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为掩饰腐败 川震周年中共打壓升級/曾敢言 (图)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4日 转载)
    
    
为掩饰腐败 川震周年中共打壓升級/曾敢言

    
    譚作人,艾未未追查學生慘死真相拒當愚民
    
    五一二汶川大地震轉眼一周年,中共為了掩飾貪污腐敗所帶來的人禍,繼續在四川地震災區製造白色恐怖,擴大打壓層面,務求把追究人禍的死難學童家長和維權人士消聲。當局繼去年六月拘捕維權人士黃琦後,今年三月底再逮捕追查豆腐渣校舍的成都文化人譚作人,而參與追查的藝術界名人艾未未則接連受到威嚇,眾多親往災區調查的志願人士,遭當地公安非法扣查,就是海外記者持有官方簽發的記者證,亦被公安阻撓採訪死難學童家長和疑似豆腐渣學校的現場。然而,天下人悠悠之口豈會就此堵塞!
    
    今年三月八日,四川省常務副省長魏宏在北京「兩會」期間召開的記者會上,表示仍未得出川震死難學生的實際數字,並再次否認倒塌學校涉及豆腐渣工程,指當局邀請了清華大學建築工程設計院、中國建築科學研究院以及省內的一些權威部門,對震區一些受損的學校進行了調查研究,結論認為五一二地震級別高、強度大,是造成學校受損的最主要和最重要的原因。此番缺乏理據的推搪之詞,無疑在死難學童家長的傷口上再灑一把鹽,亦令所有關注豆腐渣工程受害者的正義人士深感悲憤。
    
    三月十三日起,艾未未在其個人博客上,不動聲色地陸續公佈五一二汶川地震死亡學生的名單及相關資料,包括死者的性別、年齡、就讀學校、班級和遇難地點,以及四川省、市、縣各級政府相關部門拒絕發佈名單的一百五十個電話採訪紀錄。該名單經過不斷更新,至四月十一日,公佈的遇難學生人數已累計超過五千多人。根據中共官方在地震後初期公佈的籠統數字,在五一二大地震中,約有七千多幢校舍倒塌,慘死其中的師生估計超過一萬二千人。
    
    艾未未表示:他於零八年十二月十五日開始,聯同近百名志願者,自費調查死難學生的情況。起初是源於零八年八月間創作一件藝術品時遇到的困難,當時他想在一件作品上展示一些地震中遇難孩子的名字,以寄託對生命的尊重、對亡靈的告慰。於是他通過在四川的一些朋友和其他私人關係,想向政府部門知道這些名單,卻沒有任何結果,甚至有人懷疑他是否有「非法」的目的,是否在「打探國家機密」。而選擇在三月十三日公布,是兩會期間相關部門官員面對這些問題時的態度和答案「促使」的。「他們總是說,這個事情如何困難、如何複雜,我就是想告訴大家,並沒有他們說的那樣複雜、那樣困難。不設置障礙的話,我能全部調查清楚。」
    
    艾未未更在博客的導語中寫道:希望看到這個名單的人都能參與進來,提供信息,廣為轉帖。在五月十二日地震週年到來之前,完善這份「汶川地震死亡學生」名單。拒絕遺忘,尊重生命,寄託哀思,告慰亡靈。
    
    這份挑動中共神經線的名單發出後一個星期的三月二十日,便被網管刪除,網管刪帖後只留下「XXXXX(文章標題)已被管理員刪除。給你帶來的不便,深表歉意」這樣一句簡短留言。艾未未毫不示弱,除了不斷補貼被刪除的名單資料,更把此種打壓手段公諸媒體,外界才得悉艾未未正默默展開公民抗爭行動,海外傳媒大幅報導,令中共頓時面目無光,但礙於艾未未的名氣,又是已故著名詩人艾青之子,(溫家寶多次公開念誦的詩句:「為什麼你的眼睛總含著淚水,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得深」,便是出自艾青手筆)因此對艾未未不敢輕舉妄動,欺小怕大,向來是中共的卑鄙技倆,於是便把一直倡議民間開展調查的四川文化人譚作人選為打擊對象,圖起殺雞警猴的之效。三月廿八日,公安大舉搜查譚作人在成都的住所及將他帶走,有公安向其家人透露:當局是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將他扣查,目前羈押在成都的溫江區派出所。
    
