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凌沧洲:有多少网民的贞操和尊严早已失守?!
请看博讯热点:邓玉娇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3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凌沧洲
     (博讯 boxun.com)

    1,没有在网络上发过贴的,充其量也只能算网络看客,不能称之为网民;没有被管理员屏蔽或删过贴的网民,有吗?!
    
    2,昨天晚上看凯迪猫眼,原来首页密集的邓玉娇案帖子都蒸发了;今天再看看天涯时空,也不见邓玉娇案标题的帖子出现首页。呵呵,说网站没接到指令,鬼信?!
    
    3,删了,蒸发了,以为就堵住了天下人的口,以为周厉王姬胡先生就可以还魂转世,以为靠着卫国的小巫师们,靠着强力的钳制,就做成了铁屋,密不透风,可是古往今来,我还没见过:靠铁索靠焚书靠钳口,能把人心收拾了,能把局面稳定了?而常见的是:一旦人心不可征服,靠什么铁索也不能锁住人们的勇气。
    
    4,蒸发帖子,害怕人们议论,害怕人们朝某方面想。但人们因此越发嘲笑他们的卑怯、下作。
    
    5,有多少网民的贞操和尊严早已失守?!还有多少网民的贞操和尊严没有失守?!当你每一篇合法表达公民观点的帖子被删除被屏蔽,又何尝不是大小邓贵大黄德智们在你脸上猛刮一掌,又何尝不是大小邓贵大黄德智们把淫手伸进你精神的乳罩和思想的裤裆?!你在笑邓贵大们“生的淫贱,死的贵大”的时候,你何尝没听见他们在笑你“生的如屁,死的窝囊”?
    
    6,不让民间自由创办传媒,官办传媒的有点职业精神和追求的男女记者在野山关被打,一向号称保障妇女权益的妇联不作声,一向号称保障记者权益的记协不作声。装吧,装作看不见听不见,装着没发生这件事。装A装B装C装三婊都是通向奴役之路上的一种选择。但人们已经看清这群戏子和草台班子的真面目。
    
    7,巴东在拖,湖北在拖,还有人在拖,拖虽然是妙计,可是拖也是要付出代价与成本的——那就是民愤与民怨积累得越多。但没办法不拖,因为小喽罗的乌纱必须稳定,小喽罗们为了稳定住自己的乌纱,也得拖住····
    
    8,看看小白菜与杨乃武案,就知道腐朽的晚清尚且能平反冤案,尚且对“自己人——官员”下狠手,打板子的打板子,流放到流放;而且没听说小白菜与杨乃武案被免官员异地复职或异地升迁一说,想想那真是“官员老爷”的“万恶旧社会”啊——居然不治病救人了,居然····
    
    9,指望人类健忘的习性,指望屁民们赶紧忘了邓玉娇,指望风头赶紧过去,指望媒体上鸦雀无声,全国声援的也就消停了,如意算盘打得甚好····可是,屁民们连高莺莺等人都没忘呢,怎么可能忘掉邓玉娇?
    
    10,删了,蒸发了,以为能等新的热点出来,屁民网民的热情做鸟兽散···可是,或许屁民们正想说:这几日确实应该淡淡邓玉娇案的关注,因为确实有比玉娇案更值得关注的事情···但是,等6月上旬过去,对邓玉娇的关注一定还要卷土重来!
    
    2009,5,30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邓玉娇案转折性的时刻来临了吗?
  • 凌沧洲:对玉娇监视居住?无罪释放是唯一出路!
  • 凌沧洲等中国学者律师为邓玉娇人权自由集体呐喊
  • 凌沧洲:北京学者律师关注邓玉娇,公民后援团问世(图)
  • 凌沧洲:邓玉娇案能否成走向公民社会转折点?!
  • 凌沧洲:“抗日女英雄”邓玉娇案将官人们架到火上了
  • 凌沧洲:公开信—冲破专制云层的光芒
  • 凌沧洲:终于“挤”出来了—官方的地震遇难学生人数
  • 凌沧洲呼吁中国网络媒体应有自由采访报道权
  • 凌沧洲:习水风涛未平,洋县波澜又起
  • 凌沧洲:习水幼女案再次烤炙中国人的心房
  • 凌沧洲:清明向辛亥自由先贤献花成功(图)
  • 凌沧洲:明天下午两点我将在北京四烈士墓前(图)
  • 凌沧洲呼吁清明向中国自由女神献花
  • 凌沧洲:吾爱苏东坡,更爱苏东波!
  • 凌沧洲恶搞提议4月1日为中国猴蛇节(中国喉舌节)
  • 凌沧洲:“女杨佳”荆中秀案疑云与报道片面性
  • 凌沧洲:变变变!海南村民冲击镇政府喉舌宣传术剖析
  • 凌沧洲:70年后有偿续期?土地成为“永刮机”?
  • 凌沧洲:当钞票击打在邓玉娇头顶
  • 凌沧洲:这赴俄女子到底死在什么病?
  • 凌沧洲:北京动物园上空的自由魂魄
  • 凌沧洲:隆重纪念水泊梁山愚人节60周年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讨论是自由的开始——从窃窃私语到公开对话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凌沧洲谈中国官方作家的集体堕落/昝爱宗
  • 凌沧洲:血色五月,泪水五月,地震在你我心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