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马列主义者”赴野三关记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1日 来稿)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看毛选还睡得很沉,居然也呼噜呼噜的。看样昨晚没有用呼噜轰炸他。现在是23号早上7点,汉大赋觉得浑身精力弥漫,赶紧去窗户看看。山谷里云雾腾腾,好像有点毛毛雨,树叶和小草上水珠晶莹。不知山路情况怎么样,汉大赋遥想山路弯弯,双腿感觉不是很疼了,豪情顿生,下山上山没问题!看看门毛选栓得很紧,这小子警惕性很高呀哈哈。去正义之剑和银河流放的房间看看,两个人正呼哈呼哈的酣睡。汉大赋赶紧去饭厅倒水喝。刚喝了两杯就听正义之剑大呼小叫,快起快起,杜记者已经上山了,我们赶快过去。大家一阵忙乱,收拾好东西,刚来的及擦把脸,邓师傅已经等在门外。正义之剑说赶快走,早饭不吃了。车过大拐,汉大赋问有没有车跟着,邓师傅说没有,可能太早了吧。汉大赋说赶快买红纸墨汁,邓师傅说到了。汉大赋毛选银河流放买了八张红纸,一瓶墨汁,一把小刷子。汉大赋说写大字毛笔没用,要用刷子。毛选银河流放说还是买只毛笔。毛选细心的把红纸用塑料布包起来,不要让雨水打湿了。汉大赋看看了天,顺便买了两把雨伞。出了小店汉大赋问正义之剑没有人跟来吧,正义之剑说没有。小客货车风驰电掣般的开上上山的小路。汉大赋说第一次来觉得很远,这次来觉得也没有多远哈。车到了屋前平地,大家下了车,意外的发现玉娇外公在这里,外公拄着一条棍,马上带我们回家。汉大赋深吸了一口气说,我们下山!山路果然湿滑,大家走的跌跌撞撞,脚上沾满了泥巴。正义之剑说杜记者已经到了,我们快点。大家连溜带滑的加快了速度,很快到了玉娇外婆家。玉娇外婆看到我们,感到分外亲切,忙着倒茶端凳子。大家略一喘息,立刻行动起来。汉大赋拿出网友捐款1000元交给外婆(其中汉大赋500元,正义之剑400元,银河流放100元)。告诉外婆今天是专门来送捐款的,另外告诉外婆有人不让立碑,今天我们写个标语表示支持玉娇。家里有没有浆糊,外婆说我打一点。汉大赋跟杜记者打招呼,一个人就上来了不简单。杜记者说有个大姐带我过来,我是从下面过来的。汉大赋说下面还有路呀,杜记者说是呀,从山脚上来的。汉大赋看还有一个女人,就问她是和你们一起来的?这个女人说,我是外婆的邻居,也叫爷爷奶奶的,过来看看。汉大赋因为上次有很多乡亲过来,也不以为意。正义之剑说赶快找地方写。汉大赋到处看了看,没有地方写,只有卧室地上尚属平整。就在这里写,赶紧拿墨汁来。铺开红纸,汉大赋用刷子蘸了墨,写下第一个字,“不”,手有点抖,多少年不写大字了。然后写下不畏强暴,觉得写字的感觉回来了。又拿过一张红纸写下“不畏 ”,两个字。再拿一张红纸写下“ 强暴”,两个字。大家过来说写的还行。汉大赋又写了宏杨正气四个字,正义之剑笑了,哈哈你这电脑病,居然写了两个错字。汉大赋也乐了,随即写下弘扬正气。大家说不写了,看怎么贴上墙。汉大赋到伙房看,打的一盆浆糊也好了。这时汉大赋发现那个叫玉娇外公外婆爷爷奶奶的女人,一会进一会出,频繁的打电话出去,好像把我们的活动都向什么人报告。而且打一次电话就会阻止我们的活动。