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四川大地震一周年:灾区200万人需心理救援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4日 转载)
    
    来源:联合早报
     (博讯 boxun.com)

     北京特派员韩咏红/四川大地震过去一年了,中国政府承诺在两三年内完成重建任务,然而心理重建的道路却远比硬件建设更漫长,也更缺资源。国内心理专家分析,灾区有200万人需要心理救援,但四川省卫生厅的数据显示,得到心理援助的灾民人数只有约20万,仅为需要的10%。
    
    另据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今年初进行的灾民调查,在北川、绵竹、什邡这几个重灾区里,灾民有自杀倾向的比率高达4.3%,其中北川6.9%,绵竹1.9%,什邡3.9%。
    
    此外,该所调查的1500名灾民中,13.2%被发现处于抑郁状态,他们当中40.5%常想自杀。
    
    川震本周跨过一周年标记线,连日来官方媒体的报道突出重建进展迅速,灾民乐观往前看的鼓舞人心主题。然而,其他发自灾区不同角落的报道显示,仍有不少陷入心理困境的灾民迫切需要心理救助,这类服务供应不足的问题亟需受到重视与系统解决。
    
    北京《新京报》日前报道说,北川县42岁的农妇吕顺会在儿子遇难后觉得半辈子白过了,她和丈夫再也没心思考虑以后的日子,没事时会望着家里的两亩地发呆。她说:“我们俩没话说,也不想挣钱,娃儿养那么大都没了,(挣钱)不值。”
    
    有的妇女虽然怀孕了,却依然走不出丧女之痛。绵阳市的张小琼(36岁)在丈夫的坚持下再孕,但她经常感到烦躁,觉得再孕是对不起死去的女儿,对于孕妇身体检查的结果也不在乎。她甚至向记者坦承,不管这一胎生出来的孩子多漂亮,她都觉得不会比得上亡女乖巧。
    
    比孕妇心理困境更显著的是,灾区自杀的问题。未有权威数据说明灾区自杀率的高低,但是国内媒体已有几宗基层官员与灾区农民轻生的新闻。其中,33岁的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辞世引起很大关注,冯翔生前参加过灾后重建干部心理培训,而且亲身参与进展迅速的灾后重建,但这些没能阻挡他今年4月20日时决定放弃生命。
    
    中科院心理所所长、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张侃教授很早前即提醒说,灾后心理援助至少要三至五年,灾后一到三年,正是受灾人群心理障碍高发期。地震的幸存者逃过了大难,却可能要面对漫长、艰难的心理重建挣扎。
    
    然而,至今心理援助并没有列入到灾后重建的体系与规划中,也因为缺乏资金与政策保障,就在灾区心理援助需要进入关键期的此时,一些机构与志愿者却坚持不住离开了。
    
    地震第一个赴灾区进行心理救援的专业机构----中科院心理所告诉国内媒体,该所第一年在灾区设立七个工作站,开销约800万元人民币(约178万新元),用的是该所科研经费以及从企业、基金会募款所得,没有得到政府专项资金。
    
    所长张侃受访时表示,中央政府高度重视灾区心理建设,但是地方政府缺乏落实规划。官员心中根本没有重视心理援助的需要,至今灾区心理援助的主力依然是社会团体与科研院所。
    
    张侃等专家也指出,与硬件建设相比,心理援助实际上是成本很低、收效很大的工作。官方灾后重建资金只需要拨出很少一部分,就能开展心理重建工程。但在目前,住房、吃饭等“看得见”的建设,比抽象的心理建设更受关注。
    
    根据其他国家经验,阪神大地震后,日本心理学界做了10年的青少年心理研究。台湾“9·21”大地震后的心理干预做了八年。
    
    因此,也有评论人认为,各界在震后一周年时高调宣扬灾后重建成果,一不小心即可能引起反感,提醒灾民的心理创伤。而且,不同灾区、不同灾民私人生活与心理重建都进展不同,突出某个地区或个人的恢复情况,还可能引起问题,加剧一些灾民的心理障碍。
    
    地震重建是漫长的工作,10周年将是总结灾后重建成果的更重要坐标。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苦命的孩子--張貼在四川大地震中倒塌學校現場的哀悼詩
  • 四川大地震重建所需资金严重短缺(图)
  • 四川大地震重建需筹措1.67万亿 资金缺口近8成
  • 四川大地震救灾资金被贪污2.58亿元人民币(不完全统计)
  • 流沙河:四川大地震的悲哀不是当场就见得到的(图)
  • 胡锦涛将四川大地震预报责任推给中国科学院
  • 四川大地震反思系列/唐方方
  • 吴伯雄祝祷“为四川大地震祈愿文”全文
  • 截至到5月29日12时:四川大地震近七万人遇难
  • RFA :四川大地震到底死了多少人?
  • 深圳报业血汗发行总经理四川大地震赈灾手腕惊绝古今
  • 四川大地震后,从此不再歧视芙蓉姐姐了
  • 山撞山,馀震酿洪患,四川大地震灾区危情频现,120万人疏散
  • 四川大地震:北京跳着秧歌搞捐款(视频)(图)
  • 四川大地震和彭州大型石油项目
  • 四川大地震:温家宝为何非要冒险不可?(图)
  • 四川大地震死亡人数近两万(图)
  • 四川大地震疑有惊天内幕而非自然灾害/海川
  • 四川大地震 新估可能逾十万死
  • “5.12” 四川大地震天主教成都教區受損情況統計表
  • 悼念在四川大地震豆渣教学楼中冤死的孩子
  • 江山可惜、人民可哀、人祸可恨:四川大地震半年祭/冉云飞
  • 预警!第二次四川大地震(图)
  • 奥运奖牌数和四川大地震的宿命数字吻合?
  • 拆除心中的帐棚——四川大地震发生后的一些人生思考/昝爱宗
  • 王康:四川大地震四十日祭
  • 王康:四川大地震四九祭
  • 月祭四川大地震死难同胞 / 冉云飞
  • 四川大地震是“报应” ——谨以此文祭奠19年前“六四”死难者/陆不平
  • 八問“抗震救災”怎成“紅色圖騰”?——九問四川大地震是天災還是人禍?(之八)/我思我在
  • 四川大地震的哲学思考/Alain de Botton
  • 林保華:四川大地震的“民怨”與“民怒”
  • 九問四川大地震是天灾還是人禍?(之七)/我思我在
  • 九問四川大地震是天災還是人禍?(之六)/我思我在
  • 九問四川大地震是天災還是人禍?(之五)/我思我在
  • 针对四川大地震的民生建议/胡星斗
  • 四川大地震伤亡惨重的真相/傅芮岚
  • 九問四川大地震是天災還是人禍?(之四)/我思我在
  • 五千年来一国殇:痛悼四川大地震死难者 / 冉云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