
  • 志愿者6月1日和巴东政府官员见面情况(视频)
  • 志愿者在巴东最新消息:县政府正式接待
  • 巴东旅馆发现了中国特色:性用品摆在床头(图)
  • 巴东邓玉娇案最新消息(图)
  • 中共巴东县纪委等严肃处理邓玉娇案涉案人员
  • “巴东自费旅游团”新任负责人名单(附5毛名单)
  • 实拍:网友艰辛地进入巴东,和政府直接面谈(下,含视频)(图)
  • 实拍:网友艰辛地进入巴东,和政府直接面谈(上)(图)
  • 巴东肥西闹中国:合肥网友到医院看望伤者(图)
  • 巴东公然违宪,实施戒严!
  • 巴东政府如此撒谎:别有用心的外地人涌入巴东,骚扰地方治安秩序
  • 巴东管制交通 记者被打志愿者遭逐
  • 突破巴东水路空封锁的方法:打赢对付流氓政府的人民战争
  • 事情确实严重:巴东封船了!这个录像就是证据
  • 巴东公安局长杨立勇欺骗邓玉娇母亲换律师
  • 巴东警方殴打停药企图逼疯邓玉娇,律师发表五点声明
  • 新京报女记者孔璞被打流血(录音),巴东警方操纵暴徒
  • 巴东那厢阵阵风 论坛这边层层浪
  • 邓玉娇案巴东官方一意孤行踩油门加速亡党
  • 巴东警方出局,恩施州扫黄,湖北公安厅督办
  • 徐兆澜:巴东直说邓玉娇是疯子得了!
  •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刘水
  • 邓玉娇案件中巴东公安设的“局”
  • 吴邦国,巴东戒严你知道不?呼吁全世界拒绝到巴东旅游投资
  • 槟郎:巴东之恋
  • 巴东09年4月办旅游节喜事,5月断水陆封宾馆办丧事/叶丽娟
  • 倡议组建敢死队保护记者赴巴东采访
  • 给巴东县政府的法盲们上课/萧瀚
  • 《巴东独立宣言》发表
  • 邓玉娇的新律师汪少鹏、刘钢可能正在帮巴东官方导演糊涂剧
  • 巴东疑案:公权私有化的地区无法律/王世保
  • 萧含:哀巴东……
  • 为邓贵大的亲戚、熟人巴东政府门前集聚
  • 致巴东杨立勇局长
  • 一个普通共产党员质询巴东当局
  • 邓玉娇案件中巴东公安设的“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