她坚决不让标语上墙,说是给外公外婆压力太大。汉大赋想这不是胡说吗,外婆忙着打浆糊,有什么压力?正义之剑说,上面有人在等我们,不要贴了,没时间了。照个相表示一下网友的意愿就好了。大家把标语拿着,请杜记者帮着拍了几张。杜记者拍完就往山下走了,大家说注意安全,保持联系。这时那个女人不停的在打电话。汉大赋说两件事都办完了,相片资料是关键,可能焦点就在这里了。正义之剑有没有办法保护好资料,正义之剑说没问题。银河流放感觉还是没有抒发支持玉娇的情感,提出要把红纸标语墨汁带着,走一路写一路,一直写到宜昌去。汉大赋说这样不妥,随即把标语揉成一团,看了一眼山坡扔不远,就走下山破,把纸团扔的远远的。结果还滑了一跤,幸亏反应快,只沾了一手泥。汉大赋对玉娇外婆说,我们还会再来的,玉娇一定会被无罪释放的!要相信全国人民,您保重身体,我们走了,再见。汉大赋说东西都不要了,大家走了。走上山路,发现下面有人上来,那个自称是玉娇外公外婆孙子的女人也跟在后面。上山的路更难走,汉大赋说反应够快的,呼啦一下就都来了。那个女人是地下党?大家哈哈笑了。站在高坡往下看,大约有7~8个人跟上来了。汉大赋一步一步往山上走,心想反正也只能走这麽快,爱咋咋地吧,本大赋要安全上山。四处看看雨后的山是美,大团的云雾不断地涌出,山被雨水洗的碧绿。空气清新,小路边的树叶晶莹的水珠往下掉。看自己的两只脚,活像米老鼠的脚,两大砣泥巴呵呵。这泥巴还顺着裤管往上爬。汉大赋说,今个有点红军长征的感觉,后有追兵,前有堵截。这里望下去景色秀美,拍照留念。大家照了几张,下面跟的人也上来了,顺便就把他们拍进来了。终于到了房前平台,大赋稍作喘息,定睛看到一辆同样的客货车堵在邓师傅车前面。哈哈这一条路的山上能跑哪去呀?反应过了呵呵。房子女主人热情的端出茶水给我们喝。大家把鞋子用水刷了一下,汉大赋说我们走!在我们车前面的车让开路,车驶上山路,邓师傅说今天来了好多人。汉大赋说是吗,突然邓师傅把车停下了,汉大赋往前看去说,乖乖把我们当人物了,坝子上有五辆车在等我们。现在两辆车再给我们腾地方。有两辆车是湖北省公安厅的,车牌是鄂A。呵呵好戏来了。车停在坝子中间,黑压压来了一群人,当先一位警官示意大家下车。汉大赋看着自己卷起的裤管,像个摸鱼的,有碍观瞻哈哈。大家下车,这位警官请大家出示身份证,汉大赋摸出身份证交给他。银河流放过来说,警官你的警号是多少?请出示警官证。警官贵姓?警官反应很快,立刻报出警号092364,出示警官证,并说自己姓郑。银河流放说大赋把警号记下了,大赋拿出笔记下了。银河流放向另一个穿警服的警官说,请报出警号出示警官证,贵姓?警官也报了警号092323,出示警官证,原来姓项。警官要了我们的电话。郑警官说,目前有境外势力煽动反对政府,打电话给老百姓,煽动上街游行。我们是例行检查,请配合检查。汉大赋说我们配合检查,我是毛泽东主义者,拥护共产党的领导,反对颠覆人民政府,维护祖国统一,反对08宪章搞颜色革命,分裂中国。郑警官说我们是一家人,和汉大赋握手。汉大赋说是呀,今天去玉娇外婆家送网友的捐款,玉娇外婆家很清贫。郑警官说清贫民政部门管,汉大赋说那好呀,这都是网友私人捐款。原来我们打算立个碑表彰玉娇的抗暴精神,昨天和镇党委书记谈了,书记认为不合适,我们今天只是写了标语,也没贴上墙,只是拍照留念。