    
    譚作人的父親是四川大學歷史系著名教授譚秋華,五七年被打成「右派」。譚作人七二年下鄉到四川省石棉縣當知青三年多,其後畢業於四川大學醫學院,當了十多年外科醫生,在醫人的同時,他念念不忘如何醫國。一九八九年五月,譚作人毅然赴京,親歷了令人痛心疾首的天安門民主運動,其大作:《見證最後的美麗》,及一篇專訪他的長稿:《再苦再累也要作人》,前兩年開始在網上廣泛傳流。當中不少內容是描述他在京期間目睹軍方血腥鎮壓群眾的情景,他在文中指出:「六月三日晚上,他們就往人民英雄紀念碑上面開槍。後來又出來闢謠,說沒這回事。純粹是撒謊!我親眼看見的,事後拿給外國記者看的那個,多半是臨時換的一個版子放上去的。」、「另一個關鍵的細節,是坦克開進廣場的時候,是沒有檢查帳篷的。有好幾輛坦克都是頂著帳篷沖出來的。」因此,有四川文化人認為,譚作人早在六四問題上成了中共的眼中釘,如今五一二川震周年臨近,又碰上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的敏感時期,譚作人對中共種種新舊罪行都瞭如指掌,中共絕不會對他手軟。
    
    
    八九年以後,譚作人曾避居深圳五年多,從事電子產品生意,但他沒有放棄對國家前途的思索,返回成都生活後,他開始專注文化出版、公共事務策劃、環境保育等活動,希望透過不同方法,推動國家文明發展。零四年,他曾與朋友創辦民間刊物《文化人》,可惜辦了六期後迫於形勢而停刊。他亦是民間環保組織《綠色江河》的主要負責人、成都讀書會的活躍會員、反對在彭州興建大型石化工廠的倡導者。四川大地震發生後,他多次聯同讀書會成員深入災區救傷扶危,及協助死難學童家長追查校舍涉及豆腐渣工程的問題,為他們發出正義的呼聲。現時登入youtube網頁,查看香港電台電視部鏗鏘集製作的兩集專輯:《大地的警號》以及《是天災還是人禍?》,便可看到悲傷沉痛的譚作人走訪災區的情況。
    
    而在此網頁上打上「豆腐渣工程」這個關鍵詞,不但能搜索到死難學童家長的悲情控訴,還可找到親臨災區調查的專家學者們提出的有力證據和分析,他們包括中國地震局工程力學研究所研究員郭迅、西南交通大學土木工程學院副院長趙世春、香港理工大學土建設學院副院長周錦添、美國結構工程師調查團的抗震工程學專家奇特宮本等,專家學者們都指出:「在地震中倒塌的一些校舍,不僅用料不符合標準,很明顯在設計、審批、施工、監管各環節都存有很大漏洞,才會出現這種完全缺乏抗震能力的校舍。」如此鐵證如山,中共竟還厚顏無恥地置若罔聞,自欺欺人,一再把貪污腐敗的人禍推到地震天災去。
    
    
    譚作人被捕後,他的朋友和一些自由派學者紛紛撰文,聲援這位憂國憂民的四川好人;但有消息指出,四川當局及中央高層的鷹派勢力,以四川連接西藏,且川西有不少藏人聚居為由,力主不能在今年這個敏感年縱容省內的「不穩定因素」,若然四川生亂,將更難控制西藏的不滿情緒。(有關中央鷹派人物周永康為防貪腐往績被揭發,力阻追究豆腐渣工程,前哨二月號有詳細報導)
    
    
    另一方面,當局亦加緊對死難學童家長的監控,防止他們在清明節和五一二地震周年舉行集體悼念。北川中學遇難學生的家長母勇賢四月初時表示,持有該校倒塌校舍施工圖正本的維權人士王笑冬,三月底以公幹名義前往北京,向中紀委申訴豆腐渣工程一事,但其後失去聯繫,擔心他已被逮捕。而多名持有施工圖副本的家長,就被當局威嚇不能洩露,否則會以「涉嫌洩漏國家機密罪」拘控。較早前因為上訪被捕的三名家長雖已獲釋,但一直被公安跟縱監視。
    
