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512川震救灾背后:1百名国安监视北川(图)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0日 来稿)
    
    约伯范 曼德
    
    适值512川震一周年,回顾志愿者救灾工作,尤其是基督徒救灾工作,除了救死扶伤、资助他人的欣慰外,更多的是四川当局对基督徒救灾工作的破坏所留下的伤痛回忆。
    
    四川地震过去已经一年了,废墟中的尸骨依然还在,灾民的伤痛尚未平复,还有很多弟兄姊妹奔走在灾区的山间小道上。求主怜悯这块土地,求主安慰灾民的心灵,求主保守弟兄姊妹们的脚踪,特别求主带领在地震后刚刚得救的那些弟兄姊妹,保守他们的心不被世俗掳去。因为他们的新生命还很弱小,服侍他们的外来弟兄姊妹大多已经离去,生存的压力很大,现实的逼迫依然存在。也求主饶恕我们这些曾经的工人,因为信心不足,因为自己的软弱,早早离开了灾区,再也没有回去。但是我们的心还在牵挂着那块地方,牵挂着那里的父老乡亲,牵挂着那里的弟兄姊妹,在无数的清晨流泪为他们祈求……
    
    这次地震之所以造成这么大的损失,既是天灾,也是人祸。地震之前就有很多地震专家预测四川龙门山断裂带有可能发生大地震,但是没有引起社会的重视。在地震刚发生时,在有关网站上还能看到相关文章,但是很快就被删掉了。特别是国家地震局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应该说是严重失职,但是后来对他们没有任何追究。他们居然连地震发生后震中在哪里都不知道、哪里的损失最大都不知道。当北川灾民拦住救灾的军队,希望得到救助时,军队却按地震局提供的信息,越过需要帮助的北川,翻山越岭奔赴并没有多大损失的汶川,失去了最宝贵的救援时间。
    
    地震之前,地震发生地区有很多反常的预兆,例如绵竹有大量蟾蜍迁徙、大量蝴蝶飞舞,动物园动物有反常表现,山民感到地下奇怪的声响。于是大家纷纷猜测有地震要发生,有关方面不认真对待,反而拼命掩饰真相。就在5月12号地震发生的前一天,四川省地震局还在网站发布辟谣公告,说发生地震的说法是别有用心人的造谣。结果第二天就发生了地震。
    
    这次地震之所以造成大量人员伤亡,除了山体崩塌掩埋部分建筑外,最主要的是伪劣工程造成房屋倒塌,使学校、幼儿园、医院等人口集中的地方人员大量伤亡。例如北川中学刚刚建成的两栋教学楼完全倒塌、下陷,把正在上课的师生全部掩埋,我们多次去废墟,2000多具学生的尸体还在下面。而北川中学的其它建筑尽管有不同程度的破坏,但是没有倒塌。有几栋五六十年代的老建筑完好无损。可是地震后,社会各方面都没有认真反思,对于伪劣工程的建造者没有进行调查、没有进行处理,反而为他们找借口、对维权的灾民进行打击。例如北川中学校长刘亚春在地震后不仅没有受到处理,反而成了英雄,是抗震救灾英模报告团成员,到处演讲,出尽了风头,把自己的荣耀建立在师生的尸骨上。我们刚到北川时,受害学生的家长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以我们在四川灾区半年多的经历来看,地震所造成的人员伤亡,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可以避免的。可怜那些在瞬间失去生命的百姓、在黑暗伤痛恐惧中慢慢死去的孩子。北川灾民告诉我们,在地震发生七八天后还能听到废墟中孩子的哭声,可是由于没法施救,为了不爆发瘟疫,尽管知道还有没有死去的孩子,大型推土机还是把埋有活人的废墟推平、强烈的腐蚀剂还是倒进了还有哭声的废墟里……听到这里,我们的心都在淌血……
    
    这真是一个荒谬悖离的时代、一个是非颠倒的时代、一个罪恶满盈的时代。不要看到到处都是一副繁华的景象,不要假装看不到底层百姓痛苦的哭声,如果人心不悔改,如果没有主的拯救,谁能逃脱灭亡的结局呢?让我们一起为中国的执政掌权者祷告、为中国的百姓祷告,愿主饶恕我们一切的罪,愿主带领我们脱离罪的捆绑,使中国得到上帝的祝福,使天上的公平和正义实行在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感谢主!
    