无论是立碑还是写标语都是表达我们的态度。我们只是声援,看望玉娇的家人,了解玉娇的生活环境,不干扰司法程序。我们没有能力去调查什么真相,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郑警官问标语呢,汉大赋说扔在山坡下了。又问写的什么,汉大赋说写了不畏强暴,弘扬正气。这不违法吧。郑警官说强暴还不能成立,今天公盟的律师被解除委托了。正义之剑过来说这个不知道,我们一大早就上山了。汉大赋说我是看了恩施电视台今晚九点半,郑警官说今晚九点半犯错误了,正在处理。汉大赋说是吗。心里说现在说谁犯错误还早,反正九点半和第三次通告一定有一个假的。汉大赋说我知道公盟是美国中情局资助的,是搞颜色革命的。正义之剑银河流放毛选一起和郑警官理论,汉大赋看他们慢慢走向车后。项警官定定的看着自己,哈哈不会真的把我当屠夫了吧,俺是带着墨镜。一阵山风吹来,刚才爬山出的汗都干了,汉大赋觉得有点凉,看了看围观的人,转身坐回车里,点上香烟迅速给网友发了被警察盘查的消息,两位警官一下子出名了呵呵。在车里汉大赋观察整个局面,看到郑警官时不时的接电话,每一次接电话态度都变得更友好。汉大赋断定有高级领导坐镇现场指挥,估计是冲标语相片来的,看来相片保不住了。这时电话响了,一位记者怕我们安全出问题,要求和警官通话。汉大赋观察了下认为没有什么,不会出意外,告诉记者局面能控制,暂时不跟警官通话。车后面传来正义之剑银河流放毛选与郑警官以及镇领导还有那位冒充玉娇外婆的孙子的木垅垭村的女支书争论的声音,汉大赋想这些小伙子真不错,换了一般人见了警察,腿肚子就筛糠了。他们的镇定自若,使整个局面逆转。刚才要是应对不妥,起码是可以留置的。目前看已没有这种可能了。放我们走,比抓我们政治上更有利。可能还要礼送吧哈哈。我注意到他们反复强调安全,我们这几个大爷要是被谁黑了,栽在野三关头上,那滋味一定不好受。郑警官走过来说不介意看一下包吧,汉大赋说随便看。又提出可以看看手机里的图片和视屏吗,汉大赋说可以的。郑警官对手机不太懂,喊项警官过来看。汉大赋打开收藏夹请项警官看图片,介绍说这是我女儿女婿和外孙。又打开视屏,里面哇的一声,汉大赋说这是我外孙出生半个小时时拍的。又过了一会郑警官过来,汉大赋下车和郑警官握手,郑警官说谢谢配合,汉大赋说这是应该的。郑警官敬礼告别。镇党委副书记也过来告别,他说老同志过来了,一起到野三关吃个饭,聊聊天,然后再走。汉大赋说你们公务繁忙就不打搅了,谢谢你的好意。副书记说为了保证你们的安全,镇政府要送你们一段。汉大赋说就不要再麻烦政府了,你们还有很多事要处理,不必客气。副书记说上级安排的,汉大赋说那就不好意思了。握手告别。几个小伙子都回到车上,汉大赋问身份证都拿回来了吗,都拿回来了,没有落下什么东西吗?没有。汉大赋说,邓师傅直接送我们到宜昌。车很快下山上了国道,过来一辆车在我们前面,正义之剑认为是警车,邓师傅说不是。银河流放说规格很高呀,前面警车开道,后面政府保护。汉大赋说今天可能被抓的,刚开始气氛是很紧张的,可以说如临大敌,除了没有拿枪。邓师傅说这个阵势第一次见,来了5辆车对付你们。昨天起我的朋友都打电话,劝我不要给你们开车,会惹麻烦。我都觉得没事,今天有点怕了。汉大赋说有2辆湖北省厅的车呢,今天整个盘查过程是很有政策水平的,野三关派出所副所长耐着性子说服你们,我看他时时接电话,接受指示。