    
    而黃琦創辦的六四天網,亦有四名支持成都拆遷戶維權的義工,於三月初被捕,他們包括黃曉敏、陸大春、嚴文漢和幸清賢,這些知名度不高的維權人士,遭遇更加不堪,他們的家屬一直都沒有接到任何書面或口頭的通知。
    
    
    至於艾未未那邊廂,則不斷在博客上跟當局無聲抗衡,譚作人被捕的消息在四月一日曝光後,艾未未開始在博客上發出多篇《公民調查日記》(至四月十一日己連載了十四篇),詳細記錄了志願者赴災區學校以及家庭詢問時,遭到當地警方盤問、扣押、遣返的經過。這些文章自然又遭網管刪除,但艾未未鍥而不捨,網管每刪一篇,他便重新補發一篇,還加上一句:「是誰這麼缺德呢?」就是這樣貼了又删,删了再貼的堅持下去。
    
    
    親臨災區調查的志願者中,已有二十多人次遭到警方扣查,但他們愛心無限,鬥志昂揚。一位兩度從災區被逮回成都,扣押十八個小時的志願者在《公民調查日記》中指出:要返回災區繼續調查,「我見過從良之後的小偷、騙子和殺人犯,他們在善良的人的面前,都懂得什麼叫廉恥。我一定要讓這些,即使是再愚蠢的警察,每當再看到我們的時候,他都要覺得不好意思。」
    
    當局封堵資訊的做法已引來網民的極度不滿,他們紛紛留言支持艾未未,譴責當局的愚民技倆──「向艾先生致敬」、「思想無法刪除」、「難道一個人死了就不需要名字了麼?」
    
    
    四月四日清明節當天,艾未未的朋友開車到他家,準備接他到福田公墓悼念楊佳,但車主走進艾家不到數分鐘,出來時竟發現後面的車窗被打破,放在車裡的錄像機不翼而飛。地上沒有磚頭和棍棒的痕跡,車裡其他東西也沒有損失。難以論定這宗事件是否有警告艾未未的意味,但艾未未己在網上公開表明:必定會把川震死難學童的調查工作幹到底,完成這份死難者名單不是一個最終的目的,最重要是社會要爭取基本的公義和權利,拒絕靈魂的豆腐渣工程。當這些死難兒童被遺忘,他們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死去,這份名單的不完整,政府一而再的迴避問題,就已經說明了中國人的心靈本身是豆腐渣工程了!
    
    
    前哨五月號首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谭作人只是想让政府变得更好,让国家变得更美
  • 友谭作人 8964天安门广场救死扶伤 (图)
  • 艾晓明:四川好人谭作人 (图)
  • 唐诗林:我的好友——谭作人
  • 妙觉:为民族正义喊魂(谭作人)
  • 环保工作者谭作人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被拘留
  • 成都环保工作者、作家谭作人,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被拘留
  • 从成都彭州石化工程说起/谭作人
  • 谭作人:我不相信汶川地震无法预测 彭州化工正借势于地震快上(图)
  • 谭作人:推荐大陆媒体《南方周末》、《炎黄春秋》
  • 自发而美好的思想行为,为谭作人先生呼吁/ 崔卫平
  • 憂國憂民四川漢子,懷念被拘留的谭作人先生(图)
  • 谭作人: 陆世华,一位绝望的父亲
  • 陆世华, 一位绝望的父亲/谭作人
  • 谭作人:龙门山:请为北川孩子作证
  • 谭作人:豆腐渣一样的心情
  • 关于“不争论”的争论/谭作人
  • 豆腐渣一样的心情/谭作人
  • 天府之国,需要“活个明白”/谭作人
  • 谭作人:奥运之前,哪些企业在抢抓商机?
  • 晒晒“常委战役”的技术统计/谭作人
  • 成都,今年禁止恶搞/谭作人
  • 谭作人:汉字,能不能救张艺谋一命?
  • 见证:1989 —— 一个目击者的广场日记/谭作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