    下面就我们在救灾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做一些具体的介绍:
    地震发生后一个星期,我们就与两个北美的弟兄相约一起去参加救灾,可是由于他们不了解中国国情,在飞机上放置福音宣传卡,引起警方警惕,差点把他们当成恐怖分子,滑行的飞机都停了下来,对他们进行了详细的盘问,所有的人和行李重新安检,几个小时后才放行。
    
    我们在灾区驻扎下来后,派出所的人经常开车在我们营地附近转来转去。后来有一天,我们的车被安县公安局、民政局、教育局、宗教局的联合执法车队带回派出所,态度还可以,对我们有两条要求:一是希望我们不要传教,二是参与救灾要与政府合作,最好把救灾钱物直接交给政府部门。最后宣布,教会办的帐篷学校由政府接管,从今天起,要我们不再管理我们办的帐篷学校。其实这是个误会,他们联合查封的这个帐篷学校不是我们团队办的,他们把我们当成了这个学校的负责人。原来他们去这个学校没有找到负责人,半路上遇到我们的车,看到我们的车上有基督徒救灾的字样,就把我们带回来交差。以后再去这个学校,发现政府就派来两个人,根本不能接收这个学校,只能作为监督,日常教学管理及其费用还是由弟兄姊妹们在负责。
    
    派出所还告诉灾民,说我们是邪教,让灾民远离我们,只接受我们的钱物,不与我们来往。可是灾民可不听他们的,当我们被从派出所放出来时,有几个灾民说,他们准备到派出所去找他们要人,要把我们救回来。其实矛盾没有那么严重。我们与当地政府,特别是与基层政府合作还是很好的。要求对付我们的命令大多是从上面下来的。
    
    地震以后大概一个月,我们进入北川,这才发现北川灾民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得到有效救助。因为这个月的时间里北川基本上是封锁的,只有部队在里面进行救灾,但是部队没有救灾物质,特别是粮油和日常用品。一个月里灾民只得到能够吃一天的粮油,平时就在废墟里找吃的。我们马上买了一车粮油进去发放。由于对灾民统计来不及进行,出现了一些混乱;委托当地灾民帮忙,他们就乘机作假,有的家发得多,有的家发的少。于是灾民们找我们吵架,只领了一份的要求也领两份。他们的心还在痛苦、愤怒中,完全说不上感恩。
    后来我们以羊文化的名义(基督教中的羔羊)在北川县城门口建立了营地,对灾民进行更多的帮助;也建立了帐篷学校,把地震后失学的孩子们集中起来学习、玩耍。同时走访灾民、传福音、建立聚会点。
    
    从七月份开始,因为奥运会的原因,形势突然紧张起来了。公安局找到我们,调查我们,说我们是反革命分子,我们的组织是反革命组织,似乎是要采取什么行动。弟兄姊妹们靠主也不惧怕,坚持在营地不撤退。公安局似乎也只是恐吓一下,也没有采取什么具体的行动。他们也找到我们在绵阳的库房兼驻地,我们本来想好好与他们沟通一下,但是他们对沟通不感兴趣,只是说门卫没有登记我们的资料,他们只来登记一下。
    有一次我们押车,车上是给小羊儿童之家拉的板房和书籍。路上安县教育局给我打电话,让我们把物资送到他们那里去。我们奇怪的是他们怎么知道电话、押运物资的准确时间、地点。询问相关的弟兄姊妹,大家都不知道。
    
    表面上我们与政府的关系还可以,因为我们尽量不说敏感的话,尽量多为灾民做实事,他们找不到借口。但是有很多弟兄姊妹受到逼迫,经常会有团队被赶走,而且也有志愿者被捕,因为他们可能了解更多的情况。上海来的一教会弟兄,在绵竹一带建立了一个孩子们的临时小学,解决了孩子们的上学和看顾问题,他给我们不断发短信,每天报告增加的学生人数。他也非常高兴。没想到过了几天,他打来电话,说今天公安、武警来了一百多人,把我们的学校解散了。北川擂鼓镇的小羊儿童之家,是国内众多教会支持下建立的儿童学习点,广东警察曾飞到北川,驻扎在儿童之家里面,调查了几周后胁迫教会将漂亮的儿童之家转给当地政府。这跟抢夺没什么两样。
    
    不仅对一般的弟兄姐妹,从北京来的几个教授,也曾被公安带到派出所审查很长时间。这些弟兄后来对我们说,在中国做坏事容易,做好事真难啊。
    
    六月十二号,有一部分志愿者纪念遇难的北川师生,结果纪念碑被捣毁,人员被抓。除了纪念活动,调查活动也被严格禁止。在我们的救援车进入学生死亡众多的地区时,就会受到他们严格的检查,严防记者。在学生死亡地区,我们见到众多大幅标语,矛头指向腐败的教育等政府机构,不断有祭奠和聚集的家长,气愤凝重而紧张。
    
    大概七月底,门口的保安神秘的告诉我们,说是有1百名国安专门监视北川地区,怕有人统计地震死亡人数,因为死亡超过十万的话,奥运会就不能举办。我还以为是瞎说,可是看到黄琦因为调查北川死亡人数而被“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被逮捕的消息,我才知道这是真的。难怪对于北川中学死亡人数,官方一直遮掩。现在大家都知道四川地震死亡不到十万,可是以我的感觉,死亡人数应该在二十万人以上。例如9月24日大洪水及造成的泥石流带来的人员伤亡,官方说只有几十人。可是在我们所了解的某个村,就有20人死亡,包括我们的学生和他们的亲人。在擂鼓,有个村完全被泥石流冲毁掩埋,村民说死亡数千人,保守估计上百人。
    