声音一高就有指示过来,声音就低了,呵呵。相片没保住吧,正义之剑说是呀,让我们自愿删除了。汉大赋说你可是保证没问题的哈哈。邓师傅说我不敢送你们到宜昌了,汉大赋说那到原平换车吧。心想可能你走不了。这时政府的车超过我们,副书记出来和我们寒暄了一下,说送我们出境。车子在山里盘旋,大家心情渐渐放松下来,几天来顾不上看的景色吸引了大家。毛选不停的拍照,高山峡谷,一桥飞架,云卷云飞。突然邓师傅停车了,原来又堵车了。大家下车一看,对面一辆半挂爬不上来,路边峭壁滚石不断。下雨塌方石块滚下来,路只能通过一辆车。毛选率先跑过去看,帮着垫石块。又帮着清理路上大石,汉大赋看毛选和司机搬不动,也跑过去一起把石头推开。后面的人惊呼注意滚石。旁边的人说,这车开不上来,要用挖掘机推一下,800块钱推一下。司机过来说要七八个人帮着推一下就过来了。毛选汉大赋银河流放正义之剑都过去推车,推了几次终于推上来了。邓师傅迅速把车开过去,一会到了原平。邓师傅停车要我们换车自己去宜昌,这时电话来了,政府指示,邓师傅把我们送到宜昌。邓师傅一脸苦笑,汉大赋说这下你不用担心了,政府指派你送我们到宜昌,你在为政府做事,应该没什么事了。出了野三关境吗?邓师傅说出了。政府的车还在送,不会一直送到宜昌吧。邓师傅说不会,果然200公里后,后面已经没有车了。前面怀疑是警车的车也拐道走了。汉大赋说下午2点了,找地方吃饭。邓师傅说要找个能洗车的地方吃饭,不洗车不让进宜昌。这时驶进一个大镇,大家要停车吃饭。汉大赋说出了镇在镇外吃。尽量不张扬,保证安全。现在一直都有变数在里面,随时可能有变,谨慎点好。邓师傅忽然说,你们是好人。来电话说你们都没问题。汉大赋说从刑事的角度,我们都没案底,就是说在警方那里没有污点记录。是历史清白的好市民。吃完饭上路,下午4点左右进入宜昌市区。邓师傅的车不能进市中心,车停在滨江大道长江大桥旁边,正义之剑说邓师傅就在这分手吧,汉大赋说谢谢邓师傅这几天的帮助,回去路上小心,相信政府不会为难你,毕竟你要吃饭,要拉客人挣钱。大家握手告别。眼看邓师傅的车开走了,大家走向江边,看着清澈的江水,大家拍照留念。随后进入市区住宿买票,明天各自都要回家了。晚上最后一顿饭,大家交流了体会,觉得这次来野三关声援邓玉娇,发出了网友的声音。虽然没有立成碑,但看望了邓玉娇的家人,了解了邓玉娇成长的环境,调查了邓玉娇的品行,送了网友的捐款,表达了支持抗暴的意愿,掌握了很多第一手资料,是很有价值的,最关键是我们动起来了,而不是仅仅说说。这是最重要的进步!汉大赋说我分析有高级人士统一指挥协调处理邓玉娇事件,今天再一次证实了。估计安全保护会一直到家的,大家记住始终有变数,一路注意安全。正义之剑说野三关警方刚来电询问安全。吃完饭大家回宾馆讨论学习,汉大赋说要下气力学好哲学,这样才能掌握辩证法,才好沟通。正义之剑介绍了他的产品经济设想。不料想大家一直说到早上四点。 24号早上7点,毛选出发回孝感,汉大赋送他上车。上午9点半汉大赋敲开正义之剑银河流放的房间,留下房间钥匙坐火车回徐州。下午2点正义之剑银河流放坐火车赴杭州,同时电告野三关警方再次询问安全情况。下午毛选电告安全回到孝感。睡梦中汉大赋接到自由之声电话,听到是自动录音随即挂机。25号凌晨4点汉大赋回到徐州,睡到11点半,徐州警方来检查居住情况。