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凌沧洲:终于“挤”出来了—官方的地震遇难学生人数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凌沧洲
     (博讯 boxun.com)

    今天,他们的“牙膏”终于“挤”出来了,他们告诉我们四川遇难学生人数是5335名。
    
    今天,他们依然没有告诉我们四川遇难学生的名单。
    
    今天,离5、12地震一周年还有一个月零几天时间。
    
    今天,人们看到了四川方面的效率。今天,人们相信四川方面的数据吗?
    
    今天,人们也看到了艾未未和谭作人等人的努力有一丝丝效力,对他们的压力逼迫他们出来数据。
    
    今天,谭作人先生还没有获得自由;
    
    今天,四川方面发言人依然官腔十足,滴水不漏,无懈可击:
    
     “四川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今日通报“5.12”汶川特大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情况。通报指出,关于社会上有人提到倒塌建筑存在质量问题,四川省委、省政府态度很明确,只要有确凿证据证明建筑设计和施工确属存在违法问题的,有关职能机构将依法查处。”(中新网5月7日电 )
    
    “四川省建设厅厅长杨洪波说,经过调查、核实,目前没发现因建筑质量问题造成房屋在地震中垮塌的案例。对于社会上关于建筑质量问题导致地震中房屋垮塌的反映,四川省委省政府态度明确,一旦发现此类问题及相关违法违纪问题,将依法严肃查处。”(新华网)
    
    我所不能理解的是:对于前几个月有报道称一些四川公民拿到了建筑物的图纸并举报的事,为何不见有关部门出来解释?泱泱大国,报刊电视台成千上万(网媒除外),有何专栏能公开讨论此一问题?“目前没发现因建筑质量问题造成房屋在地震中垮塌的案例”,你们的调查、核实过程能否公开?!目前没发现,是确实没有,还是因为能力不够、执行不力没发现?房子倒了快一年了,既然目前都发现不了,那么将来发现的几率更加渺茫了,是等群众举报还是豆腐渣工程的制作者自己忏悔跳出来?此言是不是视人民为阿斗、弱智?!
    
    2009,5,7于大唐帝国边城,幽州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呼吁中国网络媒体应有自由采访报道权
  • 凌沧洲:习水风涛未平,洋县波澜又起
  • 凌沧洲:习水幼女案再次烤炙中国人的心房
  • 凌沧洲:清明向辛亥自由先贤献花成功(图)
  • 凌沧洲:明天下午两点我将在北京四烈士墓前(图)
  • 凌沧洲呼吁清明向中国自由女神献花
  • 凌沧洲:吾爱苏东坡,更爱苏东波!
  • 凌沧洲恶搞提议4月1日为中国猴蛇节(中国喉舌节)
  • 凌沧洲:“女杨佳”荆中秀案疑云与报道片面性
  • 凌沧洲:变变变!海南村民冲击镇政府喉舌宣传术剖析
  • 凌沧洲:70年后有偿续期?土地成为“永刮机”?
  • 凌沧洲:盗用我名发联署呼吁病毒信件者居心何在?!
  • 凌沧洲:“盗贼”与“强奸犯”出没的互联网
  • 凌沧洲:委员称林嘉祥为好干部、整顿网络力度不够
  • 凌沧洲:女子骑上毛塑像被辱骂的宣传洗脑玄机(图)
  • 资深媒体人凌沧洲看网民对央视火灾的反应
  • 凌沧洲谈呼吁告别一党制的公开信
  • 凌沧洲呼吁修宪告别一党专制——致中国朝野的公开信为宪政自由民主请命
  • 凌沧洲:北京地坛春节庙会上的专制极权文化
  • 凌沧洲:这赴俄女子到底死在什么病?
  • 凌沧洲:北京动物园上空的自由魂魄
  • 凌沧洲:隆重纪念水泊梁山愚人节60周年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讨论是自由的开始——从窃窃私语到公开对话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凌沧洲谈中国官方作家的集体堕落/昝爱宗
  • 凌沧洲:血色五月,泪水五月,地震在你我心中!
  • 凌沧洲:哀我中国!兄弟们,汽笛即将鸣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