    救灾款项的使用上存在更大问题。有些地方的每人每天生活10元补贴一直没有发放。国家补贴灾民每家2万的建房补贴也是大打折扣。政府规定,一家3人以下补贴1.5万,5人以下补贴1.8万,8人以下2.2万,8人以上2.8万。实际上根本就没有8人以上的家庭,5人以上也很少。也就是说每家补贴都是2万以下。就是这个钱,也不是能随便拿到的。首先你必须自筹建房款60%以上、基本框架建好后才能申请补贴(地震后只有少数人能筹到钱);其次政府不是直接给钱,而是提供质次价高的建材,这不仅增加了灾民负担,而且造成了更大的隐患。我在灾区看到大量的红砖脚一踩就碎。我尽力劝说熟悉的灾民不要图一点小便宜而造成更大的隐患。我们也试图帮灾民介绍一些新式耐用建筑,但是没有成功。
    
    我们救灾的过程也是志愿者被遣散的过程,是救援机构被胁迫离开四川的过程。陆陆续续很多救灾机构都被各种理由驱赶回去了。实际上灾区、灾民才刚开始得到帮助,需要类似我们这样的机构长期驻扎下去,但是当局不顾人民利益,稳定压倒一切,当局绝对不相信世间还有无缘无故的爱,他们把一切觉的可疑的人、组织都要驱赶出去。
    
    尽管我们团队与政府没有直接的冲突,但是总觉得有一股力量在暗中要把我们赶出灾区。终于到了年底,有政府背景的援助机构在几乎所有大的救灾机构内散布说:“某某是个反动分子,某某是专来搞破坏的,某某专来宣教的,大家都不要与他合作”,结果我们机构最后不得不离开灾区。
    
    回想去年半年多在四川灾区的救灾侍奉,心里有很多亏欠,也有很多感概。我们团队在主的带领下,在国内外弟兄姊妹的帮助下,为灾民提供了一些帮助,把福音的种子播撒了出去。现在还有弟兄姊妹在我们服侍过的地方坚守,得救的人一天天加增。我们服侍过的地方现在已经有6个聚会点,信主的人也有数百人。虽然聚会点随时都有可能停止(实际上,去年灾区建立的很多聚会点后来都不存在了),虽然我们的人基本都撤走了,但我们感到这是我们最值得欣慰的(有人批评利用救灾宣教不对,但这在任何一个民主国家也是合法的)。
    
    最后,我们抱着伤痛的心,希望四川当局能友善对待基督教等其他任何民间救灾机构,杜绝粗暴和野蛮,以爱心来对待那些在去年5月12日以来的所有志愿者们,并公布事实真相,以公开、民主、自由的方式改变灾区当政者给世界民众的不良印象。(本文随附众多灾区照片和我们救灾时的视频)。
    
     2009年5月10 日
    512川震救灾背后:1百名国安监视北川
    512川震救灾背后:1百名国安监视北川


    512川震救灾背后:1百名国安监视北川


    512川震救灾背后:1百名国安监视北川


    512川震救灾背后:1百名国安监视北川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温家宝在北川写的“多难兴邦”被擦掉 (图)
  • 汶川地震周年 北川将扩大举办追悼会(图)
  • 北川遇难学生家长向新任市委书记请愿/RFA
  • 北川中学规划评审堪比鸟巢 投资不超过2亿(图)
  • 5-12地震一周年回访:北川中学规划评审堪比鸟巢(图)
  • 北川自杀官员妻子丧夫后逢酒必醉 仍希望好好活着(图)
  • 北川自缢官员骨冯翔灰葬曲山小学废墟 与子同眠 (图)
  • 中共北川县上吊自杀官员追悼会举行(图)
  • 北川宣传副部长冯翔自杀疑遭人逼迫 (图)
  • 北川羌族自治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自缢身亡
  • 中共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自缢身亡
  • 北川信访局:学校建筑不存在质量问题(图)
  • 实拍:赵普流泪报道北川公祭 (图)
  • 图片:人祸 周围的建筑还立着 北川中学教学楼倒了 (图)
  • 两万祭奠群众进入北川 县内设置免费大巴接送(图)
  • 地震中夹缝男孩在北川祭奠遇同桌(图)
  • 北川地震遇难学生家长出卖维权人士
  • 北川地震博物馆死活要上:建馆“仅”需1.35亿 (图)
  • 张清扬:北川地震博物馆耗资23亿(图)
  • 北川中学高二8班番号被取消 53人仅剩2人
  • 张新实:不要“北川国家地震遗址博物馆”?
  • 北川交警里李宁:我不希望县城建成博物馆
  • 杨恒评论:兰德酷路泽豪华车成为北川县领导的无耻标志
  • 五问北川县长经大中先生/刘加民
  • 胡锦涛,你凭什么为北川县更名??!!
  • 永昌镇:胡锦涛为北川县城新址取了名
  • 北川百万购置豪华越野车/黄胜友
  • 谭作人:龙门山:请为北川孩子作证
  • 谁私拆了温总理给北川小女孩的亲笔信/秦建中
  • 07年北川经历 贫困导致地震后果严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