下午2时许,驻地派出所再次前来,要求汉大赋去派出所谈谈。汉大赋说野三关和徐州警方没有关系,我不想徐州警方卷进去,还是到我家来好了,如果我去派出所,说出去不好听。当然有正式传票我马上就去。派出所的请示了一下,不一会徐州市局安保处来人沟通。汉大赋讲了去野三关的经过,阐述了一个毛泽东主义者的主张。沟通是友好的。警方走了以后,得知银河流放当地警方也是两次拜访。毛选正义之剑因是漂在外面工作的,所以没有警方前来沟通。汉大赋终于坐在电脑旁边了,应手打下“赴野三关记--千里奔赴”几个字,野三关之行划上句号。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玉娇”案侦结 警方认定邓玉娇属防卫过当
  • 中共通过邓玉娇案转移民众对六四关注度
  • 巴东邓玉娇案最新消息(图)
  • 中共巴东县纪委等严肃处理邓玉娇案涉案人员
  • 树立一个“邓玉娇”,挽救一批“邓贵大”
  • 新聘律师对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有异议 (图)
  • 中宣部叫停报道邓玉娇案(图)
  • 得胜网:因邓玉娇案封锁2.6万QQ群的抗议和声明
  • 邓玉娇杀官案:六四敏感时刻,声援愈演愈烈
  • 某网站关于邓玉娇案件讨论的主贴已经全部清除/陶达士
  • 警方认定黄德智见义勇为,邓玉娇坐牢赔钱成定局
  • 加盟邓玉娇案女界声援团的倡议书
  • 邓玉娇杀官 凸显中国社会对立和分裂/RFI
  • 邓玉娇案法律后援团:紧急声明
  • 黄德智受伤竟然向邓玉娇索赔!太无耻了!
  • 记者采访邓玉娇案遭围殴 被强制写下书面材料
  • 中国各大媒体报道邓玉娇案出现一边倒的局面
  • “六四”临近中国当局封锁有关邓玉娇网络(图)
  • 邓玉娇的母亲说邓玉娇的胸罩有血迹
  • 湖北邓玉娇与陕西王阳一对烈女子
  • 格尔木之鹰/野三关 邓玉娇 
  • 新拍案惊奇:三淫棍欢场施暴虐,邓玉娇义愤刺凶徒
  • 追寻邓玉娇案真相就是一次正义救赎/汤劲松
  • 邓玉娇案件终局已定/朱明勇
  • 为侠女邓玉娇“树碑立传”/于士超
  • 记者触动邓玉娇案的哪根神经/笪祖煌
  • 邓玉娇案说明妇联该解散/卫金桂
  • 邓玉娇爷爷代政府发出的第三份通报/严少雄
  • 邓玉娇:爸爸,他们打我!!爸爸,他们打我!!
  • 徐兆澜:巴东直说邓玉娇是疯子得了!
  • 槟郎:爱上邓玉娇你就追
  • 左派应如何对待介入邓玉娇事件的右派/程意弘
  • 邓玉娇案件中巴东公安设的“局”
  • 含泪兼吐血带便秘劝告邓玉娇家属及网民
  • 封杀邓玉娇帖,纵容淫棍邓贵大和黄德智证据
  • 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云南大学教授宋家宏
  • 感谢邓玉娇,今夜开始,我不再是愤青!
  • 邓玉娇案,我们关注的是民众的自卫权
  • 李铁:邓玉娇案俺的三点看法
  • 邓玉娇是按照公安部的提示做的,属于无罪!
  • 从土家族少女邓玉娇案看少数民族生活的被边缘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